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宇的话说完之后,宿舍有片刻的安静,然后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吼,将旁边宿舍的人吓一跳。

    听到吼声的人好奇地开门朝旁边看了眼,正准备过去问问呢,就见那边门关上了。

    “隔壁宿舍怎么了?”

    “以我的丰富经验,八成是他们玩游戏,团战输了。”

    其他人闻言,也赞同地点点头,觉得极有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再听听,那边也没再发出什么吼叫了,应该不是打架之类的,也没再好奇,继续忙各自的事情。

    而此时,方宇宿舍。方宇在舍友齐声吼叫之后,赶忙关上门。

    “嘘——”

    方宇示意舍友别再嚷嚷,“保密……”

    话还没说完,方宇就被三个舍友提起来了。

    “太不够意思了!”

    “方召啊,真的是方召啊!签名在哪里!合照在哪里!!”

    “你真能憋,换我早就让全校都知道了!”

    好半天方宇才被放下来,缓了口气,才解释:“我爸妈说了,不能给召哥惹麻烦。我其实没打算说出来,现在也就你们知道,别说出去。”

    “行,拿东西堵我们的口啊,我不挑,十张八张签名卡之类的就行。”一人狞笑。

    “音乐会票交出来!”

    “对对对,我们肯定保密,不过同一个宿舍的,方宇你也得帮帮咱们,好东西拿出来!”

    方宇无奈笑了笑,“行,帮,尽量帮。”

    音乐会现场票已经没了,方宇也不可能真让方召给他几个舍友买票,音乐会票什么的,另外三人其实也就是说说而已,就算方宇同意,他们自己也不好意思拿,那么贵的票,他们又不是方召什么亲戚,哪那么厚的脸皮去要?

    不过,签名、照片什么的,肯定得从方宇这里多弄点,如果什么时候方召开小号带方宇玩游戏,能叫上他们就更好了。

    延北市干休所。

    方老太爷吃晚饭又出去炫耀方召给他订的音乐会票了,不出去吹一吹心里就不得劲。

    在家的时候每天就上网看方召代言的那几个广告,从来没觉得广告这么好看,出去了就吹牛逼。

    干休所内也是有广告牌的,出去散步的时候,方老太爷就坐在离广告牌最近的凉亭里拉人唠嗑,一看到有方召的广告放出来就跟人炫耀:“看,那就是我小重孙方召,弃武从文,不当兵偏要走文艺路线,拦都拦不住,可愁死我了,马上还要在那金什么殿堂开音乐会呢……哎别走啊,我给你看看刚收到的会场票,现在买都买不到!我再给你看看他的表情包……”

    方老太爷去白暨星军区住了大半年,干休所的人都羡慕得很,今年干休所里倒是有几位老人的孙辈或重孙辈被调去白暨星了,不过军衔不够,暂时没法往那边带家属,还得熬,不是谁都能享受到方召那样的特权。毕竟方召是A级能源矿石的发现者,能享受一定的特权,别人就不行了。不过,若是方召选择留在白暨星军区的话,以方召的军功军衔,其实也够带家属了。

    方老太爷和老太太前些日子,得知方召要开个人艺术生涯的第一场重要音乐会,也想出一份力,自费买了几张网络票,自己二人留一张,其他的送给干休所里的人,没想方召就给他们订了现场票,到时候二老跟方宇他们家一起,去现场听。

    所以,二老将原本留给自己的网络票,又送了出去。

    银翼留给内部的票,一部分给了方召,方召自己送出去。除了方家的这几人之外,还有牧洲的苏侯和苏峰等认识熟悉的朋友。

    访谈结束,广告拍完之后,方召就将心思全部放在音乐会的准备上。

    演奏方面,方召同银翼旗下的交响乐团合作,那些都是专业人员,不是杂牌军,以前极光出道的《百年灭世》系列曲目,录制时就是找的他们。

    不过《百年灭世》系列曲目录制的时候让庞普颂过去负责和声部分,但这次没让庞普颂加入,就算有和声部分,也是让乐团自己的人上阵,极光那时候是为了凸显单个个体,这次则不同。

    不过就在方召与乐团的人忙着练习的时候,银翼这边负责音乐会事情的人找过来了,并说了他们的难处。

    方召第一场音乐会,公司也很看重,需要注意的事情还是不少的,可银翼毕竟是个综合性的娱乐公司,其他方面可能还可以,但这方面,未必能周全,就算请了一些有经验的人指导,但万一呢?所以,对方的意思是,他们那边会尽量安排周全,但作为音乐会的主角,方召自己的事情,还是得自己把握,不如去请教一些有经验的老前辈们。

    方召其实也考虑到这个,第一个想到就是薛景这位音乐界的老前辈,不过薛景在皇洲,有几个重要的会议要开,上次通话,薛景就说了,大概还有十来天才能回延洲,到时候有什么问题他会为方召一一解答,如果比较急,可以直接电话联系。

    不过方召没去打扰薛景,毕竟薛景年纪大了,赶会议本就累,十天而已,等就等吧。

    但现在听银翼的人再次提起,方召想了想,既然薛景还没回来,他还可以先找其他人请教。

    不熟悉的圈内前辈未必能真心为你打算,但除了薛景,方召其实还认识一个在延洲地位颇高的前辈——明苍。

    所以这天下午,方召从练习室那边出来之后,查了查,看齐安音乐学院那边的课程安排,知道明苍这两天没课,也没什么会议要开,便给明苍打了个电话。

    明苍正在家里跟明叶说话,医生说了,多跟明叶交流,对孩子恢复有好处,所以明苍只要没事,就留在家里跟明叶说话。

    来电铃声响起,明苍一看是方召,赶紧接通,面上也不自觉露出笑容。

    “方召?”

    “明老师,您现在在家吗?有没有空?我过去拜访一下。”

    虽然明苍已经不是齐安音乐学院的校长,但也时不时去给那里的学生讲讲课,方召现在的身份,叫明苍一声老师也没错。

    一听这话,明苍面上的笑意扩大:“有有有!说什么拜访,太客气了,你现在就在附近?快过来!”

    明苍的妻子苏佟端着一盘水果出来,挑了一块递给明叶,然后问明苍:“谁啊?”语气颇有些不满。

    他们夫妻俩这一年多来接到的电话明显增多,以前一些常年不联系的人现在也凑过来。

    谁都知道,明叶的病好转,眼看着就快要痊愈,他们夫妻俩振作起来了,职位继续往上升是肯定的,手头的权利肯定也会更大。

    就拿明苍来说,以前辞去齐安音乐学院的校长之位,是因为儿子明叶,但现在明叶病情好转,等下一次校长换届,说不定又上了。而且明苍的年纪摆在这里,就算短期内争不到延洲音乐协会会长之位,将来也肯定会拿下。

    以前家里困难的时候一些人跑得远远的,现在一看夫妻俩崛起了,又觍着脸黏上来攀交情,所以苏佟才会不高兴。

    听妻子问,明苍笑得开心:“方召要过来,应该是有些音乐会方面的疑问。”

    一听是方召,苏佟原本紧锁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激动地道,“好好好!他好像还有司机?有保镖吗?算了,多准备点,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晚饭就留他们在这里吃,哎,方召爱吃什么?”

    “我也不知道。”

    “这都不知道?你怎么当老师的?”

    明苍无奈,“这话说的,跟当老师有什么关系?我跟方召接触的时间也有限,平时最多也就在网上联系,方召服役回来之后我也就去过方召家里一趟。这不是因为方召回来之后行程安排得紧,我也就在那里留了半小时,不想让方召耽误正事,就赶忙离开了。年轻人正是上冲的时候,可不能让他将时间放在不必要的应酬上,那样的话,咱就不是报恩而是拖后腿。”

    “就你借口多。”苏佟也不再跟明苍废话,在网上农贸市场订了不少菜。

    半小时后,方召到达,抱着一盒子牧洲特产。这些都是东山农场新收获的,昨天才寄到,正好今天来明苍这里,将给明苍准备的那一份带过来。

    明苍倒也没说什么“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之类的客套话,不过收下之后就对方召道:“下次来别带这么多了。”这么一大盒抱着不累吗?他刚才接的时候差点没接住。

    方召笑着应了声,视线穿过明苍夫妇,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明叶。小家伙也是认识方召的,视线中带着些喜悦和好奇。

    明叶今年也十五岁了,不过因为以前感染赫尔病毒,对身体发育也有影响,所以看起来比同龄人要小许多。这只是病毒引起的发育延迟,随着病情的减轻,很快会同正常人一样,这两年的治疗,其实明显长高了很多,放两年前,看起来更小。

    现在的明叶比以前有神采一些,虽然话依旧很少,但不至于看上去像个木头,面上的表情有些淡淡的,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没有完全治愈,还有过去十多年的病情影响,没大哭大笑过,但有时候还能露出微笑和其他情绪引起的面部表情,这就是极大的进步了。89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