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324章 真神之耳
    方召先去了狗场那边。

    基地这边给的未经处理的音频,四面八方的声音,常人听到的、听不到的,在方召脑中形成一个全息的声场。

    每一个人、每一条狗的活动路线,都在大脑中形成清晰的线条。

    狙击手潜伏的地点,选择的角度,都是经过精心计划的,可能已经观察很多天了。

    第一枪,是在狗场的狗进食之后,找地方休息的时候。

    卷毛的警觉性很高,在那个杀手开枪之前就避开了,然后撒腿追过去,避开第二枪。

    方召走出狗场,一直走到一棵大树旁边,看了看脚下的痕迹。

    这里是第三枪,此处的监视器被生长快速的树枝挡住,子弹击中了卷毛的背侧,但卷毛只是稍稍顿了顿,便继续追。

    而后面赶过来的基地士兵,在这里也没有发现子弹的痕迹,无法根据弹痕判断杀手所在的确切方位。

    再往前,就是卷毛被驾驶着飞行器的士兵拦下来的地方。

    音频中的声音,以及地面的痕迹,都显示出卷毛很暴躁。卷毛吠叫,从被拦下来开始,被带回基地之后也一直在吠叫。霍伊他们觉得卷毛这样是受刺激了,但现在看来……

    卷毛大概是在骂人。

    毕竟它差一点就将那个杀手给逮住了,可惜中途被基地的人拦下,不暴躁才怪。

    从狗场到这里,霍伊派的人都一直跟着方召,但再之后没多久,方召就将人给甩了。那名中校所知道的事情,也就到此为止。

    基地里,霍伊听着中校的汇报,面上露出惊奇之色。

    “他前面的行走路线就是当时卷毛的奔跑路线。”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霍伊看到这些,还是觉得神奇,“方召那家伙的耳朵,当真比狗还厉害!”

    “所以才被称为神之耳。”站在旁边的副官也跟着感叹。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卷毛能找到完全密封的违禁品,方召能听到别人不能听到的声音,卷毛的鼻子,方召的耳朵,这俩我都想留下。”霍伊丝毫不遮掩自己的想法。换成其他人,也肯定跟他一样。

    “其实,如果司令你真要将狗留下的话,也可以试一试。我祖父曾说过,能借出去的都是不那么重要的,而真正重要的东西,是不会借出去的,既然方召之前能将狗借给我们,只要我们能拿出足够的诚意,足够重量的交易条件,方召肯定会再次将狗借给我们,如果司令你能再给他一些别的好处,出点血,说不定狗就卖给我们了!”副官说道。

    霍伊长长叹了口气,摇头不语。

    这要是其他人,霍伊还能想办法商谈一下,但方召这人太难对付了。方召不缺钱,对权利也不痴迷,要是真想在军队发展,早留在白暨星了,白暨星军区那边可是将方召当吉祥物、当军区区宝的,留白暨星不比留崴星发展前途宽广?

    正在这时,内部通讯器响了起来。

    “东南卫戍区?”霍伊诧异。

    “司令,方召申请抽调基地东南方向卫戍区3区音频原声和监控。”那边询问。

    已经到那边去了?速度这么快?霍伊心中惊讶。

    “给他!”霍伊道。只要方召能将目标找到,再给个方便也是可以的。今天基地东南方向没有演练之类的行动,没有什么需要保密。

    五分钟后。

    “司令!根据方召提供的线索,我们找到了可疑目标,看不到脸,穿着咱们基地士兵的衣服,已经确定对方是偷的,应该不是我们基地的人……对方在二十分钟前进入东南卫戍区前方的原生林,依照发展生态环保相关规定,里面除了建立的哨卫塔之外,咱就没再布置其他监控设备了,想追踪目标难度也大。”

    那边负责汇报的人,其实想说的是咱们穷,经费有限,布置在非开放区的只有一些老设备,可能机器还有毛病,长时间没人检修,起不了多大作用。不过,为了面子,就不能说得那么直白了,司令心里懂就行。

    霍伊当然也听明白对方的意思,问:“方召呢?”

    “方召……方召说要进原生林去找人。”

    霍伊精神一震,“让他进!你们跟着!给我跟紧了!”

    “是!”

    两分钟后。

    “报告司令……跟丢了。”

    霍伊坐在办公桌前,面色黑得像是申请经费又被驳回时的阴沉。

    旁边站着的那名中校心里长舒一口气:还好还好,不是我一个人跟丢,要废大家一起废,东南卫戍区的兄弟,患难与共的战友啊!

    “司令,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东南卫戍区汇报的人小心翼翼地询问。

    霍伊特别想大手一挥,喊一声“给老子搜”!但理智上却知道,现在不是派人进去的好时候,原生林,就是崴星这边原始的森林,虽然没有白暨星那边的那种凶残猛兽,但也会有危险,现在这边天色已晚,东南卫戍区能抽调的人数也有限,进去根本没用,如果能跟着方召还行,至少还有个目标路线,跟不上,还是算了吧。

    “原地待命!”霍伊咬牙说道。

    ————

    基地东南方向的原生林里,一个黑影在其中穿梭。

    砰!

    一条从草丛中射过来的蛇,蛇头爆开,蛇血喷洒在草丛和树干上。

    经抑制器处理的枪声并不大,又很快被蛇头爆开的声音和血液洒落的动静盖过去。

    这些声音,在逐渐暗下来的森林里,清晰,却并不突兀。

    夜幕降临,人影终于停下。

    这是一个长得并没有任何特色的人,也可能是带着面具,现在的样子,就算被监视器拍到,很难让人见一面就记住。

    这人停下来之后,便靠在一棵树的树干,眼皮微阖,呼吸保持着特定的节奏,安静得仿佛与周围的森林融为一体,许久未动,像是已经熟睡。

    “嗤!”

    仿佛已经熟睡的人,蓦地嗤笑出声,掀起眼皮看向崴星基地的方向,眼神轻蔑。

    还以为崴星驻军比母星那边洲军区厉害,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也是,崴星基地没出名的时候就是个小破地方,物种普遍也没太大危险,长久下来,军队素质可能比洲军区都不如。

    紧绷的神经放松,他掏出一个巴掌大的通讯器,又安装一个辅助仪器,这会起到信号伪装作用,让他不被军队设立在原生林里的哨卫塔捕捉到通讯信号。

    他联系的是等在影视城娱乐街那边的人。

    “成功了?”对方声音沙哑,并不是真声。

    “失败了,那小不点挺难对付。得加钱,你们之前给的价钱翻三倍,我让它上不了机,否则,你们再去找人吧。”

    他一边低声通话,一边警惕着四周。

    通讯器另一端的人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沙哑的声音变得尖锐刺耳:“你说什么?失败了?你‘豺屠’不是号称屠狗第一人?那么高的酬劳,竟然失败?我们很怀疑你现在的业务能力。”

    外号豺屠的人,听到这话面上闪过怒色,但很快又冷静下来,“既然不信我,那你们再去找人吧,不过劝你们最好尽快,那狗估计很快要被方召带走了,不会一直留在崴星基地。”

    “它要被带离,我们就没有必要在花大价钱弄死它了。没有它,货物很多都不会被检出来。”那边声音听着很镇定。

    “呵!”豺屠讽刺地笑道,“真不急?你老板可是做大生意的,从来都喜欢将潜在威胁扼杀在摇篮里的,看中了崴星的发展钱途,多舍点钱扫清道路又如何?”

    “你知道我老板是谁?”对方难得露出些惊慌。

    豺屠咧嘴笑着,眼里满是贪婪,“差不多猜到了,七年前让我出手杀掉号称空港之王的‘神犬’托比时,我就能猜到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也不只做你们一方的生意,从来不会透露雇主是谁。”

    “那你还是先祈祷别被军方抓到,现在的审讯手段层出不穷。”

    “哈,抓我?你说的是那群废物?那群废物连我的尾巴都抓不到!”

    豺屠自信的语气,令那边稍安,再想想,好像也确实如此。牧洲那边的人恨豺屠恨得牙痒,多少年了,到现在也没能将人逮到。

    豺屠也有自信的资本,他就算一次任务失败,也极少被人寻到痕迹,唯一一次失利,大概是三十年前,对上牧洲那条号称百年一遇的犬王,虽然最终他还是枪杀了那条犬王,但也被那条犬王咬了一口,胳膊上的疤现在还没消掉,DNA也在警方那里留档。他也没通过手术将手臂上的疤除去,而将此当做一个纪念。

    “加钱,我找机会动手,不加,我现在就撤,留这里可不安全,基地的人现在在找我。那小东西跑得太快,相当警觉,这种超出意料的速度和警觉性,未必比牧洲那边犬王级别的差了,价钱不能按之前的算。”

    说到这里,豺屠心里也纳闷。他开了三枪,前两枪因预估出现误差而错过,但第三枪,他已经调整了,也想不明白,按道理当时应该打中这一枪,但看那狗依旧精神抖擞追过来,再想想那狗的奔跑速度,看来那一枪也错过。

    枪法退步了?

    豺屠很不满。

    他明明已经用足够的时间来适应这里的地理气候,今天行动失败,可能是还没完全适应崴星的气候条件,再加上那条狗超出意料的反应,令他判断失误。

    下一次,下一次开枪,肯定不会再错过了。

    这么想着,豺屠语气一寒:“怎么决定?我只等十秒!”

    说着也不等那边回话,开始计时:“十!九!八……”

    倒数到二秒的时候,那边终于同意。

    “你说的,不要让那条狗登机离开!”那边叮嘱。

    “放心,你们要相信我的业务能力,论屠狗,我是专业的,牧洲犬王我都杀过。”豺屠满意地笑了。短时间内崴星基地不可能整顿成铁板一块,这期间他还能找到机会。

    价钱谈好,豺屠让那边等好消息。

    断开通讯,想到即将到手的巨额酬劳,豺屠嘴角刚刚翘起,又突然僵住,身体猛地打了个寒颤。

    多年徘徊生死线、与警方军方周旋的他,早已经练出了一种灵敏的第六感,那一刹那,他仿佛被一个冰冷的充满杀气的枪口锁定,这种突然而来的巨大压力,令豺屠身体都有些颤抖。

    谁在那里!

    什么时候来的?

    人?

    还是野兽?

    ……

    崴星基地。

    刚闭上眼准备睡觉的霍伊,接到了东南卫戍区的紧急通话。

    “报告司令!方召从原生林里拖了个人出来!”

    霍伊眉毛扬了扬。

    拖这个字,很微妙。

    “活的死的?”霍伊问。如果人死了,方召可能会有点麻烦。

    “目标人物还有一口气。”

    “那就好,别让他死了,你亲自押送回来!现在!”

    “是!”

    通完话,霍伊收到了那边传来的那个杀手的照片和影像。

    啊,这一看就是被人用拖破麻袋那样的方式,从石土很多的林子里拖出来的。身上磕磕碰碰出来的伤口,还有一脸的血污。

    等见到和卫戍区士兵一起进入基地的方召,霍伊仿佛开玩笑似的问方召:“厉害啊!神之耳名不虚传!不过,我没想到你会将他活着带出来。”

    方召一挑眉毛,“我是守法公民。”

    霍伊:“……呵呵。”

    方召也没管霍伊信不信,接着道:“这人叫豺屠,老手了,估计跟影视城那边的人有业务联系。我建议将人交给牧洲那边,这人涉及谋杀牧洲功勋犬,两条以上。”

    交给牧洲人,比崴星基地更令方召放心。

    霍伊抠了抠满是胡茬的下巴,投过去一个赞赏的眼神,点头道:“行,我也正有这个意思。”

    走正常程序,豺屠这人未必会死,也或许在某个押送过程中就被人转移了,更有可能被灭口。

    但要是交给牧洲那边,估计就是——先,生不如死;再,死无葬身。

    于霍伊而言,还能借这个机会卖牧洲那边一个人情,顺便再要一批狗,很划算的交易。而豺屠下的下场,肯定也能让方召满意。三方皆利!

    得到霍伊的承诺,方召也不多留了,离开霍伊办公室,回去看卷毛的状态怎样。

    霍伊的办公室里,现在就只剩下他和副官。

    “司令,方召这人,看起来就像个文艺人,但总觉的挺危险。我有个猜想,如果……我是说如果,抓到的那人不是豺屠,方召会将人活着拖出来吗?”副官说出自己的怀疑。反正他不信方召“守法公民”的话。

    霍伊意味深长地道:“有些事情,点到即止,也不要想太多,想太多容易老。你看看我这张老脸,就是想太多了!”

    副官说的这些,霍伊怎么可能不懂?

    细思起来,既然方召有这样恐怖的追踪能力,还有能力将牧洲通缉这么多年的豺屠活捉,为什么不在事情发生的一开始就去追踪?可能是担心狗,但从另一个角度想,方召是不是……有目的地给了那个杀手时间离开基地?这周围,能避过军方内部核查的,最好的地方就是原生林。

    原生林里,死活就不受约束了。就算方召追踪到的目标,甚至在原生林里杀了豺屠,只要他否认,谁又知道他做了什么?

    崴星这里的原始森林,让一个人消失,实在太简单了。

    了解过方召在白暨星的服役记录,看过一些保密档案,霍伊也同副官一样,才不信方召说的“守法公民”的屁话!

    文艺人?

    呵!

    神他妈文艺人!

    谁家文艺人打怪跟切菜似的?

    谁家文艺人大晚上跑去完全陌生的原始森林,将嫌疑犯拖破麻袋似的拖出来?

    以为披个文艺人的皮,我就不知道你小子危险级别了?

    不过,该糊涂的时候还是糊涂的好。反正现在的情势也不坏。

    霍伊翘了翘嘴角,示意副官出去,伸个懒腰,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骨头,拿起通讯器联系牧洲警犬学院的一个老朋友。

    卷毛可能留不住,那就借这个机会再多要几条。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