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317章 你想怎么死?
    莫琅不敢相信,但也不想往坏处去看人,方召以前创作的《百年灭世》还是很好的。

    “方召这个人,什么出身?有没有什么特殊经历?”莫琅问其中一名助理。

    那名助理平日里就负责帮莫琅整理各种信息。

    听到莫琅这么问,那助理立刻回道:“方召这个人,年纪不大,但特殊经历确实比别人多。”

    “哦?”莫琅这次真好奇了。

    他一般不会去关心艺术范围之外的事情,之前查方召也只查了作曲方面的,其他事情根本没在意过。但现在,方召这里,疑点太多。

    那助理之前就帮莫琅整理过方召的信息,所以现在回答起来也快,从方召毕业之后,凭《百年灭世》出道,到游戏中一鸣惊人,再到服役立功等,发生过的比较重要的事情,简要说给莫琅听,都是媒体报道过的。

    莫琅面色变来变去,惊奇、感叹,又不满,“他还去演戏了?!”

    “对,据查到的资料,他是《创世纪延洲篇》的历史顾问,也受到音乐团队邀请,后来还争夺到了‘方召’一角,戏份很重,现在还经常在片场拍戏。”

    “难怪他只投了这么一次稿!”莫琅不赞成作曲家们去演影视剧,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创作上不是更好?

    不过,方召这里,也情有可原。

    少演老,即便莫琅不是演员,没追剧,也知道这里面难度有多大!可偏偏方召赢了其他实力派老演员,争夺到了这个角色,到现在还没换人,就能知道演技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所以……”

    莫琅看向手中拿着的手稿,轻声低语。

    “这小子若是入戏太深,未必不能做出这样的作品……若真如此……真是令人惊叹的天赋!”

    听到方召的这些经历,莫琅倒是有些相信方召独立创作出这部作品了。

    想到什么,莫琅突然起身回到工作间,将剧本文档调出来,翻到方召这份手稿上标注的故事时间点。

    “延洲篇……第九季……啊,这里!为什么投的这里?”

    曲不烈,亦不哀,与其他人的风格不同,但却多了一种……

    莫琅嘴唇抖了好几下,突然激动地一拍桌:“对!就是这样!”

    外面站着的四名助理看得心肝乱颤,特别想说一句:您老悠着点!淡定,千万别太激动!

    毕竟年纪大了,又劳神,四位助理特别担心莫老先生的身体状况,这位一旦投入起来,什么都不管了,尤其是在退休以后,废寝忘食是常事,也曾为了创作将自己饿晕过去多次。如今在这里,四个助理也轮番守着,就怕一不留神,这位便不省人事了。

    莫琅还在里面,不知道低声自语些什么,四位助理听不清,但看着莫琅激动得手都在颤抖,苍老的脸上更是焕发醍醐灌顶般的荣光。

    跟在莫老先生身边这么久了,他们都不记得上次莫老这么激动是什么时候了,可现在,竟然因为方召投的一份乐谱手稿,而激动成这样。

    莫琅深吸一口气,对助理道:“通知方召,让他来我这里一趟!”

    说完莫琅翻了翻通讯录,给剧组总导演罗曼打过去电话。

    罗曼这两天焦头烂额,越往后拍,别说演员们压力大,他自己成天忙得跟陀螺似的,恨不得将一个人分成两个人用,黑眼圈也浓了很多,脾气更是比之前更暴躁,成天黑着个脸。

    此时,罗曼正训人呢。某大牌演员,昨天偷偷喝了点酒,今天临时又加了拍摄任务,精神状态跟不上,频频出错,正好被罗曼逮到。撞枪口上了。

    正发飙呢,罗曼就听到自己的随身电话响了,场区内部配备的电话,这提示音还是个不得不接的人来的电话。

    从兜里掏出电话一看,罗曼面上愤怒的表情微微收敛,走到一边的茶水间里接听,语气也变得恭敬:“莫老?什么?您问方召?”

    罗曼原以为莫老打电话过来是要说某个场景配乐的事情,没想到竟然问起了方召。

    “对啊,那小子还拍戏呢……最近?最近戏份少很多了,但听说压力不小,入戏太深,唉,您老不知道,剧组演员都这样,到了这时候没谁能轻松的起来……不过他身体状况还行,一顿吃八份盒饭还能出去跑步打沙袋……对对,他戏份就到第九季那里……对对对!那小子确实是个天才!不一般的天才!还是我发掘的呢!”

    剧组其他人只能透过玻璃窗看到里面罗曼的动作表情,听不到他的话语,不少人也看到了罗曼那渐渐带上笑意的脸。

    “奇了,今儿罗曼这阎王脸难得和颜悦色啊,笑得这么开心,跟谁通话呢?”有人压低声音跟旁边人说道。

    而刚才被训的那名演员心中缓了口气,今天这关算是过了,罗曼心情一好,也不会继续训人。

    茶水间里,罗曼回答着莫琅的问题,虽然莫琅没说到底是什么原因而问方召的事,但罗曼听得出来,莫琅很看好方召。

    方召现在压力大,入戏深,一顿吃八份盒饭,这些都是罗曼听剧组的人这么传的。至于真不真实,他也没去求证,压根没那时间。现在莫琅问,他也就随口一说。

    莫琅没问太多,又说了几句便挂断了。

    罗曼回想着刚才电话里莫琅的语气,不禁嘿嘿笑出声。能得到莫琅这位顶级艺术家的称赞,方召真够本事的!

    “我这双慧眼啊,这到底怎么长得,真是太厉害了!”

    另一边,方召收到莫琅助理的通知之后,很快就上楼,这次没被挡在外面,直接被助理带进去了。

    “莫老,您找我?”方召见莫琅手里还拿着他那份乐谱手稿,再观察莫琅的面部表情,心下有了猜测。

    莫琅闻声,注意力从手稿挪开。他刚才又在脑子里将手稿上的乐谱过了一遍,即便猜测方召入戏太深才作出来的,但是,能创作出来这样作品,太难了!这已经不是普通天才能形容得了!

    “方召!”莫琅抬起手,晃了晃手中拿着的乐谱稿,目光陡然变得锐利,几乎一字一顿问,“这是你自己创作的?独立完成?”

    “是,我独立完成的。”方召没避开莫琅的视线。

    “非常好!”

    莫琅看向方召的眼神,仿佛见到了一块稀世珍宝。

    “你过来,坐着坐着,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从创作理念,到切入手法,到作品的情感主体等,莫琅都问了,听方召说得越多,莫琅也越发相信,这的确是方召自己的作品没错。是不是原创,他还是能通过这些问题看出来的。

    而令莫琅惊喜的是,方召在这个作品上的创作理念,一定程度上,与他创作剧终背景乐的理念,是一致的!

    难得碰到个理念一致的人,莫琅很高兴,之前遇到创作瓶颈的时候,也去找过一些老朋友探讨,可惜大家理念不合,越探讨越烦躁,说着说着就争论起来了。

    这次为了那重量级的剧终十分钟配乐,他愁得胡子都快揪光,今天却从方召的乐谱手稿里面得到了启发,又在与方召的讨论中得到了不少灵感!

    这种豁然开朗的振奋感觉,是其他人无法理解的。

    这种启发,对于莫琅而言,价值无法衡量。而作为一个长辈,莫琅觉得自己得有所表示。一事归一事,投稿是投稿,启发是启发,方召帮了他,他得回报。

    公事上莫琅没法开方便门,这是原则问题,但私事上,别人就管不着了。

    谈完话,莫琅拉着方召出来。

    四名助理就发现,莫琅阴沉了好多天的脸色,现在笑得像是见到了亲孙子似的……不,莫老见到亲孙子的时候都笑不出这样亲切热情的感觉!

    四名助理都好奇地看了眼方召,心中思索着,方召到底怎么将莫老先生哄得这么开心?

    莫琅没注意助理的面色,拉着方召出来,走到一面柜子前,对其中一名助理道:“打开,上次送来的东西,我记得还有不少。”

    掌管“库房”的那名助理愣了愣,应声道:“哦,对,还有很多。”说着去打开藏品柜的柜门。

    这个柜子里放的都是专供品,茶叶、酒等还有一些药用价值极高的食物,是政府部门以及剧组的几大投资商送过来的,这是莫琅这种级别的艺术家享受到的待遇,总而言之,都是特供。

    莫琅从里面拿出三盒,塞给方召。

    方召没接,正想说什么,莫琅沉下脸:“拿着!”

    方召也不好再拒绝,伸手接过其中一盒,“谢谢莫老,这盒就够了。”

    “就这一盒小饼干?这怎么够!都拿着,这些,都拿着!放我这里也没怎么吃,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听说你在剧组一顿吃八份盒饭还吃不饱?哎,光吃那些也不行,你拍戏还得作曲呢,这盒茶叶拿着,清热消食还提神。”

    方召:“……”我什么时候吃了八份盒饭?您老听谁说的?

    莫琅从柜子里掏出一盒继续塞,“这酒,喝点儿说不定能找到更多灵感,我平时也喝。”

    方召赶紧道:“剧组有规定,拍戏期间不准喝酒。”

    “没事儿,度数低,量也不多,好像是什么药泡的酒,反正适当喝点儿对身体有好处。”

    说话间莫琅又塞过去一盒补充能量的食物。

    “吃,这些你都拿回去赶紧吃了,都是强身健体的,没副作用!人的精力有限,你还年轻,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下次过来一定得精神好好的!我都问过你们总导演了,你现在戏份也不多,就是压力大,可别累垮了,以后有时间就过来这边咱们探讨探讨。”莫琅可不想跟一个蔫了吧唧的人探讨音乐。

    旁边掌管“库房”的助理看着那一盒一盒递过去,心疼得脸都抽了。但他也没法拦着,东西都是莫琅的,他爱给谁给谁,这个谁也说不了。

    方召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大包小包。

    负责接待的那名助理面带微笑,这次更真诚:“莫老先生送的东西,你安心收下即可,也别回礼,莫老不收礼。真想回报,就多创作吧,莫老只对音乐作品感兴趣,物资方面,他老人家压根不看重。”

    方召心里其实也感慨万千,他当然能看出来这些特供品的珍贵。莫琅这个人,眼里真只有艺术,现在送这么多东西,就只是因为莫琅从他投的乐谱稿里面得到了启发,从与方召的谈话中得到了灵感。

    在莫琅看来,从方召这里得到的启发和灵感,比送出去的那些东西,有价值多了!

    其实在回答创作方面问题的时候,方召并没有讲出所有的事实。有些东西,不能讲出来,他只挑了一部分能说的说了。巧合的是,就是这一部分观点,与莫琅创作剧终背景乐的理念契合。

    同时,方召也通过与莫琅的交流,对剧终十分钟的配乐,有些许了解。

    心里想着剧终十分钟配乐的情感走向,电梯已经来到一楼,方召走出来,穿过大厅,朝大门那边过去。时间也不早了,外面天已黑,他还能搭乘回宿舍的最后几辆班车。

    因时间已晚,音乐中心一楼大厅空荡荡的,现在也没其他人。

    在方召朝大门走的时候,另一边通道的电梯出来一群人,这群人是刚完成排练的乐团成员。

    看到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方召,正聊得兴起的队伍,瞬间一静。

    一双双眼睛像是探照灯一样,死死盯着方召提着的那些东西,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方召朝那边微微颔首,然后在这种诡异的静默中,走出音乐中心的大门。

    等方召出去之后,静默的队伍哄地议论开了。

    “那个……是特供品吧?”

    “看那个包装盒,特供品没错了,还是高级的那种!咱们老团长那里也有,是老团长的老师送给他的。”

    “据我所知,这类特供品,只有莫老他们那个级别的人才能享受到。”

    “听说今天方召去莫老那里投稿。”

    一群人再次静默。

    当晚,音乐团队的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个事情,更多人好奇方召投过去的乐谱稿了。到底怎样的作品,才能从莫琅得到这种待遇?

    之后一连几天,方召都有拍戏任务,乐谱手稿也交上去了,重心再次转移到这边,时不时被导演叫着商量剧本,其间也被莫琅叫过去说过两次话。

    真实历史的复杂程度,比影视剧要高得多,也有很多黑暗面没法表现出来。光明被放大,黑暗被圈定在一个人们可以接受的范围。

    甚至为了政治稳定等方面的原因,在处理“方召”这个历史人物的戏份时,也会稍作调整。

    “方召”这个历史人物,没有谁否认他的功绩,但他毕竟没有撑到最后。

    而且,现在已经是五百多年的新世纪了。历史,也只是过去的事情而已,活着的人,才是更重要的。

    若是太凸显“方召”这个人,若是在收尾的时候渲染太强烈,民众对这个人的感情太深,乌家人的处境会很尴尬。

    这日,午饭时间,方召又被白导拉着跟大家一起吃饭。

    如今整个《创世纪》大剧组的人都知道,方召这个年轻演员,除了特别能打之外,还特别能吃!

    据传,这小子压力越大,入戏越深,吃得就越多!

    一开始有人说他一顿吃四份盒饭,也有人说他一顿吃五盒,后来传言他一顿吃八份盒饭,这么传的人还越来越多。

    八份盒饭哪,这得多大的压力才吃得下去!

    不少演员还羡慕呢,他们压力大入戏深之后根本没胃口。也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同方召一起吃饭,有这么一个人在旁边,也会跟着多吃点。

    更令人郁闷的是,方召吃那么多,体型也没怎么变,听说还坚持跑步打沙袋呢,健身房的人经常能看到一个新换的大沙袋在那里躺尸。

    吃完饭,方召被白导拉着商量剧本的一些小细节改动。

    一名老演员看着被叫走的方召,跟身边的人说道:“方召这身体素质,简直就跟铁打的一样。当年那位‘方召’要是有这身体,延洲还有乌家人什么事啊。”

    “以前还觉得方召跟他演的那位很像,现在看来,其实也不像,至少身体强度这方面就不一样。”

    “唉,那位,就是身体太差,没能熬过时间。”

    与此同时,白导将方召叫到一边,跟他确定几个剧本上需要修改的问题。

    离第九季开拍越来越近,剧本经过数次细修之后,也要尽快定下来了。

    “你想怎么死?”白导突然问。

    方召有片刻的愣神,随即又觉得好笑。

    多少年了!

    好久没人敢在他面前说这句话了!

    不过,方召也知道白导的意思。

    当角色到了阵亡的时间点,怎么个死法,剧本之前也有写,但导演还是会询问演员的看法。如果演员状态好,可能会遵循演员的想法,顺着演员的意思去拍,由着演员自我发挥,那样可能比按照剧本演更好。

    但也不能太出格,所以,白导才会有这么一问。

    “站着死?跪着死?躺着死?趴着死?”白导又问。

    “仰躺着死。”方召回道。

    “也对,趴着拍不全脸。站着死跪着死,都有人拍过了。”

    方召:“……”

    他真是仰躺着死的。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