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召并不知道轮船上警队的人怎么议论他,他想着待会儿的拍卖会,是否会遇到罗曼导演?竞争对手有多少?该如何解决?

    因为灭世纪时期的习惯,方召吃饭比较快,不过为了适应现在的生活,放慢了许多。即便如此,还是比其他人要快一些,方召察觉到周围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不过并没有什么恶意,他也就没在意。

    吃完之后看了看时间,离拍卖会开始还有会儿,方召打了个电话给左俞,询问他那边的情况。

    左俞同样没有罗曼导演的消息,不过他偷听到有人谈话的时候提到罗曼导演,也都联系到了拍卖会,所以,这次拍卖会上,恐怕会碰到不少抱着同样目的的人。

    通完话方召看时间差不多,正准备起身离开,就听一声轻柔的笑声:“方召?”

    方召抬头,见一个金发靓丽女孩在他对面座位坐下,手上还端着半杯泛着甜蜜香味的果茶。

    金发女孩盯着方召:“我知道你,那年在皇洲,火烈鸟年会的时候见过你,我和我的朋友都是你的粉丝!”

    虽然她说得很激动,面上的神情稍显夸张,但眼神比较冷静。

    方召在延洲的时候见过很多疯狂粉丝,对比一下,就能发现面前这个金发女孩仿佛看到偶像般的激动,是装的。

    其实也能理解,出现在茶沙海,又能在这样一艘富人集聚的豪华游轮上如此悠闲游玩的人,出身不会差,甚至顶级明星也没少见,面对方召也没什么好激动的。

    而且,听她所说,方召推测她应该是皇洲人。除了她刚才所说的话,皇洲人还带有一种高一等的傲气,以及说话时的习惯和口音。

    “你来这里干什么?莫非……”金发女孩身体前倾,朝方召靠近,碧蓝的眼睛饶有兴致盯着方召,“你也是奔着罗曼导演来的?”

    方召看着面前这个大概还在上中学的小姑娘,双眉稍稍扬了扬,正待回答,就听金发女孩又道:“你不承认也没关系,理解理解,今天碰到的十个演员有八个就是奔着罗曼去的,拍卖会快开始了,我也不耽误你,帮我签个名吧,留个纪念,我有两个朋友也是你的粉丝,可惜他们刚才去外面买东西了。”

    说是让方召签名,但压根就没拿出什么签名的卡片或者其他事物,连笔都没有。

    方召沉默地看着她。

    大概发现手边没有适合签名的东西,金发女孩也没尴尬,反而将外套一脱,扔到方召面前,“就签上面。”

    金发女孩里面就穿着一件无领无袖的单薄短背心,腹部露出大片,带着一种叛逆期的、清纯与性感冲突的活力美。

    金发女孩一手转动装着果茶的杯子,另一只手把玩着一缕头发,盯着方召的眼中带着促狭的笑意,想要捕捉方召脸上的任何一丝尴尬或者不好意思,亦或是其他不便言说的情绪。

    方召看了她一眼,抬手,将旁边的窗户拉上,又让侍者拿过来一支适合在衣物上签字的笔,快速在上面签了个名,便将衣服递过去。

    “夜风很凉,边上气温低。”

    金发女孩顿了顿,显然对这样的回复很不满,随手接过签名的衣服也没看,而是道:“你就没别的要对我说的?”

    方召想了想,面色和蔼:“作业做完了吗?”

    “……”

    这话比窗外吹进来的海风还冷。

    金发女孩像是被冻住一般,促狭的笑转为愕然,完全没先到方召会突然问出这话。

    她今年中五年级升中六,新世纪中学五六年级,相当于旧世纪的高二高三,而依照新世纪大部分中学的情况,这个时候学业的任务量是很大的,皇洲那边的暑期还没有过完,但开学也快了,暑假作业任务量并不小,富家子女也是有压力的。而且,她的暑期作业,还真没做完!

    屮!

    败兴!!

    金发女孩面上也没笑意了,脸一拉,“嘁”了一声,气冲冲离开。

    方召叹气,“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整天在想什么。”

    正准备离开,突然有新的通话接入。

    陌生的号码,不过号码后面带着个安全认证标志,方召接通。

    “方召吗?我是茶沙海九号游轮警卫队队长艾瑞克。”

    警务室,警队队长艾瑞克面色极差,在方召报警之后,他也通过监控视频察觉到那人的可疑,保持监控的同时也派人过去,可没想到,很快监控视频中就没了对方的身影,派过去的人也找不到目标!

    同时,在艾瑞克的细查之下,收到消息,一间库房内发现了重伤昏迷的两名船员,要是没细查,没人发现他们,再迟一点,那两人可能救不回来了。

    确定了有恶性事件发生,在不引起游客恐慌,继续细查船上各处是否有异常的同时,加大力度寻找那个嫌疑人。

    可那人滑得跟泥鳅似的,凭借身形优势,在人群里钻来钻去,一晃眼,就发现人没了。

    虽然轮船上很多地方都安装了监控,但富豪们都注重隐私,所以,只有一些公共场所和部分商业地带安装有监控,并不是每个地方都在他们掌控之中。

    跟丢了怎么办?

    找不到目标怎么办?

    扩大范围继续找?

    找!

    肯定是要找,加派人手去各个地方寻找。但同时,艾瑞克当机立断,联系方召。

    人与人是不同的,有些人就长着狗鼻子,比如守墓人,就算你伪装得再好,也未必能逃得过他们的眼睛以及无法解释的超强直觉。

    既然是方召报的警,既然方召有守墓人一般的眼力,那就让方召协助一下。看看方召的档案,年纪轻轻就能抓住一年期的服役机会混到军官,想来能力也高,新闻就算夸大,也不至于离谱。

    所以,有人才在这里,不用白不用!不然又可能多出一桩悬案。

    为什么是“又”呢?

    因为,这种事情,太多了。

    而且,游轮上的很多富豪都有自己的保镖,对于身外之事也压根不在意,别人是死是活,是不是失踪,管他什么事?自己找乐子就好,玩得尽兴就好,别的,不在意,反正你们警队的人别扫了老子的兴致就行。

    所以,艾瑞克就算想大力调查,也会受阻,这也是为什么他想找方召帮忙的另一个原因。省事!效率!够低调!

    艾瑞克简要将事情跟方召说明之后,便说出了让方召协助寻找目标人物的请求。

    方召看看时间,拍卖会马上就开始了。

    没多犹豫,方召便道,“行。对方的移动路线如何?你们在哪里跟丢的?”

    一边听着耳机里传来的话语,方召朝着与拍卖会相反的方向快步离开餐厅。

    餐厅另一处,刚才找方召签名的金发女孩与自己的几个朋友会合,说起了找方召签名的事情。

    “我召神也在这里?”

    “哪儿呢哪儿呢?!”

    一对双胞胎兄妹伸长脖子往周围瞧。

    金发女孩说她朋友是方召的粉丝,还真没撒谎,这兄妹俩确实是方召的粉丝,还是比较迷的那种,一听方召也在这艘游轮上,顿时激动起来。

    “离开了,刚才看到他往那边匆匆离开。”金发女孩指了指,正是方召离开的方向。

    说完金发女孩又觉得不对,“那不是拍卖会的方向!难道他不是要去找罗曼导演?我猜错了?”

    “对哦,听说《创世纪》的总导演就在这艘船上,还会出现在拍卖会。”另一人说道,“说起方召……我记得曾经网上有个‘让谁演方召’的投票,我也投了方召一票,但那不是投着好玩嘛,真要说来,他不可能被选上。”

    原本得知方召离开而失望的兄妹两人,听到同伴这话,不乐意了。

    “我召神为什么不可能被选上?!”

    “对,他肯定能!”

    兄妹两人坚决维护自己偶像。

    他们一开始是游戏粉丝,后来经过一系列事情之后,就成了方召的脑残粉,这些他们的朋友们也都知晓。

    一谈到自己偶像,这两人智商、情商、心商甭管什么商,齐齐下线,直白点说,刚才多正常的一个人,突然就变脑残了。

    年轻人容易冲动,尤其是青少年,情绪一激起来,逻辑感人。

    刚才说方召不可能被选上的几个人,无奈地抬了抬手,“行,咱不跟脑残粉讲道理。等过段时间你们就知道结果如何了,事实胜于雄辩。”

    其实,这兄妹两人也不是真没脑子,他们当然也明白那样一个超级项目选角的严格要求,如果是游戏还好,但影视剧,方召真没戏。但就是在小伙伴面前,他们不愿意承认罢了。

    别看刚才争辩的时候理直气壮,待冷静了,理智回归,还是愁眉苦脸,无声叹息。

    “唉,《创世纪》这个项目怎么不推迟个二三十年呢?到那时候,说不定方召的人气和地位也提升好几个级别,也有一争之力。现在,确实早了。”

    但《创世纪》的重启与否,时间如何,选角怎样,真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干涉的。

    兄妹两人一合计,“要不然,以后凑钱给偶像拍个剧?”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