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召如约将卷毛送回基地那边。他看得出来卷毛挺喜欢它那工作,过了把游戏瘾之后就又跟着方召回基地,并没有不情愿。

    跟在方召身边的时候,卷毛还跟以前一样,很安分乖巧。一进基地,那小眼神就傲气起来了。

    但基地的众人乐得将它供着,谁让它立大功呢。

    见方召又要离开基地的时候,卷毛还很不舍,扑方召怀里哼哼唧唧地拱来拱去。

    方召觉得,这小东西服役这么久,被基地这边的人宠得娇气了,脾气也变大,一言不合就拆沙发。

    “我过两天再来看你。”方召又揉了把卷毛的狗头。他现在没有拍戏任务了,自由支配时间更多,每次过来也能留更长时间。

    负责带卷毛的依然是上次见过的那名中校。

    等方召离开之后,那中校也不介意地上脏,直接坐在卷毛旁边,“卷毛,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守住港口,就是保护你主人。”

    刚还有些蔫蔫的卷毛,立马精神了。

    中校继续道:“下一艘运输舰也要到了,咱得守住,不能让危险进来,知道吗?一定得守住!”

    “汪!”卷毛斗志昂扬往机场那边过去。

    中校带着卷毛往机场走,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可算又忽悠住了。”

    另一边,方召没有拍戏任务,在影视城那边看了看,确实如霍伊所说的那样,随着影视城的快速发展,隐患越来越多了,别人的地方他管不着,但在他自己的地界上,有些事有些东西不能碰。

    在影视城监督整顿了两天,方召才将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

    实验基地那边,已经有一部分商业化,投资者需要研究员“复活”旧世纪的哪些物种,只要有足够的资金,研究院就动手。以前是因为资金紧张,所以只“复活”了极少数的物种,现在眼瞅着崴星的娱乐、旅游业要发展起来,研究人员的待遇也提高好几级。

    方召听说萨罗和武天豪已经联手投资山姜的“复活”和种植,作为具有观赏性又有药用价值的植物,等山姜真正批量出来、囤积够之后,这两人得来一波大炒。

    崴星新建起来的几个大植物园,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办个植物展,大多数时候是花卉展览,有意向的人可以在那里购买花卉,各种出镜证明也会办好,然后统一运输到母星那边,送货上门。

    方召给方老太爷和老太太买了一些方便打理的花花草草,他记得老太太喜欢种花,昨天还听老太太发牢骚,有几株被老太爷浇水太多给浇死了。

    还有银翼那边、薛景,以及一些熟悉的亲友那里都会送过去,一次就多订一些。

    方召留在剧组拍了九季,一年多的时间,这还是在准备工作充足、各种科技加持、演员演技常年在线、剧组工作人员经验丰富等综合因素之下的速度,若是放在旧世纪,一年一季也够呛。

    这近两年的时间里,崴星各处又多了大大小小的景点,方召趁着这个放松的时间,在各处走了走。

    有灵感就将曲谱写出来,长长短短的乐段不一定成整曲,以后也不一定会让它出现在公众面前,可能永远只留在方召的那个随身小本子上,但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上辈子神经一直都绷得紧紧的,也就是现在才有这种悠闲的、可以肆意创作的时间和条件。

    期间方召被导演叫回剧组两次,补拍部分镜头。被莫琅叫过去一次,聊创作理念,谈某段乐谱的编曲。

    当方召接到通知“剧组顺利杀青”的时候,隔着通讯器,都能听到那边导演组如释重负的轻松。

    虽然只是拍完,后面还得后期的制作,但也无法阻挡大家雀跃的心情。

    “方召,后天记得回剧组,要办杀青宴。”负责通知的人给方召留言。

    “可不可以带保镖?”方召问。

    “这次管得没以前严,可以把你保镖带上,保镖、经纪人、助理都可以,但带过来的限两人以内,超过两人就得跟上面申请了。”

    剧组那边,罗曼也从阎王脸切换成了弥勒佛式笑脸,走哪儿都笑呵呵的,杀青之后大手一挥:杀青宴?办!大办!反正投资商出钱,不用给他们省!

    拍了这么久,整个剧组的气氛沉郁这么长时间,罗曼要办个热热闹闹的杀青宴转换一下气氛,这种热闹气氛也有利于将演员们从剧中带出来。

    剧组的氛围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工作人员们说话都大声了。

    以前被罗曼骂得跟鹌鹑似的演员,现在又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跟罗曼嘻嘻哈哈说笑。

    杀青宴这天,方召带着左俞和严彪过去的,他没助理也没经纪人,两个名额给了这两人。

    能进剧组蹭吃蹭喝,两人还是很高兴的。

    杀青宴一开始,导演组的人就挨个发表了讲话。

    罗曼这两天的心情非常好,笑得格外开心,说起话来也露出了诙谐的一面,说完又笑道:“今天我还特意订了一个盒饭样子的十层大蛋糕!”

    等剧组众人看到那个大蛋糕的时候,就往方召那边瞅。

    罗曼端着酒杯慢悠悠过来,“都看出来了?我让人照着方召那个大盒饭做的!够大吧?”

    听到这话,一群人又发出大笑声。

    “大家敞开吃,吃得越多,我给他的红包越大!”

    罗曼这话一出,周围不少人的眼里都腾起一团火。倒未必真稀罕所谓的大红包,但能在罗曼导演这里留个更深的印象也是好的,以后的罗曼要是再掌舵大片,合作的机会也更大不是?罗曼就喜欢那种特别能吃的人?行啊,我们其实也很能吃的!

    但很快,众人又将视线转向方召。

    “方召你就不要参加了。”罗曼笑眯眯地说。

    方召只是笑着道:“好。”他没想参加,也知道其他人大致想的是什么,反正他“大胃王”的标签是难以撕掉了,解释别人也不会听。

    旁边一名演员乐道:“方召不参加我就放心了。”

    其他人欢快吃喝的时候,罗曼走到方召旁边,“想好以后怎么发展没?我明年还打算拍一部轻松些的剧,里面有几个角色还很适合你,有兴趣吗?”

    方召笑着婉拒。

    跟罗曼喝了杯,方召解释道:“您应该知道,我竞争‘方召’这个角色,一是因为喜欢这个角色,另一个,其实就是本色出演,放在这个角色上还行,换其他的角色,就比不过别的演员了。”

    罗曼也没生气,听方召这么说,反而还挺高兴,知道方召并没有因为一时的盛名而昏头,能清醒看待是好事,他看过太多年轻人一夜成名之后又黯然退场。

    “行,以后有机会再合作。”罗曼拍了拍方召的肩膀,面上的笑意加深,“这部剧里面,我最得意的,就是推荐了你!真给我长脸哈!”

    没说两句,罗曼就被人叫过去灌酒。今天酒鬼们也不用憋着了。

    方召也跟几个熟悉的演员喝了几杯。

    其实现在留下来的人里面,跟方召熟悉的人并不多。纪泊伦他们在方召拍完戏份之后,就离开崴星回去了,趁这帮大牌们都留在崴星,他们这些二三线以及靠后的演员们都赶紧回去宣传运作,不然等这帮大牌们杀青回去,他们就直接被掀到十万八千里去了,根本排不上号。

    方召跟他们不同,方召不能算是职业演员,但纪泊伦他们的主职就是演员,得提前将自己的下一步戏和各种活动都确定好。

    还有几个特技演员过来跟方召打招呼。

    “方召,说好的,别先跑了!等剧组这边的事情结束,咱们在崴星比一比!”

    剧里面,一些高难度的飙车镜头就是他们代替演员们完成的。全剧到现在,整个剧组,十一个篇章分剧组里面,唯一一个没有用替身、没有用特技演员的,只有方召。

    对此,这帮特技演员团队也没有任何不满,拍的时候看到方召完成的那一场场戏,他们也佩服,甚至还约好了等剧组杀青,再尽兴飙一场。

    反正崴星这边地广人稀,飙车正好。

    没拍完的时候,大家一切事情都围绕拍戏转,做其他事情都放不开,就担心一个不慎伤着,毁前途。但现在,可以放飞了!

    这些特技演员刚离开,又有一名武替端着酒过来。

    在剧组里,一些高难度打戏或者对身体强度要求比较高的镜头,都会让他们代替。武替和特技演员,放其他剧组,可能都会被归为一类,但在《创世纪》剧组里,分工更细。

    这名武替刚走近就对方召道:“别误会,我没想找你练练,知道打不过你,动真格的话,估计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嗝屁了。”

    方召是不需要替身,但他的对手都是需要替身的。

    罗曼的高标准高要求下,很多时候要打得真,不能玩得太虚,所以得动几分真格。而寻常演员,就算有武术基础,接受过这方面的培训,仍旧不够看。

    作为其他演员的替身,他们在剧里跟方召对打过很多次的职业武替,对方召的实力不说完全了解,心里也有个底了。就算方召每次拍戏的时候放水,但每次拍完他们还是会疼,他们是不想再跟方召有什么拳脚交流了。

    犹豫了几秒,那名武替叹道:“我就是来问问,你还缺保镖吗?”

    正在旁边大吃大喝的左俞和严彪耳朵立马支起来,面色不善地看向那名武替。

    抢饭碗啊?

    保镖名额已经满了!

    察觉到严彪和左俞排斥的视线,那名武替赶紧解释:“不是随身的那种,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的意思是,你还需不需要看家护院的那种?”

    跟在大明星们身边的保镖,起点都很高,他们这种武替出身的,其实并不在大明星们的选择范围内。而跟着没名气的小明星又没出路,所以他最后选择了方召,并且另辟蹊径,不选随身保镖,而是选择另一类。

    他们这些武替,对娱乐圈更了解,对影视方面的动静也更敏锐。崴星这边往后十年内,影视城那边肯定会继续扩张,会变的更繁华。而方召不仅有名气,还是其中一个投资者,与崴星基地还有联系。其他投资者那边他们挤不过去,但方召就在眼前,此时不抱大腿还待何时?

    当武替又不能当一辈子,他们的职业巅峰期其实很短,身上暗伤还得花时间养,负担太大的话,落下病根等老了就更辛苦。他们也得为自己的未来打算。

    方召想了想,影视城那边确实还需要加人,之前严彪和左俞带了退伍的战友过来,现在影视城发展迅速,得看得更紧,增加人手是肯定的。

    面前这名武替,人比较圆滑,但据方召拍摄期间的观察,其实也没什么坏心,而且,能进入剧组当武替,人品不会太差,实力方面,就算比不上严彪他们,比起其他人总要强得多。

    不远处又有人叫方召,方召对那名武替道:“你去跟他们两个详细说说。”

    那人双眼一亮,方召这么说是没有直接拒绝,高兴道:“哎,好的!”

    严彪二人也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情了,放下餐盘,面色一正,“咱这也有自己的规矩,我先说清楚,你觉得能接受,咱安排时间好好见一面。”

    “行!”

    三人聊了会儿,事情说完,言语间也亲近不少。

    “跟在方召身边,很辛苦吧?”那名武替问。

    严彪砸吧砸吧嘴,满脸复杂,“你不懂。”

    那武替一脸“我了解”的样子,哈哈道:“知道,我懂规矩的,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知道的肯定不听,一名合格的保镖,就算是外围的安保人员,也要记住‘保密’二字!咱喝酒,不,保镖不能喝多,还是吃东西吧,咱们好好吃!”

    明星们总有这样或那样见不得光的事情,可能连他们的父母妻儿都不了解他们的另一面,近身保镖和司机可能才是最了解他们的一类人,但作为合格的保镖,老板的事情都是不能对外说的。当职业武替的这些年里,他听得多了。

    然而,若是严彪和左俞知道面前这名武替心中所想,肯定会大声告诉他:“不!并不是!自诩贴身保镖的我们完全跟不上老板的节奏!我们甚至觉得他带着我们只是当个装饰!”

    方召被不少人拉着喝酒,合照,只要对方闹得不过分,方召也配合他们。酒喝了不少,但并没有多少醉意。

    酒宴结束的时候,方召虽然浑身酒气,但意识清醒,还帮着其他没怎么喝酒的,将醉醺醺的人送上回宿舍的车,自己则等最后一趟。

    方召虽然这段时间不在剧组,但宿舍并没有被收回,他除了是演员,在剧组还有其他职务,所以宿舍保留。今天时间太晚,喝了些酒,他打算就在宿舍休息。

    车队送了几趟之后,宴会场变得冷清了许多,方召在等下一班车的时间里,去了趟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正好旁边女士洗手间那边出来一个穿着礼服裙的高挑女郎。

    很多女演员和剧组的女员工灰头土脸了好几季,杀青宴上,都特意打扮过,所以,这种装扮放在今天还真不起眼。

    高跟鞋哒哒哒从方召旁边走过,那女郎见方召盯着她,柳眉一簇:“看什么看!臭流氓!”

    方召听到这话,笑出声,“你们这行还真是十项全能啊,王……”

    “大神我错了!”

    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女郎”,一脸崩溃地打断方召的话。

    没错,此“女郎”正是延洲第一娱记,自封“狗仔之王”的王叠。剧组还在拍摄期的时候,他不敢过来,但现在拍完了,周围驻守的军队也管得不那么严,偷溜进来还是可以的。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娱记溜进来,都抢着挖新闻呢。

    其实剧组里的很多演员都知道杀青宴上肯定有娱记溜进来,但都没吭声,只是出席宴会的时候,精心打扮了一番,用餐的时候也很矜持。喝醉酒的演员多是没意识到这点的。

    王叠今天在酒宴上的收获还是很多的,刚才在女士洗手间给徒弟们传递信息,告诉徒弟们收工,转移阵地。等收拾一番出来,见到方召,王叠心中就暗骂一声:屮!什么破运气!

    但闻到方召身上的酒气,王叠又不禁欣喜,方召喝多了酒脑子不清醒,这次肯定能糊弄过去。

    见方召盯着他,王叠才忍不住骂了一句。他想骂方召很久了,但当着面从来没那胆子,这次披马甲骂,方召应该不知道。

    然而,现实打脸来得如此之快。

    “大神,要不这样,反正杀青宴也结束了,今儿你没看见我,我也没见到你,大家相安无事,ok?”王叠试探问道。

    方召不语。

    披着一身“马甲”完全看不出原本样子的王叠,见方召不语,顿了顿,露出恶劣的笑:“要是我扯乱衣服,抱着你大声尖叫‘救命’,你说,那些还在附近没离开的娱记们明天会怎么编大新闻?”

    这事要是真这么干,假吗?

    太假了!

    但真相重要吗?

    不重要!

    对于很多娱记而言,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就算他们知道,就算能一眼看穿,也只会憋着劲往更吸引大众的方向去写,至于真相……关他们屁事啊!顶多闹大了事后道个歉,反正流量也赚了。

    方召活动了下手指。

    王叠猛退一步举了举双手,压低声音快速道:“行,我知道下场了。反正绝对不会好就是。刚才是我错了!大神你别跟我计较,就把我当个屁,放了算了!”

    方召:“……”

    有脚步声靠近,王叠也不管其他了,双手合十,朝方召做了个祈求的姿势,然后踩着高跟鞋快步离开。

    方召笑着摇了摇头。当娱乐记者也不容易,王叠为了保住他延洲第一的地位,够拼的。

    次日,随着杀青宴上各种自拍、偷拍照片的流出,各种绯闻也是漫天飞。真真假假,有真事,也有看图瞎编。

    王叠也曝出了几个大牌演员的绯闻消息,还放福利似的放了一些其他级别稍低一些的演员们的事情,但没有任何关于方召的消息,不说照片,连“方召”这个名字都没出现过。

    方召上网的时候,只是扫了眼那些新闻,便将注意力放在其中一条上。

    有《创世纪》影视剧的观众讨论:

    “听说很多历史剧拍完之后,里面的道具服装之类都会拍卖,是真的吗?”

    “罗曼导演,拍卖吗!小金库已经准备好了!”

    “我偶像穿过的衣服,戴过的饰物,多多益善!带签名的就更好了!”

    “求拍卖页面!”

    随后,罗曼回应——

    “不卖!”

    剧组的服装道具,大部分都会留下来,拍摄场区这里以后会改建成一个文化园,重要的道具,角色的服装,加上演员们的签名,做成展品,算是一个纪念。

    也会有一些灭世纪的服装制造出来,等以后园区对游人开放,会租售给游人。

    两日后,方召同一部分演员被罗曼叫过去,在洗干净的戏服上签名。

    戏服上很多地方都已经破了,还有各种划痕和不同程度的磨损,但园区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方召也认真在戏服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方召”。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