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255章 讹他一笔
    王叠怕方召,但因为“延洲第一狗仔”、“延洲狗仔之王”等名号,他也不能明说出来,那岂不是砸自己招牌?

    本来想装死不回应,但现在网上那么多人嚷嚷,王叠决定还是来个正面回应。

    于是,王叠在自己的网络社交平台上发文,写了大概一百多字,不过总结起来大意是:老子在影视基地给你们拍大新闻!母星那边顾不上!狗仔队那么多,让其他人去吧,别再叫我了!!

    崴星影视基地现在是众多娱乐新闻媒体关注的重点,前不久爆出要重启那个超级影视项目之后,狗仔队和一些娱乐记者潜入崴星,发现了那个围起来的正在建设的地方,且猜测那极有可能就是即将重启的超级影视项目的拍摄地点。

    既然是超级影视项目,依照现在的走向,实景拍摄是很有可能的,而且有研究地理和历史的人指出,圈起来的那个地方,地质环境与灭世纪时期的很多地方相似。

    这直接导致更多剧组的明星过去崴星踩点,先适应当地气候,要是一个不小心被选进超级剧组了呢?到时候要是水土不服,就完了。

    水土都不服,你还能服什么?!

    所以啊,未雨绸缪才是真。反正去崴星租个地方拍摄,拍戏、适应两不误。

    也正因为如此,纪念日短暂的冷清之后,崴星影视基地再次火爆起来,在超级影视项目的催化下,人流量急速增加,地价与租金都成倍翻!尤其是影视城那里,租金一直疯涨,但即便如此,想租到还得排队。

    前期投资影视城的人都大赚。

    现在,既然王叠说在崴星那边搞大新闻,网友们也就没多的话了,转而去骂延洲其他有名气的娱记和传媒公司。

    于是,这一天,延洲的航空港热闹了。

    其实每年的这个时候,服役的人回来,航空港区域都会开放一条通道,家属们在这里接自家服役完毕的孩子们。

    只是,今天延洲这里的人格外多。

    有接孩子的家属,有接机的朋友,有地方新闻媒体,但也有不少娱乐媒体记者,还有粉丝。

    一名附近大学的学生本打算过来找方召要个签名,没想到,到地方了发现人多得超乎他的想象,看了看周围的人,好奇地问:“你们哪个圈的?”

    “我是游戏圈的,方召在我心里永远是单人榜第一!”旁边一人道。

    “我军事圈的,他是我偶像!”另一人抬头望向天空。

    “我音乐圈的,跟方召一个学校,方召是我师兄!”一名学生模样的人激动地道。

    “我……凑热闹的。”

    这时突然有人大声喊叫。

    “哎,快看,来了来了!”

    空中,两艘飞行器降落,不过并不在同一场区,一艘降落在民用场,另一艘降落在军事停机场。现在的这条通道就在靠近军事停机场的地方。

    守在这里的众人伸长脖子,没多久便看到从里面跑出来的人。

    服役一年,很多清瘦白皙的人变得黑了,壮了,刚从服役地回来,还会保留一些军队的气息,好在经常联网视频,家人也不至于认不出他们。

    分离一年之后再重聚,周围充满了欢声笑语。很多家长都觉得,兵役就像一个成年礼,度过之后就会更成熟了。

    不过,记者们这时候更忙。

    “方召呢?谁看见了?”

    “这位同学,请问你们同一批的方召出来了吗?”有记者问一名刚与家人团聚的年轻人。服役的这些多是在校大学生,叫一声“同学”没问题。

    那年轻人一听,哈哈笑了笑,“你们守不到,他们直接换乘,去了延洲军区报到。”

    与方召一起的还有十来个人,都是在同一期服役中表现好的延洲人,不过他们都只是戴预备役少尉肩章。降落之后一行人就换乘另一艘军用飞行器,直飞延洲军区,过去办理转预备役登记手续。

    转预备役的事情,系统是连通了,但有些程序还得他们亲自过去走一走。

    延洲军事报社的记者已经等在那里,为了兵役宣传,军报记者们会继续跟拍,拍方召他们去延洲军区报到,然后简单采访。都是比较公式化的问题,问题都已经给他们了,该怎么答众人心里有数。

    很快,方召一行人前往延洲军区的事情被各记者知晓。

    “这里等不到人了,换地方!”

    “难道要去延洲军区?”

    “军区那地方不是能随意去的,一不小心被当做不法分子击毙,哭都没法哭。”

    “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离军区远一点守着?”

    “不,我有个更好的主意。派人盯着银翼那边,咱们去延北市干休所!”

    这类似的对话发生在各处,不能去军区,这帮娱乐记者们的脑袋就迅速转起来了。他们堵人的经验十分丰富,一处不行就换地方继续守。

    娱乐记者没看到方召他们,但延洲的军报记者全程跟拍,也发了不少照片和视频在网上。

    守在网络前的网民们很不满意。

    “那帮记者没守到人。”

    “竟然跑去军区了!”

    “军报这些采访都不用看,每年采访服役回来的人都是那么几句,今年出了一个方召,肯定得大肆吹捧一番,但总结来说还是那么几句话,人家白暨星军区都说多少遍了,我耳朵都听得长茧。”

    “我只想看娱乐记者的采访,不想看军报记者的废话!”

    他们想看的不是怎么继续夸这些服役的人有多厉害、表现有多优秀、平时有多努力,而是八卦,是一些更有趣的没报道过的东西!

    “等等,你们难道没注意到方召的肩章?”

    “我去!少校肩章?不是上尉吗?我记得看表彰大会的时候是升上尉。”

    “仔细看,颜色不同,那是预备役少校肩章,不是现役少校,不只是方召,其他一起的人也都提升了一级,之前延洲这批服役的没这么多军官。而且,预备役与现役还是有区别的。”

    “退伍转预备役能升一级?”

    “新世纪最新预备役法中提到过,为了鼓励服役,对表现优异的,可以在转预备役时升一级。”

    只是以前大家都排斥服役,并没有注意到这点,而且每年服役的那么多人,转预备役军官的人却是极少数,官方宣传也不够力度,以至于公众很多并不知晓。

    另一边,在军区完成登记、采访等一系列事情之后,方召直接前往延北市干休所,那只水箱里的“兔子”已经走物流通道,发往齐安市的住所了,行礼没什么东西,就一个小包,枪和笔记本这是两样重要物件。

    方召到达干休所的时候,干休所附近还没什么人,不过到达没多久,就收到消息说外面有不少记者过来堵他。

    老太爷找门卫要了外面的监控视频,对方召道:“你现在有知名度了,有人崇拜你看好你,但也有人诋毁你辱骂你,尤其是混娱乐圈的,多少人等着看你笑话,所以,在外的时候注意言行,多点防备,别让人抓到机会。”

    “我知道。”方召看望二老,确定他们安然回来,身体也并无不适,便准备离开。

    方老太爷叫住他,“等等,外面有不少记者,还有人混进来堵你,干休所中心居住地带他们是进不来,但你从居住区到停车场、停机坪那边,还有段距离,肯定有人守在那里,就算能出去,说不定也会被人跟拍,所以,正门侧门都别走,我告诉你一条隐蔽小路出去,绕过他们。走完那条路之后,会看到那里的门岗,平时门都是关着的,但门岗那里其实有人,我跟那边说说,到时候他直接给你开门。”

    调出干休所的地图,方老太爷画了一个地方,“就是这里,这树林里有条小路能出去。”

    方召点头,记下那条路,换了一身休闲服,从二老所住的居住区离开。

    沿着着老太爷指的路线走,没多久就能看到一小片树林,小路隐藏在树林里,茂密的树枝遮挡之下,并不容易被发现。

    不过,方召也察觉,在这条小路前方,有其他人在等他。

    与此同时,这条隐蔽的小路前方,有两人在蹲在灌木丛后面。一个看起来很精明的中年人,以及另一个年轻人,像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

    “师傅,您料得真准,方召真从这边过来了!”藏在灌木丛后面的年轻人看着望远镜中方召的身影,压低声音激动地道。

    “要说么,咱们本地人还是占优势,更了解干休所。”中年人面上闪过得意。

    他已经找过几个当财经时政方面记者的老同学,他们经常采访过这里的退休老干部,了解了干休所的布局图。他同学就告诉过他,那帮老家伙躲记者最喜欢挑这条小路。

    其他记者都去停车场那条路堵着,大门侧门都有人蹲守,可惜,那些人压根不知道还有一条不起眼的小路存在。

    从空中看根本看不到,有茂密的树枝树叶遮挡。干休所占地面积很大,这里确实很隐蔽,不了解的人还真没法找到这里。

    “怎么只有他一个人?”对此中年人颇为不满。他更想偷拍一些方召与其他人的合照,别管认识不认识,别管是老是幼,只要有第二个人出现,他都能编出故事来。最好能挖他一些负面新闻,家庭不和,为人伪善,私生活混乱什么的,没有也造出个新闻,拍一张似是而非的照片,看图说话就行。

    “待会儿他过来之后,你就冲上去问我给你准备的那几个问题。”那中年人低声道。

    “师傅,这样真的好吗?那毕竟是个少校。”年轻人有些不情愿,师傅准备的几个问题颇为尖锐,涉及私生活。

    “你还是经事少,预备役少校没个卵用,就一虚衔,跟平常人一样,没实权也调不动军队,咱压根不用怕他。”

    “但说起来毕竟是军官呐,还合法持枪,一怒之下毙了咱们怎么办。而且据说他身手不错,把咱们拖到个无人的角落偷偷咔嚓了怎么办?”年轻人抖了抖。

    “又偷偷看低龄影视剧了吧?跟你说多少次了,那种剧看多了会变白痴的!少看点智障剧,多动动脑子!你想想,他被宣传那么多正面形象,还是预备役少校,而且还刚回来,多少人盯着,他敢动手吗?”

    看了看望远镜中方召的身影,中年人继续道:“我估计,还有两分钟他就过来了。待会儿他一出来你就冲上去,准备的那几个问题一个都别忘,他如果不耐烦回答,你就尽量将他拦着缠着,他一抬手你就躺地上大叫,‘打人啊’!”

    “呃,是不是太假了?”年轻人觉得这种无赖行为有点羞耻。

    “那你等他一动手就躺地上,自己再弄点伤出来,制造个伤者效果。”

    “……他们这种得过军功的,一拳就能把我打废吧?”

    “放心,他绝对不敢打,你只管冲上去!”

    “要是他真动手打了呢?”

    “那更好啊,大新闻就出来了!!”

    “……您真是亲师傅。”

    “瞧你这点胆,还是个男的呢,胆子还没你师妹大,我就该带你师妹过来,‘方召打女人’更能制造话题!”

    “您别小看我,我就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不习惯。”

    “以后就习惯了。”中年人一点都不在意。当记者,太忠厚老实的都混不好。

    “不对,师傅,我觉得还是不妥,这古人还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咱们在这里没优势,您看看周围,这压根没什么人,未必看得见。就算有人被吸引过来,可这是干休所,方召他长辈们住的地方,都是他们自己人,肯定一致对外,这帮退休老干部肯定也都站在方召那边,咱们势单力薄……”

    “啧,最近历史剧看多了吧?现在是新世纪,科技时代!一切都会录下来,有视频证据就不怕,录下来自动上传到网盘,自动复制十份,没账号他还能让我删彻底?打人更好,讹他一大笔医药费,还有打人录像,让他买!狠狠讹一笔!”

    两人低声交流中,并没有注意到,原本望远镜中的身影,已经消失了。等两人觉得差不多,停止交流,准备等目标靠近的时候,却发现,找不到目标了。

    “人呢?”

    “难道发现咱们了?”

    “不可能吧?”年轻人不相信。

    “都怪你,跟你说太多,可能被他听到了!”

    两人正说着,突然感觉背后一阵阴风吹过,忍不住哆嗦了下,像是有一股视线扫了他们一眼,又消失了。

    中年人警惕地往周围看了圈,以他资深娱记的身份,对这种还是比较敏感的。但视线所及,只有阵阵风吹过,周围的树叶唦唦响。

    似乎并无异常。

    中年人心道,可能是太紧张了。

    然而,又一分钟过去。

    还是没见人。

    五分钟……

    十分钟……

    半小时过去……

    “师傅,真没见到。”年轻人放弃。

    中年娱记蹙眉思索。不应该啊,难道真发现他们埋伏在这了?“神之耳”真那么神?不是那帮人瞎吹的?

    上网看了看,没发现蹲守干休所其他地方的记者发新报道。

    中年人不信邪,咬牙道:“继续守!”

    五个小时过去。

    天色渐暗。

    两人突然收到工作室其他人发来的消息:“看网上!有人拍到方召进银翼大楼了!”

    银翼大楼,位于齐安市,而干休所这里,是延北市。

    两人看着网上爆出来的图片和更多的视频证据,一脸茫然。

    方召到底什么时候离开的?!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