“三等功,申报上去也不会批准吧?”尚塔旁边一人说道。

    “换成其他人可能会批,审核也不会太严,以前只要咱们决定好,报上去都是会被批准的,但方召,盯着他的人太多了,有点悬。”会议室另一人也说道,“如果是守基地,那绝对是没问题,守哨所还是有点不够。当然,最重要的是方召的服役年限,他才刚开始服役,这点他不占优势,可能会被卡。”

    “三等功应该能批,但提干这个,批准的可能性不大。”

    “他不是还发现白暨矿了吗?这功劳够大。”

    “那个不能算在军功范围。”

    一直静静听着大家讨论的尚塔敲了敲说面,说道:“我倒觉得,申报上去,批准的可能性很大。”

    其他人都安静下来,等尚塔的分析。

    尚塔手指在桌面上重重敲了敲,说出三个字:“立典型。”

    立典型!

    一听这个其他人就明白了。

    的确,上面的态度在变,以前一直看不上娱乐圈,今年还不是提出了“星光计划”?就是要让偶像明星带动起关注度。

    而且,星光计划带来的好处如此明显,这次又给一个立典型的机会,依尚塔看,批准的可能性极大。

    “的确,他们需要找一个标杆,榜样的力量是言语所比不了的,以前宣传片拍了那么多,宣传语发出去多少,效果怎么样大家也看到了,不然上面也不会搞个星光计划出来。”

    “这么一想,还真是。”

    “方召这小子,运气是真好啊!这属于破格提拔了。”

    “但话说回来,自服役制度改革,两年变一年之后,提这么快的,也就出了一个方召。”

    ……

    方召并不知道他离开之后会议室里的讨论,他其实也不太在意几等功,他杀那些怪物,射杀恐怖分子,并不是为了军功,那是灭世纪近百年的生活习惯养成的本能。

    回到宿舍,方召再次拿起他那个写曲谱的小笔记本,开始创作,事情暂告一段落,他也能安心整理灵感了。

    不过方召也没能创作太久,下午尚塔又找他谈了一次话,不是公事,而是私人谈话。

    尚塔找他说了两件事,一个是已经上报上去的三等军功和提干申请,一个是询问方召在延洲军区是否有熟悉的人。

    这次袭击事件之后,白暨星增兵是绝对的,这次尚塔也拖延不了,各洲军区肯定都会派过来一些人,既然增兵无法避免,那尚塔肯定就找可以合作的。延洲那边他也没有特别满意的合作的对象,只要满足条件,谁都可以,所以尚塔也借此卖方召一个人情,只要方召提出的人不令他反感,他就直接定下了。

    “延洲军区那边,熟悉的也就只有洪镂少将了,以前也有过合作……”

    方召说了洪镂的事情,军训时洪镂给过一些便利,以前还买过方召一个乐章作为军区宣传片BGM,方召对他的印象还行,为人也算正派,而且还有段千吉的关系在,将级军官,方召也就想到他了。

    “洪镂?”尚塔在脑子里将洪镂这人的信息调出来,关于洪镂的事情他知道的不多,但也没有什么仇怨,等回去再查一查。

    “对了,其他几颗星球都找我要人,几次了,想找你去他们那边的矿区走一圈,如果你没有别的计划,调出一部分时间去一趟。”尚塔说道。

    以前与白暨星同级别的几颗星球,看到白暨星这发展进度也眼热,就算有星光计划的带动,但哪比得上A级能源矿石和发展序列排位?

    现在不少地方的人都找他要方召,但服役期间,他这位基地最高长官不同意,谁都别想将人要过去。借人可以,但调过去绝对不行,尚塔还是觉得将方召留在这里保险。

    “其实那边已经有最新型的探测器探测过,什么都没发现,他们还是不死心,就想借你这个‘谛听耳’用一用。”尚塔说起这事时还嘚瑟,为自己当年选择驻守白暨星而不是其他行星而得意。

    “行。”方召点头。过去走一趟也好,这个肯定是避不了的,就算现在他不去,以后那些人也会想其他办法让他过去。方召并不认为自己的耳朵比最新型的探测器好使,但能让其他人死心也省事。

    尚塔的行动很迅速,与方召谈完话就去查了延洲军区的洪镂,与几名亲信分析了一下这个人,觉得可行,便联系了延洲军区那边。

    洪镂得知延洲军区要派自己前往白暨星的时候,有种悬着的大石头落地的感觉。虽然他老婆跟他说了方召肯定会帮一把,但尚塔听不听谁都不知道。

    现在看来,方召那小子还是很靠谱的!

    延洲军区这边,同样够级别、有本事、有背景、有人脉的人,并不止洪镂一个,白暨星基地的回话,就成为了起决定作用的一票。

    收到上面通知后,洪镂就兴奋跟段千吉通话,“老婆你没说错,那小子真上道啊!”

    段千吉听到这话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洪镂说的事情,笑道:“人员确定了?”

    “定了定了!让我做好准备,带兵前往白暨星那边!”洪镂的声音都透着抑制不住的激动。

    待这次他们十二洲的人过去之后,就会有白暨星成立大军区的消息,母星的格局已经定了,他们这些有野心的人,留在这里发展空间也不大,外放出去才能有更广阔的天地。

    “你别忘了到时候多派几个人保护方召。”段千吉提醒。

    “这还用你说!肯定的啊!绝对派精锐!”洪镂保证道。

    各洲军区蠢蠢欲动,但这些与方召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他只在白暨星服役一年,一年后就会离开,不过,他也确实替白暨星高兴,尚塔给他看过一份白暨星的发展蓝图,以后建好了,人类的生存区域扩大,选择多了,就算哪处出事,也不用困在一颗星球上绝望死战。灭世纪地狱般的生活,不会再出现,这点让方召欣慰。

    一周后,正在23号哨所参与哨所重建的方召,被叫到基地,尚塔的办公室。

    “事情太多,特殊时期特殊处理,一切从简。表彰大会什么的也就不举行了,这份是你的。”尚塔说着递过去一个印着联盟标志的盒子。

    最近忙着跟十二洲军区的人周旋,方召这里还是尚塔特意抽空出来,亲自将东西递给他,表示重视。

    方召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枚三等功金色奖章,以及少尉肩章,还有一把枪,与严彪他们使用的是同一枪型。

    “从现在起,你拥有合法持枪权,不过你之前那把,不能再留在基地了。”尚塔亲自给方召戴上肩章,“好好干,说不定退役的时候还能提一提。”

    尚塔说话的时候不是以一个领导的态度说的,而是以一个长辈的态度,这样显得关系更亲近。本来尚塔还打算语重心长地叮嘱几句,手抬起准备拍拍方召的肩膀以示鼓励,但对上方召那双沉静的眼睛,不知怎么的就说不下去了,抬起的手在空中顿了顿又收回,最后才憋出一句:“年轻人,要有点活力,别太闷。”

    “明白。”

    方召敬了个礼,离开尚塔的办公室。

    尚塔看着重新关上的门,回想刚才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总觉得有点气虚,到底是为什么呢?

    难道最近公务太忙影响到身体状态了?

    不过没等尚塔多想,又有通讯接入。

    “听说又有考察团要过去?”对方笑问。

    “考察团?我不同意他们还能硬闯?”尚塔冷哼回道。

    以前是他们考察别人,现在是被考察,尚塔现在挑着呢。

    事情一多,尚塔也就不再去深究刚才那股别扭的感觉了。

    而另一边,离开尚塔办公室的方召,回到基地分给他的宿舍之后,打开另一个盒子。

    与奖章那个盒子一起的,还有他上交的那把从方老太爷那里拿过来的枪,尚塔一起还给他了。

    方召将放奖章的盒子和放枪的盒子一起打包,写上地址,带上尚塔开的证明,交给基地专门负责送邮件的人。

    基地来往邮件得经过重重检查,没有许可,枪械这种东西是不可能送出去的。

    方召写的是延洲延北市干休所的地址,那把枪用不上了,给方老太爷寄回去,军功章也一起寄过去,两位老人就喜欢这个。

    方召从基地回23号哨所的时候,林凯文正在直播。

    范霖他们重修实验田,经过那轮袭击,田里本已经发芽的箭葵死了不少,但也有侥幸活下来的,范霖最近都带人抢救这些还没“断气”的实验苗。

    方召不在,林凯文就只能亲自下地干农活了,就他那体质,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一见方召回来就像见到救星,“方召你回来……哈!”

    林凯文眼尖,看到了方召的肩章,待走近看清之后,也没多说,而是将镜头调整,对着方召,让更多人能看清肩章的样子。

    很多在线观众并不了解军衔等级肩章,但在线观众那么多,总有人认识,然后,讨论区炸开锅。

    “卧槽!我是不是眼花!”

    “方召肩膀上的肩章,快告诉我没有看错!”

    “我特地翻了一下,确实是少尉肩章,没错!”

    “少尉,级别很低,但也算军官了吧?”

    “问题是他才服役多久,一个月有吗?这就提干了!?”

    “服役……还有这种操作?”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