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拍卖会的日期越来越近,林凯文每天比方召还急,但又担心催得太紧会给方召带来更大的压力,影响作品质量,也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别辽私下里笑林凯文,皇帝不急太监急,不过,他们其实也期待拍卖会,他们已经离开网络太久了,没法像林凯文那样连母星的网,基地内部网络那不能算网络,每天只能看军事时政新闻,就是个闭塞的环境,了解到的信息有限。

    “听说方召准备的是一个刻曲谱的断牙,你说,这能卖出去吗?”雷奥德问别辽。

    “应该能吧?林凯文不是说了方召创作的曲子都卖得很贵吗?那肯定有人买。”别辽不确定地道。

    不是他们看低方召,而是他们对这方面真不了解,反正换他们是绝对不会花钱买一颗兽牙的,就算上面刻着天籁之音他们也不会买。

    但不管怎么说,方召是他们23号哨所的人,如果方召拿出来的东西真能卖出高价,他们也能沾点光,以后跟其他哨所的战友们聚一起吹牛的时候还能炫耀一把。

    “你说,要是方召拿出来的拍卖品能拍出高价,咱们哨所能分到十分之一吗?”雷奥德问。

    “要不然,我打个申请?”经雷奥德这么一提,别辽也有了心思,反正拍到的钱都是投入白暨星建设,基地那边肯定不缺钱,那就看下面各个哨队怎么捞了。

    一看别辽也有这心思,雷奥德继续劝,压低声音,“我从林凯文那里打听到的,方召以前的作品,每一个价值不低于这个数。”

    “一千万?传言是真的?这么算来,就算咱们能分到十分之一,一百万,也能搞不少装备。”别辽现在担任队长之后,感觉肩膀上扛着重任,尤其是经过恐怖袭击之后,特别赞同基地里挂着的那句“落后就要挨打”的话,多搞点装备,就算以后哨点区域有开发团队要来,他们也有底气。

    上面发下来的装备是有数额的,但这种东西,谁都不嫌多,偶尔申请一些额外的器械用具,总不能一直指望别人。

    自己的地盘,总得守牢固些。

    能不能争取到是一回事,但争不争是另一回事,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不行?

    于是,别辽与雷奥德商谈之后,立马写了份申请交上去,言辞之恳切,闻者惊心听者流泪。别辽肚子里那点不多的墨水,全都放在跟领导哭穷上面了。趁拍卖会没开始,尽可能多争取些好处。

    ——

    哨所边,实验田的安全围栏外侧,一棵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树上。

    方召靠着树枝坐着,手里拿着笔记本和笔,再上面写写画画。

    勘测已经结束,工程师们已经回基地复命,范霖也一头扎进了实验室,哨队的人不需要再护着他们进林子,除了每天开着巡逻机在哨点范围飞几圈之外,就是站岗、扩建哨所。

    这里又新分进来一批哨兵,人数比以前多了一倍,大家相处得还行。

    有几个没任务的哨兵在离方召不远的地方打牌,这地方能用于娱乐的电子设备少,也就只能用一些更古老的娱乐项目来丰富生活了。

    新来的那批人,刚到哨所的时候,还有人过来找方召要签名,并非他们自己追星,而是他们家里有亲戚是方召的粉丝,特意让他们找方召签名,然后寄回去。

    正在不远处树荫下玩牌的几人,一局完毕,有人看了眼还在树上的方召,小声议论。

    “他写什么呢?”

    “不知道,日记吧。”

    “真有人服役写日记?我坚持了几天就没写下去了。”

    “我怎么听说是在作曲?”

    “闭嘴吧你们,不知道他外号‘谛听耳’?别以为自己声音小他听不见。”

    几人停止八卦,再次开始玩牌。

    或阴或晴的天空下,从远处出来的风时大时小,带走水汽和汗液,混合着泥腥、青草和树叶的味道。

    周围源自自然的每一声虫鸣,振翅的动静,树叶的飞摆,鸟兽的叽喳嚎吼。万物生长的季节,充满了正常秩序下生命的活力。

    过人的耳力能让方召听到被树林遮挡的远处的河流中的声响,脑中似乎能印出水生动物跃出水面翻腾落下时压出的水花。

    没有灭世纪的浮躁焦虑,纵然其中有危险,却多了一份灭世纪人无比渴望的大自然的宁和。

    每一个声响似乎都带着音符传输到方召脑海中,笔尖在纸质的笔记本上涂写。

    方召这次选择的是更“轻”的乐风,没有“史诗”的厚重,是他来到白暨星,来到23号哨点区域之后,从山林、从万物发声中过滤出三分宁静的乐调。

    修改之后,方召将乐稿誊写,不过,转换回了新世纪通用的乐谱符号,而不是他自己惯用的只有自己能看懂的曲谱。

    不需要乐器,方召能在脑子里将这支曲子演奏无数遍。

    从树上下来时,已过午时,林凯文那边已经开始进行下午的训练了。方召往那边扫了一眼,便走进哨所,来到设备管理处,将那台雕刻机拿出来。

    方召用了六天时间修改之前创作的曲谱,今天是修改的第七天,已经修改完,开始雕刻。

    灭世纪的时候,很多人都喜欢用杀死的狂兽身上的牙齿,或者某部分的骨头,来制作有特别意义的装饰,灭世纪出身的小孩子也最喜欢这类饰物,那代表着悍猛和勇气。

    兽牙适不适合雕刻,方召只要上手掂一掂,看一眼,就能大致确定了,那颗被子弹打断的兽牙,属于适合雕刻的那种。

    用特制的清洗液洗掉断牙上面的血腥和污渍,将断裂处尖锐的棱角打磨,抛光等等程序之后,才在上面刻字。

    兽牙少了属于猛兽的煞气和血腥,但也带着一种原生的气息。

    刻字的机器并不大,小巧实用,方召只需要设定好雕刻区域,然后在手写板上写上曲谱即可。

    每一笔方召都写得很认真,刻字机的刻刀在那颗兽牙上刻出一个个音符,每一笔都与方召所写下的一模一样,只是缩小很多。方召在手写板上落笔的力道,也会影响刻刀在断牙上刻出的深浅。

    有机器的辅助,这段曲谱很快就刻好了。

    方召回去的时候,林凯文难得没有在那里挺尸,而是抱着摄像机等在那里,一见到方召,便期待地问:“完成了吗?”

    林凯文今天军训回来的时候听说方召在设备管理处,就知道方召在那里刻字,他本想过去拍摄一番,但又担心过去会打扰方召,影响方召刻曲谱,只能在房间里等着。

    “完成了。”方召拿出那颗刻了曲谱的兽牙。

    林凯文小心接过装兽牙的盒子,打开之后缓缓放在桌面上,然后,开始拍照。

    不过,他换了一种拍摄手法,将兽牙上的曲谱拍的很模糊,也就能漏出几个稍微清楚些的音符。

    “你看这几张行不行?”林凯文将拍到的照片给方召看。

    “可以。”方召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林凯文的打算他也知道。

    次日,在方召将那颗刻了曲谱的断牙送往基地的时候,林凯文上网,登陆社交平台,将那几张各个角度拍摄的兽牙的图片上传——

    “方召用了七天时间制作,上面刻着他的新作品,亲手刻的哟~已送至基地。”

    借用机器辅助,但写的音符是方召手写,也算是亲手刻的。

    林凯文发上去之后,没有再说其他。之前S5台放出来的那段丛林中的视频理能找到解释。方召捡那颗断牙就是为了制作拍卖品,现在,他做出来了,而且上面还刻了一段新曲谱,新的,未曾出现过的曲谱!

    也就是说,谁拍下这颗断牙,这支新曲就是谁的。

    新曲怎样?质量如何?除了方召,或许就只有拍下那颗牙的人知道了。

    但还是很多人不看好。

    方召毕竟是个新人,作曲圈子里虽然有作品,但不多,没什么底蕴。

    “就这么颗牙,能拍出多少钱?”有人问。这是吃瓜群众最想知道的。

    “等专业人士估价吧。”

    网上有这方面的专业人才,一些在拍卖行工作多年的老师傅们,现在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拍卖品的价值,他们会从多方面来评估,不止要考虑这件作品本身的材质,出产地方,制作者的地位怎样,商业价值如何等等,还需要考虑一些其他方面的因素。

    最终,他们给出了结果,将几位老师傅的估价综合到一起:方召拿出的这东西,放到白暨星的拍卖活动上,估价3000万至5000万。没有低于三千万的。

    这估价一报出来,就受到不少人的质疑。

    “这也太高了吧?”

    “就这么一颗兽牙,就刻了点曲谱,就三五千万?扯淡!”

    “去年那谁,还是影帝呢,一个小玉坠也就拍出了五千多万,方召总不至于跟人家影帝一个级别吧?”

    “就是,炒作!绝对是炒作!”

    “估价师傅被买通了?”

    “坐等打脸。”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