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271章 “傻X公司”(二合一)
    最后一曲结束之后,方召与乐团共同谢幕。

    方召站在台上,朝前方鞠了一躬。

    结束了。

    希望自己交出的这第一份答卷能让他们满意。

    自己的第一场音乐会,十首作品,十个属于他自己的故事,至少在此时此刻,听众们听的是属于他方召的故事。

    在此之前,例如《百年灭世》系列的四个乐章,别人第一次听到的,想到的,都不是属于他方召自己的故事,而是建立在极光这个虚拟偶像身上的,由影音传递的情绪和感受,看到的是极光这个虚拟角色身上的故事,而不是他方召的。

    任何一个好的作品,都只是作者在讲一个故事。现在,不管是通过什么途径听音乐会的人,都会知道,这十首的创作背景,以及发生在每一首背后的故事。

    得偿所愿,方召也期待以后更多这样的机会。

    很开心。

    谢幕完毕之后,方召刚到后台,就接到了段千吉的电话。

    “看到乐单状态了吗?”段千吉问。

    “看到了。”方召手里拿着一份电子乐单,上面已经有三首,不,四首,后面的状态成了实心圆。

    就在方召跟段千吉通话的时间,又有一首被标上了实心圆。

    也就是说,这四首的状态从“版权未售出”变成了“已售出”。不至于售出这么快,但肯定已经有人订了。

    “你的十首作品,已经有四首被预订。”段千吉说道。

    方召是以作曲家身份签约银翼,银翼就是他背后的经纪公司,负责版权运营和买卖,如果只是通知方召有四首已经卖出去,并不需要段千吉亲自打电话过来解释。

    方召与银翼签约的时候就有补充提到过,出售时必须征得他的同意,包括这次音乐会的十首作品,如果方召对哪个买家不满意,有权拒绝。

    如无特殊情况,如果有人看中方召的作品,会与银翼联系购买,但还得方召这边同意,才能正式更改作品后面的状态。

    而现在,在没有通知方召的情况下,不仅有作品后面的状态已经更改,还一下子就是四首。方召知道段千吉肯定不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让她提前更改状态,肯定有原因。这个电话就是来解释。

    所以,方召也没生气,而是等着段千吉后面的话。

    “《远征》被尚塔看中了。”段千吉道。

    只这句,方召就明白为什么段千吉会提前更改《远征》的状态。

    其实这也在方召的预料之内,他猜到了尚塔会看中《远征》,所以,对此并没有意见。就算之后段千吉会以低价卖给白暨星军区,方召也可以接受。至少白暨星军区还是打算买,以前延洲军区看中《百年灭世》乐章的时候,可是直接征用的。

    见方召并没有反对,段千吉继续解释。

    “《安可》被聚星基金看中了。这也是第一个订出去的,一曲还没结束,他们就找过来商谈了。给的条件也没法拒绝,价钱比我们预计的高,而且也说了,会用于公益事业,所以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之下,我也给《安可》改了状态。”

    聚星基金有福利机构,与政府合作,医院,孤儿院等等,聚星基金每年都会为这些机构拍公益广告,一年两个,上半年一个,下半年一个。现在聚星基金的人就想将《安可》这首用于他们明年上半年的公益广告配乐。

    方召点头,“理解。”

    聚星基金给出的条件,方召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用于公益方面的,就算只给个友情价意思意思,方召也会同意。不过显然聚星基金是不差钱型,压根没打算压价。

    “《Zh》第三个被预订,联系我们的,是皇洲地理频道,想将《Zh》用于一个科教型纪录片中,讲矿石的。给的价钱也很合理,这对你来说也是个好事,对以后事业发展有利。据我所知,皇洲地理频道这次制作的科教型纪录片属于精品级别,用途很广,会归档,存活时间长,这种机会不找找。”

    这个方召依旧没法拒绝。不过,皇洲地理频道怎么会这么快就联系过来?

    想起薛景跟他说过的这次要带过来的几个老朋友,方召决定,待会儿去问问薛景,是否是哪位大师推荐,不然自诩高逼格的只挑大师级别的皇洲地理频道,怎么会挑中他的作品?

    “至于第四首《生命的力量》,预订的是皇洲生命科学研究所,好像是科学院总院那边的范霖教授推荐,今年皇洲生命科学研究所建所四百周年,这首可能会有重要用途。”

    皇洲生命科学研究所,是从科学院总院分出来的,也是一个重要的科研机构。

    段千吉提到这四个,方召还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毫无疑问,这四个买家,都不是纯商业机构,也会让四首作品发挥更大的价值。

    “对了,刚才火烈鸟音效组组长华励看中了第一首,这个你没意见吧?”段千吉笑道。

    “嗯。”方召在段千吉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收到了华励发过来的消息,就是跟方召说一声,他对第一首《空》很感兴趣,正在跟银翼商谈购买。

    得到方召的同意,段千吉又将《空》后面的空心圆改成实心,告诉所有拿着乐单的人,这首有人订了。

    于是,很多来现场听音乐会的人,还没走出一号大厅,就发现,手里的电子乐单上,总共十首,已经有一半被订出去了!

    这是怎样的速度!!

    作为一个尚处于初始阶段的作曲家,这样的售出速度实在令人诧异。

    不知道是否因为这五首卖出速度的刺激,剩下五首也没有停留多长时间,状态就全部变成实心圆。

    演出结束,萨罗一脸气愤,快步走出。同他一起的芭芭拉也没什么好脸色。

    为什么?

    他们一个都没能买到!

    萨罗是因为选择困难。经纪人告诉萨罗,他们的资金有限,也没有必要买好几首,所以,挑一首就可以了。

    萨罗看中的是音乐本身,不过经纪人就不同了,他更多是从商业价值上去分析考虑,买一首的钱,就当宣传费用。这次延洲之行的目的也达到了。

    然而,挑来挑去,犹豫时间久了点,等萨罗决定好,呵,没了!

    至于芭芭拉,她不会面临萨罗那种选择困难,她就只买最喜欢的,就看中了《安可》,然而,有个手快的,直接将这首给截了!她甚至连联系银翼的电话都没打出去!

    她倒是想报一个更高的价从银翼那里再将《安可》截回来,可惜,银翼对她说了句“抱歉”。

    芭芭拉身份特殊,为防止芭芭拉恨上银翼,银翼那边的人也告诉了芭芭拉《安可》的买家是谁。正因为如此,芭芭拉一肚子气都没能发出来。

    聚星基金!

    聚星基金同样与拉卡莱娜家族有重要生意往来,萨罗这脑子缺根筋的都能认怂,芭芭拉当然知道什么才是明智的选择。

    憋屈!

    芭芭拉很久没尝过这种滋味了。

    离场的时候,这次他们学聪明,没有进场的时候那么高调,避开了有记者的地方。

    如果有娱乐记者拍到萨罗和芭比一起,估计又能脑补出八百字狗血新闻。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两位现在的心情不好,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不想应付记者。

    相视一眼,两人都是一副踩到屎的表情。

    “走走走!快点回去,不想在延洲待了!”萨罗抬脚加快速度离开。

    芭芭拉则挥了挥手,像是在驱赶什么难闻的气味,好一会儿,才往前抬了抬下巴,示意身边跟着的助理和保镖们,“回去。”

    方召在演出结束之后也同哈玟那时候一样,不能立刻离开。音乐版权购买方跟银翼商谈购买的时候,方召也要在场。

    聚星基金只留下了一个商谈合同的人,其他人已经离开,这边谈得很快。

    白暨星那边的段千吉亲自去办,也不用担心。

    火烈鸟这边也没有谈多久就达成了,谈交易有专人去谈,华励则跟方召谈了下创作方面的事情,并表示以后会有更多合作的机会。

    看中就买,囤着,肯定会用上,火烈鸟公司就是做游戏的,就算不能用在游戏里,还能用在广告里。

    产品多,广告也多,游戏曲广告曲,虽然公司的乐库已经囤了不少,但看中就买下,华励一向如此。

    倒是薛景这边用了不少时间,原本明苍打算跟方召多聊聊,没想到一过去就见到薛景带着不少圈内老前辈,明苍也就不去打扰了,跟方召打了声招呼,恭喜他这场演出成功谢幕。

    “方召,这位是皇洲的一个老朋友,蔺荀,蔺教授。他就是将你那首《Zh》推荐给皇洲地理频道的人,这次你可得感谢感谢他。”薛景指着旁边的蔺荀,给方召介绍。

    “我只看作品质量,只推荐最合适的。小伙子,很不错!”蔺荀一向严肃的面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这次方召的演出,曲风并不单一,有柔,有刚,有细微,有恢宏,有低沉婉转的感慨,也有血脉偾张的激昂。既能在细腻之处显精致,也能在粗犷之中显豪迈,而且每一首的质量都很好,看得出来方召的创作态度。综合起来的这些因素,才是令蔺荀这些圈内老前辈们满意的原因。

    对于这样一个小辈,蔺荀这些人,还是愿意扶一把的。

    与薛景关系好的人,性格可能不一样,但对待音乐的态度和价值观,都比较相似。他们愿意看到更多优秀的小辈们崛起,就算超过自己又怎样?对于这个圈子来说,是好事!至少证明,他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的创作者,能力没有后退!

    其他在现场的专业评价团体,也陆陆续续给出了自己对方召这场音乐会的评价。

    总体而言,他们认可,这是一场高质量的音乐会,就连一向喜欢大篇幅指点的蔺荀,也难得给出了好评,只是夸得不那么明显。

    薛景满意了,为方召这个年轻作曲家,在圈内正式踏出的突破性的第一步的成功而高兴。

    白暨星,尚塔看着银翼给的回复,也高兴了。

    这次他不仅借方召的音乐会打了一把好广告,还以优惠价买了一首看中的乐曲。

    当然,他也不是不知好歹、仗势欺人的人,这次让方召吃了点亏少赚了钱,以后方召要买能源矿石的时候,他会同样以优惠价卖给方召。

    除去这些,原本憋着一股气,等着音乐会对作品质量找茬的人,心情不怎么好。

    听完第一首的时候,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

    就算不是自己喜欢的曲风,不是自己擅长的类型,但基本的鉴别能力是有的。

    所以,在听过之后,就算不喜欢方召的曲风,但又不能说它不好,不懂装懂瞎指点的话,只会掉自己身价。

    下一首吧,下一首再找机会。

    然后,下一首,再下一首,再下一首……

    十首结束。

    “行了,咱们讨论讨论,从哪里开批,怎么批。”

    收钱写负面评价的人,聚一起商量,怎么才能批得不那么像被雇佣的黑子。真要挑也不是挑不出错来,但得伪装一下,毕竟,他们是专业人士,面子上得做好。

    延洲,刚在线听完音乐会的某影视公司。

    “来,咱们先开个小会,看看拿下哪一首,我觉得有几首比较适合咱们正在制作的电影。”

    “其实我觉得好几首都不错,尤其是与《百年灭世》一样风格的那几首,很适合用在咱们的片子里。”

    “总得挑一首,然后找人对乐曲进行重编,一化三,配乐、预告片都能用。”

    “确定之后再去压压价,还能借这次音乐会的话题炒一炒,当作影片的前期宣传。看看音乐会之前的新闻,多热闹,可惜没咱们什么事。不过看现在延洲娱乐新闻,报道的热闹劲儿还没过去,咱们说不定还能赶上这趟东风。”

    半小时后,小会结束,终于敲定一首。

    “小李,准备联系银翼那边。”

    “呃……”小李看着屏幕干瞪眼。

    “怎么了?”

    “没……没了。”

    “什么意思?”

    “就是,没得买了。”

    小李直接将屏幕放大,给其他人看。

    乐单上面的十首,后面的圆全部变成实心,也就是说,这十首已经全部卖出去了!

    被称为“小李”的那个组员,抓了抓脑袋,“这个在你们开会之前就已经卖出去一半,你们开会的时候又卖出去剩下的一半。”

    “这么快?!”其他人不信。

    “不是银翼自己搞的鬼吧?”

    “买家公布没有?”

    小李查了查网上的新闻,扫了眼网络平台上银翼官方的状态,没看到新的消息发出来。摇头道:“还没。”

    刚说完,就见页面有新通知。

    “等等,有了!”小李赶紧道,“银翼官方刚发出的,说十首都售出了。”

    不仅是这些想买却出手慢的人惊讶,网上看热闹的人更震惊。

    音乐会才结束半小时,银翼官方就正式挂出公告:今晚方召的十首演出曲目,版权已全部售出!

    后面还有各种感谢语,不过大家对那些没兴趣,关注重点就在这十首上。到底银翼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同学是方召的粉丝,他买网络票了,刚跟着他们看完音乐会,感觉还可以,但也不至于这样吧?我听说一般这种新人在第一场音乐会结束后,也就卖出一两首,要卖完得过几个月。”

    “方召不同,他跨界,粉丝多,土豪花大价钱买也有可能。以前不是也经常有这种事情?”

    “我就想知道卖多少钱?”对于大部分吃瓜群众来说,他们判断好坏的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看对方卖出去多少钱。

    “价钱不会公开,但据说都是高价卖出。”

    “小道消息不可信。”

    “炒作!绝对炒作!”

    “商业套路而已。自己买,自己炒,这种事情银翼以前又不是没干过。”

    “这种把戏见得多了,将价钱炒起来,忽悠一帮傻逼公司再去买。”

    “不知道有哪些傻逼公司被骗了。”

    又过了二十分钟。

    “傻逼公司来了。[图]”

    这位网友贴出来的图,就是银翼官方刚刚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发出来的一条新消息,公开了音乐会十首作品的买方。

    “Woc!聚星基金,白暨星军区,火烈鸟,皇洲地理频道,皇洲生命科学研究所?”

    “我爹问我为什么跪着看新闻。”

    “嘶——这几个‘傻逼公司’,逼格略高啊。”

    “这几个都能被称为傻逼的话,其他公司是什么?草履虫吗?!”

    “聚星基金、白暨星军区、火烈鸟我还能理解,但皇洲地理频道,皇洲生命科学研究所来凑什么热闹!”

    “这么一看,突然有点想听他的音乐会了。”

    “啊——后悔没买票啊!!”

    公布的买方里面,还有几个影视、游戏公司,比不上火烈鸟,但也在全球有些名气。放在平时也能引起话题,但在这里,前面那五个往这儿一放,大家的视线就钉在那五个上面,不会看别的。

    就像音乐会开始前,音乐殿堂外面红毯上,芭芭拉伞光灯一开,那闪耀程度,那吸睛能力,不是别人能比的。

    太闪了!

    一眼望去,看不到别的!

    但不管怎么说,就是这里排名靠后的那几个公司,也绝不可能是大家口中的“傻逼公司”。

    很快,网上的风向变了。

    专业评价团体给出的评价,大部分都是好的,但对音乐不了解的围观群众,只会看几个关键字,知道这些评的是好是坏就行了。然后,继续看热闹!

    音乐会的视频不会这么快就在网上放,所以没看过音乐会的人,只能通过网上的新闻去了解。

    延洲这边,不少记者深夜未歇,整理新闻稿件。

    也有记者在外采访。

    延洲这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很晚了,但也有很多地方还活跃着。

    一名记者在大学城附近找采访对象。他负责采访这一带的大学生。

    “这位同学,你听音乐会吗?”

    “不听,连续三天团战,刚睡醒要去觅食。”

    ……

    “同学,你知道方召吗?”

    “知道,我们以前考试之前就听他的《百年灭世》!”

    ……

    接连采访几个之后,这记者听到旁边有学生讨论方召的音乐会,一问,得知他们今天一起在线看了方召的音乐会,又在宿舍上了会儿网,觉得饿了,才组团出来吃夜宵。

    记者让这几名学生发表一下感想。

    “我听《百年灭世》的时候还在中学呢,那时候要考大学,刷题时经常听,今晚的音乐会也很好,最喜欢《远征》!”一名学生说道。

    “我喜欢《安可》!没想到方召也能作出这种风格。”另一人说道。

    记者话筒朝向下一个。那学生大概是第一次碰到记者采访,有些腼腆。

    “我?我喜欢里面的《敌袭》、《反击》、《军团》和《远征》,嗯适合刷题,还有就是,听的时候挺兴奋的。”

    记者心道:这小孩有点意思。又问:“很兴奋?那你听的时候,具体是什么感觉?或者说,这些音乐让你产生了什么想法?”

    “什么感觉?想法?不好说,不知道怎么说,我语文不好,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

    “简单点说就行,用你自己的话。”

    “呃,简单点说,听的时候,就是那种……”

    “嗯嗯!”记者投去鼓励的眼神。

    “睡你麻痹起来嗨的感觉!”

    “……”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