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来快好了。”方召道。

    “还差一点点。又遇到些难题没解决,不过那边也说了,半年内就能彻底攻克,大概在未来三至五年就能完全治愈了。”

    说起明叶的病情,明苍和妻子两人现在满面红光,曾经心里那块压得他们喘不过气的大石头也早就挪开了。

    之前因为大家都忙,方召也没细问过明叶的治疗,现在过来拜访,正好了解了解。他对这个也很好奇,只是之前的治疗并不对外公开,方召只是从医学杂志上得知进展。不过那是从研究人员的角度,现在他则从明苍夫妇二人口中了解治疗的情况。

    谈完一看时间,也到吃饭的点了。

    “小方你带司机了吗?叫上来一起吃,咱这里没那么多讲究。”苏佟热情地道,“吃完饭再让你明老师给你说说音乐会要注意的东西。”

    被叫上楼的严彪和左俞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尤其是严彪,因为左俞说他一身匪气,会吓到小朋友。要是平时严彪翻个白眼就不理了,现在却显得拘束。

    饭后,严彪和左俞坐在客厅,面对苏佟的热情招待,脸都笑僵了。

    “喝茶吗?还是果汁?”苏佟问。

    “不用不用,我们就喝点温水,自己动手就行,您去忙吧,我们在这儿等。”左俞赶忙说道。

    见严彪和左俞两人不自在的样子,苏佟也没再坚持,带着明叶进房间去引导他说话。

    客厅里就剩严彪和左俞,终于放松下来。

    面对糙汉子或者一些精明的商人,他们在哪儿都能放得开,但在这种艺术氛围浓的家庭里,还真有点束手束脚的感觉,说话都不敢大声。

    “哎,左俞,问你个事。”严彪压低声音,满脸好奇。

    “什么?”

    “那个明叶,明教授的儿子,得的那个什么病,真是听老板的音乐听好的?”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这什么意思?”严彪不满意。

    “打个比方,老板以前的那个《百年灭世》系列乐章,就像一把打开大门的关键钥匙,让研究团队找到了治疗方向而已,后面的就是研究团队的工作了,只要找准方向,抓到关键点,不一定要再听那几个乐章。”

    “说得简单,如果没找准方向,花再多的时间和人力财力,也是白费。”严彪明白为什么这夫妻两个对方召那么好了,自打进门起,明苍夫妇俩脸上的笑没停下过。不过换位想一想,换严彪自己遇到这种事情,他也这样。

    严彪和左俞两个人在客厅八卦以前的事情,书房里,明苍则跟方召说起音乐会的注意点。

    提起音乐会,明苍也无奈。现在圈子上层的那些人,又鄙视金钱的俗气,偏偏还得要求演出的人尽量走高端路线,尤其是那种票死贵死贵还严重限售的音乐厅,似乎只有那样的场合才符合他们高逼格的艺术气息。

    换言之,圈子上层那些人,在延洲境内就只认三大音乐殿堂,就算金色年华音乐殿堂这种只要砸钱就能有机会演出的地方,提起的时候虽然也会挑剔几句“充满了金钱的俗气”,但还是认的。

    这就是如今圈内一大特色,一大陋习,明苍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就算有意见,也只能去适应这些并不好的规则。

    这些明苍也跟方召说了,不能改变的时候就先服从规则。

    明苍也说了音乐会在会前会后的一些容易忽略的细节。

    想了想,明苍道:“这样,你先等等,我查查看。三大殿堂的音乐会这种,你没去过,说再多你可能也没个清楚的认识,我带你去看一场就明白了,我手里也有不少票,挑一场带你去看看。”

    毕竟曾经是齐安音乐学院的校长,还是现在延洲音乐协会副会长,明苍他们这种地位的人,总会收到一些邀请,收到音乐会会场票是常有的事情。

    一般都是邀请明苍夫妇两人,不过因为明叶的病情,夫妻俩除了一些比较重要的音乐会会去之外,其他的都推了,就算去也只是去一个人,另一个在家照看明叶。反正票送来,去不去决定权在他们。

    方召看着明苍在那里挑挑拣拣,几个在延洲挺有知名度的年轻音乐人都被明苍扔一边了。

    看出方召的疑惑,明苍解释:“网上的信息不能信,你在银翼那种娱乐公司见得多了,应该也知道,只要背后的团队强,黑的也能说成白。”

    这意思就是,这里面有些人只是看上去很能耐,背后的团队将他们吹得太高,其实水分很大,没有去看的价值,浪费时间。

    “有太多人只是将在三大音乐殿堂办音乐会,当做一个必要的过程,一个往上爬的跳板。不是说这样完全不对,当下的形势的确是这样,但如果连作品,都只是敷衍,或者背后有人代劳,功利性质太重,反而忘了初心,那就太令我失望了。”明苍叹道。是否倾注心血,他们这些人一听作品就能听出来了。

    “哦,有了!哈玟,这个学生还是很有实力的,编曲上也极有天赋,音乐会的质量应该不错。”

    明苍指着上面两张电子票,对方召道,“是我以前教过的一个学生,也是你苏阿姨教过的,编曲系出身。作曲上可能没有太高的天赋,但编曲实力很强。”

    看看时间,后天晚上的。

    “你有时间吗?”明苍问。

    “有。”方召回道。没什么要紧事,他肯定会将后天晚上的时间挪出来,去听一听明苍挑选的这场音乐会。

    决定好,明苍让妻子苏佟过来,将苏佟的那张电子票转给方召。

    “后天医疗团队会来这里为小叶做检查,她留在家里就不去了,我同你过去。”明苍笑道,“只是每周一次的检查,没事。上周她有会议出去几天,就是我守着的,这次换她留家里,咱们去听音乐会。”

    苏佟自然没意见,还问方召一场够不够,她将其他票一起转过去。

    明苍拦了,“这里面有很多没必要去看,看了反而影响发挥,等我有空仔细挑一挑再转给他。”

    苏佟一想,也对,便只转了哈玟的那场音乐会票。

    到了哈玟的音乐会那天。

    前往金色年华的时候,明苍就在车上跟方召说了哈玟这个学生的经历。

    “哈玟这次在音乐殿堂的演出,是他音乐生涯迈出的一大步,也在这里的一号大厅,他为这场音乐会已经准备二十年了……”

    哈玟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比许多毕业的师弟师妹们,办第一场个人重要音乐会的时间要迟很多。其实当年哈玟毕业不久,就开始准备他自己的音乐会,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他会在毕业之后第五年,在金色年华的一号大厅开自己音乐生涯第一场跨越性的音乐会,然而,事情并不顺利。

    那时候哈玟家里的公司陷入危机,不可能有足够的精力和财力放在音乐会上,那些年是哈玟最艰难的时期,不过好在已经熬过来了,这才有了今天的这场。

    “哈玟的乐风与你完全不同,他更倾向于抒情类,表达的情感也更细腻一些。他走的路子与你不同,你作个参考,吸取些能用的经验就行。”明苍说道。

    到地方之后,明苍从入场口一直到进一号大厅,那些要注意的细节都会给方召说一说。

    方召的第一场音乐会有银翼的人帮忙准备,很多事情不需要方召操心,但以后呢?如果以后方召脱离银翼自己单干呢?多了解以后也能轻松应对。

    所以,现在一些要注意的地方,明苍都会给方召说清楚。

    方召也认真在听,将每一个细节都记住。有时候,你一个不经意间的失误,就能让人改变对你的印象。

    现在的方召还不是能摆谱的时候,不好得罪那些受邀而来的音乐界的老前辈们。

    进会场之后,按照票上的座位号坐下。座位上有一份乐单,A5纸大小,很薄,看上去是纸质,打开就是电子屏幕,上面有这场音乐会的十首乐曲名,以及作者哈玟的介绍。

    方召还注意到,这十首里面,每一首后面都标注着一个空心的圆圈,这个符号代表的意思他知道,那意味着版权未卖出。如果已经卖出版权的,会是一个实心圆。

    音乐厅内还有些低声的议论,但正式开始之后,就静下来了。

    哈玟看起来并不老,毕竟新世纪人的年龄摆在那里,五十多岁,放旧世纪也就是三十岁的样子而已,不过稍有些胖,人看起很谦和,可能因为个人经历的原因,更从容,给人的第一印象不错。

    开场感谢致辞之后,第一首就是哈玟改编一首创世纪时期的童谣,用的是口琴吹奏。

    口琴在新世纪的现在,还真是小众中的小众乐器,但结合这首改编的童谣,曲调悠扬,带着一些天真和纯粹,也带着些温暖的感情。

    第一首之后,又有提琴、笛子、古典吉他等乐器独奏或合奏的重编曲。

    对于他们这一行的人来说,音乐就是最好的倾诉方式,在展示自己的作品时,也将自己的情绪情感传达。

    而功底深的人,甚至不需要看详细的作品介绍,就能听出音乐与情感的共鸣。

    每一首之间都有空歇时间,介绍创作背景,以及作者想要告诉听众的话。方召提前了解这些程序。

    第十首,也是音乐会最后一首的时候。

    台上背景为深蓝,一些金属的光点和光线如波浪般在流动,舞台影像起到一个烘托气氛的作用。

    第十首是哈玟亲自弹奏的钢琴曲,改编自两百年前的一位知名作曲家的作品,方召曾经听纳缇伍兹用电吉他弹奏过。

    原曲欢快活泼,电吉他版本则带着张扬不羁,而现在这首,则与前两者不同。

    台上的哈玟弹得专注,曲调舒缓,但抒发的却是更深沉悠长的情感痕迹。

    原曲四分多钟,改编的钢琴变奏曲则长达八分钟,几乎延长一倍,却并不显得冗赘,反而将其中的情感表达得更加淋漓尽致。

    仿佛时间汇集成湖,阵阵微风吹动,波澜泛人心,偶尔翻起的气泡,满满都是岁月的声音。

    繁华落尽,不忘初心,不负过往,美好永存。

    这不是方召听过的那首名曲的最好版本,但也能排在前三里面,很惊艳。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高质量的变奏版本。

    难怪明苍会推荐。

    能将这首两百年前的名曲改编成这样程度的人,实力毋庸置疑,对音乐的喜爱也能从作品中看出来。

    如明苍所说,就算哈玟曾经遇到过一些不好的事情,承受过多数人未曾承受过的压力,经历过大起大落,经历过富裕到贫穷再到富裕,看清现实的残酷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爱音乐,相当难得。

    想到什么,方召又笑了。

    他知道为什么明苍选择哈玟音乐会,并带他过来看的目的了。

    实力,哈文确实有,其实那些能在这里演出的人,未必全都是带水分的,天才有很多,但最终明苍还是选择了哈玟这场,亲自带方召过来看。

    其实明苍就是在委婉告诉方召,让方召不要被现在的高人气和利益迷了眼,娱乐圈的浮浮沉沉,变化太快了,谁都无法得知闪耀的下一刻会是什么,是沉寂,还是更辉煌?

    没谁能保证。

    八月份的音乐会,能成功自然最好,如果不能,也不要灰心气馁,看看哈玟这位前辈,五十多岁了,不也是一步步熬过来了?

    事实也确实如方召所料,明苍就是担心方召的压力太大。银翼毕竟是个商业公司,一切以利益为重,其他方面,未必会考虑。

    媒体的紧盯,经济公司无形中施加的压力,社会大众的评价,一切都可能影响到他这个人的发展。

    明苍要告诉方召,万一到时候失败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不要放弃,心理不能崩,不能怯,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89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