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314章 那是我老婆
    方召并没有同吕父他们走同一边,吕父他们去的场,是偏舒缓清新乐风的演出厅,而方召走的这边,乐风与那边不同。

    剧组的演员们过来,也会根据自身的需求,选择不同风格类型的音乐,想放松的去舒缓音乐的场,想找灵感找状态的,就去另外的场。

    音乐中心,大部分都是音乐圈的人,而在这个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地方,圈子的规则就变得明显。

    一些往日在网上很有名气的年轻歌手,在这里却相当安分。

    与打压排挤无关。

    脱离了网络舆论,隔离粉丝,在这个圈子里,真正站在哪个级别、拥有多大艺术成就,身处怎样的高度,显而易见。

    很多对外界来说陌生的面孔,其实在这个圈子里有着相当高的地位,而一些曾在外面呼风唤雨的人,回来本圈,还是得装鹌鹑。

    今天下午有五个音乐厅安排了演出,说是演出,其实就是个人或者团队之间的交流罢了,方召看了下,挑选其中一个场。

    刚进厅,方召就听不远处有人喊:“方召?来,这边坐,这里有位。”

    出声的人叫乔庭正,祖籍延洲,老戏骨了,只是没签任何一个经纪公司,而是自己成立工作室,在全球发展。而乔庭正这人也因为扮演的角色大多都是反派,被人戏称为反派专业户。

    乔庭正长着一张反派脸,不是丑,真论颜值也不算低,但看着不那么正派,以他的演技,演正派人物当然可以,但相较之下,他演的阴险狡诈、邪气凛然的反派更深入人心。

    用网友的话来说,乔庭正这人就适合演与他名字相反的人,那些角色……总的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人,导演们就爱找他演这类角色。

    因为经常演反派,粉丝的支持比不上其他人,但辨识度还是相当高的,放全球范围,就算不知道乔庭正的名字,也记得住他那张脸以及那身就适合当反派的气质。

    乔庭正自己也挺无奈的,长成这样怪我咯?

    这次在《创世纪延洲篇》里面演宗骞。

    看过历史书的人都知道,宗骞这人手段强硬血腥、冰冷无情,是延洲历史上的一大反面人物。

    灭世纪,除了与天斗,还要与人斗。

    延洲篇第六季的重点就是与人斗,也是一个转折点。

    延洲篇第六季,“方召”踩着一方霸主宗骞,成为这片土地上真正的核心人物之一。

    因为角色的反渗透,演员乔庭正看着也比以往更冷厉一些,尤其是板着一张脸,凉飕飕的视线扫过去的时候,让人有种被森蚺盯着的战栗感。小孩子们特别怕他,就连吕傲天那爱折腾的小孩,每次都离乔庭正远远的。

    戏里,乌延对宗骞有心理阴影。真实历史中,幼年时的乌延曾差点死于宗骞手下,也亲眼看过宗骞屠杀人的场面。

    戏外,饰演乌延的吕傲天和乌匀,面对乔庭正的时候都会不自在,毕竟年纪小,还年轻,在那股冰冷的似乎不带一丝情感的视线下,无法保持自然。乌延的三位扮演者,也就贺李巳能对抗。

    当然,造成这种效果,也是因为乔庭正这人演技确实没得说。

    乔庭正笑着跟方召打招呼,拍到第六季未的时候他就领盒饭了,现在剧组都在拍第七季,他也不用一直沉浸在角色之中,只是看上去也没有完全脱离角色,看人时的视线还是带着低温。

    以至于,周围的人看到乔庭正笑的时候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总觉得,这人笑得这么可怕呢。

    乔庭正倒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戏里方召踩着他上位,但戏外,乔庭正也没甩脸色,反而还挺热情地招呼方召一起看演出。

    其实过来音乐中心的演员不少,《创世纪》越往后拍,领盒饭的人越多,闲下来又不愿意离开剧组的人就更多了,没事就爱过来听听演出,与各洲的演员交流下感情,拓展人脉。

    与乔庭正交流的人不少,但极少有人愿意看演出的时候坐在他旁边,所以,乔庭正两边都是空位。

    方召也没拒绝邀请,走过去在乔庭正旁边坐下。

    乔庭正对方召选择来看这个音乐厅看演出很高兴,“选这一场绝对不会让你失望,都是神级歌唱家,全球都排得上号的,可能现在在网上没那么有名气,但在音乐圈子里,都是这个。”乔庭正竖起拇指。

    “对了,我刚才听到剧组的一个人说,你带着吕傲天那小子一起过来的?”乔庭正问。

    “嗯,交给他爸了。”方召回道。

    乔庭正“嗤”了一声,“那小子,年纪不大点儿,鬼心眼特别多,也够狠,不然全球那么多人竞争,论家世、论奖杯,比他强的人多得去了,那么多孩子竞争幼年乌延这一角色,最后还是被他抢到了。其中还有个原因,就是因为他狠下来将自己减重,成了角色该有的样子,最后导演选了他,百人团选了他。”

    “不拼一些怎么出头?”方召道。

    见方召并不意外,乔庭正笑道:“看来我多虑了。”他还担心方召被吕傲天那小子天真的外表欺骗,没想到方召早就看透。

    过了会儿,乔庭正突然问:“听说延洲这边很多演员去找你讨论角色?我也听朋友说了,你还是延洲历史顾问团成员,对延洲历史有很深的研究。”

    “了解一些,但不算很深。”方召等着对方接下来的话。

    “那你觉得,宗骞是个怎样的人?”乔庭正问。

    宗骞,灭世纪崛起于微末,从平凡到璀璨,再到殒落,放在历史长河中,也仅仅是片刻的绽放,却曾带来无数震撼。

    他曾是那片地界人民的信仰,也曾有无数狂热的追随者,曾雄踞一方。在那个绝望的时代,是他将大陆那片角落的幸存者们带出地狱,却又固执地将人带入另一个深渊。

    那个时代的人,就没有心慈手软的,领导者更是各有手段,但也没有哪个像宗骞那样极端。

    “宗骞哪……”

    方召的视线没有焦距,又像是穿过虚无看向某个点,“他是个走错了路的救世主。”

    乔庭正闻言诧异地看向方召,又垂眼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哈哈大笑两声,眼中仿佛有火焰的亮光:“可不是!”

    人心本来就是偏的,屁股决定脑袋,立场决定思考方向,演哪个角色肯定更愿意站在角色本身的位置去思考。

    乔庭正亦是。

    入戏太深,对角色就有了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情感。虽然在延洲的历史书里,宗骞是个绝对的反派,人人喊骂。但真正融入历史中,被角色本身渗透,也好像经历了宗骞这个人一生走过的辉煌与失落。

    “救世主啊……”乔庭正低声叹息。

    他问过很多人对宗骞这位历史人物的看法,但要么就是直接打上反派标签,要么就是看在他这位演艺圈前辈的面子上违心地说几句废话。入不了烈士陵园,被后人批判,用现在人的眼光看,确实很失败。

    方召这个评价,是乔庭正第一次听到,也是最衬心的话。

    他没有想到,这样一句话,竟然是从方召口中说出来的,明明戏里两人所饰演的角色从始至终都处于对立。

    之后乔庭正没有再出声,演出也要开始,场内大家的说话声也渐渐消失。

    开场打头阵的就是全球有名的女歌唱家温莎,唱的是《创世纪延洲篇》第六季的片尾曲。第六季也快要播出,片尾曲刚决定下来,就是温莎开场唱的这首。

    史诗交响打底,又融合了流行乐风,想唱好并不容易,但温莎这位乐坛前辈,古典、流行、摇滚、美声、歌剧,什么都能够唱,而且唱得相当好。这首里面,就能听出温莎游刃有余的唱功。

    音乐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人们能从音乐中找到平静,亦能从音乐中获取力量。

    乐声带着些邪魅和悲伤,却又不失磅礴与广阔。

    并无硝烟,不见尸首,却似乎闻到血腥的风阵阵吹过。

    仿佛夜幕之下盛开的罪恶之花,艳丽灿烂,密密麻麻,轰轰烈烈,而后凋落。

    这首很符合第六季带着黑暗色彩的主基调,可方召听着,这首歌似乎更像是写给宗骞的。

    一曲唱闭,场内掌声四起。

    坐在方召旁边的乔庭正,格外激动,从座位上猛弹起来,什么深沉冷厉邪恶的反派气质,消失得一干二净,智商仿佛瞬间降到零,笑得像个傻子,两只手不怕疼似的使劲鼓掌,一脸的得意,扭头对方召大声道——

    “刚唱歌那个,温莎!女神级歌唱家!我老婆!”

    方召:“……”

    “知道吗,《创世纪延洲篇》第六季刚定下的片尾曲,她自己写的歌,厉害吧!”

    方召:“……”

    “我老婆特意为我演的角色创作的,也是给我的谢幕纪念!”乔庭正继续大力鼓掌。

    方召:“……”

    说着乔庭正想起什么,对方召道:“差点忘了,你又没老婆,哎,你不懂我的心情!”

    方召:“……”

    扎心了。

    乔庭正又道:“哦,对了,你在剧中演的那位,好像直到阵亡也是孑然一身。”

    方召:“……”

    狠扎心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