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那兄妹俩怎么想的,他们暂时找不到方召了,甚至还特意跑到拍卖会看了看,依旧没见到方召的身影。

    “他要么在哪个包间里,要么,他真就不在这。”

    “之前看他往相反方向走的,可能他真的没想过来这边。”

    “也有可能是这里人太多,我们没找着。”

    “算了,别找了,反正他人在这艘游轮上,说不定明天什么时候你们就又见到他了呢。”

    兄妹俩的朋友劝他们放弃找人,两人在寻找无果之后,也只能放弃。

    同样奔着导演来的阮泷,到拍卖会场看了一圈,没发现罗曼的身影,也没见到方召。心想:方召那小子真没来?果然还是因为我前面那番话。

    另一边,方召依据艾瑞克提供的线索,一路寻过去。

    “这里就是他消失的地方?”

    方召站在游轮上被称为中央广场的地方,这里是游轮上的露天核心休闲区,人什么时候都很多,除了一些商业店铺之外,还有许多自助售货机。

    来来往往的游客中,方召还见到了几个便衣,这应该就是艾瑞克说的派过来的人。

    “我队里的人分头在那边找了将近十分钟了,没见到人,监控器也没搜寻到,通过监控的面部查找也没找出来,我怀疑他戴了面具也换了装扮。”通话里艾瑞克说道。

    如果目标在他们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做了伪装,如果目标还有其他同伙协助逃脱,那样的话,想找到人就很难了。

    而且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就算只是一分钟,也足够一个人藏身,何况从丢失目标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分钟了。

    这片区域的人太多,就算在警务室,看着一个个监控屏幕里的人,艾瑞克也觉得累,有种不知从何处下手的感觉。

    虽然在这艘游轮上,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但每次遇到,艾瑞克还是觉得万般无奈,因游轮上身份特殊的人太多,他们的搜捕行动受限,束手束脚,手下的人,包括他自己,能力也有限。

    再看看站在那里的方召,艾瑞克也意识到有点强人所难,便对方召道:“算了,你如有还有其他事情就先去忙,这边我加派人手调查。”

    “嗯,我先在周围看看。”

    既然已经过来,方召不打算立刻就离开,拍卖会那边已经开始,过去也赶不上,入场口关闭,进不去,倒不如在这边多找找,有点线索也好。

    十二楼某处。

    一个人从酒吧蹦迪出来,正是被警队寻找的已经换了一身装扮的嫌疑犯。

    他悠哉地站在栏杆前,接了个电话。

    “再等半小时,他们就会撤人了。”那边道。

    “你说的他们搬的救兵是谁?”他问。

    “不知道,窃听的信息不完全,只知道是之前报警的人。”

    “就是那个让我被警队盯上的人?他过来了?哪个?”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被警队盯上,就是因为有人报警,这直接扰乱了他的逃离计划,令他提前暴露。

    竟然报警!

    该死的!

    “我觉得,你现在最重要的是等待。”耳机里的声音劝说。

    “我知道,干完这一票我就离开这里,先藏几年。”

    只是,他实在想知道到底是谁报的警,对方到底看出了什么?自己之前哪里露馅?

    视线扫过中央广场,还看到了几个便衣。

    便衣?

    嗤!

    这帮人换一身皮也遮不住身上那股味儿!

    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他就喜欢站在高处,看着这帮人自以为隐秘地到处找他。

    只是,这笑还没持续多久,他的脸就僵住了。

    他看到了一个人,视线与对方碰上,在对方看过来的那个瞬间,心中难得浮起一丝惊惧。

    然后,他只见到对方盯着自己这边,说了几句话,紧接着,那几个便衣就都朝他这边看过来!

    再之后,那群警队的人就像是饥饿中闻到了腥味的猫,都朝他这边围过来!

    “你暴露了!”耳机里传来的声音也带着疑问和不可思议。

    “我戴面具了!”

    “但你还是暴露了!你做了什么?”耳机那边话声焦急。

    “没有!我他妈真就只是无意间看了他一眼!”

    那边,方召原本只是一层一层地往上寻找,没想到能直接看到人,对方还大胆地站在栏杆边往下瞧。

    告知警队的人之后,方召也朝那边追过去。

    警务室。

    盯着监控的一名警员惊奇地道:“真是这个人?可他的发色发型样貌都变了。”

    “应该没错,要不然我们的人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将他找出来。不然他逃什么?”艾瑞克现在无比庆幸找了方召过来,不然,谁能知道肆无忌惮站在那里的看起来完全陌生的人,竟然就是他们苦苦搜寻的嫌疑犯?

    “这么厉害?我觉的方召完全可以在纪念日去烈士陵园兼职。”另一名警员感慨。

    艾瑞克现在可没想那么多,刚才的沮丧一扫而空,手上握着通话器吩咐分布在各层的队员,双眼紧盯屏幕,兴奋地道:“给老子抓住他!监控,盯紧!这次别让他跑了!”

    见方召也往那边过去,艾瑞克刚打算让方召不用参与追捕,但转念一想,有按捺住了。还是等真抓到人再说,要是他们再次盯丢怎么办?

    中央广场。

    今晚方召穿的是比较正式的晚宴礼服。这种装扮在这里也不显眼,为的就是今晚的拍卖会。

    方召倒是想穿得任性,但在银翼的这些日子,他知道这样正式的着装给人印象更好,还有种面试的庄重认真。

    地位高了才有任性的资本,薛景和明苍都跟方召说过,没到那个高度还是遵守规则,所以,方召特意穿得正式。只是现在情况特殊,也顾不上正式不正式了。

    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关于嫌疑犯的动向,方召将外套脱下,挂在花坛旁边的公共挂衣钩上。

    又在自动售货机上刷了条牵引绳,就是泳池的游客们用来拴孩子背包或者游泳圈等物体上,防止孩子走丢的绳子,可收缩调节长短和弹力,绳子上还有卡通图案,粉红粉蓝的,幼稚得很。

    方召拉了拉,还算结实。

    通过监控看着方召动向的警员,被方召这一系列的行动弄得有些蒙。

    艾瑞了队长只是往那边看了一眼,压根没时间发表看法,他收到了追捕人员的消息。

    “目标去了顶层!”

    “往船头方向过去了!”

    听着这些,一直紧盯追捕行动的艾瑞克心中有了猜测。这个人看起来对船上各处都很熟悉,混进来很久了吧?暗地里也有人指导,说不定,前几次轮船上的一些案子,就是他们犯下的。

    这么一想,艾瑞克更激动了。不说立功与否,如果能解决前几次的案子,心中那股闷气也能消了。

    “继续追!这次还追丢你们就别来见我!”

    说完艾瑞克又看向监控屏的方召那边,两人之间的通话一直没断开,艾瑞克将收到的消息跟方召说了,“现在这边的电梯很拥挤,你现在所在位置的左前方二十米有个门,打开,进去沿着通道直走约七十米右转弯,会看到一个专用电梯,我现在跟总控制室那边说一声,给你开特权,很快能上顶层……你往哪儿跑呢!!”

    那边,方召在出了中心广场核心区域之后,就越跑越快,人群变得稀疏,方召也一直在加速。

    奔跑路线压根没按照艾瑞克说的来!

    在中心广场的一端,有一面仿照天然岩壁制作的攀岩墙,满足一群酷爱极限运动的游客的需求。

    此时,攀岩墙这里有一个小团体活动。

    教练刚给团队成员们演示了一下如何有技巧地快速安全地攀岩,顺便跟几个好胜心强的人比了比,狠狠压了把他们的锐气。

    “好,休息一会儿咱们再来!下一个,谁还要来跟我比?”

    教练话音刚落,就发觉旁边一个人影忽闪而过,然后,沿着岩壁,嗖的一下就往上去了。

    对方攀爬神速,如履平地,再一晃眼,消失在岩壁顶端。确切地说,对方直接沿着这个岩壁,爬到游轮顶层甲板。

    团队里抬头早的还能看到个攀岩背影,周围其他抬头晚的人,只能看到岩壁。

    好一会儿,那教练傻愣愣问:“刚才有……人……爬上去了?”

    “好像是。”团队成员回答。

    “确定是人?”

    “好像是……吧。”

    “刚才那是谁?我还没喊开始呢!”

    “没看清。”

    还有人继续维持着仰头的姿势盯着岩壁:“目测徒手,穿戴也不专业。”

    “很好,现在谁来告诉我,一个徒手、没有借助任何工具、穿戴外行的人,是怎么用那样的速度蹿上去的?”教练问。

    “……”

    静。

    极限运动团,集体面壁苦思。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教练等了等,没等来大家的回复,拍拍手,招呼大家回神,“好,换个问题。这样的高手,谁认识?”

    众人摇头,继续面壁苦思。

    教练问了一圈,发现,都不知道刚才那个“嗖”一下就蹿上去的到底是何方高人。

    “见鬼了!”

    警务室。

    通过监控看到刚才那一幕的人,已经目瞪口呆。

    游轮总控制室与艾瑞克通话。

    “艾瑞克队长,电梯那边已经申请好了,权限通过,你说的人什么时候过来?”

    盯着监控屏幕的艾瑞克神色复杂:“……谢谢,已经用不着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