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洲,苏侯正跟苏峰商议是否参与竞拍。

    “我这边大概能拿出一千万。”苏侯抓抓脑袋,一千万是他现在的所有存款了,今年获得的红包比较多,所以存款比以前也多一些。原本还打算买种子,但碰上方召的事情,苏侯觉得应该帮一把。跟同龄人相比,这已经是一笔巨额存款,但放到拍卖会还远远不够看。

    苏峰也为难,不是他不想帮一把,实在是……他得竞拍范霖那个,不过,帮忙抬一抬价还是可以的,就算一不小心拍下了,也就拍下吧。他们欠方召人情,苏侯还被方召救过一条命,这种时候,帮衬一把应该的。

    延洲,延北市干休所。

    老太爷和老太太此时也一脸愁色。网上炒得越来越厉害,他们自然能看出有些人是故意在捧高,炒得越火,一旦拍卖会上方召的东西拍不出高价,对方召肯定是一大打击。

    老俩口算了算存款,叹道:“还是不够啊。”

    “至少先准备着,到时候如果报价太低,没人竞拍,咱们就出手。不过,往好了想,要是一开始就报价很高,竞拍激烈,也没咱们的事。”

    “也是。”

    齐安市,银翼总部顶楼办公室。

    “段董,拍卖会那边,方召的事情,咱们要不要安排一下?”运营部门负责人询问。

    “这件事不用你们出手。”段千吉说道。

    运营部的负责人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不用你们出手”,这意思是有人会出手,说不准还有可能是段千吉亲自出手!

    段千吉因为丈夫洪镂的事情,觉得欠方召人情,洪镂同期竞争的人那么多,最后是白暨星最高军事指挥官尚塔亲自点名,才借力争取到的,几千万的钱相比起洪镂的这次机会,根本不算什么,这种机会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所以,段千吉决定,这次不仅要帮方召抬高拍卖价格,还会将那颗牙买下来。那颗牙,她要了!

    齐安市另一处。

    被诊断为赫尔病毒感染者的明叶,经过近两年治疗,终于能意识清楚地叫出一声“爸”“妈”。

    明苍夫妇俩瞬间有种激动得快爆炸的感觉,整个人脑子里就轰的一声,失去了所有的想法,变得愣愣的,许久才回过神。

    明苍声音颤抖得厉害,治疗团队的人开始检测明叶的各种生理数据,明苍则同妻子走出房间。

    明苍的妻子出门之后就转身进入另一间房,关在里面发泄似的哭起来,等了这么多年,期待了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一声“妈”,情绪根本无法控制。

    明苍站在外面的走廊里来回走动,喘着粗气,通红的双眼中有泪光闪动,想找点事情做,却又不知道该作什么,大脑因为太过激动有些失去理智。

    来回走了好几摆,才稍稍冷静,不知不觉中,已经满脸泪水。

    抹了把脸,明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整个人仍旧像是神经病一般,不断来回走动,不断低声自言自语。

    “好了,终于要好了!该跟大家说,找谁?对了,还要感谢……该谢谁?是了,方召,是方召指出了那扇门!是方召……”

    翻出方召的通讯号,明苍正准备联系,突然记起来方召已经去服役了,联系不上。

    深呼吸几次,明苍的情绪又冷静了些,既然联系不上方召,那就先找人分享一下这个好消息。

    准备在公共社交平台发个状态,告诉世界这个好消息的明苍,一登陆账号,就有一条推送消息,里面好几条新闻,明苍本打算直接叉掉,视线一扫,就看到了这条消息挂在头条的“方召拍卖品估价五千万”的字眼。

    其实明苍最先看到的是“方召”这两个字,之后才看到了后面的字。点开新闻看了之后,明白了前因后果。

    看着新闻里那张刻着乐谱的兽牙图,明苍眼神坚定。

    “那颗牙,我要了!”

    他参与竞拍,不仅是感谢方召,他还打算将方召亲自刻字的这颗兽牙,作为明叶第一次说话的纪念。

    网友们并不知道网络的后面,还有哪些人准备参与竞拍,随着各种目的的人带动节奏,网上这事被炒得越来越火。

    一些视方召为劲敌的人很郁闷:怎么又在热搜上看到他了?

    不管网上怎么炒,怎么争论,白暨星军区的拍卖计划还是顺利准备着。

    拍卖会的前一天,聚星基金官方网站给出了拍卖物品清单。

    军区的拍卖其实也就那些东西,除了几位手握实权的将级军官拿出来的皮带、护腕、子弹等东西之外,就是纪念币了。

    货币虚拟化的时代,一般买纪念硬币的多是两种人:收藏家,以及一时兴起玩一发的有钱人。前者多是收藏,留着自己看或者某一个时候高价再卖出去,后者买硬币大概就是用来装逼的。

    聚星基金官网放出了白暨星纪念币的大图,圆形的纪念币,一面是所有纪念币都有的联盟星球标纹,另一面则是代表白暨星的白鳍豚标志。

    新世纪都喜欢用已经灭绝的物种给街道、建筑、小区甚至一些团队组织命名,或者用它们作图标等。这颗星球发现之后,因为从太空看,与母星相比颜色偏白,取名为白暨,星球的标志则从灭绝生物图鉴中挑选的白鳍豚。

    聚星基金还列出了拍卖品的顺序,基本上是根据地位高低来排的,压轴的都排在后面,第一拍就是方召的那颗牙。

    没办法,论现在的身份地位社会影响力,提供拍卖品的这些人里面,就方召最低,范霖等人在他后面,最后才是白暨星军区权力中心的各位将军提供的拍卖品,那套纪念币用于收尾。

    看到这个排列顺序,网友们乐了。

    “第一拍啊。”

    “正好,不用等,到时候拍卖会一开始,就能知道结果了。”

    “就是不知道最后能拍出多少钱。”

    “明天就能知道了。”

    “看拍卖的时间,我所在的时区正好半夜啊!”

    “我们洲是中午。”

    “我们这边最好了,吃晚饭的时间。”

    ……

    白暨星那边,林凯文比方召还紧张,刷了一晚上的新闻,没能睡着。这几天开小号跟那些带节奏的黑子们对喷,他跟方召是同壕战友,自然站在方召这边,越战越激动,再加上最近放飞本性,遇到看不过眼的就皮马甲上阵对喷。

    第二天一早起来,林凯文顶着黑眼圈出去一看,嚯,哨队里一堆熊猫眼。

    “这是怎么了?昨晚有人袭击基地?”林凯文问。

    别辽几人呵呵笑了声,没说话。

    他们比林凯文更紧张,由于他们自己不能上网,就跟着林凯文看新闻,林凯文也跟他们说了现在母星那边网上的形势。

    一听方召捡的那颗断牙估价五千万,哨队的人激动了。别辽无比庆幸采纳了雷奥德的建议,跟上面申请将方召的拍卖品价钱的十分之一,用于哨所队伍建设。

    是的,别辽提交的哭穷申请,上面批准了,这就是为什么哨队的人这么在意的原因。

    五千万,十分之一就是五百万,他们能多屯点装备,还能再搞点别的东西。

    但网上又有人说这只是估价,很可能拍卖的价钱远达不到这个价,所以别辽他们担心。越在意,越患得患失,大家凑到一起聊了一晚上,思虑过甚,辗转反侧,集体失眠。

    现在,基本上没轮岗的人都集中到大厅,林凯文将拍卖实时进展投影到大厅,让大家都看看。这也是别辽在拿到申请批复之后找林凯文谈好的。

    没多时,范霖也带着实验团队过来了,他也提供了拍卖品,他不担心自己的东西会低拍,他已经收到消息,牧洲那边好几个大农场主准备竞拍。他过来也就是凑个热闹。

    原本范霖担心方召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会沉不住气,只是,视线扫了一圈,诧异了。很明显,昨晚上睡得最好的就是方召,其他人都一副熬了几夜的虚脱样。

    啧,这到底谁的东西拍卖?该担心的人没反应,其他人倒是一副提心吊胆的样儿。

    看看页面上的倒计时,很快就要开始,大厅的议论声也渐渐停下,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打恐怖分子都没这么紧张。”别辽看着倒计时为零,页面自动刷新,显示拍卖开始的时候,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脏。

    白暨星的白鳍豚标志,和聚星基金的图标相继出现之后,是竞拍的规则。公开的网络竞拍,物品旁边会显示竞拍的最高价,同之前聚星基金给出的出场顺序一样,第一个出现的就是方召的那颗刻着曲谱的兽牙。

    起拍价显示的是一千万。

    别辽等一众哨队哨兵攥紧的拳头里,手心满是汗,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前方的投影画面。

    画面中心出现倒计时:3——2——1!

    开始竞拍!

    最高价那里,数字瞬间变动,从1000万,蹦到了3000万,还没等别辽他们喘口气,就再次跳到了4000万,5000万,5500万,6100万……8000万!

    别辽懵了。

    怎……怎么回事?

    是不是系统出问题,不是说估价最高5000万吗?这都8000万了,怎么好像也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啊。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