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防止被打,经纪人赶紧将萨罗拉过去,再让萨罗说下去,他们现在会被踢下飞船的。

    委婉提示萨罗刚才说的话有问题,会让大家产生不好的想法,经纪人也再次提醒萨罗,别忘了出发前一天在雷纳洲长办公室答应要好好与剧组人员相处、不能摆大少爷架子等的话。

    之后,客舱这边再次陷入沉默氛围。

    萨罗那些话还引起了很多人心中的不安,一些忽略掉的东西也回想起来,越想越紧张。

    《创世纪》剧组从一开始就很高调,完美展现了主旋律王者该有的霸气!依照剧组和投资方的意思,因为这部剧代表的特殊意义,他们不能畏首畏尾,得刚硬!不能有一点退缩!

    剧组的演员们对外也表示,他们要演的是伟人!是肩负使命、塑造里程碑的艺术工作者!他们会同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一起,勇于面对一切困难威胁!

    无需遮遮掩掩躲躲藏藏!

    就是要光明正大从这里起飞!

    我们,无所畏惧!

    不服来战!!

    事实上,《创世纪》这样具有特殊意义的剧组,在吸引民众关注的同时,也肯定会惹来一些不怀好意者。

    从航空港到飞船启程这段时间内,守在皇洲航空港内的部队就挡下了三波针对剧组的恐怖袭击,只是不被大家知道而已,公众也不知晓。

    而飞船起航不久,突然异常地颠了起来。客舱区剧组的人惊了。

    “怎么回事?”

    “以前我们搭乘运输舰去崴星拍戏也没遇到这种情况!”

    “飞船故障?”

    客舱区是由许多个小舱和大厅等组成的,每个小舱内有许多铺位,方召这边,银翼的人此次航班的铺号也都是连在一起的,在同一个舱内,飞船行驶异常之后,也都开始不安。

    “贺哥,要不要去问问?”有人面色苍白地看向贺李巳。银翼这边以贺李巳为首。

    “对啊,贺老师,咱们派人出去大厅里问问情况吧。”

    “要不我去?”

    “我也去!”

    贺李巳深深皱着眉,听到周围人的话,抬手摆了摆,那些人立马静声。

    贺李巳又朝自己的助理看了眼,助理了然地离开,打听消息去了。

    此次也蹭进剧组混了个小角色的纪泊伦,走到方召旁边低声问:“召哥,你说现在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方召视线从作曲的小本子上离开,“相信护送的军队能解决。”

    旁边有人闻言撇了撇嘴,对方召这种回答很不满。

    很快,贺李巳的助理就回来了,无奈地摇了摇头。

    刚才有人打开客舱区大门想出去问问情况,就见一队士兵荷枪实弹守在门外通道里。

    门外的士兵听到开门动静,视线冷冰冰扫过来,看得开门那人正迈出去的脚又缩回去。

    客舱大厅里其他同样想出去打探消息的人一见这情况,也打消了出去的想法。

    “都坐回去,像什么样!演员们没事多看剧本背台词,揣摩下角色!”罗曼语气不好地道。

    年纪大一些的毕竟经历的事情多,也比年轻人们镇定些,有些老演员就对那些坐立不安的年轻人说,“来来来,咱们一起研究研究剧本。”

    年轻演员们不乐意,就现在这情况,谁看得进去剧本!

    剧组一名执行导演看着这帮乱窜的年轻演员,哼声道:“真以为这剧组这么好进?合同你们认真看过了吗?上面明确说明了此次拍摄会有一定危险。”

    听到这话,有些人一脸茫然,有的人若有所思,也有的一脸了然于心的样子。

    显然不是每个人都仔细看了合同,当时签约觉得进剧组就能扬名了,就能获得不少好处了,哪知,《创世纪》带来的名与利不是那么好收获的。

    有个年轻人哆嗦着问:“那……我要不要先写个遗书啥的?”

    “你们这些年轻人哪!还遗书……”一名老演员笑着摇了摇头,“我早就写了。”

    一众年轻演员:“……”

    好在这场小意外并没有持续多久,便平息,后面也没再发生类似情况。

    当众人终于到达崴星航空港的停机场,双脚踏上陆地的时候,心中涌起的不是即将开拍《创世纪》的激动难耐,不是对新环境新拍摄场地的好奇,而是长舒一口气——

    终于活着降落了!

    到达目的地,剧组众人的心情也很快变得轻松,叽叽喳喳聊起来。

    “刚听说了,飞船行驶时拆了个炸弹,说不定就是颠得厉害的那期间发生的,吓死老子了!”

    “刚开船时还有个sb说不吉利的话,我这心脏一直悬到现在才踏实!”

    “历史任务果然不是能轻易完成的。”

    “第一次发现拍戏这么危险,还好有军队护送,不然真的小命不保。”

    “进这剧组,值了!多少人拍了一辈子戏也没能享受到一把这待遇。”

    “真不容易啊,感觉自己浑身发着圣光……我先拍个照!”

    剧组在航空港这边也没有停留多久,安排的数艘飞行器会将剧组人员分批送往拍摄基地。

    《创世纪》剧组的拍摄基地与崴星影视城不在同一个地方,第一批到达拍摄基地的人,进入住宿区,拿着自己分到的门牌号先找房间。

    根据角色重要性分配房间,住宿区从单人套间到十人合住的房间都有,日常生活用具统一配备。

    “多少年没住过这种集体宿舍了!”有人看着宿舍楼感叹。

    音效团队中,作为第一批到达住宅区的天才小提琴家费·哈莫尼克,在分到的房间里放置好东西后,就忍不住走到住宅区外的一个土坡上,一甩火红的过肩飘逸长发,举目望向远处飞扬的黄沙。

    新的环境总是特别容易刺激大脑细胞,令费·哈莫尼克情绪激昂,灵感爆棚,脑海里仿佛有无数音符躁动,不成曲,但不拉一把也无法平息骚动的内心!

    激动的费·哈莫尼克朝旁边抬手:“拿琴来!”

    喊完突然记起,这次没能带助理,没人帮他拿琴,便快速跑进宿舍楼拿了琴,再次爬上土坡。

    缓缓闭了闭眼,费·哈莫尼克看向远处的沉云与黄沙,酝酿情绪:此时此刻,我仿佛深海之中一条孤独的鲸鱼,周围是一片……

    “狗屎!”

    费·哈莫尼克低骂一声,抬脚就想撤,可惜有人比他更快。

    “费费!”

    萨罗撒脚丫子飞奔过来,还兴奋地招手。

    费·哈莫尼克:“……”

    我们很熟吗?!

    “费费”这昵称明明听粉丝们喊的时候还觉得亲切,现在突然听着恶心!

    看着飞快跑到面前的萨罗,费·哈莫尼克拿着小提琴的手颤抖,脑子衡量对着萨罗抡下去会是个什么结果。

    算了,还是忍吧!

    惹不起,也舍不得琴。

    萨罗一点不知道费·哈莫尼克的纠结,想着一路上被经纪人提醒要友善、要亲和、不能闹大少爷脾气,萨罗立马摆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我一直有个疑惑不知当讲不当讲?”

    知道萨罗尿性的费·哈莫尼克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听萨罗已经问出来——

    “你是怎么保证每次癫狂拉琴而不锯到头发的?”

    费·哈莫尼克:“……”

    你TM怎么不原地爆炸!

    没理会萨罗,费·哈莫尼克一脸冷漠,一声不吭,转身就离开土坡,心中暗道:晦气!

    刚下土坡,费·哈莫尼克就看到正从住宅区往外走的那个艳丽的身影。

    此处气候不佳,风沙漫天,芭芭拉穿着公主裙,一手打伞,一手牵裙,旁边是拎着包还负责开道的助理。在周围的衬托下,芭芭拉就像枯燥沙漠中突然盛放的一朵玫瑰花。

    费·哈莫尼克一副踩到屎的表情。

    都到这地方了,不装逼会死啊?!

    真晦气!

    今天就不该出门!

    在费·哈莫尼克的黑名单里,萨罗排第一,芭芭拉就是紧排第二的人,可惜,一个两个的他都惹不起!

    臭着一张脸往住宅区内走,抬头就看到了拖着行李箱的方召。

    费·哈莫尼克立马拉长个脸。

    晦气三连击!

    现在他最不想见的就是方召!

    就因为方召,他粉丝都劝他尝试进军影视也演电视剧去。方召这个作曲的都能演戏,他们家费费怎么就不能进军影视圈了?

    费·哈莫尼克对此的回应是:呵!我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吗!

    其实,想还是想过的,但他心气儿高,要演就演主角!还得是大制作,不然配不上他的身份。

    费·哈莫尼克还参加一些综艺节目,刷个脸,逗逗粉丝,宣传个人音乐会什么的。只是影视方面,一直没遇到适合他又能令他满意的角色,本来还想着要不要降低一下要求,出了方召这事,他就没法降低要求了,自尊心不允许。

    这让费·哈莫尼克有种被人压了一头的不爽,看到方召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冷哼一声,板着一张脸就离开了。

    方召挑了挑眉。本来他还想着与这位天才小提琴家交流交流,现在看来,交流不了。

    由于角色原因,方召在这里分到一个单人套间,现在这片区域有网络覆盖,看了看网上的新闻,剧组其他人又开始晒照。

    方召先给亲友们报了个平安,然后联系严彪和左俞那边。那两人之后也会过来,到影视城那边,而且给卷毛办的手续差不多齐了,到时候那两人一起将卷毛也带过来。

    因为卷毛的特殊性,方召觉得,还是放在近处好。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