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257章 这是抢戏
    对于自己的地盘突然出现个陌生生物,卷毛很生气,在牧洲的东山农场时,有什么田鼠,野兔以及其他更大型的野生动物进入农场,它都直接吃掉,现在看到自己地盘上突然多了个陌生生物,不满了。

    虽然水缸里那只看起来跟它吃过的野兔形象有点像,但透出来的气息确实是陌生的。

    不过,它的智商比普通动物要高,所以,它在试探方召的态度,只要方召说可以吃,它就豪不留情了。

    “不能吃。”

    方召一句话打消了卷毛的想法。

    对于牧洲的牧羊赛拒绝外洲犬参加的事情,方召并没有什么想法,事实上,就算今年没有改规则,方召也不打算让卷毛再参加。

    没意义。

    卷毛的智商一直在提升,而且本身还带着秘密,不能与普通的狗相比,牧洲的牧羊比赛,第一年是迫不得已,第二年是好玩,第三年就真没必要去了。就像是大人参加小孩子的比赛,好意思?

    风头已经够盛了,该退就果断退,再留在牧洲,只成为更多人下手的目标,很可能会暴露出更多的东西。正好这次牧洲那边改规则,方召就借势将卷毛接回来。

    拍了拍卷毛,方召道:“去看看你的新狗窝。”

    以前放家里的狗窝是拍广告的时候广告商送的,被它撕了,之后一直到送去牧洲都没再买新狗窝,回来之后方召又订了一个与牧洲制作的使用天然材料制作的狗窝,与它在东山农场睡的是同一个型号。

    这次没撕了。

    回书房,方召接到了段千吉的电话,先问了问方召演出的作品准备如何,接着便说了最近安排的任务。

    “跟你说的那两个访谈节目别忘了,一个是《燎原火》,一个是《未来之星》,都是访谈形式,你多准备准备,趁热提升人气,对你的演出有好处。”段千吉道。

    作为延洲娱乐圈存在感相当高的《燎原火》,过去这一年跟银翼的关系打得很好,也没有报道太多银翼明星的负面新闻。大概是看到延洲三大娱乐公司已经失衡,银翼已经有超过另外两家的势头,所以一些银翼明星的访谈活动都提前安排好,只要银翼打过招呼,就算问一些隐私方面的问题也会提早通知,不会在录制节目的时候突然一闷锤将人捶懵在那里。

    不过,《燎原火》的访谈并不是重点,段千吉看重的是《未来之星》这个访谈节目。

    《未来之星》采访的绝大多数都是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且有数据证明,获得银河星辰奖的,八成以上都上过《未来之星》这个访谈节目。

    换言之,《未来之星》邀请的人,都是他们看中的,且认为有获得银河星辰奖希望的人。邀请方召,就是认为方召有争夺银河星辰奖的能力!

    对银翼而言,这是个相当好的宣传。

    而且,《未来之星》本部并不在延洲,而在皇洲,它是一档全球范围播出的节目,有直播和录播两种,多数情况下,他们都会选择直播。

    “这次节目组希望能进行直播访谈。我们还没有答复,等你的选择。”段千吉说道。

    “那就直播。”方召也知道哪种选择更有影响力,也做好了被问一些尖锐问题的准备。

    观众们都不傻,看过那么多录播的节目,都觉得录播会过滤一些关键的东西,所以观众们都倾向于直播,就算节目持续时间长一些,还会中途休息插播较长时间的广告,他们也愿意等。

    一小时后,段千吉带来消息。

    “我跟那边说了,地点他们想选择你的书房。那边的意思是,一般书房、工作室这类带着些私密色彩又正式、严肃的地方,最适合直播。你如果觉得可以的话,先准备准备。”

    段千吉这话的意思是,让方召将直播场所不能见人的东西先收起来,以及,将能炫耀的什么奖杯、奖章等有代表性的纪念品之类的拿出来当背景,方便显摆。

    “先安排的是《未来之星》,还有,直播访谈的时候,别忘了说演出的事情。”段千吉提醒道。

    方召是以作曲家身份签约银翼的,其他的可以单干,但演出这方面还是得和银翼商量,不过这事方召早就和段千吉说过,运营预团队建议就趁现在热度没退下去,先将演出的事情公布,预售演出票。

    方召计划的演出时间是在八月份,现在虽然才四月,但三四个月一过去,被各种新闻一冲击,鬼还记得你方召的事情。网络和娱乐圈都是健忘的,谁知道到时候还有没有你方召站的地方。

    所以,先将演出的事情提了,预售票提前开放,省得到时候人们好奇心下去,就不买账了。

    定下来的当天晚上,《未来之星》节目组和银翼官方就放出了方召受邀参加《未来之星》的消息,并给出了具体时间。

    “《未来之星》?就是那个据说被邀请过去的都是有能力争一争星辰奖的,那个访谈节目?”

    “争也是争艺术类星辰奖,但方召有那实力?感觉他的作品也就那样,没外界吹得那么好。”

    “好不好不是你说了算,是市场!”

    “谈市场就俗了,太过商业化的东西,没资格讲艺术。”

    “呵,就你这酸溜溜的语气,混得不好吧?”

    “还别说,音乐艺术方面,方召还真没什么资历,一场正规的演出都没有。”

    因为新出的这条新闻,引发了不少人的议论,但不管持哪种观点,都定好了时间。

    待《未来之星》采访的那日,方召坐在重新布置过的书房,一张圆木桌旁边,在他的旁边还有一张椅子。

    节目组派来的工作人员已经将设备装好,看了看方召,见方召点头,便开始打手势:3——2——1——开始!

    原本方召旁边空着的椅子上,出现了一名年轻女士的影像,《未来之星》的主持人格蕾茜。

    格蕾茜看起来年轻,漂亮,但比刚出校园的那些人要成熟沉着,从衣着到言行大方得体,毕竟是一档全球播出的人气颇高的节目主持人,不会只是个好看的花瓶。

    影像看起来很真实,在直播中,就像是远在皇洲《未来之星》总部的格蕾茜突然来到这间书房一样。

    节目一开始,格蕾茜就很有经验地暖场,活跃气氛,打破原本太过沉闷严肃的气氛,而在线人数每一秒都在极速增加中。

    音乐界,游戏圈,以及其他对方召好奇或者崇拜,或者持不同态度的人,都快速上线。

    格蕾茜先是问了方召关于过去一年兵役的的事情。

    “刚服完役回来,方召,你能不能先简单总结一下,服役的这一年的感受?”格蕾茜笑问。

    “收获很大,值!”方召回道。

    格蕾茜面上笑容不变,只是在听到方召的回答之后,眨了眨眼,熟悉她的人会知道,这是格蕾茜诧异的表现,因为她没料到方召还真就“简单”地回答了。嗯,五个字,确实够简单。

    接着格蕾茜谈了“星光计划”的事情,大概是得了上面的吩咐,要在访谈里将“星光计划”夸一夸,方便明年来第二期。

    不过格蕾茜也有分寸,时间把握得很好,不会太刻意,也不会主次不分,提了星光计划的几件事情之后,格蕾茜又问:

    “正因为星光计划,我们才能更真实地看到那些艰苦地方的服役情况,当时林凯文拍摄的一段影像,大家看到过,虽然在地下避难所,但怪物就在门的另一边,距离相当近……”

    格蕾茜说的时候,旁边出现一面屏幕,上面显示的是一段视频剪辑,就是恐怖袭击那段时间林凯文拍摄的。

    “根据当时拍摄的一些影像,我们知道你所在的哨所是遭到了数轮轰炸之后,又被恐怖分子入侵。当时知道有恐怖袭击的时候,害怕吗?”主持人问。

    “不怕。”

    格蕾茜笑了笑,也不问方召这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你看到游戏中那些凶恶的怪物变成真实生物的时候,当时是什么感觉?”

    “打死。”方召道。

    “……具体点儿呢?”

    “统统打死。”

    “……”

    格蕾茜又眨了眨眼睛,面上依旧带着“掌控全局,了然于心”的微笑,“正面与那些凶恶的怪物战斗,直面恐怖分子,这是很多你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无法想象的,可能真正在面对那种情况的时候手足无措,那方召,你当是心里是什么想法?能不能跟大家聊聊当时的事情?毕竟从林凯文先生拍摄的视频,我们无法知道门外的情况。”

    方召也意识到他前面的话容易冷场,会给人一种装逼的印象,不过适应之后,也知道该如何回复了,这不是银翼内部的节目,没有事先安排好台词,但他也能冷静应对。

    能说的方召会说,不能提的一个字都不多讲。

    格蕾茜也知道军队有保密协议,有些东西不会问太多。

    而就在访谈进行的时候,原本睡在书房角落的卷毛醒了,在熟悉的环境里,有熟悉的人在,它也不会在意周围的声音,现在睡足了,就起来活动。

    伸了个懒腰,在方召那边走了一圈,哼哼唧唧告诉方召它醒了,显示一下存在感。

    大概看出方召有事情在忙,卷毛晃了一圈便走了,没出书房,而是看向书房里置物柜上的水缸。

    不过,卷毛这睡醒后过来走的一圈,却引得网上正看直播的人注意。

    “刚才那条狗,就是逼得牧洲改规则的‘黄金赛犬’?”

    “那就是传说中的身价一个多亿的黄金赛犬?不是金色的啊。”

    “黄金赛犬的‘黄金’是说它贵,不是说它的毛色!”

    “卧槽,这狗是方召的?”

    “前面那位兄弟,这事早就爆出过吧?家里没交网费?”

    “以前看过关于它的报道,只是那时候没记住狗主人的名字,现在才对上号。”

    现在方召在全球范围名气大了,以前不关注这方面事情的人也都记住了方召的名字,没想到前段时间炒得沸沸扬扬的牧洲更改规则事件,就是方召的狗引起的。

    访谈中,格蕾茜已经不再问方召兵役的事情,而是提到了游戏圈很多人想知道的事情。

    “你已经离开游戏一年多,服役回来,是否还会返回游戏?”

    “游戏还会玩,但只是空闲的时候玩玩,不当专职游戏者。”

    方召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狗叫。

    “汪汪汪!”

    隔着屏幕,其他在线观看的人也都听到了狗叫声。

    原本负责拍摄的摄影师也将镜头偏了个小角度,将书房置物柜那边的画面拍进去。

    刚才听方召说“不当专职游戏者”的时候,不少游戏迷惋惜遗憾。

    “这就是说,方召不会再冲击全球单人榜了?”

    “所以,扫分狂魔再看不到了是吗?”

    “如果方召放弃单人榜,那马希尔肯定也不会回来,没有他们两个的单人榜还有什么意思?”

    但也有人兴奋庆幸。还好方召不玩了!

    不过,不管是失望还是兴奋,都在狗叫声中转移了注意力,看向屏幕画面一角,那里,卷毛正朝着置物柜上的水缸叫。

    “汪汪汪!”

    又是一阵狗叫声。

    方召头都没回,视线一点没往那边瞟,放在书桌上的手指敲了敲桌面。

    卷毛就不吭声了,但依旧对着水缸呲牙,在置物柜下方走来走去,然后停下来,看样子打算跳上去。

    网上看直播的人一见这样,感叹。

    “咦,这狗这么听话,一敲桌子就不叫了?”

    “我刚对我家的狗也这么敲了下,它叫得更欢了。”

    “等等,你们的重点不对,那狗看样子要跳上置物柜!”

    “没事,这种小狗跳不了那么高……”

    这条刚发出来,在线观众就见到直播里那条狗,助跑都没有,轻轻松松跳上了一米二的置物柜。

    在线观众:“……”

    访谈节目的评论区,就这么歪了。

    “召哥,快回头!你家‘兔子’跟狗要打起来了!”

    “海蛞蝓很多带毒的吧?”

    “当宠物售卖的一些海蛞蝓经过去毒处理了,不过野生的多带毒,它们平时吃的很多食物也都是有毒性的,能将食物中的毒化为己用。方召这个从白暨星那边带来,应该没去毒。”

    “这么说,没毒?”

    “传言这只海蛞蝓毒倒了萨罗的一个保镖。”

    “传言这种东西,相信的才是傻哔!”

    “前面的,你们的重点都不对!!”

    “明明我对方召说的也很感兴趣,但就是控制不住我的眼睛往屏幕右上角看!”

    “这狗算是……抢镜?”

    “这是抢戏!”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