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禄很纠结。

    方召连萨罗都能教出来,作为顾问团成员,对于延洲篇肯定也更熟悉,对角色理解上,比其他演员可能理解更深刻。但经济的人话他得听。

    司禄有个习惯,一烦恼的时候就喜欢去健身房发泄。

    宿舍区每栋楼都有健身楼层,只不过那里人很多。除此之外还建起来一个健身馆,司禄喜欢去那里。

    其实还有个地方,是专门提供给各篇章的主角和重要配角的,条件肯定也更好,私人空间更大。只是他进不去,还没那个资格。

    虽然今天剧组放假,但健身馆内的人还是很多的,有人会选择去美食城释放压力,也有人会选择健身馆,将刚拍摄的那一季里面积压的负面情绪发泄出来。

    司禄也是这里的常客,进来就看到各洲各分剧组的熟面孔。

    没跟人打招呼,也没谁会理他,大家虽然都在训练,但也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你去打招呼人家还不乐意,觉得你打扰他。所以,来这里的人,除非是一起的朋友,不然都不会贸然跟别人说话。

    刚开始的时候,还不这样,但一季一季拍下来,就形成了现在这种怪异氛围。

    有时候,你觉得礼貌的行为,站在别人的角度,就特别想问候你全家。

    所以,现在进健身馆,就算看到个演艺圈的前辈,不打招呼对方也不会觉得你不尊重前辈。

    司禄一边训练,一边继续想着要不要去找方召。

    这时候,从美食城跑步回来的方召也走进健身馆,虽然跑了一路,但没流汗,只是看上去身上多了些沙尘而已。

    方召在剧中饰演的重要角色,也能去那个“特权”健身馆,不过他将那边的锻炼名额暂时借给同公司的一个演员了,那演员最近需要一定量的训练,需要安静的训练环境,其他健身场区人太多,也就专门提供给主角和重要配角的“特权”健身馆好一点。

    方召对这些倒是没什么要求,便暂时将那边的门禁卡借给那个演员了。

    这边健身馆的人最近也常会看到方召,知道方召将那边的名额借给别人,心里对那位演员很羡慕。如果可以,他们当然也想要一个更安静更私密的训练环境。可惜这边演员太多,资源有限,谁让他们不是主演?

    司禄也看到方召了,训练停顿了下,犹豫过不过去,但没等他想好,方召就进了另一边的训练室。

    方召进的是放沙袋的地方,里面也有一些演员在训练,用立式沙袋的人比较多,方召直接走到吊式沙袋那边,放最大沙袋的地方。

    里面的人都见怪不怪了,也曾有人去试过打那个打沙袋,伤了拳头。所以,那个沙袋基本上只有方召使用,就算健身馆人很多的时候,那里也空着。

    来这里训练的各洲演员,对方召武力值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能打!

    打那么大那么硬的沙袋,这都不算能打,怎样才算?

    看着方召又开始虐那个打沙袋,边上一些人低声议论。

    “看,方召又打那个沙袋了,那沙袋得多可怜,隔三差五被打一顿。”

    “你看错了,那不是上次的沙袋,场馆又换了个新的,上次那个据说已经被打废了……不对,好像每次都换新的。”

    “真厉害!”

    “你要不要去跟方召练练?咱们洲的人跟方召没什么交集,不如你先过去试试?”

    被问的那人看了看那个新换的大沙袋,又看看方召,使劲摇头对同伴道:“不去!要是他控制不好力道,把我打废了怎么办?我这小身板还抗不了他一拳。”

    “他这么能打,当什么演员?去马洲竞技场打拳啊,那个打得好也比当演员挣钱吧。”

    旁边又有个人插话:“提醒一下,方召的本职其实是个作曲家,去年还开过个人职业生涯首场音乐会。他是我们延洲艺术类第一的齐安音乐学院毕业的。”

    另外两人沉默半晌,道:“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什么要来当演员?跟我们抢饭碗很好玩?”

    方召不知道别人在议论他,不是听不到,而是他每次过来的时候,也不会分出精力去注意别人的谈话,否则,只要他想听,就算里面打沙袋的声音比较混杂,也能听到的。

    进《创世纪》剧组到现在,其他演员有负面情绪,方召自己虽然比他们清醒,但也不是全无影响,他也会想到曾经的事情,不可能完全平静。

    其实方召更愿意用射击的方式去发泄,但这里没有符合他要求的射击场,剧组提供的枪,八成以上都不是真枪。道具都是仿灭世纪时期的,造出来之后,也不会制造多少子弹,安全着想。

    所以,方召每隔几天也会来这里打一打沙袋,这里最大的这个沙袋,其实是根据方召自己的要求特制的,他打还行,别人打的话,沙袋没事,拳头会废。

    打坏沙袋的费用也是方召自己出,钱没让剧组垫上。

    打完沙袋,方召出来的时候,被人叫住。

    “方召!”

    司禄终于做了决定,一直盯着那边,等见到方召,一激动,声音大了点。

    场内其他人齐齐看过去。

    意识到自己吵到其他人,司禄朝周围做了个抱歉的手势,然后深吸一口气,走到方召面前,张了张嘴,周围这么多人,还有不少延洲的熟人。

    他又不好意思问了,原本要出口的话在脑子里转了两圈,出口的却是:“练练?”

    其他人:“……”真的猛士!

    尤其是在方召身后打完沙袋出来的人,听到司禄这话,朝司禄比了个大拇指。勇气可嘉,但不明智。里面那个废掉的大沙袋从吊着变成了躺尸呢。

    就算不知道里面那个大沙袋悲惨命运的人,也听说过方召的能耐。连续四季演下来,方召那是唯一一个不用替身的!连武术指导老师和军区请过来的人都说了,方召如果去军队,跟特种队伍里面的精兵悍将也差不了多少。

    跟方召练练?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压力太大了?

    司禄说完也反应过来了,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这说的什么话!找虐么!

    一定是最近压力太大,脑子不太灵光。

    后悔的司禄心中祈祷方召一定要拒绝,然后,就听方召道:“好。那边去?”

    方召指的是不远处的一个场地,平时有些演员为了拍摄时候打戏部分配合得更好,也会去那边。

    方召刚看那里面的人出来,现在是空着的。

    司禄硬着头皮道:“好。”

    半小时后,方召和司禄前后脚出来。

    方召拿着外套和背包离开,回宿舍去了,看着一点事都没有,跟来时一样。

    而司禄,一脸的颓丧,动一动胳膊还龇牙咧嘴的,看着就疼。

    “被打了?”一个演员过来问他。

    “没。”司禄摇头。

    其他人不信,但也没继续追问,而是道:“脸没被打,没受严重的伤,拍戏不影响就行。”

    司禄看看其他人一脸同情之色,也懒得解释了。他现在正烦着呢。说的是练练,但其实方召让着他,真要打个比方的话,那就像是老师傅对待小徒弟。明明他年纪比方召还大十几岁!

    也没在健身馆多待,司禄拿着自己的东西回宿舍了。

    等坐下来,虽然有点精疲力尽的感觉,但脑子却难得轻松很多,打一架果然是最好的发泄方式。

    他这个宿舍不是方召那种单人套间,而是两人间,只是同宿舍那个演员在第四季末尾已经领盒饭,想继续留剧组的话,自付费安排的是其他宿舍,条件没这里好。

    现在就他一个人,也有一个安静的思考环境。

    司禄重新看了看经纪人上次通网的时候给他发的消息,除了询问拍戏情况和身体状况之外,也叮嘱他在剧组该怎么做,如何处事,也让他防着银翼的人。

    他不是那种智商情商高的,能混到今天,除了自身条件外,还有个非常有能力的经纪人,这次抢到个好角色,虽然到接下来的第五季就领盒饭了,但饰演的角色有特色,到时候,就算领盒饭了,人气也不会低。现在在延洲,他的人气就比以前高了很多。

    他其实也不是个做事爱犹豫的人,他能走到现在的高度,能获得那么多成功,还是靠的公司,靠的经纪人以及背后的团队给他出谋划策。他家里人也说了,听团队的安排,别自作主张,否则被人坑了,好不容易拼得的东西都会消失。

    但现在,他遇到困难。

    他第五季要领盒饭,也是这个角色最重要的时候,却总是找不到状态,演不出满意的效果。如果再这样下去,到拍的时候,重拍几次都没法过。

    司禄拿起那把道具刀,这是剧中角色使用的刀,他申请带回来,就是为了找感觉,脑子却总是被迷雾笼罩一般,琢磨不透。

    坐在宿舍想了想,司禄还是决定去找方召。从今天的事情看,方召其实并没有他经纪人说的那么可怕,方召是陪他练的,根本就没出手攻击。他胳膊拳头疼是因为方召的骨头肌肉都太硬了!

    那边,方召在回去之后,例行吃饭,补充体力消耗。

    想到今天碰到的名叫司禄的那个演员,方召也留意了。

    有人演着演着,自身散发的气质会漫过剧中的角色,但也有人演着演着,被剧中的角色渗透,甚至影响一生。

    若是其他的偏阳光的剧,那还好。但《创世纪》,就如心理医生所说的那样,是一片黑暗的森林,深入其中的人,太危险了,一个不小心整个人都可能会崩溃掉。戏份越重,接触角色越久,被渗透的时间也更长。

    如果只是两三个小时的影片或者小几十集的剧,也就算了,但《创世纪》太长,每篇预计是十季,一季三十集,演员们被渗透的时间更久。

    今天方召看司禄身上的气息,就被角色影响较深,但也不算严重。

    当然,他也看出来了,对方似乎还有别的话要说,只是一直没说出来。

    刚吃完饭,门铃响了。

    开门,司禄一脸歉意地道:“打扰,我这边遇到点问题,你方不方便听听,给点建议?萨罗说延洲剧组这边有问题找你最好。”

    反正司禄是不想再去找萨罗了,萨罗说话太气人。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