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老干部?

    因为到了第六季、第七季,剧里的这些重量级角色,都开始变老了。

    人类的体质就是在那一百年里改变的,那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是突然就变了,在灭世纪出生的幼儿改变会明显一些,而其他人的身体则是在一天天中慢慢改变,但也无法跟新世纪的人比。

    同样一百岁,打一开始就经历灭世降临的那批人,看起来就比新世纪人要老很多。而第六季、第七季的剧情,讲的大致就是灭世纪60、70年代的时候,依照历史真实影像资料,那时候,很多重要人物看着都有些老了,越往后,这些人物也会渐渐变得更老。依照旧世纪的年龄来算,如果没有灭世纪的突然降临,这帮人大多数多会离职退休,是真正的“老干部”。

    听到这称呼,方召笑了笑,他那时候也曾想过,如果没有经历灭世纪,自己会以什么样的方式退休,会过怎样的悠闲的生活。

    然而真正的结局是战到死。

    吕傲天说完之后见方召并不生气,又继续道:“召哥,咱待会儿去音乐中心那边之后,你帮我签个名呗,一副谛听Z系耳机,还有几张照片,不多。我家里人都很喜欢你,爷爷奶奶也追剧的,他们说延洲篇里面,除了我之外,就最喜欢你了!”

    “好。”签个名而已,这点小事方召也没拒绝。

    这里的音乐中心,是数位全球知名设计大师联手设计的,建筑体不带新世纪都市的光亮华丽,光看外形,并不能看出什么科技感与时尚元素,相反,设计者们似乎以一种虔诚的方式,让它更接近这里本土的自然地形,与岩石、风沙、山丘、大地融合一起。

    外表看上去很“土”,带着强烈的本土气息,但走进去之后就能发现,高精尖科技无处不在,众多不同乐风的团队都集中在这里,数十个练习室,十来个音乐演出厅,在一楼却听不到任何乐器声音。

    进中心大门的时候,只能听到一些并不大的交谈声,那是一楼走道和休息区坐着的人所发出的声音,整体还是比较安静。

    “吕敖!”

    吕傲天他爸提着个书包,从一楼休息区那边快步过来,对吕傲天道:“下来!多大的人了,还当自己两岁呢?走路还要人扛着!跟你说多少次了!”

    将吕傲天从方召肩膀上提下来,又歉意地对方召道:“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你们从片场到这里一直这样过来的?”

    吕父看向吕傲天。

    吕傲天心虚地挪开。

    吕父两条眉毛上挑,张嘴就要开训。

    吕傲天抢在他爹开口前靠过去接对方手里的包,“爸,我让你帮我带的东西都带了没?”

    吕父没理他,还抬手臂拦了拦,将包提高,没让吕傲天碰。

    “这小破孩子就是爱给人找麻烦,方召,扛着头猪崽走这过来累了吧?走,去那边休息下,现在这个时段,还是午休时间,各会场的表演都没开始,”

    吕父不理会旁边吕傲天对“猪崽”这词的抗议,带着方召往休息区那边过去。

    “我是猪崽爸你就是大猪……我的包!爸你把包给我,召哥答应帮我签名,签完别耽误召哥的时间。”吕傲天抬起小短腿追过去。

    跟方召聊了几句,吕父看方召是真不介意,吕父也没再斥责吕傲天,毕竟这里是个公开场合,多少人看着呢,还是等回去之后再单独跟吕傲天谈谈,老这么坐人家方召肩膀上好意思?拍照就算了,走这么远的路还让人家方召扛着?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体重!这熊孩子又欠收拾!

    “方召你要是没急事,边吃边签。这里的茶点味道不错,这帮音乐艺术家们吃的东西比咱们演员那边大食堂的精致,论口味可能比不上美食城那边,但胜在有文艺感。这是投资商给他们的福利。不过,想在这里吃,只能刷这里的卡,受邀进入音乐团队里面的人才有音乐中心的餐卡。我刷的我老婆的卡。”

    吕父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有点得意,有点炫耀,但转念一想,哦,方召也是音乐团队的一员,有这里的卡。

    “召哥,喏,就在这上面签个名。”旁边吕傲天终于将包拿到手,里面的耳机拿出来,笔递给方召,“还有两张照片,咱们合照的照片,就在这里签个名,等通网的时候我去晒签名照,嘿嘿。”

    方召接过笔和耳机、照片,签名。

    “还有两张你的剧照,帮我爷爷奶奶要的。”吕傲天又递过去两张。

    签完两张又两张、再两张,还有两张……

    看着吕傲天两张两张地往外掏,方召笑道:“行了,剩下的都拿出来,我一起签。”小屁孩套路挺多。

    吕傲天将包里的照片卡片什么的都拿出来,这个给长辈那个送兄弟,还有旁边的邻居班上的同学……合起来有五十多张。

    “嘿嘿。”吕傲天自己也不好意思,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傻笑。他之前还骗方召说不多,但其实放在眼下这种情形来看,还是有点多的,余光瞥见他老爹脸都黑了。

    五十张签完,方召将签好的照片卡片和笔都递过去。

    “哎!谢谢召哥!你想吃什么随意点,我妈的卡,我也能刷!”

    吕父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椭圆形的软榻,对吕傲天道:“声音小点,不想吃就过去睡觉。”

    吕傲天见老爹面色不太好,也不敢犟,满脸不情愿地挪过去软榻那边,但又不想睡觉,闲不住,眼睛往四周扫过,就想着找点好玩的事情,正好看到一个牧洲演员带狗进来,眼睛一亮。

    牧洲有好几个演员在剧组都带着的狗,那些狗都是牧洲有名的警犬学院出来的,成年犬,听得懂很多指令。

    《创世纪》牧洲篇少不了狗的戏份,狗在牧洲这片土地上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历史资料中也留下浓重笔墨,烈士陵园还有不少它们的墓和雕像。

    为了拍戏,警犬学院在挑狗的时候,外星、智商、脾气等方面都考虑再三,才调过来一批。牧洲的演员们也早就跟它们熟悉过,到崴星之后走哪儿也带着,培养感情,拍戏时双方也能配合更好。音乐中心这边并没有明确规定不准带狗进入,牧洲的相关演员过来的时候也依旧随身带着狗。

    吕傲天对那些体型比他还要大许多的狗,又怕又好奇,每次都忍不住去撩拨。那些狗都是受过训练的,也套着绳,就算狗被撩拨得生气,也不会追着吕傲天咬,有人牵着。

    但也正因为如此,吕傲天的胆子越发大了,就算他爹跟他说过很多次不要去撩狗,他每次看到还是忍不住手欠。

    这次也一样,一看到牧洲的演员牵着狗进来,吕傲天那双腿又不受控制似的往那边挪过去了。

    吕父正在跟方召聊剧组的事情,也会跟方召讲一些有用的东西,比如剧组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暗语,圈外人听不懂,但圈内混过几年的人就知道,同样的词,在圈内另有所指。

    吕傲天在剧组折腾可以说年纪小不懂事,他这个当爹的总得帮兜着点,该承的人情都得记,后面要还的。能够在这圈子里混得开,吕父做事也有他自己的一套,虽然在影视圈也算个知名演员,在网上也是网友们口中的大牌明星,但《创世纪》这个剧组最不缺的就是大牌明星,他可不会仗着自己那点儿小背景和人脉,就在方召这个圈内新人面前摆前辈的架子。

    当然,跟方召说话的时候,吕父也分了一部分注意力在吕傲天身上,看到那熊孩子又去撩狗,脑门又开始飘火。

    牧洲那边的演员,以前吕父也跟他们不熟,但现在大家都有亲友在音乐中心这边,经常过来蹭吃蹭喝,时间一长也熟了点,平时碰面也说几句。

    于是,吕父在牧洲那演员看过来的时候,给对方使了个眼神,打了几个手势。

    吕傲天这小子,不吃点教训不长记性。

    什么都不知道的吕傲天,双眼正盯着乖乖蹲坐在那里的大狗身上,手里拿着喝果汁的长吸管。

    牧洲的狗体型普遍都很大,为了拍摄效果,让更多人看到牧洲狗的雄风,警犬学院挑的时候就挑了长得特别威风的。狗蹲坐在那里,比吕傲天还要高出两个头。

    在吕傲天往这边走的时候,这条大狗就注意到了,警惕地盯着,它也知道这小破孩子每次爱撩拨它,在吕傲天靠近的时候,喉咙里就发出不耐烦的低吼声。

    吕傲天隔着点距离,伸长手臂紧张地用吸管轻轻戳了戳大狗。

    大狗低吼着,猛地起身往吕傲天那边冲了两步,其实也就是牵绳的长度,一般它只是这样吓唬吓唬人而已,不会大力挣脱牵绳的束缚。

    吕傲天也被这样吓唬过几次,次数一多,他也就不那么害怕了,很有经验地往后退几步,正好在狗碰不到他的位置。

    然后。

    啪啦。

    一人一狗听着动静看过去,见到了掉地上的牵绳。

    吕傲天:“……”转身,跑!

    大狗看了看掉地上的牵绳,又抬头看看那名牧洲演员,见那演员打了个手势,立马朝吕傲天追过去。

    吕傲天快速回头看了眼,见大狗追上来,吓得尖叫着朝他爹那边跑过去。

    就吕傲天那小短腿,能跑多快?大狗看似追得紧,其实压根没用全力跑,周围的人见到这情形就知道是在逗小孩子玩。

    吕父起身往那边过去,张开双手准备将跑过来的儿子捞起,心想:这次长记性了吧?

    哪知,吕傲天脚步一转,绕过吕父,往方召那边过去,熟练地爬到方召肩膀上。

    吕父:“……”

    大狗也在离方召约五步远的地方停下,动了动鼻子,疑惑地看向方召,又靠近一步嗅了嗅,警惕又好奇,随即疑惑地扭头望向朝这边走过来的那名牧洲演员,哼哼两声。

    面色黑下来的吕父,过去将吕傲天从方召肩膀上拎过来,一巴掌拍他屁股上,“看你以后还撩不撩狗!”

    走过来的那名牧洲演员将狗绳拾起,笑着对吕傲天道:“小朋友以后不要再这样了,要是狗没牵牢,你会被咬的。”

    “听到没有!”吕父低声教训。

    那名牧洲演员见牵着的狗不时在空中嗅着什么,边嗅还朝方召那边又走近一步。

    “这狗训得很好。”方召说道。

    听到夸赞自己洲的狗,那牧洲演员也高兴,“那当然,我们牧洲的狗都聪明,更何况它还是警犬学院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你要是想养狗……”

    话说到一半,那牧洲演员又顿住。他最早知道方召的时候,不是因为方召的音乐创作者身份,也不是因为方召的演员身份,而是方召那条曾在牧洲搅风搅雨的狗。

    于是那牧洲演员话头一转:“你那条卷毛也挺好,怎么没带过来?”

    方召回道:“它还有任务。”

    那牧洲演员面上露出了然之色,他猜测方召肯定让卷毛去拍广告或者影视剧之类的捞钱了,毕竟那条狗身价在全球都是排前面的,外洲人都喜欢做这种事。但同时心底又有些不屑,他们最看不惯外洲人将狗当成捞钱的工具。

    不管心里怎么想,牧洲的那名演员面上没表现出来,还是笑呵呵的,又跟方召和吕父说两句之后,就牵着狗离开。只是离开时,那条大狗还疑惑地回头看了方召两眼,鼻子又在空中嗅嗅,发出哼哼的低声。

    如果是它的专属训导员在这里,肯定能知道它要表达的意思——方召身上有它同类的气味!

    方召每隔几天都会去基地那边看看卷毛,就算每天换洗衣物,只要方召不是特意去除味,多少都会留下些许卷毛的气味。

    但牧洲的那演员不懂,只以为大狗还在生吕傲天的气。而他以为被方召留在母星赚钱的卷毛,其实正在崴星基地加班。

    方召也没继续留在这里,跟吕父说了声,便往音乐厅那边过去。时间差不多了,他先过去看看各个音乐厅的演出表,选择下午听哪个场的演出。

    等方召离开之后,吕父又带着吕傲天给一楼前厅附近坐着的人道歉,一人请了一杯茶,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但礼在那里。刚才他们这边有些闹腾,有人皱眉了,他不能当什么都没发生,也借此告诉吕傲天在这里不要大声喧闹,撩狗之类的以后别想。

    走了一圈,吕父就打算带吕傲天去看演出。

    “磨蹭什么呢,快点儿。”见吕傲天慢腾腾走着,吕父催道。

    “腿软。”吕傲天被狗吓到,现在腿还有些无力,刚才被老爹带着道歉,忍着没吭声,现在就不再忍了。

    “就你破事多,看你以后还撩不撩狗!”吕父过去将吕傲天抱起。他没法学方召,单肩扛不住自家胖小子,只能让吕傲天骑脖子。

    “你遇事怎么往方召那儿跑?”吕父还在意这事。

    “我觉得召哥那里更有安全感。”吕傲天道。

    “屁的安全感……你要知道谁才是你爸爸!”

    “我当然知道。”吕傲天语气认真,“你放心,我肯定会给你养老!”

    “……我谢谢你大爷!老子还年轻。”正值壮年的吕父压根不想提养老的事情,他决定今天回去要收拾下这熊孩子。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