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306章 有问题找方召
    在武天豪和萨罗心里,都视对方为自己耍帅路上最大的一颗绊脚石。

    他们这种出身,总是免不了被拿出来比,他们自己也会去比较。

    成就方面,武天豪自认为不输给萨罗,但萨罗有个比他强的地方——萨罗背后有个偏心的雷洲洲长,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萨罗只要不做什么超越底线的事情,有人给他摆平。而武天豪就需要顾忌很多,虽然桐洲他们武家依旧是第一家族,但桐洲洲长太正直,对他们这些后辈也依旧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萨罗仗着自己有靠山,蹦踏得特别欢,还特别嘴贱,武天豪每次看萨罗那逍遥的样子,就相当不爽,现在萨罗还被总导演提溜出来刺激人,就更不爽了。

    而萨罗这边,看不惯武天豪的原因更简单,比他帅的、比他更能装的都拖入黑名单!

    事实上,萨罗跟方召走得近,原因有很多,方召帮过他,大家也有几次商业合作,方召也不会跟其他那些人一样对他看似热情实则鄙视,也不会说着说着就生气,当然,对萨罗而言,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方召颜值没他高!

    萨罗不止一次在心里想:嘿嘿,方召没我帅!

    当初被方召叫来崴星投资的时候,那是对影视城的好奇和期待为主,大家都是合作伙伴,再加上也没几个能说话的人,武天豪那边的武馆也挺有意思,萨罗没事就过去武天豪那边串串门。

    但现在不同了,尤其在进入同剧组之后,两人宛如入了另一个竞技场。

    什么都拿出来比,什么都爱争一争。就比如现在,谁买单的问题,在其他人看来根本就不值一提的小事,这两人就憋着一口气争一争,似乎谁握住了买单权就能力压对方一筹。

    幼稚!

    只是在场人的心声。

    眼看着这两人依旧没争出个结果,一直站在旁边的方召,找店员要了一张纸和一支笔。

    那店员好奇,站在旁边看着,也不知道方召怎么折的,几个眨眼的时间,一张纸就折成个小方块,然后用笔在六个面上画上不同数量的点。

    “用这个决定吧。”方召道。

    正跟斗鸡似的两人听到这话看过来。

    一瞧方召手里的东西,武天豪对方召投去意味深长的笑容:“没想到是同道中人。”

    方召笑了笑也没解释,而是道:“这顿饭谁请,还是由你们自己决定,谁掷单数谁买单,如何?”

    武天豪嘴角扬了扬,又压下去,看向萨罗:“我是没意见的。”

    “我也没有。”萨罗道。

    方召将那个纸骰子递过去。

    武天豪下巴朝萨罗扬了扬,“让你先。”

    萨罗正准备去接纸骰子的手立马缩回,“我还需要你让?你先!”

    这次武天豪没拒绝了,从方召手里接过那个纸骰子,掂了掂,手指转动两下,然后面上露出自信的笑,看似随意地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扔。

    掷骰子在桌子上滚了几圈,最后一点的那面朝上停住。

    “行了,这顿我请。”武天豪面上的笑容更大。

    “得意什么,我还没掷呢!”

    萨罗学着武天豪将那纸骰子在手里掂了掂——没掂出个什么感想来,往桌上一扔,纸骰子从桌子一边滚到另一边,然后掉在地上又滚了几圈才停住。

    武天豪往地上一看,哈哈大笑:“2点,这下你认了吧?莫非你还想耍赖?”

    正准备提出重掷的萨罗改口道:“我是那种人吗!”

    方召也说道:“这次就由武天豪请,等下次吃饭萨罗再买单。”

    众人心道:还有下次?

    不过萨罗心中觉得好受不少,下次就下次吧,好歹我还掷了个2呢,比武天豪大。这倒是让他心情好点。

    排队终于轮到他们,都是一群年轻人,出来吃顿好的当然要吃肉,点的全都是带肉的,还选了个烤盘。

    美好的食物总是能改变人的心情,刚才还剑拔弩张的两人,现在又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吹嘘了。

    两杯酒下去,跟着武天豪过来的其他几个演员,也都放开不少。谈起《灭世纪》里面的剧情,又开始说谁谁第几季领盒饭。

    “那个时代是真苦,我们只是演戏,可能体会到的情感远不如角色本人的十分之一。”

    “我要是真生在灭世纪,怎么活啊。”

    萨罗正跟武天豪吹牛呢,听到这话,说道:“记得有句古话,‘一人命短,二人命长。’按这话来理解,人一多活命的机会就大,真要是生在那时候,我肯定找更多的人聚一起。”说着又转头看向武天豪,“这话还是你跟我说的呢。”

    武天豪茫然了一下,“等等,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这话?”

    “怎么就不是你说的?以前在你那个新开的武馆,你跟我讲的一部小说,飞天遁地什么的,提到过好些词,刚那句话就是你跟我说的,我记得清清楚楚!你这脑子不行啊,记忆力都退化严重。”萨罗指了指自己脑袋,又抬手对着武天豪点了点。

    “放P!我发誓从没说过这话!”武天豪拍桌怒道。

    武天豪旁边一个演员忍了忍,实在没忍住,小声道:“那个……他说的是‘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吧?古文课好像学过。”

    室内突然安静,齐齐看向萨罗。

    萨罗摸了摸下巴,一点愧色都没有,“好像是。嗨,都一个意思!”

    众人看萨罗的眼神仿佛在看一朵风沙之中屹立不倒的蘑菇。

    奇葩啊!

    武天豪:“猪脑子!”

    “哈哈,你也自己知道自己猪脑子,赶紧吃点东西补补。”萨罗道。

    武天豪放在桌面上的手就往桌边移,握着桌板……

    掀桌!!

    没掀动。

    准备掀萨罗一脸的武天豪,双手又使了使力,还是没掀动!

    奇怪了!刚才他看桌子明明不是固定的!

    武天豪视线往周围扫了一圈,然后停留在方召压在桌面的那只手上,眼睛眯了眯。

    方召见武天豪看过来,对他平和地笑了笑,另一只手从旁边接过服务员递来的餐盘,收回压桌面上的手,将烤好的肉,顺时针方向挨个给桌上的人分。

    夹给武天豪的是里面最大的一块。

    武天豪看看方召,看看萨罗,又用余光观察了下周围,突然就泄气了。

    他跟萨罗这种傻X计较什么?

    武天豪在心中道:风度!气度!周围还有人看着呢,旁边那桌不仅有演艺圈老前辈,还有个他挺喜欢的女演员在,不能给人坏印象!真掀了这桌,他还有个屁风度。

    差点就被萨罗气傻了。

    不过对方召这人,武天豪心里也蛮复杂。他们武家人很佩服这些有能力的,尤其是特别能打的人。而且现在看,方召也不是要跟他作对。

    行吧,今儿不挑事!

    然后,武天豪继续跟萨罗吹牛。

    方召在旁边看着直乐。这俩小家伙精神状态真好。

    他刚才就注意到了,跟着武天豪过来的那些演员,虽然掩饰得很好,但其实透着一股阴沉抑郁的气息,这是陷入《创世纪》之中太深,没完全走出来,就算放假了,情绪上依旧被影响着。但刚才武天豪和萨罗两人争吵的时候,这帮人的注意力都被拉过去了,脑子里原本想的东西也跟着被带歪。

    一顿饭吃完,武天豪结账之后就带人离开,不过离开前还对方召递过去一个“你懂”的眼神。

    “方召,有空了一起玩一把?”

    “玩什么?”萨罗问。

    “关你屁事!”

    武天豪头也不回带人走了。

    萨罗还打算问方召,突然接到经纪人的电话,说有个代言,于是也顾不上问方召刚才的问题,先往宿舍那边回去。

    方召也回宿舍,不过不同于萨罗坐车,他选择跑步回去。

    那边,萨罗回宿舍区的时候,入眼的没见多少人,这几天放假,演员们要么宅家里休息,要么去美食城了。

    萨罗正打算上楼,被人叫住。

    “抱歉,打扰一下,耽误两分钟时间。”

    萨罗看过去。呵,这人长得还挺帅,也就比他丑一点……先拉入黑名单!

    “你谁啊?”萨罗问。

    对方噎了下。大概没想到萨罗会认不出他,他现在在延洲人气很高,全球范围也有很多粉丝,就算对不上名字,也该觉得眼熟吧?但萨罗明显是一副看陌生人的样子。

    “我叫司禄,是……延洲组的演员。”司禄本来准备自我介绍一下,看萨罗那一脸的不耐烦,还是简单点。

    “哦,延洲的啊,有事就说。”听到不是雷洲演员,萨罗那拒绝的态度稍稍放缓一点。

    “我演戏遇到点麻烦,就是想请教一下,你提升演技的那种方法,是不是特别好用?”司禄问道。

    萨罗的成功,不管圈内的老前辈们认不认可这种方式,但雷洲篇第三季的播出,成功消掉了外界那些质疑的声音,可见拍出来的效果确实很好。

    司禄现在遇到了些困难,眼看着第五季他那个角色最关键的时候就要来了,硬是没找到状态。刚去找人请教,也没什么实质收获,没想到回来竟然看到萨罗,抱着一点希望,过来问问。

    萨罗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对方:“当然好用!不过你未必能用得了。再说了,有问题你去找方召啊,他还是你们延洲人呢,找他多方便。你们延洲的演员真奇怪,不懂就问,这不是常识?有那么个人在,你们不问,跑来找外洲人!”

    其实萨罗单纯就是嫌麻烦,他还赶着回去,他还想着经纪人说的代言!除此之外,萨罗也坚定认为他那种方法别人用不了,这是总导演说的,不是他自己吹的。

    见对方还愣愣站在那里,萨罗甩了甩手,“行了,你去找方召吧,他既是演员又是顾问团成员,还跟你是一个剧组。”

    说完萨罗就快步离开,离开时还忍不住感叹:“脑子有问题!”

    站在原地的司禄听到萨罗最后那话,脸皮抽了抽,但也更烦恼。他倒是想过去问方召,但他跟方召不是一个公司啊,他是霓光文化的,跟银翼是老对手,来之前他经纪人还跟他说了,离银翼的人远一点,否则被坑了都不知道。

    但现在这情况,他到底去不去找方召?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