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308章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方召听这话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往司禄手中扫了眼,“没带刀。”

    “……没。”司禄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找人帮忙还带刀,会被误会火拼的吧?

    不过,听方召提到刀,司禄对方召又多了一层信心。他饰演的那个角色,就是刀不离手的人。

    “进来吧。”方召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

    司禄客气地接过来,“谢谢。”

    但是没敢喝。

    他经纪人多次跟他说过,不要轻易喝别人递过来的水,就算是同公司的也要防一手,大家是竞争关系,谁知道对方会不会为了竞争某个角色或者达到其他目的,而在里面加点东西?

    进剧组之前经纪人也叮嘱过他,防备其他演员,尤其是对手公司,比如银翼的人,就算对方看着非常热情友好,也要保持谨慎。不说严重的,就算只是拉一天肚子,也够你难受。工作压力,心理压力,天气不好的时候更是浑身难受,再来个拉肚子,半条命也就去了。

    现在,方召递过来的这杯水,他喝不喝?

    “你想更了解‘祁观’这个人?”方召问。

    祁观,就是剧中司禄饰演的那个人。

    “对!”司禄的注意力从水杯移开,认真道:“我查过很多资料,但形象依旧不够清晰,剧本里面对‘祁观’这个人的介绍也不够详细,演的时候,前面几季还好,但第五季是最关键的时候,我想演好这个角色,希望能更好地将这个角色、将那个人,呈现出来。听说你也是延洲这边顾问团成员,应该对那段历史更了解,也许知道的比我更多,所以我过来问问。”

    “祁观哪……他那个人,很特别,不适合生在和平时期。灭世纪对别人来说是地狱,但对他而言,却更自在。他的思想其实更复古,喜欢用刀不喜欢枪,三观也与常人不一样,对他来说,强者是不需要帮助的,他只会帮助弱者。所以,他可以站在旁边冷漠看着一个强者甚至更多强者去死,但也能为了两个体弱的研究员而死无全尸……”

    祁观那个人,方召记得,曾经他也邀请过祁观加入自己的队伍,但被拒绝了。

    “咱们不是一路人。”

    这是祁观的回复,然后带着他那把修长的刀,头也不回地离开。

    他就像是古时候的游侠,做事情全凭本心,至于别人什么看法,他压根不理会。似乎什么都不在意,却又有自己的坚持,也固执。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也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方召重生后,看过创世纪时期留下来的一些资料,能将墓迁进洲烈士陵园的人,每一个都是经过多番审核的。

    祁观的行事作风,令人不喜,在创世纪时期迁墓的时候,也遭到一些人的反对,但最后还是迁入烈士陵园了。

    在后世看来,他的功远大于过,因为他救的人,就是后来研究出多种抗病毒药剂的医生,也是创世纪时期成立科学院总院时的第一批元老级成员。

    当年,祁观自己恐怕也没想到会救出一个如此伟大的科学家。

    祁观在烈士陵园的墓,没有骸骨,只有一把满是痕迹的刀。迁墓的时候,是那名医生亲手将那把刀放进墓中的。如今放在博物馆的是个复制品。

    司禄拍戏的道具刀,就是根据博物馆的那个复制品而再次复制出来的。

    此时,司禄坐在沙发上仔细听着方召分析“祁观”这个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喝水。

    再看看水杯,只剩下一半。

    司禄:“!!”

    他在过去的十分钟里面,竟然无意识地喝了半杯水!!

    会不会拉肚子?

    里面会不会下毒?

    不是司禄凡事喜欢往坏处想,而是他经纪人经常这么吓他。

    但司禄却没有时间去继续纠结,相比起这个,他更希望能从方召口中听说关于“祁观”这个人的事情,为此,就算中毒又何妨?

    方召口中的祁观,与司禄查到的一些资料上的有点差别,但却又让这个人更生活。历史资料中记载的祁观,司禄总觉得有点虚假,也不完全,就像是灵魂缺少了重要的一部分,不够深刻。

    可听着方召的这些话,之前司禄一直觉得被迷糊困住的思绪,似乎在渐渐清晰。方召说的这些,就是关键点,就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东西!

    说话间,方召走到放置音乐键盘的地方,这是他平时回来创作的时候用到的。提起祁观那个很久很久没见的人,方召又不自觉将手放在上面。

    一键琴音起,破雾轻飞去。

    “对祁观那个人而言,生,幻化成风;死,随风飘逸。没有什么不同。”

    不知是被方召的话影响,还是音符太具魔力,司禄的思绪完全沉浸下来。

    不问结果,不辞劳苦;

    一时,一日,一月,一季,一年,一轮,一生;

    直入本心。

    可能,那就是祁观的修行之路。

    司禄拿到剧本的时候,查资料的时候,曾以为看到的是荒野之上无人作伴的孤寂,但或许并不是那样。

    他以为面临死亡的时候,祁观应该同其他人那样会有更多的情绪表现,但或许也不是那样。

    司禄似乎能看见自己脑海中,那些低沉、压抑的情绪。

    阳光藏在世界背面,风吹过来只剩冰凉。

    他似乎又看到了荒野之上的孤独,但孤独的最终,心却不如来时那般烦躁。

    沉思,似乎有点不甘,有些落寞。

    再后来,那些情绪都没有了。

    他仿佛听到了风在夜空下歌着唱,仿佛看到一颗星星从天上降落到湖面,依旧发着光。

    周围的世界沉默如深海。

    闭眼,睁眼,微笑。

    没有不甘,没有落寞。

    生,幻化成风。

    死,随风飘逸。

    行者无疆!

    司禄手指握拢,却心下一空。

    “刀呢?”司禄喃喃道。

    “你放在自己屋里了。”方召停下敲击琴键。

    司禄转身离开,若是之前的他,还会客气礼貌地说一些话,但现在,他没有再多说一个字。

    方召看着关上的门,叹气。

    那些人,都已经过去五百多年,快六百年了!

    ——

    另一边,司禄从方召那里回来之后的几天,一直待在宿舍里,直到《创世纪》延洲篇第五季开拍。

    在剧组里,司禄失去了平日那种拘谨的礼貌,更洒脱,更肆无忌惮,却又克制在一个圈定的范围。刀不离手。

    剧组的人都察觉到了他这种变化,却没有多余的言语。都是同行,理解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

    导演欣喜,知道他这是找到状态了,却也担忧,忧心他拍完之后走不出去。

    等戏份完全拍完的那一天,导演看他还愣愣站在那里,过去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待会儿记得去戴医生那里一趟。”

    那把道具刀,导演也让人收走,既然戏份拍完了,刀具这类东西,还是收回来更保险。不过,对于司禄这种状态,他们导演组的人见得太多了,这种状态的绝对不是个别现象。越往后,陷入这种状态的演员更多,昨天他还听到心理医生团队的人跟罗曼导演建议增加心理医生数量。

    “唉,又一个陷进去出不来的。”剧组的一名工作人员看向傻了一般的司禄,对同伴说道。

    “去心理医生那里看看,等时间一久,就能从角色中脱离出来了。”

    剧组太忙,就算是同公司的演员,或者很好的朋友,也未必能腾出时间去照顾,所以剧组安排了负责这类情况的人,会将这类演员带去心理医生那边,确定第一时间将他们带过去接受治疗了,剧组也不希望演员的心理因为演这部剧而出问题。

    司禄就像机器人一样,听着工作人员的指令,换下戏服,洗干净身上的“血迹”,冲了个澡,换身清爽的衣服,然后去心理医生那里接受治疗。

    等从心理医生那里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

    司禄也不似之前那样呆愣,工作人员没离开,而是带着他去剧组大食堂,领了属于他的那份色香味俱全、摆盘精致、分量十足的盒饭。

    “回去好好吃一顿,休息几天,拍到现在也累了,明天睡到自然醒!”那工作人员将盒饭递给他。

    司禄接过盒饭,低声道:“谢谢。”转身离开。

    回到宿舍,将盒饭放在桌上,也没动,司禄就这样呆呆坐在桌前。

    明明盒饭菜色香味都无可挑剔,但就是无法下口,没有想吃的欲望。依旧觉得手中空荡荡的,也不想握餐具。盖上饭盒,继续发呆。

    方召拍完戏过来的时候,司禄的盒饭依旧没有动过。

    今天司禄拍的那场戏,方召也看了,拍得很好,但同样的,司禄的状态不太对劲,就算知道会被带去心理医生那里治疗,也不放心,便过来看看。

    “舍不得?”方召问。

    “嗯。”司禄低声道。

    不甘,不舍,焦虑,惆怅,就像骑士跑丢了马,僧人遗失了佛珠,但这种心情不是角色本身的,而是司禄自己。就算戏份完了,他依旧被角色影响。

    拍戏的时候,司禄觉得祁观就是世上另一个自己。而现在,到了不得不跟角色告别,跟世上另一个自己告别的时候。

    深吸一口气,司禄微微颤抖的手指,将盒饭重新打开,拿起餐具,仪式般认真地,一口一口地吃,眼泪却不受控制,大滴大滴地流,滴落进餐盒里。

    一粒不剩地吃完,饮品也一滴不剩喝完,随后抹了把脸,司禄对方召道:“你再稍微等等。”

    说完司禄快步进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面上已经看不出刚才哭成傻逼的样子。

    “拍个合照吧,我到时候发互动平台上,谢谢你对我的帮助。真的非常感谢!”

    方召没拒绝,拍了合照之后,也不留下来打扰司禄,现在的司禄需要私人时间和空间缓冲那种心理落差。

    等方召离开之后,司禄编辑图文,设定通网自动上传发布到互动平台。经纪人给的任务,每次通网必须发个消息,跟粉丝们打招呼。

    心理医生还让他隔三天就过去一次,等确定无碍,才能离开剧组。他现在只觉得累,身心俱疲,得好好睡几天。

    第二天,司禄是被通讯器高亢的提示音叫醒的。

    眼睛艰难睁开一条缝的司禄,茫然不知身在何方,只凭习惯机械般接通通讯。

    “喂…”

    “你想跳槽?!”通讯器那边传来经纪人暴风似的吼叫。

    司禄茫然地看了看时间,诧异地发现,今天竟然是通网日!

    时间过得这么快?!还以为得两天后呢,怎么这就到时间了!

    然而,那边经纪人见他没说话,以为他默认,怒气更甚,咆哮声更大。

    “你连盒饭都不拍,拍了个跟方召的合照,还‘谢谢’?想表达什么意思?要跳槽去银翼?出名了,胆肥了,想造反!?我说过多少次,离银翼的人远一点!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司禄意识回笼,突然记起来,哦,对,昨天确实忘了拍盒饭!!

    以前他经纪人好像还说了让他拍盒饭的时候角度找好一点,给他说过不少拍摄技巧。然而,他忘了!

    “找到靠山,找到新东家,就想将我们这些费尽心血把你推起来的功臣们一脚踹开?!老子带着团队前脚帮你写发展计划,后脚就看到你发的这东西,司禄,你TM有种!”

    “不是,你误会了!”司禄赶忙解释。

    他能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透明走到今天,他的经纪人和背后的团队确实劳苦功高。他是真没跳槽的想法,就是想告诉大家,他能用最好的状态将这个角色地演下来,得谢谢方召。编辑图文的时候因为情绪还有些压抑,只说了“谢谢”两个字。谁知道会惹出这种麻烦!

    等司禄解释前因后果,那边的人怒气才平息一些。

    “下次不要乱发这种容易引起误会的消息!你不知道就因为这张照片,现在延洲多少娱乐传媒疯传消息,说你要跳槽,说方召在计划挖咱们霓光文化的墙角!方召这人最善于忽悠了,以前他玩游戏,就帮银翼游戏部门挖过去几个电竞大神,现在演戏,肯定是又想着挖对手墙角!对了,上周那个转投银翼的演员,肯定也是被方召忽悠过去的!”

    “我觉得其实方召不是那种人……要不,我现在把那条删了?”司禄小心翼翼问。

    “删个屁!那更像是心虚!你再发一条,说详细点,将事情解释清楚……不,你编辑好了发给我,我觉得没问题再发……算了还是我帮你写,你继续睡你的觉,记得睡醒了就去心理医生那里!”

    通完话,司禄的经纪人对团队的人感叹:“我大概是经纪人里面最劳心劳力的一个了。”

    那边,方召也被消息轰炸,有银翼的询问,也有其他公司的试探。

    等看完网上各娱乐媒体的“证据”,方召才知道自己“又开始挖竞争公司墙角”了。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