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269章 音乐会(二)
    第一首过去,薛景看了看旁边几位老朋友们的神色,悬着的心就放下了。

    虽然他之前就看过第一首的乐谱,对方召也有信心,但也担心正式演出的质量,现在看来,与预想中的一样。

    很好。

    与薛景一起过来的几位老人,也开始小声议论。

    “如果后面的几首质量与这个一样,你这个徒弟,稳了!”一人对薛景笑道。

    “不是徒弟,真不是!只能算学生。”薛景连忙摆手。音乐创作这方面的东西,他可没教过方召多少,只是偶尔指点一下,在后面推一把,让方召发展更顺利而已,远远算不上“师傅”这个称呼。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徒弟”与“学生”的性质还是不一样的,只要教过的人,都能算学生,就算那些只听过他们一堂课的人,也可以称作他们的学生。但“徒弟”,是收在门下,亲自教授知识,思想、行为、学说等等那些都有继承关系的那种。

    所以,方召只能算薛景的一个“学生”,却不能算徒弟。

    不过,就算是“学生”,也有亲疏远近,薛景对方召什么态度,圈内人都知道。那真比对徒弟还好!

    “老蔺,怎么样,我这学生还不错吧。”薛景颇有些得意地对旁边那人道。

    坐在薛景旁边的老人,曾任皇洲音乐协会会长,比薛景小几岁,今年也一百五十多了,是薛景的师弟,皇洲人。这次被薛景拉过来听方召这个小辈的音乐会。

    蔺荀视线从舞台背景影像上挪开的,想了想,道:“这个小家伙,与我想象的不一样。很多第一次步入太空的年轻作曲家,创作的时候,喜欢通过管弦不断转调,不断升高调性,扩大演奏规模,增大音量,去表现宇宙的广阔和美妙。一开始我看到这首的创作背景时,我也以为他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表现,未料到,他没有,更侧重于内心的情感变化。”

    不是说不能,而是不容易。很多新人未必能在这上面发挥好,但方召的作品给他们的感觉就是,老练!

    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式入行不久的第一次办音乐会的新人能做到的。

    “方召的作品,都给人一种故事感很强的感觉。未必能看透其中的意义,但听者却常有这种感觉。很厉害的一个小家伙!”蔺荀叹道。109

    原本蔺荀还想着,到时候听完音乐会写评论时,看在薛景的面子,批得委婉一点。但现在,蔺荀却觉得……不好批啊!

    他们这种级别的人,一般不会在给小辈的音乐会些评价时一个劲儿地表扬称赞,一般都是认可与指点各占一半,优缺点都会说,好话坏话对半,但重在“指点”,也就是说,重心还是在后一种。

    伤脑筋啊!

    蔺荀手中除了一份乐单之外,还有一个笔记本,用来记录听音乐会过程中的感想,然后在结束之后,整理成评价发出来。

    音乐会每首之间的空隙时间,也是为了方便这些圈内前辈们议论、写东西。

    可现在,蔺荀手中的笔记本却只有可怜的几个字,总觉得想写很多,却又不知道写些什么。

    “下一首吧,下一首多写点。”蔺荀心中暗道。

    芭芭拉那边,第一首结束之后,她发现新信息提示灯闪烁,因为设置了静音,所以只有来信提示,却没有任何声响。

    点开一看,十几条消息——

    三分钟前:

    “哎,芭比,我大概下下个月会去一趟崴星,到时候去影视城那边找几个明星,一起去桃花源玩。”

    三分钟前:

    “觉得刚才的提议怎么样?”

    两分钟前:

    “芭比?”

    两分钟前:

    “遇到麻烦事了吗?”

    ……

    扫了一眼信息,芭芭拉关了聊天窗口,朝助理打了个手势。

    等在旁边的助理赶忙递过来一个笔记本,这是芭芭拉听音乐会专用笔记本。

    芭芭拉虽然也爱装逼,但对于音乐会还是比较认真的,只要不是实在不喜欢的类型,或者质量极差的音乐会,她每听一场,都会做一些记载。与薛景那些学术性质的艺术家不同,她会从自己的喜好和乐曲商业价值上分析。

    方召的这场音乐会比她预期的要好。

    虽然与她平日里听的音乐风格不同,但还能接受。没有《百年灭世》系列乐章那种浓郁的血腥杀气和沉重的历史气息。

    芭芭拉不喜欢那种过于沉重的东西,偏好明艳的,闪亮的,或者抒情的,清新的,会让人开心的类型。不拘古典或现代,节奏是急是缓,只要不太差,都可以接受。

    而《空》这首,在她接受范围内。

    或许,这次音乐会真可以买一首?

    正准备下笔写东西,余光瞥见什么,抬头看过去,就见萨罗伸长脖子往这边瞧。

    萨罗就是想看看芭芭拉要写什么,纯属好奇,没料什么都没看到,就被芭芭拉白了一眼。

    撇撇嘴,萨罗又坐回去,对经纪人道:“听音乐会还记笔记?神经病!”

    他学生时代上课都不记笔记的人,听个音乐会听得爽快,当作消遣就行了,记什么笔记?!

    扫兴!

    跟芭芭拉喜欢的曲风不同,萨罗就喜欢《百年灭世》系列乐章那种宏大震撼,有杀气又有血性的类型,听着带劲!

    带点儿抒情也没关系,别抒过头就行。

    萨罗不是专业人士,不能从专业的角度去评价,也压根没想过从专业角度去看,他就觉得,自己听着不错,就够了,管别人怎么看?他喜欢的,就算专业人士喷成翔,他照样买。不喜欢的,就算那些人吹到天上,他照样不多看一眼。

    今晚这场音乐会,第一首还在接受范围内。

    萨罗:“哎,我觉得这个不错,待会儿等音乐会完了之后买下来。”

    经纪人回道:“才刚开始,往后听,说不定有你更喜欢的。”

    萨罗想了想,“也对。”

    看看乐单,第二首叫《Zh》。

    “Zh是什么意思?”萨罗疑惑,“怎么他们这些搞艺术的就喜欢故弄玄虚,好好取个简单易懂的名字不行吗?”

    经纪人低声道:“创作背景上面写了,Zh是元素符号,就是白暨星发现的那个A级能源矿石里面,那个名为‘鉊’的新元素符号。”

    芭芭拉听着萨罗和他经纪人的对话,心中嗤道:“傻逼!不仅文盲,还眼瞎!”

    灯光变化,意味着第二首要开始,芭芭拉也顾不上骂萨罗了。

    场内再次安静下来。

    前奏响起的时候,芭芭拉面上一变。

    “有意思。”

    管乐技巧的吹奏,仿佛从一阵从外面吹进矿洞的风。

    钢琴缓慢的敲击,每一小段旋律末尾,琴音重复,就像回音一样,在乐厅内,有种听似回音胜似回音的迷幻感。

    猛然一听慎得慌,身周凉飕飕的,但是接着听,却有种别样的韵味。

    随后单簧管中音区节奏变化,纯净而轻快,搭配弦乐,起承转合仿佛大手笔一般,韵律掌握得十分恰当,如脉搏的活跃跳动,呼吸的起起伏伏,带着些古朴,也带着些迷幻,似乎有种难以探查的神秘,如背景影像中,黑暗的岩面之下,那个不为人知的、光怪陆离的世界。

    女音的轻声和鸣,热烈而浪漫,似乎呼唤岩层之下的奇妙世界里,那个闪耀明星的出世!

    坐在薛景旁边的蔺荀,双眼注视着前方舞台背后的巨大影像,面色认真,保持着聆听的姿势,像是想尽量从乐声中听出更多的东西,并未看手中的笔记本一眼,直到一曲结束,才叹道:“很有灵性。”

    也不知道是在说刚演奏结束的那首《Zh》,还是在说方召这个创作者。

    其中一位老者想到什么,笑着对蔺荀道:“老蔺,刚那首,是不是有点你那种神游风格?”

    “不,我觉得不像,”另一人摇头,“刚才那首,少了飘逸的感觉,却多了一种穿透力。”

    其他几位老人也加入讨论。

    “二十秒单簧管带动节奏突变的时候,我就想给他打高分。”

    “我跟你不同,我是在四十五秒提琴声来的时候,有种突然惊醒的感觉,小提琴的声音,令这个作品增色很多。”另一位位偏爱弦乐器,其中又格外喜欢小提琴的老人,不赞同地道。

    听着老朋友们议论的声音,薛景面上的笑加深,他就是想让这些老朋友们更了解方召,希望方召能得到这些人的认可,这对方召将来的发展有好处。

    在此之前,圈内人提起方召,总会说起《百年灭世》的系列乐章,但薛景想让这些同行知道,方召还能作出更多,可以恢弘热血,也可以细腻柔和。

    不过蔺荀在说了两句之后,就沉默了,像是在考虑什么重要事情。

    约莫半分钟后,蔺荀给人发了条消息。

    他最近受邀给皇洲地理频道出品的一个科教型纪录片制作配乐,其中就有十多集是讲矿石的,这一段他还没写出满意的作品,之前也没找出合适的,不过现在,他觉得可以将方召这首《Zh》推荐过去,正好,方召这首本就是写新矿石新元素的,也符合那十多集纪录片的主题。

    蔺荀是觉得,这样一个优质作品,如果被商业公司买过去,那就太浪费了,如果放在商业影视里面,可能只出现一时,到第二年就不会再听到了。

    但精品科教纪录片就不同,这种“保质期”很长,直接存在优质文化档案里面,地方电视台科教频道或者教育频道,每年都可能将它放出来,学校也会在教学时播放纪录片片段,也会听到。

    就像文人希望自己的文字能流传千古,每一个作曲家,也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存活”更久的时间,而不是今年出来,明年就听不到了。在各种信息爆炸冲击的新世纪,这种机会并不多。

    越想越觉得可惜,所以蔺荀立刻就给制作组那边发了个推荐信息。

    看着发送成功的显示,蔺荀心里终于踏实些。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