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安市。

    银翼大楼地下停车场,纪泊伦从一辆低调的车内出来,头上戴着运动帽,衣着也很普通。好不容易有个短暂的假期,他昨天偷偷和几个小伙伴出去玩了一把,通宵,然后从天亮一直睡到现在。今天也没有用公司的车,而是借了朋友的车,低调地不引人注意地直接开到公司公共停车场,待会儿从这里直接乘电梯去影视部。

    从车内出来前往电梯处时,旁边还有两个人从车上下来,是公司影视部新签约的两个新人。

    两个新人本来低声说笑,一抬头发现纪泊伦,面上嬉笑一收,对纪泊伦道:“前辈好!”

    “嗯。”纪泊伦面上带着淡淡的疏离的笑意,微微颔首,整个人透着些矜持和傲气,也没说一个多余的字。

    现在纪泊伦虽然依旧是延洲二线,公司B级签约艺人,但《红颜》和《战国》已经让他在全球范围露脸,饰演的角色也让人印象比较深刻,剧组宣传活动的时候也带着他,事业正处于上升期。

    回母星参加宣传活动的期间,纪泊伦去各洲都走过,人气是实打实的,跟公司一线和超一线相比算不上火爆,但跟延洲其他二线演员相比,要好得多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都想往全球范围发展,仅仅只是延洲,的确太小了,一旦有什么超级影视项目,只在延洲范围内有名的明星,压根没机会捞到好角色。

    银翼影视部门的人都知道,纪泊伦那一步是踏对了,虽然饰演的两部人气影视剧中的角色都比较尴尬,但至少让人记住了不是?之后多少人回过神来想去抢都没抢到,懊悔不已。

    纪泊伦这种略冷淡的态度并没有让两位新人不满,在他们看来,有名气有本事的明星本就如此。

    三人走进电梯,两名新人也没好意思在纪泊伦面前再继续说什么,沉默下来。而纪泊伦则想着经纪人给他的消息,现在,他的经纪人正在努力帮他争取那个超级影视项目中露脸的机会,不够格去抢重要角色,但当个跑龙套的也愿意,只要能参与进去!

    电梯门正要合上的时候,纪泊伦眼睛一亮。

    两位新人就见纪泊伦闪电般伸出手又按了按电梯按钮,让正准备合上的电梯门再次打开,还主动往旁边退了一步,让出空间。

    又有一人走进电梯。

    “召哥!”纪泊伦态度来了个大转变,刚才冷淡疏离的样子一点不见,脸上满是热情的笑意。

    这突然转变的态度,让两位新人愕然,他们在方召进来之后就认出来了,毕竟网上经常在报道他,自家公司更是努力宣传,不认识也不可能。

    他们更惊讶的是,纪泊伦一个影视部的签约艺人,二线上升期明星,怎么对方召的态度是这样?

    他们刚才还以为公司哪个一线、超一线过来了呢。

    方召也没想到一进来就碰到认识的人。他从延北市开着一辆共享飞车到公司大楼下面的停车场。毕竟是公共用车,不好直接开进五十楼办公楼层,就停到停车场了,在这里乘坐电梯上去。

    “纪泊伦?”

    方召进来之后朝另外两位新人微微颔首示意,没有纪泊伦的那种疏离感,却让两位新人更紧张,方召身周的气场,让他们有种不敢说话的感觉。

    “哎,是我,召哥你这么快就回齐安市了,上午看新闻,听说不少记者在延北市堵你呢。”纪泊伦是真没想到方召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公司。

    “刚从延北市过来。”

    方召跟纪泊伦两人交谈着,两名新人一声不吭乖乖站在旁边。

    很快五十楼虚拟部门到了,方召离开,纪泊伦他们继续往上。

    方召一离开,纪泊伦就恢复了往常的疏离傲气的样子,看得两名新人好奇不已,等着纪泊伦给他们解惑,可一直到影视部门楼层,纪泊伦抬脚就离开,压根没有给他们解释的意思。

    没办法,人红了之后干什么事都得小心。对于这些新人,在不了解他们品行的时候,纪泊伦是不会多说的。

    待纪泊伦也离开之后,两名新人长长呼出一口气。

    “第一次近距离看方召真人,气场真强!不过,纪泊伦的年纪,比方召大吧?为什么要叫方召‘召哥’?”

    “咱们娱乐公司,不以年纪论辈分。”

    “也是。”

    那边,方召进虚拟项目部门的时候,祖文等人已经等着迎接了,他们这些人时时刻刻都盯着网络,方召在地下停车场的时候被人拍到了,不过看拍摄的角度,再想想公司这半年来增加的防卫力度,方召进银翼大楼的照片应该是公司自己故意漏出去的。

    不管是不是公司自己宣传运营造成方召行踪泄露,祖文他们一见到新闻,就立马行动起来,迎接方召的回归。

    虚拟项目部门和游戏部门都招了一部分新人,游戏战队也增加了成员,方召先认了认,跟部门的人说了会儿话,便去顶楼找段千吉谈演出的事情。

    晚上虚拟项目部门和游戏部的人一起去聚了个餐,欢迎方召回来,之后祖文将方召送到齐安市的住处才离开。

    方召先去行李存放处,将装在水箱里的“兔子”领回家。看监测数据,水箱里的“兔子”生命信号很强,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看来它这一趟远程旅行的承受能力不错,对新环境的适应力也很强。

    方召回到住处之后,也收到了严彪和左俞发来的信息,两人已经从崴星回来,现在到达外太空港。

    影视城流量增加,方召又多招了两个人,左俞和严彪不在影视基地的时候,那边还能有十个人看场子。

    外太空港,左俞收到方召新发来的消息,眉毛挑了挑。

    严彪一见左俞这反应,问:“老板什么指示??”

    左俞笑道:“咱们得先去牧洲接狗。”

    牧洲那边一年一度的牧羊比赛正在进行,不过,今年卷毛不参加了。

    自打前年代表东山农场的赛犬参赛,拿下牧羊赛总冠军,拿下总决赛最有价值赛犬称号之后,去年又将这些奖拿了一遍。

    据说,牧洲那边,卷毛的身价又涨了。

    不过,今年年初牧羊赛改了规则,只允许牧洲籍赛犬参赛。卷毛属于方召的宠物,记在方召名下,并非苏侯的东山农场。

    方召是延洲人,卷毛随主,自然也算延洲狗。

    这规则更改一出来就引发了热议。中小型农场主们想着,终于不用跟那条卷毛狗对上了。而大型农场主则想着,要不要将那条卷毛狗买下来?只要买过来,不就成了牧洲籍赛犬?

    而牧洲之外,其他洲的人看到这制度之后,都是一阵哈哈哈。

    “狗还有户籍?”

    “能上户口?那我家的宠物鱼能上户吗?”

    “牧洲比较特殊,那里的狗地位高,也只有在牧洲,狗才能创造出它们最高的价值,比如那条据说价值超过一亿的狗,放在牧洲以外的地方就不值那么多钱了。”

    “不过这规则更改是怎么回事?这是限制外洲赛犬参赛?”

    “牧洲是不是看连续两年的总决赛最有价值赛犬被延洲狗给夺了,心里不平衡,想方设法拦住那条卷毛狗参赛?”

    “我觉得是。”

    “这是牧洲人对牧洲狗的不信任!这叫输不起!”

    网上嘲讽牧洲新赛事规则的人很多,但其实牧洲牧羊赛的规则制度更改,几年前就提出了,只是一直没能实施,现在因为卷毛的刺激,让一些牧洲本土大农场主们损失了不少,才将推动了赛事规则的更改,不然那条卷毛狗今年又得参赛。

    这样一来,今年东山农场的出战队伍,不会看到卷毛的身影,不过经过两年的发展,东山农场那边的赛犬也都已经培养起来,不用面对无犬参赛的窘境。

    方召看过今年的比赛,没有卷毛的东山农场牧羊犬队伍,虽然表现得比去年差了些,但整体上看,仍然算一支优秀的牧羊队伍。

    以前东山农场是夺冠热门,现在东山农场的牧羊队伍属于夺冠热门之一。加了个“之一”,但至少实力还是被认可的。

    很多人觉得卷毛可能会沮丧,情绪低落。

    网上多少人替卷毛叫屈:“狗也是有自尊,有情绪的!”

    但严彪和左俞去接卷毛的时候,那小东西刚逮了一只跟它差不多体型的野兔,气都没喘就准备去逮第二只。

    新世纪牧洲的野兔,最早是人工繁殖饲养,然后有一批跑到野外。跑出去的那些兔子,依靠强大的繁殖能力,数量极速扩增,渐渐成为人们口中的“野兔”。

    而新世纪的这些野兔,体型都比旧世纪要大,后腿更有力,跑起来速度相当快。土壤肥沃草木茂盛的地方,野兔长得更大。

    现在,卷毛逮了一只同体型的兔子,精神好得很,听到左俞的声音之后就狂奔回来了。

    “哟,这状态看起来不错,跟网上说的不一样。”左俞看着卷毛撒欢的劲儿,笑道。

    苏侯摊了摊手,“规则改变不能参赛之后,它每天也就只能去抓别的动物,不过它也不跑远,就在农场附近跑跑,再远就不去了。现在牧洲这边盯着他的人不少,我也觉得将它接回延洲去是最好的。”

    牧洲这边,一些人想着,买不起,买不了,那就偷!偷回去不能当赛犬用,但能当种犬!冠军犬血统,肯定不会差,说不定没两年就能培育出一批优秀牧羊犬了。

    正因为知道那些人心里的想法,苏侯才会担心。卷毛这种冠军犬,被偷走就很大可能不会再出现在公众视线中了。他现在忙比赛,去参赛的时候又不能一直带着卷毛,总会有疏忽的时候,一直提心吊胆,前段时间接到方召的来讯说派人来将卷毛接回去,苏侯便一直等着,现在看到左俞过来,才安下心。

    严彪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条身价过亿的狗。不大点小东西,看不出什么特别,牧洲之外很多城市里都能看到这类犬,到底怎么炒到一个多亿的?别说这条卷毛,牧洲的其他明星圈赛犬好像也有不少被炒到数千万,只能说,牧洲人的疯狂,严彪理解不了。

    严彪和左俞在东山农场将卷毛接了之后,飞往齐安市方召的住处。

    一年没见到方召,卷毛特别激动,哼哼唧唧地撒娇,直到发现家里来了只“兔子”,才转移注意力。

    “汪!”

    卷毛看了看水箱里的“兔子”,又看看方召,再看向“兔子”。

    “汪汪汪!”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