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暨星成立大军区之后,各个合作团队也都陆续进入星球,一个接一个大项目也顺利在白暨星开展,有人、有设备、有能源供应,有技术人才,有武装力量,白暨星如今是一天一个样。

    原白暨星基地核心处,挂着几个明晃晃的大字:“落后就要挨打!”

    还是尚塔亲自题的字,目的是提醒白暨星军区的人记住刚过去的那场恐怖袭击。

    为什么恐怖分子在制定计划的时候,不选其他星球而选择白暨星?

    因为恐怖分子在挑目标的那时候,白暨星还没有发现A级能源矿石,还没有排到发展序列第五,就是个穷地方,连探测器都是老旧的落后的地方!

    简言之,敌方的思路就是,因为你最弱,所以挑你打!

    为了不被欺负怎么办?

    为了更好地反击,那就让白暨星变强!算再次遭到恐怖袭击,也不至于陷入之前那种通讯瘫痪一个小时的窘境!不至于哨所都被轰炸了还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进入的星球!

    尚塔希望,下次再遇到恐怖袭击,在对方还没进入大气层的时候,就将他们轰成渣!

    动员大会之后,尚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召集高层军官开会,了解进展以及解决问题。

    会议室。

    首位,尚塔认真听着汇报,面容严肃,维持着白暨星大军区最高军事指挥官的威严和气势,只有眉角上扬的角度和双眼中时不时快速闪动的微光,还是能隐隐看出他的满意以及得意。

    重要的事情都商谈完毕,尚塔又提起了拍卖会。

    “再过十五天就是拍卖会,各位,东西准备好了没?我看统计表里面,只有三四个人提交了?要抓紧啊!”

    说到这个,尚塔又想起方召。方召那边还没上报要拿出来的拍卖品,也不知道那小子会拿出什么。

    与此同时,23号哨点区域,丛林里。

    一支队伍正在林中前行。

    哨所要扩建,周围需要勘测规划,军区特意派下来了专家来勘测规划,哨队的人每天开个飞行器载着他们在空中转几圈,必要的时候保护他们进入林子里采样就行了。

    范霖想跟着一起进林子里看看,他想统计一下这个区域的物种,多采样用于研究。很多事情不亲自动手,交给别人他不放心,心里也没个数。

    严彪已经同其他特殊伤员一起被送回母星,在那边他们会在指定军区医院接受义肢安装和康复训练,临走时别辽等十来个人,代表23号哨点哨队所有成员去送行。

    别辽他们本想安慰严彪一番,没想到严彪的精神状态非常好,整个人没一点消沉的样子,也压根看不出伪装的痕迹,的确是真实情绪表现,以至于他们都安慰不下去了。

    不过严彪没多说这种改变的原因,只叮嘱他们好好表现,尤其是作为新队长的别辽,被严彪拉着多说了十分钟,末尾还特意强调,一定要多多关照方召。

    其实不用严彪说,别辽也会多照应着点,但之后的几天别辽发现,方召还真不需要怎么照应,他们哨队的只要配合就行了,特别省心,没其他的麻烦,反倒是林凯文,事多了点。

    知道要进林子里勘测采样,林凯文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但偏偏他战斗力弱鸡,跟着进去就是拖后腿,毕竟哨队的人还要保护勘测的专家和教授、实验员,得以他们为重。就林凯文现在这样,跟着还得哨队的人分出精力来保护他,每多一个人,队伍安全的保障性就会降低。

    林凯文仔细考虑了一晚上,觉得现实可能与他所想象的有差距,决定接受二次军训,这期间让方召带着摄像机跟着队伍拍摄,非直播,等方召回哨所之后,他再将拍摄的视频剪辑,给栏目组发过去。

    林凯文没有自保能力,但方召的能力却是有目共睹的,更何况方召身边还有三个保镖。

    起初别辽看到那一校二尉的时候,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他现在被提为哨队队长,职位也被提为上尉,与严彪在的时候一样,但看到这一校二尉的时候还是觉得别扭,他这个队长当得压力颇大。不过好在那三个人的任务只是保护方召,也不会插手哨队的事情,别辽只需要将大权握在手中就行了。

    这几天下来,相处还可以,别辽跟他们聊天的时候也没了刚开始的别扭,现在反而有些同情这三个人了。并非同情他们大材小用,而是……

    别辽看了眼控制摄像机对着范霖拍摄的方召,无声笑了笑。

    勘测队伍在丛林间行走,范霖时不时会停下来研究下某种植物,指挥带着的一名实验员采样。

    范霖更懂得怎么用浅显的话语表达出想要传达的意思,并且引起观众们的兴趣,中间还会不经意间给自己的种子公司打打广告,透露几个母星本土作物与异星作物杂交而得到的几种农作物,这种是观众们喜欢看的风格。林凯文剪辑之后发回去,反响不错。

    方召一手拿着枪,另一只手控制着浮在空中的摄像机,但也没有放松对周围的警惕。

    正拍着,方召敏锐地感觉到有一道视线盯在他们身上,冰冷的寒意,仿佛盯上猎物的森蚺。

    空气温热潮湿,不远处有一条大河,不过安全起见,他们与那条河一直保持着距离。

    一个黑影从十来米远处的泥浆中陡然冲出!

    几乎在那道黑影刚刚跃出泥浆的刹那,数颗子弹瞬间在它身上爆出一个血洞。

    刚跃出泥浆的生物,砸落在地上,扭动两下便没了动静。

    飘过来的血腥味,很快就被风带走。

    短暂的安静之后,别辽让人将掉在那里的生物拖过来。

    “这东西,有点恐怖啊。”别辽看着拖过来的近一米的生物,说道。

    那生物的外皮带着钢铁般的光泽,但毕竟不是真的钢铁,无法阻挡子弹,在子弹的冲击之下还是会破开。

    对这里的物种,方召并不了解,他不能保证一颗子弹就能解决掉危险,所以只能多来几下,现在子弹管够,重要的是保证安全。

    别辽所说的恐怖,是因为这个看起来扁平的生物,它的嘴是横向打开的,里面的牙齿水平方向呈环状分布,整个看上去如铣刀一样,切割感极强。

    “这牙齿长得,有点像咱们母星上考古研究中记载过的旋齿鲨,不过这是横向长的,还有四肢一样的鳍,应该平时都生活在水中,埋伏在河岸附近的泥浆中只是为了捕猎。”一名实验员说道。

    一旦被这样的牙齿咬住,那就不只是刮走一块肉的事情了,可能会锯掉身体的一部分,若是体型再大些的,可能会直接将人锯断。

    虽然他们身上穿的防护服有保护作用,但谁也不知道在这样电锯一般的旋齿下,会受到怎样程度的伤。

    “跟咱们离得很近,刚才咱们为什么没发现它?”别辽疑惑。

    他们新发的装备,头盔上的挡风镜会显示附近的生命物体,按理说,就算它藏在泥浆之下,也不至于什么都探查不到。

    “应该是因为它的皮。”范霖颇有兴致地说道,“这东西的皮,很有意思,带回去给基地那边的专项人员研究研究,说不定能根据它的原理改进一些装备。”

    虽然新遇到的这生物很危险,但新的发现也让哨队的人精神一震,如果真如范霖所说,他们哨队也会记一功的。

    “牙齿断了。”别辽指了指那生物口中一处断了的牙齿,是被子弹打的。

    方召将那生物口中断裂的一颗牙齿捡起,断牙呈瓷白色,十分之一手掌大,扁平,略呈三角形。

    “方召,你捡这个干什么?当战利品?”别辽见方召并没有将那颗断牙扔掉的意思,便问道。

    “适合当拍卖品。”

    “你打算就这样送上去?”别辽好奇。

    “不,还会在上面刻些东西。”方召擦掉血迹,将那颗牙齿放进袋子中。

    在方召同别辽说话的时候,被派到方召身边的三个人一直没吭声,三人相视一眼,只能垂头苦笑。

    这是第几次了?

    都说事不过三,但这种情形,已经是今天他们经历的第三次了!

    自从他们被派到方召身边,这几天,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的情况。

    在初林子里的时候,第一次遇到原生物种袭击,还没等他们掏枪,刚喊出一句“小心”,方召已经将袭击的猛兽解决了。

    第二次,他们连声都没来得及出,那边又解决了。

    第三次,他们甚至没察觉到危险,那边又又解决了。

    第四次……

    第五次……

    一直到刚才,方召又又又在他们动手之前解决掉危险了。

    从震惊,到好奇,再到习惯,他们甚至无数次在心中询问,这到底谁是新兵谁是老兵?这到底是谁在保护谁?

    其实也不是方召故意打击他们,这种时候不是抢不抢怪的问题,慢一步就可能有人受伤甚至危及生命,这完全是方召的本能反应,也称得上是一种条件反射。

    不过他们三个不知道这些,只以为方召是在向他们证明实力。

    几天下来,他们三人能清楚感觉到哨队的人投在他们身上的同情的目光。

    能怎么办?

    他们也很绝望啊!

    要保护的人,比他们强得多,这几天他们基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感觉自己闲得像个废物。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