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316章 这真是他自己写的?
    不管网上是如何争论,不管那帮不搞事不舒服的娱乐媒体人们又编了什么故事,方召根本无暇去关注。越往后拍,随着乌延戏份的增加,他的戏份越来越少了,也能腾出更多的时间去创作。

    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也发现,方召在片场的时间越发少了,时间一长,大家还挺怀念以前的日子。没有方召这个大胃王在面前,周围都是一帮食不下咽的人,吃饭跟吃药似的艰难,更没胃口了,以至于大家饭量都减了些。

    所以,一有机会,方召就被导演拉着留片场同大家一起吃盒饭。

    这天,方召又被延洲篇剧组的导演白导留下来跟大家一起吃盒饭。

    别人端着盒饭还没吃一半,方召那边已经解决完两份,拿起第三份了。

    等方召将第三份盒饭解决,白导在旁边笑呵呵又递过去一份,“还有很多,再吃点儿?”

    大食堂那边每次都会多送过来一些,吃不完的再送回去。

    其实白导也只是开个玩笑,谁知方召看着递过来的盒饭,点头道:“谢谢。”

    白导和其他演员瞪大眼睛,看方召将第四份盒饭接过去,大口大口解决掉。

    眼看着第四份盒饭见底,白导扫了眼边上的盒饭,再次拿起一个,递过去,“再来一盒?”

    方召犹豫了一下,“谢谢白导,不用了。”

    剧组众人:“……”你为什么还要犹豫一下?

    白导放下盒饭,眼中还带着好奇,“你这……你说你拍戏的任务减轻那么多,饭量怎么还增加了?”

    旁边另一位演员感叹:“还是年轻好啊,第二份还没吃完,第一份估计就已经消耗没了,这年纪,是容易饿。”

    其他人可不认为是这样。再怎么消耗快,再怎么容易饿,连吃四份盒饭,看这轻松的样子估计还能吃下第五盒!剧组那么多年轻演员,吃得多的也就两三盒,比如那边那几个武替,个个都能吃。以前也就算了,方召现在这轻松解决完四份盒饭,实在有点惊悚。

    想到什么,白导心一悬,关切地问方召:“你是不是压力大?”

    方召想了想,点头,“有点。”

    拍戏还好,作曲那边,稍微紧了些。直接投莫琅那里,是机遇,也是考验。别人依照正常流程,还有个一审二审的过程,他投莫老先生那里,依照莫老先生的性子,要么拍板留下,要么直接拒绝,根本就没有缓冲的余地。

    要说一点压力没有,那不可能,但也不像其他人那么患得患失。方召决定了,若是这个作品被莫琅拒了,他会在自己下次的个人作品演出里面,让它面世。现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这个作品完成就好。

    只不过,在其他人看来,方召的“有点”压力,就是压力极大的意思。

    白导发愁了。可这种事情在剧组太常见,没压力才怪异呢。拍了拍方召的肩膀,长长叹了一口气,“你也不容易。”

    一个年轻的演员,挑了这么重的担子,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好在方召将角色演绎得很好,网上称赞多过批评。眼瞅着离第九季开拍越来越近,方召的压力大,是肯定的。剧组里的演员都一样,越接近阵亡的那个点,越躁动不安。

    白导也知道方召经常去音乐厅那边,也没多想,只以为方召过去听表演调节情绪的。他们导演组的人每天忙着拍戏,根本没空去关注别的事情,自然也不知道方召拍戏之外的大多数时间都在创作上。

    夜晚。

    方召在宿舍,进行最后的修改收尾工作。安静的室内,笔尖在纸上发出唦唦的声音。

    写完最后一个音符的时候,无尽的疲惫就仿佛迫不及待地从骨头里渗出来。

    累。

    非常累。

    比连续高强度的拍戏都要累得多。

    方召出神地看着手里的纸质笔记本,好一会儿,才微微笑了笑:“就它了。”

    拿出来肯定会被质疑。按常理来说,一个二十多岁的人,不大可能创作出这样的作品,但动笔的时候,方召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关掉室内的空气循环系统,走到窗边打开窗户,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干燥冷冽的、弥散着无数灰尘的空气。

    尘埃的味道充斥鼻腔,涌进肺部。

    拍摄场区这种不管白天黑夜都糟糕的气候环境,本该让人感觉不适,方召此时却觉得无比舒坦。

    疲惫被吹散。

    轻松。仿佛又卸下了一个重担。

    吹了会儿富含沙尘的冷风,关上窗,方召回到桌边,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特殊的乐谱纸和特备的笔,将完成的曲谱写上去。

    乐谱纸、笔以及投稿专用的文件袋,都是音乐团队用来投稿的装备,寻常水火不伤。

    没有电子版,只有手稿。

    写完之后,将手稿装进文件袋,用文件袋自带的密封条封上。

    密封条就是一个密码锁,一旦封上,只有音乐中心那边拥有评审资格的人才能开启,而且开启的时间、开启人,都会有记录。

    次日,方召并没有拍摄任务。

    早上出去跑了圈,回来洗漱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文件袋放进背包里,提着包搭乘前往音乐中心的班车。

    班车上一些音乐人看到方召还挺诧异,平日里他们几乎没有在早上这个时间见到方召,以前方召都在前往片场的车上。

    也有人问方召莫琅的事情,方召在音乐厅被莫琅叫住说话,还让方召直接投稿过去的事情,已经在音乐团队内部传了个遍。很多人没深想,拥有这种特权的人虽然不多,但也有二十来个吧,方召这边并非独一份,所以,更多人只是将这当个娱乐事件去看,觉得莫琅大概是看好方召这个后辈,或者早就与方召认识。

    莫琅那边没人敢去问,方召这边……问几次也问不出什么,今天见方召竟然早上过来音乐中心,大家心中原本已经下去的好奇心,又起来了。

    有几个实在管不住好奇心的人,在到达音乐中心之后,自以为隐蔽地跟过去瞧了瞧,然后给其他相熟的人发消息直播——

    “方召这路线,像是去找莫老的!”

    “真去了!他朝那边过去了!”

    “他从包里拿出了文件袋,投稿用的文件袋,已经封条的那种!他真是来投稿的!”

    于是很快,音乐中心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方召今天去莫琅那里投稿的事情。

    “能在莫老先生那里留下印象,有直接投稿特权的人,应该都是很有才华的,真想看一看他投的那份手稿。”

    “方召的作品我听过,很有感染力,灭世纪元素的那几首,故事性很强。”

    “记起来了,方召嘛,那个职业生涯第一场音乐会,没散场就将所有作品版权全部高价售出的天才!记得好像才二十几岁?特别年轻的小伙子,我有段时间经常拿他这事去打击我那几个没志气的学生。”

    “现在的新人都这么强了?我这位前辈压力很大啊。”

    方召不知道这帮人在暗地里讨论什么,但知道有人跟着他,没什么恶意,只是好奇他是不是去莫老那里。他没觉得这事需要藏藏掖掖,就当不知道身后跟着人。

    莫琅这种年纪大的地位高的老艺术家,食宿都在音乐中心这里,住的地方也是他工作的地方。方召过去,没有直接见到莫琅的人,负责接待的是莫琅的助理之一。

    莫琅这些都是珍宝级艺术家,身边保镖、助理、医护人员等配备齐全,别人顶多准许带一名助理,莫琅这边直接带了四个!这就是莫琅这个级别能享受到的特权!

    接待方召的这名助理,是专负责投稿的。

    那助理接过方召递去的文件袋,检查了封条之后,面上带着客气的微笑,“你先回去,手稿我会交给莫老。”

    说着那助理指指旁边,“都有监控记录的,我不会将你的手稿泄露出去,也不会非法占有你的作品。”

    “谢谢。那我就不打扰了。”方召没继续留下,投稿之后就离开。

    不过没离开音乐中心,方召去看那些前辈们的录音现场。

    全球前五的大乐团都在这里,剧里面交响性质的乐曲,很多都是出自他们的手。

    不是说你创作出一个作品,就能立马去找他们录制。不可能。

    资源有限,达不到那个级别,没有得到足够的认可,连申请录制的资格都没有,也压根请不动他们。大乐团也是有傲气的。

    音乐中心这里,其实也形成了它的规则,竞争无处不在,凭实力说话。

    如果作曲家交上去的手稿一审不过,自觉点,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这帮乐团不会理你的。

    二审不过,积累经验,作曲者本人至少也有了说话的底气,怎么说也过了一关不是?申请比较好的录音棚和排练大厅之类的,也比那些一审未过的人机会大。

    等评审人员留下你手稿的时候,那腰杆子就能挺起来了,压根不用自己去申请,所有需要的资源自然会给你分配好。

    方召与其他抱着同样目的的人一样,安静地坐在安排给旁听者的座位上。

    高级的数字音频系统能给人现场感很好的印象,但那种效果,毕竟不是真正的“现场”。人耳才是真正“全息”的。

    即便是如今最高级的数字音频系统制作出来的现场感,可能骗过一般人,但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耳朵都很灵敏,依旧能分辨出来其中的差别,这也是为什么在科技已经发达的新世纪,依旧有不少人喜欢去音乐厅听演出的原因。有的人是为了装逼,有的人,是真因为喜欢这种现场感。

    在现场听,方召能听到那些录音师们人为去掉的余音,听到常人所无法感受到的、琴音不断衰减的微弱余响。

    方召在旁观录音的时候,另一边,莫琅终于从早上的工作中出来。他在思考创作的时候,最不喜被人打扰,不管那时候来的人是谁,都会被助理拒之门外。

    莫琅从工作间一出来,四名助理就忙活开了,端茶送水按摩的,配合熟练。

    “莫老,这是上午方召送过来的文件袋。”接待方召的那名助理说道。

    “谁?”莫琅问。

    “方召。”助理又说了一遍。

    莫琅一脸茫然。方召是谁?

    见莫琅这样,助理们已经习惯了,就算莫琅昨天才见的人、说的话,一忙起来什么都记不住,于是继续提醒,“方召,延洲人,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代表作《百年灭世》四乐章,他说是您让他直接投稿过来的。”

    不用说多,也不必提方召在剧中演了什么重要角色,莫老先生根本不管那些,也不会去记,只需要跟他老人家提对方的代表作就够了。

    果然,一提《百年灭世》,莫琅就对应到人了。

    “哦,是他啊。对,是我让他直接投稿的,那小家伙已经将手稿拿过来了?”

    莫琅之所以记得方召,是因为他为了手里的那个艰巨的任务,特意去听了一些关于灭世纪的优秀作品。

    让莫琅有印象的作品不多,其中就包括方召的《百年灭世》四乐章。为此,莫琅还特意去搜索过方召的个人信息以及他的其他作品。都是很优质的作品,只是,莫琅现在只找灭世纪元素的,听方召《百年灭世》的时候,他的大脑也最活跃。

    作为首席评审,莫琅回来将投稿信息翻了个遍,也没发现方召投稿,他还特意又去查了,恰好查信息的第二天在音乐厅见到方召,才会觉得方召有点眼熟,停住脚去问。

    现在听到方召终于投稿过来,莫琅将茶水放到一边,接过文件袋,拆封,拿出里面的手稿。

    像他们这个层次的人,不需要其他辅助装备,看乐谱手稿脑子里就能大致形成作品的主体了。

    还没看两行,莫琅眉头猛地一皱。另一只垂放在腿上的手稍稍抬起,摆动,像是指挥乐团似的,只是幅度小很多罢了。

    四名助理见莫琅眉头皱这么紧,还以为莫琅不喜方召交上来的作品,但再看看,又不像是不满意的样子。如果真不满意,莫琅直接扔下手稿不看了,现在这样,以他们跟在莫琅身边这么久的经验来看,莫琅应该看得相当投入。

    那这到底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四名助理放轻动作,避免弄出声音干扰到莫老先生。

    莫琅坐在那里,将手稿一页页地看完。

    又重头再看一遍。

    再一遍。

    ……

    这样重复五次之后,眉头不仅没舒展,反而越皱越紧。

    注意力从手稿中脱离,莫琅看看手稿上写的作曲者名字,不相信般:“是方召自己拿过来的?有没有谁同他一起过来?”

    “没有,只有他一人。”那名负责接待的助理回道。

    莫琅深吸一口气,像是问别人,又像是在问自己:“这真是他自己写的?”

    莫琅回想了一下,脑中方召的脸已经很模糊,但有一点他能肯定,方召的年纪真不大!

    就方召那个年纪,他写的出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