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洲警犬学院某领导看到霍伊又来通讯时,心里猛一咯噔。一是担心送过去那边的狗出了事情,二是防备霍伊这人又死皮赖脸找他要狗。

    “喂,老同学啊!”霍伊的声音有些上扬,看起来心情不错。

    “什么事?”警犬学院某领导心中已升起万分警惕,“严格来讲,咱们不算同学。”

    “战友,战友算吧?行了,咱不纠结那个,我有个消息告诉你。”

    “好的坏的?”

    “算好的吧。”

    “你先说,反正你别想再让我帮你弄狗,上次那几条已经是极限了,多少人反对,我还给压下去了。”

    “嘿,瞧你这小气样儿,你先听,听完再决定。”

    “这意思是,你还真就盯着我们的狗了呗?”

    “我们抓到豺屠了。”

    原本还打算怼几句的警犬学院某领导,听到“豺屠”这个名字的时候,面上的笑意收敛,握拳的手指紧了紧,严肃道:“这不是开玩笑?”

    “豺屠”这个名字,那真就是一道阴影横在大家心里面,尤其是那几位亲眼目睹爱犬被杀的训导员,多少年没过去这个坎。

    “DNA对比结果给你传了一份过去,还不信的话,你们赶紧派人过来检验身份。如果真是豺屠,人我审完之后可以给你们处置,如何?”霍伊不紧不慢地说道,“作为感谢,你们再给我送十条幼崽过来,要一班的。”

    “不可能!一班的狗崽已经不够,这一批预订完了……最多再给你两条!先不说这个,我问你,豺屠这人真是你们抓到的?”

    “当然呐!”霍伊面不改色,“你们快点做决定,豺屠这人跟某些产业链牵扯较深,我这边审讯完就得有大动作了,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到时候人如果被要走,我可拦不住。”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豺屠这人你必须得给我留着!!”

    通完话,霍伊要狗的事情,先被放到一边,等验证豺屠的身份之后再商谈。霍伊的话他不完全信,第一批狗送过去,他也不知道具体情况,这次让人去崴星基地看看再说,若是崴星基地不够安全,他也不放心将精英幼崽送过去。这些幼崽在他们牧洲可是宝贝!

    沉思片刻,这位领导立马拨出几个号码。

    学院训导员总教官……

    牧洲军区某参谋长……

    环球空港缉私局某办公室……

    当霍伊再次得到消息的时候,牧洲那边已经组织了一支稽查组,往崴星这边过来。

    崴星基地和牧洲方面联手的话,其他人想在这件事情里面插手也难,等真正能插手的时候,豺屠可能都已经被带到牧洲行刑了。

    不过,在牧洲的人到来之前,霍伊先得对自己地盘上某些蠢蠢欲动的人动个刀。

    方召带着卷毛,和左俞、严彪一同回到影视城那边的房子,他们到达的时候依旧是夜里,开着租来的基地车,没让卷毛露面。

    回到自己的地盘,左俞和严彪二人也放松了许多,在基地那边时不方便多问,现在回来了,便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来。

    “老大你怎么没将那什么豺屠弄死?他差点就射中卷毛了!”左俞问。

    严彪也点头道:“在原生林里面让他消失不是更简单?若这人跟某些利益团伙牵扯太深,或许押送中途会出现意外,崴星基地那帮人遇到强势的就怂了,不能指望他们报仇的。”

    “豺屠涉嫌谋杀牧洲数条功勋犬,我要求将他交给牧洲那边。”方召回道。

    一听这话,左俞就明白方召的意思了,笑道:“也对,交给谁都不如交给牧洲人保险,牧洲人可是恨不得将豺屠剥皮拆骨。”

    牧洲人也是有脾气的,在这种事情上,谁让他们不高兴,他们就让谁不高兴,有时候牧洲人执着起来,就像猎狗盯着猎物,死也要将对方咬一块肉下来。

    “断网了。”严彪突然道,“整个影视城,数十条新建的、在建的娱乐街区,全部断网。”

    左俞往窗外看了眼,“老板,基地那边开始行动了,部队的车已经开进来。”

    崴星基地已经从豺屠那边问出了些东西,现在要清理整顿。霍伊也有脾气,老早就想找个借口整顿了,这次正好师出有名。

    原本晚上依旧热闹的娱乐街区,随着一辆辆基地军车的驶入,气氛变得凝重。看着那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士兵,都有种风暴将起的紧张感。

    “怎么回事?”

    “暴动吗?”

    “军方的人,是崴星军区的!”

    “这次搞这么大?谁TM又作死了?引来这么多人!”

    空中的武装飞行器,地面的一辆辆披着盔甲般的基地车,一队队士兵快速冲进几栋建筑,还有几条穿着崴星军区特制防弹军服的军犬到处嗅着什么。

    全线断网的区域,人们收到了来自崴星基地发来的消息,大致意思是,基地接到举报,今晚对某些地方进行突袭检查,大家不要惊慌,老实配合,按照指示行动,也别乱跑,否则可能会被当做可疑分子带走,更严重的,被误杀都是有可能的,喝酒的最好看紧周围醉酒耍酒疯的同事。

    不远处的那条新建起来的街区传来枪声,尖叫声,爆炸声。

    对于所有来这里淘金的人而言,这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霍伊这次出手很坚决,他得让那些跑来崴星捞金的人知道,在崴星,我霍伊才是最高统治者!谁都别想在我的地盘上搞事!

    “让大家配合检查,不需要太紧张,以后这种事情肯定更多,提早适应。”方召让左俞和严彪说道。

    “好的,老板。”

    等左俞和严彪离开,方召走进里面关着门的那个房间,果然,卷毛一回来就惦记着玩游戏。

    方召拿出一个医疗箱,取出里面的抽血针筒。

    “卷毛,抽血。”

    玩游戏玩得正兴起的狗,张嘴发出了点声音,这意思是它听到了。

    方召一针扎下去。

    针头歪了。

    换了个针头,方召伸手揪着卷毛露在游戏头盔外面的耳朵尖:“抽血了!”

    卷毛这次视线终于从屏幕转向方召,摇着尾巴讨好地哼哼唧唧几声。

    方召松开卷毛的耳朵,这次扎针扎进去了。

    抽完血,方召看了眼之前扎折的针头,拍了拍卷毛,“行了,继续玩你的游戏。”

    方召将抽到的血,滴在医疗箱里面的一个小型验血仪器上。上面的分析数据显示,卷毛血液中的金属含量比以前又升高了点,其他的还算正常。只是不知道,这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时间长了才能得出结论。

    将数据记在脑中,方召将抽血的针筒等沾着血液的器皿销毁,验血仪数据清空,掏出通讯器看了看上面的留言。

    不能与崴星之外的人联系,但短距离内部还是能联系的。

    军队那边的搜查已经进入尾声,带走了二十来个人,封了两个最近特别嚣张的店。

    等军队的车全部撤出影视城,网络才恢复,只是,网上并没有关于今晚事件的报道。

    方召疑惑。

    不应该,霍伊本来就有意将事情闹大,警告一些动作太大的人,而且师出有名,底气足,不至于将消息封锁,为什么没人将今晚的事情抖出去?

    再翻翻。

    也就只有几个小明星发的模糊的言语,受到点小惊吓什么的,没有扯上基地军队,若是问的人多了,他们也可以说是做噩梦或者遇到其他事情。

    这些人不敢提。

    平时关于影视城这边明星,屁大点事都要报道的娱记们,今天格外安静。

    这些人同样不敢提。

    被以前某些同行突然被半夜带走的事件吓怕了。他们都知道,在这里,报道明星们的事情可以,但关于军队的事情,碰都不要碰,他们不想找死。

    所以,今晚的事情,一开始还真没谁敢公开报道。

    娱乐街区某酒店客房。

    匆匆跑回酒店的几名娱记凑到一起商量。

    “那边搜查已经结束了,我拍了一些照片和视频,网络恢复,要不要发?”

    “这个没法发出去吧?”

    “别费心了,这种涉及军队负面消息的报道,崴星军区不会让我们发出去的。”

    “千万别发!要发你先退房换一间,别连累我们,我可不想大夜晚的被军队送外卖!”

    “咱公司领导也说了,这种涉及军方的东西还是避开点。”

    同酒店的另一间客房,也有几名娱记在商议这事。

    他们是看到《创世纪》带来的赚钱效应,赶上崴星影城的捞金热,组建的一个小工作室,还不到两年。

    “怎么办?发不发?我觉得今晚的料还挺足,运气不错,拍到被军队带走的人里面,竟然还有个洲二线演员!”

    “富贵险中求!”

    “发!搏一把!”

    他们之前也没捞到什么大新闻,这次好不容易碰到运气,拍到了有用的东西,就这么放弃,不甘心。好不容易碰到个大新闻,想要他们放弃,不甘心!

    “先试试吧,发得出去最好,发不出去……咳,大不了被军队带走蹲几天监狱。其实,未必有那么严重。”说话的人没什么底气。

    “好,我……发……发……发出去了。”

    “什么!?”

    “能成功发送?”

    房间里其他人迅速凑过来,瞪大眼睛看向屏幕。

    “真……真成功了啊?”

    “这是不是说明,这篇报道,不在军方拦截范围内?还是说,漏掉了?”

    崴星军方想拦截消息,他们这种水平的,没理由能避过去。

    “要不,再发一篇试试?”

    几人行动迅速,第二次发的是视频,之前偷拍到的,编辑一段文字。

    紧张得手指绞一起,牙齿还在咯咯咯打颤。

    点击,发送。

    叮,发送成功。

    “……”

    片刻寂静之后。

    “有人敲门吗?”

    “没有送外卖的吧?”

    又等了两分钟。

    看着刚发出去的那条视频消息被网友快速转发,几个娱记界的小透明,突然心潮澎湃,有种重回热血青春的激动,又觉得自己身形仿佛突然拔高万丈!

    我TM真是太伟大了!

    “快快快,将有用的视频剪辑出来,那个谁,快写报道!怎么写能引起大众关注不用我教你吧?还有那个谁,买推荐买热门,别忘了!”

    其他娱记,很快也发现了网上的情势。

    “这个……竟然没有被和谐掉?”

    “这次是不是没有送外卖的了?”

    “卧槽,他们有大料,我们也有啊!”

    “发发发!赶紧的!”

    发现没有危险的娱记们,胆又肥起来了,开始大肆报道,故态复萌,什么样的标题容易引起热议,什么样的内容容易引发争论,他们就怎么写,断章取义玩得溜,暂时还不敢瞎编,不过,吃瓜群众会不会看图说话,他们就管不着了。

    而网上的议论,也朝着娱记们所预料的方向去。

    “太可怕了,看视频还以为崴星发生了暴乱呢!”

    “原来崴星这么乱,崴星基地也太猖狂了!”

    “谁给他们的权利!”

    “这是基地军谋私利的手段?黑,太黑了!”

    这事网上持续了很几天,然而,大家却并未听到崴星基地司令被革职的消息,军方也没有给出任何解释。渐渐地,在网络信息的冲击之下,大家又被其他的事情吸引。

    直到某天,环球空港缉私局发布了一条消息,感谢崴星军区为过去牺牲的数条功勋犬抓住凶手。

    消息下方,还有数条具有代表性的、曾经工作在空港的功勋犬的档案,包括它们以往的功绩,以及牺牲地点和日期,凶手都是同一个人——豺屠。

    牧洲军区官方发声:“在我们牧洲,谋杀功勋犬,死刑!”

    崴星基地也很快表态:“在我们崴星,谋杀功勋犬,亦是死刑!”

    同时还附带一个视频,是崴星基地司令霍伊的——

    “崴星,是一颗美丽的星球,是一个充满了文化艺术与情怀的地方!不是法外之地!我们崴星基地……”

    视频中,崴星基地司令霍伊,穿着一身严肃正式的军装,义正辞严抒发自己守护崴星秩序,拔除毒瘤的决心与态度。

    各大正规媒体也报道了此事,将那天影视城的行动揭开,并非暴动,而是基地军队去捣毁了几个违法窝点,当晚查封的两个店子,都是沾了违禁物品的店,里面做的是违法的交易。

    至于牵扯进去的明星,星途肯定毁了。

    牧洲人民一听“豺屠”这名字,立马爆发。

    “死刑!一定要死刑!最好能直播!”

    “直播不可能,不过死刑一定要,就在咱们牧洲的大地上执行!”

    “豺屠?这货死刑怎么够!”

    “我去,这人竟然杀了这么多功勋犬,他跟狗有仇啊?”

    “不是牧洲人可能对豺屠这人不了解,来来来,我跟大家聊聊此人与狗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网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热议。

    只是,公众都不知道,引发此次事件的,一个是刚在基地服役完毕的小型犬,一个是刚演完《创世纪》的作曲家。

    现在,方召准备回去了。

    卷毛不适合暴露的人前,剧组也没人知道他带狗了,所以让基地的人秘密将它从影视城接到空港,方召让左俞和严彪守着那边。方召自己则同剧组的人一起。

    机场,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匆匆登机,不过后面登机的人,看到了奇怪的一幕。

    不远处,一队空港士兵,巴巴地望着方召,一名上校军衔的军官,望向方召的眼里满是不舍,态度诚恳地说着什么。

    察觉到剧组成员的视线,士兵们看过来,鹰一般的目光锐利得令人不敢直视,但下一刻,转看向方召时又变得依依不舍。

    见到这一幕的剧组几人眉毛连连抖动,搓一把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加快脚步登机,跟其他人分享这个八卦。

    “方召肯定有大背景!你们知道吗?那帮基地士兵,对着咱们的时候冷酷无情,对着方召的时候简直像是见到失散多年的亲爹一样!赤衤果衤果的区别对待!”

    “不会吧?”先登机的人不相信,“虽然咱们都知道方召与崴星基地的人认识,但也不至于到你说的那种程度。”

    “不!相信我!我发誓我看到了那些港口士兵眼中隐隐的泪光!”

    登机口不远处。

    空港军官拉着方召,言语间满是不舍。

    “方召,欢迎下次再来我们崴星,我们崴星永远欢迎你……哦,对,你在影视城那边投资,肯定还会再来,下次来的时候记得也将卷毛带来啊,我们空港的人都特别喜欢它!”

    说着那名空港军官又不放心地叮嘱:“我知道卷毛有点小脾气,喜欢撕沙发咬鞋子,但它是一条好狗!你如果不耐烦养了,千万别卖出去,送到我们崴星来,我们养!”

    方召:“你想多了。”

    卷毛在家的时候,从来不撕沙发咬鞋子。

    空港军官依旧不死心,“哎,我是说如果,记得啊,如果你不养了,优先考虑我们崴星基地!我们崴星基地以后肯定越来越富……军费充足,绝对有财力购买!”

    在方召进入客舱的时候,那军官还一个劲儿地挥手,大声喊道:“方召,千万记住啊!”

    伸长脖子往外看的客舱众人,在方召进来之后,好奇地问:“方召,崴星基地的人,好像特别舍不得你啊。”

    方召:“嗯,有点。”

    不,他们是舍不得我的狗。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