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灭世纪领导人同名同姓是那么容易的事吗?

    以新世纪大多数人对灭世纪时期英雄们的崇拜程度,就算有历史事实爆出来某位重要人物不好的一面,狂热的崇拜者们也不理会。

    狂热崇拜者们的想法是:负面新闻?性格缺陷?

    我不听!我不信!反正我偶像天下第一!跟我偶像一个名,多大的脸?!

    一旦看到有人与自己偶像取相同的名字,免不了用尖锐的眼光看待,这就会给那些同名同姓的人造成相当大的压力。

    灭世纪英雄们的崇拜者太多,不是以万计,数量级是亿!而那些与英烈们同名同姓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面对各种各样的质疑。

    还有些崇拜者,不愿看到别人与自己偶像同名,但对自己的后代却是另一种要求,给他们取英烈们相同的名字,希望自己的后代能成为自己偶像那样的英雄人物。

    不过,顶着与英烈们相同姓名的那些人,有很多扛不住压力,自己改名。

    一般能够抗住周围的压力,还能自己搏出名声的人,都不简单。

    这就是总顾问老先生那句“难得没被名字压制住的人”的意思。他当时看到顾问团那个与自己偶像同名的小伙子时,非常惊讶,也投了更多的注意力在方召身上。

    即便总顾问老先生,也会有与其他崇拜者一样的心理,看到“方召”这个名字的时候会忍不住对比,看看对方究竟有几分能耐。这是人之常情。

    作为超级影视项目总顾问,顾问团团长,老先生在看大家提交的意见稿时,也会重点关注方召提交的稿件,会有更高的要求。不过,审稿到现在,方召提交的意见稿都令他非常满意。

    “不愧是跟我偶像同名同姓的人!”总顾问老先生心想。

    但换一种可能,若方召表现的太差,老先生肯定会觉得:什么玩意儿,竟然跟我偶像一个名!

    这都是崇拜者们普遍有的心理。

    当然,方召并不知道总顾问老先生现在的想法,他将稿件传过去之后,又翻了翻交流群里面没看的那些消息记录。

    按照这帮人讨论的,方召在灭世纪时期的经历,放影视剧里那就是个悲剧配角。

    事实上,剧本里也是这么写的。

    方召的影响力相比那些创世纪大将而言,并不大,而且,五百年过去,他的事情也就主要出现在历史书上,延洲之外的人很多都不了解。就算延洲的人,除了应付历史考试的时候背的那些资料,其他时候基本不会去主动去了解,历史资料什么的,过去了就忘了。

    不过每年纪念日的时候,烈士陵园广场那儿摆摊卖年画的商贩会提醒大家,除了创世纪大将之外,还有这样一位重要英雄人物。

    搜了搜今年延洲烈士陵园广场卖的年画画风,看着年画上自己的新形象,方召觉得——辣眼睛。

    今年不买了,自己画!

    假期第二天,也就是纪念日当天,林凯文过来让方召直播了一段给观众的祝福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其实林凯文也想让方召这边多录制些镜头,不过栏目组编辑部有另外的打算。

    栏目组那边私下里跟林凯文说过:方召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怎么找素材,趁纪念日这个重要时间点,多找一些更有意义的素材,突出还坚守在岗位上的那些不够级别带家属、纪念日不能归家的底层战士!还有十月那批过来服役的小屁孩们,说不定有各种不适应,也多录一些,这也是个很好的素材嘛!

    总言之,就是让林凯文多找点催泪的,能引发人们热议的,引起情绪上大幅波动的素材。

    既然是上头的意思,林凯文也只能照做,这点他委婉地跟方召传达过意思,见方召并不在意,林凯文的心理负担也小了些,尽心办自己的事情。

    其他台的四个同事也都摩拳擦掌,在纪念日抢关注度,林凯文也不想落后。

    直播送祝福之后,林凯文离开,方召继续画年画。

    没一会儿,老太太告诉方召有人来找。

    来人是埃德蒙手下负责矿区那边的一名少校,叫陆岩,就住在隔壁,平时也帮过老太爷和老太太一些小忙,都熟悉。过来还提了一些纪念日小礼物。

    陆岩将礼物递给老太太,进房间见方召桌子上的画笔和纸,好奇道:“画画呢?”因为方召还没画完,他也没看出到底画的是谁。

    “画着玩,有事?”方召将笔搁下,问。

    “咳,确实有事相求。”陆岩不好意思地道。纪念日找过来让人帮忙,的确不太好,但他一时也找不到别人了,只能找方召试试。

    “是这么回事……”

    陆岩将来意说明。他妻子是白暨星军区医院的医生,以前军区没成立的时候就是这里的军医,夫妻俩都是白暨星的老人,

    陆岩的妻子怀孕,预产期本不在今天,但今天早上因为一些小意外,紧急送往医院待产,而陆岩从今天下午开始,一直到明天中午,都得在矿区那边守着。

    找其他战友换岗,但都没时间,要换岗的早就提前一个月打了申请报告,都已经调岗完成,不可能临时过来帮他,时间太紧,陆岩也不能挨个去找人,看到林凯文过来跟方召拍摄视频,便想到求方召帮他一把。

    如果是其他人,就算军衔军职比陆岩高,陆岩也未必放心去找,但方召不同,如果是方召的话,埃德蒙那边肯定好说话。

    一听是这情况,方召点头道:“没问题。”他明天还有一天假,就算熬一夜也有时间调整。

    “多谢多谢,太谢谢了!”陆岩激动地道。既然方召同意,他立马就跟埃德蒙申请。

    埃德蒙,老熟人了,当时方召初来白暨星,去矿区服役的时候认识的埃德蒙,虽然埃德蒙现在还是基地附近那个能源矿区的总负责人,但现在的能源矿区已经升级,不是以前那个能比的,埃德蒙的军衔也提升到少将,现在埃德蒙已经将家搬到白暨星,也不想着回母星了。

    果然,埃德蒙一听,犹豫了会儿就同意了。这要换成别人,埃德蒙肯定会多想,思索这里面是否有猫腻,肯定会带着怀疑和防备的眼光看待这事,但代岗的人是方召,就打消疑虑了。

    虽然军衔比较低,但方召这个人,还是很适合临时救急的,也让人放心。

    偷矿?

    不存在的。

    方召作为白暨矿的第一发现者,军区送了他一批矿石,虽然还没拿出来,但当初军区成立的时候,总司令尚塔就已经签了字,那部分矿石会等方召退役的时候送给他,方召根本不需要冒着所有功绩毁于一旦的风险去偷几块矿石。

    得到待岗批准,陆岩领着方召去了矿区的值班岗亭。

    “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看对方给的审批材料跟系统里的是否一致,一致的话就在对方的通行证上盖个章,旁边这个是盖章的机器,盖章成功会有电流闪过。如果材料不一致,就找守卫队解决。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也就是走个流程,基本没问题。”

    如果是太重要太复杂的事情,或者涉及人身安危的,陆岩也不会找方召。正因为不是什么大事,方召为人也踏实稳重,信得过,陆岩才会找方召代岗。

    “哦,对了,旁边的工作服你记得穿上,矿区这里能量场比较强,比你们刚来的那时候要强十五倍,就算在值班岗亭里,也不要大意,超过一个小时,能量场会影响你的情绪。”陆岩将要注意的事情全都给方召仔细说明。

    在方召完全掌握之后,陆岩再次道谢,才离开。

    坐在值班岗亭里也没别的事,方召往周围看了看,值班岗亭内部和外部都有监控,不过方召没别的歪心思,不怕被拍。

    在值班岗亭,就不能上网,不能随意联系其他人聊天了,所以方召就坐在那里,大脑里想着最近正在创作的几支曲子。

    之后的一个小时里,来了两个需要盖章的施工队员工,依照陆岩的叮嘱,方召核对之后,用旁边专用的盖章器盖了章。

    天色渐暗,方召大脑里正演奏交响乐的时候,又有人过来。是三个穿矿工服的人,戴着防护头盔,头盔面罩那里有不少污迹,看不清到底长什么样。不过这样的装扮在这里很普通,之前来这里盖章的人也都是一个样。

    方召看对方递进来的材料,抬眼扫了扫岗亭外的三人,在对方的注视下,接过递来的通行证,在盖章机器上盖了个章。

    章上有电流闪过,这是盖章成功的标志。

    “纪念日快乐。”方召道。

    对方听到方召的话,愣了愣,也道:“谢谢。”

    三人拿着盖了章的通行证离开。

    待走到无人注意的地方,其中一人才压抑着兴奋,低声道:“哈哈哈哈,我就说盖章很容易吧?值班岗那里的都是混日子的,绝对看不出来!还祝我们节日快乐呢,傻X!”

    “这里的章已经拿到,该要的章都齐了,咱们离开绝对没问题!”另一人语气激动。

    “从这帮人眼皮底下偷矿石的感觉,真爽!”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