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召这次见到了乔庭正另一面。

    温莎今天下午的演出唱了三首,每次唱完的时候乔庭正就格外激动,轮到别人唱的时候,就又恢复冷静了。

    下午这场演出的几位歌唱家都是乐坛前辈,各有各的风格。除了这几位之外,方召还注意到了另外一个人,不是舞台演出的,而是坐在观众席第一排最边上,若不是每位歌唱家唱完都会朝那边微微躬身示意,其他人很难注意到他。

    莫琅,作曲、编曲大师,一百五十多岁的老前辈,在音乐圈内也被称为圣手莫琅,与薛景同时期的天才,甚至还获得了薛景至今没能得到的银河寰宇奖章,艺术成就和所作出的贡献都是许多人没法比的,真正闪耀在行业顶端的人物。

    同时,莫琅也是剧组音乐团队首席评审,话语权相当重。

    莫琅并不如薛景那般平易近人,看上去比较严肃,不苟言笑,他老人家眼中只有艺术,老先生看人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可能全是音符。

    下午演出结束的时候,场内的人陆续离开,莫老先生也没留下,走向出口时,大家也都自发让出一条路。老先生年纪大了,磕磕碰碰不好,而且,因为莫老先生的超然地位,经常来这里看演出的演员们也认出他,都带着敬意。

    整个剧组,过百岁的人本就不多,过一百五十岁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好在这位平日身体还算康健,吃住也都在音乐中心,什么都不用管,只安心创作就行了,这是他特有的福利。

    方召往出口那边走的时候,有其他洲的演员跟他打招呼。拍到第七季,几个篇章中的角色已经渐渐开始相互跨越。

    有时候其他洲的角色会出现在延洲篇,延洲篇的出现在别的洲,再往后还有各洲首脑齐聚的剧情。

    方召应着声,看到莫琅过来,同乔庭正也退到一边,让莫琅先走。

    “那是莫琅大师,你应该知道他。老先生时不时到各个音乐厅听演出,但很少露出笑,最近这段时间更是难见到老先生对谁笑脸了,我见他三次,三次都皱着眉,也不爱搭理人,不知道在想什么,只听人说过,老先生好像在憋个大招。”听了场演出,乔庭正活跃了些,话也变多了。

    乔庭正说的这些,方召知道,他听说过,莫老先生接了个重要任务,在创作一个时长超过十分钟的作品,也是《创世纪》这部剧的收尾曲。

    一曲十分多钟,想作出来不难,但想要创作出一个惊艳作品,难度不小,否则容易让人听到一半产生疲劳,显得冗长。也难怪剧组让莫琅这位音乐圣手接这个任务。

    看莫老先生那样子,大概是在琢磨那个作品。

    “短短十天时间里我在他老人家面前露过三次脸,但你信不信,我再站在他面前,他还是记不住我。”在莫老先生面前,乔庭正那张反派脸也不起作用了。

    方召点点头,“听说过,他老人家眼里没有人,只有音符。”

    两人低声说着,打算等莫琅过去了再走,没想,莫琅经过他们这里的时候突然停住。

    莫琅看向他们,视线从上扫到下,疑惑地问方召:“你谁?”

    “莫老您好,我叫方召,延洲音乐学院毕业,这次受邀进入剧组音乐团队。”方召回道。

    莫琅那两条眉毛往上扬了扬,“创作《百年灭世》四乐章的那个小家伙?”

    “小家伙”方召顿了顿,点头道:“是我。”

    “我记得你!昨天我还听了《百年灭世》,看过你的资料,只是之前没在这边见过你。”

    旁边的乔庭正诧异地看看莫琅,又看看方召。他知道方召在音乐圈混得比演艺圈好,只是没想到,竟然连一向不问世事也不记人的莫老先生,竟然也知道方召?没听说他老人见在追剧。

    乔庭正对延洲音乐圈并不了解,对莫老先生提到的《百年灭世》什么的也不清楚,隐约记得,好像以前听到过这名。

    莫琅也没继续问为什么方召很少来音乐中心,而是问:“《百年灭世》四乐章就很不错,很成熟的手法,这次有作品出来吗?”

    “有,准备投第九季里面的一集。”方召回道。

    莫琅皱眉。只一集?

    不过想到方召的年纪和资历,莫琅紧蹙的眉头又舒展开,“创作完成了直接投我这里。”

    说完莫琅视线扫到站在方召旁边的乔庭正,问:“你又是谁?”

    “莫老,我叫乔庭正,我妻子是温莎。”乔庭正恭敬说道。

    “嗯。”莫琅一脸严肃点了点头,抬脚离开。

    乔庭正心里淌泪。多不容易,被莫老记住还是因为他老婆,外加一个敷衍的“嗯”。

    莫琅没再跟谁说话,更没再给一个多余的眼神,抬脚离开,再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对此,大家都已经习惯。到了莫琅这个级别,其实也不会在意其他的了。

    只是,场内不少人看方召的眼神就很奇怪。

    “方召你跟莫老先生什么关系?”有人问。

    “没关系,我也是第一次跟他老人家说话。”方召回道。

    不过方召这话很多人都不信。

    骗鬼呢,没关系为什么莫琅让方召直接将作品投他那里?

    还有人暗地里决定将这事跟从事音乐艺术的亲友说一说,看能不能打听些消息。毕竟,想让莫琅记住一个人,太难了,没有足够的艺术成就,压根没法给莫琅留下深刻的印象。

    从音乐厅出来,方召就跟乔庭正分开,他去拜访几位前辈,而乔庭正则去找老婆。

    等方召从音乐中心出来,已经傍晚,在音乐中心的小食堂吃了晚饭,便回去继续未完成的作品。

    之后,拍戏之外的空余时间,方召大部分都用在创作上。

    其实方召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面,莫琅要他直接将作品投过去?按照正常程序,可能得经过一审二审,作品才会出现在莫琅桌面上。

    但听莫琅提到《百年灭世》四乐章,方召猜测,莫琅应该是看在这上面,才给他开了个方便门,或许是看好他的创作实力,也或许,是想从他的作品中寻找灵感。

    不过,那些都是次要的,莫琅不会因为关系好就迁就作品,更别说方召这个压根没关系的人,只让方召将作品直接投过去,从未说会选定方召的作品。方召现在要做的,就是创作。

    日子一天天过去,第五季播完,第六季播出。

    剧中,黑暗依旧没过去,反而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争斗而变得越发黑暗,阵亡名单越来越多。

    片尾曲时,观众们习惯性的去看滚动的字幕,看出现的阵亡名单以及墓号,看完又去注意片尾曲的演唱者和创作者。

    幽远的声线,震撼又充满美感的摇滚电音,配合得天衣无缝。史诗交响打底,强大的和声团队,以及游刃有余的唱功,有如天簌的美声咏叹拉动高潮部分,带来的是强烈的情绪渲染力。

    延洲某影视论坛。

    “这声音有点熟悉。”

    “不用看字幕,一听这声音我就知道是温莎!”

    “我要是有这声音,还上什么学!考什么试!做什么作业!”

    “现在的学生们可能不太了解温莎,我来给大家科普一下……”

    论坛讨论话题从第六季的剧情讨论,转到了饰演大反派宗骞的乔庭正,和歌唱艺术女神温莎之间的八卦。

    “刚去乔庭正的互动平台那边看了眼,果然,九张照片有八张是温莎,剩下一张是他们的合照。”

    “乔庭正?哈哈哈,那炫妻狂魔又开始炫了?第六季片尾曲是温莎唱的,他肯定又得炫一波。”

    “依照历史进程,第六季宗骞要被方召踩下去,从此告别历史舞台,而剧组那边乔庭正的戏份肯定早就拍完。那货最近很活跃啊,每次通网时间一连发好几条状态。”

    “啥?等等!宗骞是被方召踩下去的?这一季他要领盒饭?怎么可能!那么牛逼的人物!我还挺喜欢这个角色的。”某宗骞崇拜者说道。

    “楼上这位一看就不是我们延洲人。”

    “宗骞有那实力,如果再给宗骞五年时间,不,三年就够了,到时候再跟方召对上,谁踩谁还不一定呢。”宗骞崇拜者辩解。

    “所以老方提前将他踩下去了,没给他继续发展的机会!”这是铁杆“方召”粉丝。

    “客观点说,如果当年是宗骞将方召踩下去,他还真可能成为延洲大地的救世主,那时候的乌延还没能力跟他对抗。如果他胜了,整个延洲也应该可以拿下,只是,延洲不会再叫延洲,而叫骞洲,整个洲的风格都会变得不一样,更冷酷无情,更喜欢挑事,更多牺牲者。太强硬,血腥冷厉手段之下,幸存者要么成为奴隶,成为他手里冰冷无情的刀,要么,只能站起反抗。”

    “唉,历史就是复杂。”

    “刚乔庭正又发了一条状态,他竟然说宗骞是救世主呢!”

    正争得激烈的一群人立马跑去看。

    ——

    演员乔庭正:宗骞,一个走错了路的救世主[图]。

    ——

    配图是一张剧照。远处是宗骞的背影,而在宗骞背后,一边是各种怪物猛兽的尸体,另一边是数不清的人类尸体。

    看过《创世纪延洲篇》的人都知道,违背宗骞意志的人,在宗骞眼中,跟那些怪物猛兽是一类的,杀无赦。

    “还有这说法?”

    “宗骞那就是个极端冷酷的疯子啊。”

    “救世主?宗骞?差远了吧!”

    “其实不远,也就隔着一个方召的距离。”

    “所以问题又回来了,还是那个假设,如果没有方召,宗骞真就可能成为延洲霸主,不,应该说是骞洲霸主!”

    “依旧没可能,其他洲的那十位统治者,不会让宗骞这种危险人物存在。”

    “怎么就不可能了,奚洲的卢奚大将,不也是冷硬手段闻名?说不定还能与宗骞惺惺相惜,联手对抗其他人。”

    “哈哈哈!学好历史了再来讨论历史问题!你们去查查,那时候各洲领导者级别的人物里面,奚洲老大跟谁关系最好!”

    “咳,插个话,我奚洲人,历史专业的,我们研究灭世纪历史的人都知道,卢奚老大与延洲方召之间有秘密。”

    于是,论坛的风向一转,开始讨论奚洲老大与延洲老方之间不可言说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而另一边,乔庭正的互动平台下同样在进行一场争斗。

    不少人对乔庭正发的那句里面“救世主”这个词不满,觉得乔庭正这是与延洲人民为敌。

    “别是演反派演上瘾,开始反社会反人类了吧?”

    “我就知道,这人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宗骞要是救世主,那方召是什么?又将乌延摆在什么地位!”

    “大家都别说了,乔庭正早就不是延洲人。”

    “乔老师,说这话你问过方召了吗?!”

    ……

    远在崴星音乐厅的乔庭正接到经纪人的远程紧急通讯。

    “乔哥,看到网上的风向了?”经纪人问。

    “看到了,但那话没错啊,宗骞要不是路没走正,肯定有一番更大的作为,而且,延洲西部十多个市区以前就是宗骞打下来的,要是没宗骞,灭世纪前期的时候,延洲西部十多个市活下来的人得再减去至少六成!这些都有历史依据!既然说要正视历史,宗骞有过是肯定的,但功劳也不能不提啊。另外,这话就是方召说的!”

    “别激动!淡定,我没说你那话是错的,我只是说你发的时机不合适,而且刚好有你老对手们雇人带节奏阴你。事情好解决,你不用担心。我就想提醒你,你还没完全脱离角色,每次上网更新状态之前,多冷静冷静,你以前不是挺精的?那帮娱乐媒体都守着找事呢。”

    “行,这事我没考虑周全,我再发一条解释。”

    通完话,乔庭正准备给自己辩解,打字:“我问了,这话就是方召说的!”

    编辑完文字,点击发送……发送失败。

    再看看时间,正好两个小时上网时间到了,全区再次断网。

    乔庭正:“……”

    幸好,他已经跟他经纪人解释了,他经纪人肯定能摆平。乔庭正放下心,通讯器扔一边,陪老婆吃饭去了。

    事情也确实如乔庭正所想的,他经纪人意识到剧组那边断网,登陆乔庭正的账号,编辑了一段差不多的话发出去,告诉大家这话就是方召说的。又让人寻找一些历史依据,证明宗骞以前确实救过很多人,只是功劳都被更多的过错给盖过去了。

    战场无处不在,娱乐圈里面的是是非非太多,多少人没事就爱找事。干这一行的都已经习惯,而且,这事处理好了反而对乔庭正有利,只要摆出历史依据,再引导一下群众的思维,就行了,还能借此事让乔庭正给大家留个更深的印象,打个小反击战。

    乔庭正的经纪人摩拳擦掌,带着工作室的人给那些暗地里使阴招的人回击。

    然而很快,新问题又来了。

    “方召真说过这话?”有网友问。

    “我看你们说的这些,怎么越来越迷糊,你们说的到底是哪个方召?乔庭正说的又是哪个方召?这话到底是哪个方召说的?”

    “对啊,哪个方召?我刚也想问呢,是剧里的那位还是剧外的那个?”

    哪个方召?

    乔庭正的经纪人一脸茫然。

    我哪知道是哪个方召说的!

    崴星剧组那边全线断网,也没法问。

    哎玛,愁死我了!当个经纪人真不容易!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