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银翼内部如何暗潮汹涌,远在茶沙海的方召,已经联系上了申蔚。

    申蔚从接到这个任务一直到登上飞行器,内心还未平静。他接到段千吉的电话

    原以为是给公司里那几个大力发展的一线演员,段千吉之前也没多说,只询问他最近是否能腾出时间来,得到肯定回复之后,让他又签了个保密协议。

    一看这么慎重,申蔚心中一凛,知道是个大事件,也不敢马虎,同时也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不该多嘴的时候嘴巴闭得严严实实,生怕弄丢了难得的机会,交接好公司的事情,便直接乘坐段千吉安排的飞行器,直接飞往茶沙海。

    待离开延洲范围之后,段千吉才告诉他,这趟茶沙海之行是为了谁。

    “没想到啊!”

    申蔚心中不知感慨多少遍,公司那帮人各种猜测,打死也不会想到竟然是方召这个压根与演员不沾边的人!

    与段千吉这位更看重结果和利益的老板不同,演员出身的申蔚,更明白在这个影视项目里,弄到试戏机会有多难,重要角色的机会更是难上加难!他很想知道方召得到这个重要机会的原因,前往茶沙海的路上心里一直在纠结这个。

    很多时候演员都是被动的,不能选择,只能被选择,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罗曼这位总导演给出这个珍贵的试戏机会?

    难道,有什么内幕交易?

    不过,在抵达茶沙海,给方召作指导的第一天,申蔚就有些明白了。

    分析方召的性格,再看看剧本里“方召”的设定,可以说是本色表演!

    可谓无招胜有招!

    这也算是个优势吧,如果性格差异太大,又不是圈内人,也没有足够强硬的靠山和人脉,不可能有试戏的机会。

    不过,本色表演并不意味着平时什么样,演戏的时候就什么样,还是需要结合剧中人物角色的设定,从自我出发,去塑造这个角色。

    而对方召自己而言,在这个剧里面,除了一些拍戏必须掌握的基本技巧之外,他还需要懂得如何将自己扮演好,如何表现出能打动观众的效果。这就是申蔚的工作了。

    能被段千吉挑选过来为方召指导,申蔚肯定是有高水平的,也是现在最适合指导方召的人,他知道如何能在最短时间内,让方召理解那些试戏时肯定会用到的东西,至于其他的,都会简化掉,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细致讲解。

    申蔚抵达茶沙海之后,方召就基本不出房间门了。游轮还在航行,他也暂时回不去茶沙海,让留在茶沙海本岛的严彪将人安置好,然后通过网络与申蔚联系,接受在线教学指导。

    方召这次直接租了一栋海边别墅,茶沙海有很多这类建筑提供给游客,为了保密性,也方便这次重要的演艺学习。

    与此同时,网上。

    一段视频引起了热议。

    有位游轮上的旅客,在晒自己的这趟旅行照片的时候,上传了一段仓促拍摄的攀岩墙视频。

    自诩见多识广的茶沙海人民难得被惊住了。转发的人太多,这事在某时间段被推送至茶沙海所在区域内的新闻头条。

    拍摄视频的人,当时也太匆忙,前面一段没拍到,只拍到对方快速攀岩的情形,网上也有不少专业或非专业的人士对此进行分析。

    “这速度,假的吧?后期处理过?”

    “怎么做到的?”

    “看着是徒手,但说不定他手上有别的隐藏装备呢?”

    “感觉不像早有准备,反而像是从宴会之类的地方临时出来的。”

    “我知道,肯定是炒作!坐等事情发酵,就是不知道这次又是哪个运动员要转型进娱乐圈了。”

    “据小道消息,听说有几个长得不错的极限运动员正计划转型。”

    “不是他们,昨天他们还在牧洲那边的一个山脉直播爬雪山。”

    “不猜了,等着吧,他们背后的团队肯定会有后续动作的。”

    “也是,坐等事情发酵。”

    然后,在一帮人的等待之下,这事发酵着,发酵着……没了。

    茶沙海游轮上的攀岩事件,很快被其他事情挤开,后面也没有一点要提及的势头,真就这么冷下去了!

    这让自认为看清一切的人傻眼。

    这套路不对啊!

    炒作呢?

    转型运动员呢?

    哪儿去了!?

    茶沙海。

    严彪一边看着网上的视频,一边跟左俞通话。

    别人认不出来,但严彪作为方召的保镖,还是能认出那个背影来的,只是有些不确定,找左俞确定了一下,顺便问问游轮那边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跟老板通完话,我就喝了杯咖啡听了段小曲,就发现我老板又上头条了。”左俞一脸茫然。

    虽然只是当地区域头条,但也是头条啊!

    一个不注意,老板就出现在新闻里了。

    “……要你何用?”严彪觉得,左俞这个保镖实在是太不称职。

    相对于茶沙海人们的关注重点,其他洲的人关注点自然不同,根据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分析罗曼导演到底在不在这艘游轮上,又有哪些明星成功堵到人了?

    每当这时候,被骂得最多的就是各洲的知名娱记。

    延洲这边,王叠被骂得最多。

    “干爹,咱们要不要出手?”符瑞看着网上的留言,问王叠。

    王叠摇头,“还不够,继续等,继续跟。”

    这段时间拍到的东西,一直压着没发,是因为王叠觉得,现在并不是个好时候。

    “一点消息都不透露?干爹你没看网上怎么讨论的,都说你王位不保!”

    “也就只是现在被说说而已,又不会少块肉,总比被扔进海里喂鱼的好。你信不信,我现在要是将手头的这些发出去,不用等明天,今晚方召就能堵咱们门口。”

    符瑞本想说大不了藏好一点,发了新闻就开溜,但回想一下上次被方召堵上门的经历,还是憋住了。

    “那咱们就……继续跟?这消息还能继续酝酿?”符瑞担心的是,如果过几天得到的消息是方召被刷下去,那他们手里的消息就贬值了,就算放出去还会被人嘲讽,大牌的不去跟,偏偏跟方召这边,有脑子的都不该这么选!

    王叠有脑子吗?

    符瑞不敢说。但他仍然选择执行王叠的计划。脑残就脑残吧!

    谈起这件事,王叠稍作停顿。他这段时间其实也会反复思索,自己带队过来茶沙海这边的决定是否正确?但最终还是决定,跟着多年的直觉走,相信自己作为延洲王牌娱记的敏锐感知!

    我肯定是对的!

    “继续跟!”王叠道。

    “是!对了,师傅,小波呢?今天还没看到他,他那边进展怎样?”符瑞疑惑,今儿没联系到小伙伴,有些担心。

    “在打疫苗,偷拍的时候被狗咬了。”王叠回道。

    “啥!他被谁的狗咬了?”

    “方召养的那条,看起来不大点的小狗。”

    “……干爹,你以前说要防备方召,可你没说他家的狗也要防备!”

    “所以说,干咱们这行,还是很危险的,得时刻防备着,不仅要防人,还得防动物,任何时候,面对任何生物,都不可大意!”王叠趁机叮嘱符瑞。这几个小家伙干了几笔之后就膨胀了,得敲打。

    网上如何讨论,方召根本没分出一点心思,全心全意用在这次试戏上。低调地解决了游轮上的事件,在游轮航行的剩余时间里也没再出门,航行到点了就低调地随人群离开,然后接受申蔚的指导。

    数日后,在罗曼给的时限最后一天。

    方召来到罗曼给的一个地址,里面有个试戏的房间。

    在来之前,申蔚就跟方召说了:“有些事情,并非你渴求就一定能得到,也不是你拒绝,就一定能摆脱。尽最大努力,但也莫强求。”

    能得到一次试戏的机会,已经很不错了。对于方召这样一个圈外人士,有这样一个很多人求而不得的经历,已经很不容易了,他有令人羡慕的天赋,这些天学得也很认真,也已经做得够好,得不到那个最好的结果,也无需纠结。

    申蔚这些年看过太多有天赋的演员,这帮年轻人太容易走进误区,有时候一次打击,就起不来了。作为前辈,申蔚该说的还是会跟方召提一提。

    罗曼没出现,他的助理接待方召一行,随后领着方召进去试戏的房间,申蔚和左俞、严彪等在客厅等。

    没亲眼见一面罗曼导演,申蔚心中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就开始替方召担忧。他这个陪考的,比考生还紧张。

    试戏的房间里并没有什么道具,几乎是个空房间,只在试戏的时候会有一些投影,创造一个情景。

    试的戏有三场,都是罗曼选的。一场文戏,一场武戏,还有一场是罗曼特意挑出来的,属于‘附加题’,由演员自由发挥。

    “每场戏给你五分钟时间准备。”罗曼也没问方召五分钟的时间够不够,说完便拿着一份文件走到边上坐着,他最近忙得很,给方召的这个试戏机会都是好不容易抽出来的。

    依照罗曼的计划,三场戏,每场五分钟时间准备,再加上表演的时间,半小时之内肯定能搞定。

    半小时后。

    客厅等着的申蔚,坐不住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