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召属于剧组中比较晚离开的一批人,因为莫琅希望方召多留段时间,探讨编曲方面的问题,所以,方召离开得迟。

    不过在方召离开崴星的时候,剧组还有一些后期的制作人员以及部分想在崴星旅游的人留下。

    莫琅那个剧终十分钟的作品已经完成,他老人家打算将家人叫过来逛一逛崴星的景点,或许还能找点灵感创作,也不同方召他们一起回去。

    因为离开得迟,方召回到母星的时候,各洲娱乐圈新闻早已经被那些提前回来的人占领,就算《创世纪》第九季还没有播完,剧里方召还没领盒饭,各平台推送的新闻却极少提到方召。

    从《创世纪》剧组回来的演员们,参加各种活动,接受各方采访的时候,也很少提方召,除非被记者或者某节目的主持人问起来,才会简单说两句,再多的就不会了。提方召干什么?跟自己抢新闻啊?他们才不傻。

    网上的吃瓜群众们也被更多的有意思的新闻吸引注意力,而许久未见消息的方召,几乎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现在,方召回来了,依旧也没有选择高调出现。

    拒绝了公司给他运作发新闻抢热门的建议,方召先回齐安市处理一些事情。

    回到齐安市的住所,屋子有智能机器人负责打扫,包括给那只杂交海蛞蝓“刺兔”喂食,也由机器人代劳。

    离开这么长时间,屋子里依旧很干净,空气也很新鲜,不得不说,智能化机械设备给生活提供了很大便利,扫地拖地,浇水施肥,空气质量等等,一个都没落下。

    放在屋里的一盆盆绿色盆栽也长得特别好,有两盆正在花期,花朵娇艳……

    不对!

    方召视线扫了一圈,并未见到其他房间的盆栽有开花的。

    这些花大多都是薛景当初留下,连房子一起交给方召。但方召记得,这种花应该有五盆才对,其中两盆都开花了,另外三盆呢?

    方召对新世纪的这些新培育的花草并不熟悉,但可以对比叶子,仔细找找,另外三盆同样叶子的,都放在他的书房。

    只是,这三盆,并未开花,虽然没死,却比客厅的那两盆要矮许多。

    回到家巡视地盘的卷毛,跑进书房来,见方召盯着书桌上的一盆花,也好奇地立起身,动鼻子嗅了嗅,突然一顿,然后,脖子移动,转向水缸那边。

    “汪汪汪汪!”

    叫几声看看方召,然后又朝水缸叫得凶猛。

    方召视线转向水缸。

    有智能机器人的定时定量投喂,这只杂交海蛞蝓与他离开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懒洋洋在水缸里缩成一团,全身覆盖的那些细密的软刺,随着水波一摆一摆的,看上去软绵绵的一团,无害得很。

    见方召盯着水缸不说话,卷毛朝水缸叫得更厉害了。

    “行了,我知道它有问题。”方召拍了拍卷毛,然后调出书房的监控。

    屋子里每个房间都安有监控,平时方召自己在家的时候会关闭,但若是不在,会打开。

    外出拍《创世纪》的时间太长,屋里的监控也开着,拍摄期间方召太忙,没有细看屋里的监控,只是看一眼智能机器人传给他的数据,知道屋子里一切正常,扫地拖地,浇水施肥,定时定量给这只“兔子”喂食,所有设定的程序任务都完成,知道水箱里这只兔子生命体征各项数据保持在正常范围,也就不会多看了。

    现在,方召将书房的监控视频调出来,针对水箱这里的动静筛选,很快便出现了四十几个视频。

    打开第一个视频,方召就看到了,水箱里的兔子,身体开始变化,吸附在水缸壁上,往上方移动,然后顶开水箱上方并没有关严实的盖子,整只拉长,身体一端依旧吸附在水缸壁上,另一端则探向离水缸不远的那盆植物。

    那植物每片叶子都是鸭蛋大小,它快速吃了一片叶子之后,又原路缩水缸,整只也渐渐变成绿色,与它刚吃下去的那片叶子的颜色一样!

    从一只白兔子变成了绿兔子。

    阳光透过书房的窗户照在书桌的水箱上,在水箱里再次缩成一团的兔子,两只“耳朵”在水里摆动的幅度稍微大了一些,看上去比以前多了些活泼,心情似乎不错。

    方召记起来,这只杂交品种的繁育者说过,它是能像植物那样进行光合作用的。

    而且,还荤素不忌。

    当初在白暨星的时候,萨罗扔进去的辣椒它都吃了,现在吃片叶子,自然也没事,方召拿到的生物体征数据自然也保持在正常范围。

    让方召惊讶的是,这只海蛞蝓竟然能自己顶开水箱上方的盖子,那盖子虽然没锁上,但想要打开,还是需要些力气。不仅如此,它身体能拉长,还能准确找到水缸外面的植物……

    因为含有外星基因,方召不会将他跟本土的海蛞蝓相比。

    摇了摇头,方召又翻看后面的视频。

    有了第一次啃叶子行动之后,这兔子似乎知道周围没有危险,也没有能威胁、干扰到它的其他生命体,胆子大了,隔一段时间,它的身体由绿变回白之后,就会再探出来啃叶子。

    等将桌子上的那盆花啃得矮了一层,它便将目标放到书房里其他盆栽上。

    除了那三盆没开花的盆栽,还有其他盆栽也被啃过,有两盆离得远了点,放在地上,它甚至短时离开过水缸。

    见视频中这只混血海蛞蝓熟练地开关水箱盖,方召眼睛眯了眯。看来以后水缸的盖子得上锁了。

    把书房里被啃得矮掉一截的那几盆植物都搬出去,换了其他长势好的进来,方召又给这只混血海蛞蝓的繁育者留了个言,便暂时将它放在一边。

    将银翼那边的工作交接,方召给严彪和左俞放了假,让他们跟家里人多相处,毕竟离开这么长时间了。

    事情处理妥当之后,方召便带着卷毛,低调前往延北市看望方老太爷和老太太。

    延北市干休所。

    方老太爷今天有拜访者,是退休前提携的一个后辈。

    这位后辈,现在也混得好了,调出去五六年,现在高升,洲级某局副局长,这次回延北市探亲,特地过来拜访方老太爷这位老领导的。

    以前在方老太爷手下混过的人都知道,这位老人家很喜欢提携后辈,但可惜的是,儿孙没一个成大器的,反而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一个个上升的势头猛,甚至不少都比方老太爷退休前级别还高。

    “小魏,看着你们一个个高升,我心里也高兴,你们,都很好!”

    方老太爷走在干休所的园子里,手里拄着个拐杖,踏着石板铺成的小路,一步步缓缓往前。

    前面有个上坡,这位被称为“小魏”的副局长赶忙上前扶住方老太爷,“要不是您当年拉我一把,我也没可能爬到今天的地位。”

    魏副局长心中也感慨,他调去外市五六年没回来了,现在有时间回来,看着以前的老领导,也颇为心酸。

    他调离之前,老爷子虽然年纪大,满头银丝,但身体还是很好的,五六年过去,都用上拐杖了,走路缓缓的,腿脚看着也没什么劲。

    老领导真的老了啊!

    两人说着话,方老太爷脚步突然一顿。

    旁边的魏副局长顺着老爷子的视线看过去。

    不远处有位退休的老干部,身边跟着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还有些眼熟,似乎就是延北市的一颗政治新星,前两天还做过一次重要演讲的。

    那边一老一少笑谈着,说到什么,那位老干部朗声大笑。

    魏副局长再看看旁边的方老爷子,老爷子眼中果然带着明显的羡慕。

    “真羡慕啊。”方老太爷低声说道。

    魏副局长心中一叹。老领导还是不甘心方家的小辈们没有太出色的,遗憾于没有一个满意的接班人。以前就有人笑话方老爷子,提携那么多人,到头来高升的没一个是他方家的。

    记得上一次来看老领导的时候,老领导言语之间还有些抑郁和不甘,但现在,五六年过去,老领导似乎想开了,没有了那种不甘心,都有心情和老伴儿去种地。

    心里想着那些,魏副局长出声安慰老人家,“您家有几位也不错,相比大部分人,已经很好了。”

    方老太爷闻言一笑:“少给他们脸上贴金了,跟普通人比,他们当然算混得好,但跟同体制的人相比,他们也只能算及格,更比不上你们。我给他们的资源不比你们少,升不起来,可能是他们自己没能力,也可能是没那志向。”

    方家从军从政的都有,但并不算出色,一开始方老爷子会帮一把,但后面怎么走,还是得看各人。

    “我不可能一直扶着他们走,自己的路,自己的前途,还是得靠自己拼。”方老太爷叹着气,“我现在退休了,更不可能陪着他们走,儿孙自有儿孙福,我老了,不想去操那么多心,还不如和老伴儿包一块干休所后面的地,自己种菜玩玩。”

    说起干休所后面的地,方老太爷又来了兴致。那边划出来的地有限,不可能跟牧洲那边的农田相比,完全是给干休所里的老干部们种着玩的,打发时间。

    听老领导言语间并没有郁气,魏局长也跟着笑道:“挺好,等家里儿孙们过来的是时候,还能摘点自己地里的菜吃。”

    哪知方老太爷一听这话,说道:“不给!我就租了那不大点的小块地,都留着自己吃,不给他们吃!谁都不给!”

    正说着,前方那一老一少也走近了。

    那名老干部诧异地看了眼方老太爷,“哎,老方,我之前看到你们家小召了,往你们家过去,又扛着一大箱子东西呢。我还以为你回家去了,没想到在外面走。”

    方老太爷一愣,“啥?我家小召回来啦?老太婆肯定早就知道,竟然没跟我说!”随即又是狂喜,“我家小召回来了!”

    得知方召已经来到这里,方老太爷也待不住了,转身就要往回走,还对旁边的某副局长道:“小魏,咱们回去再聊!你要是有事,就先忙去吧,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很感谢你们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祝步步高升,再展宏图,青云直上!我家小召来看我,我就先回去……对了,你知道我家小召吗?《创世纪》总看过吧?他演的就是里面的‘方召’!”

    某副局长:“……”这弯转得太急,突然有点懵。

    瞧着老领导往回走,前面还有个台阶,他正打算上前搀扶一下,就见老领导抬脚一跳,然后健步如飞,小跑着离开。

    某副局长:“……”

    不过方老太爷没跑多远,就碰到了方召。

    “哈哈,小召回来啦!好好好!看着瘦了点,拍戏辛苦……不辛苦?怎么不辛苦!别骗我了,我都知道,每天都刷新闻的!”

    被留在原地的某副局长,就见着一向严肃的方老爷子,脸上开花似的笑得灿烂,嗓门也加大好几级,中气十足。

    “小召你回来得正好哇,我在后山租了块地,自己种的呢,待会儿过去将熟了的都菜摘了给你吃,吃不完用保鲜盒装着带回去吃……哎,不用扶不用扶,我腿脚好着呢……这拐杖?网红产品,干休所里大家都想买,我也跟着一起团购了一个,挺有意思,还能当武器呢,谁惹我就拿拐杖干他一架!”

    方老太爷得意地说着,一手抓着方召手臂往回走,另一只手提拐杖甩着玩。

    “能在这边留几天……有假期?好好好!你就住这里,上次你睡的那间房我还留着呢,咱一起看《创世纪》!现在第九季都快播完了,不过还没到你死……呸呸呸,还没到你演的那位阵亡的时候,正好,咱一起看!”

    周围听到方老太爷这话的干休所其他老干部:“……”

    啥?方召这小子还要住这里几天?

    完了!

    没安宁日子了!

    方老头铁定要嘚瑟飞起!

    方老太爷的大嗓门渐渐远去。

    某副局长还站在原地,一脸恍惚。

    我仿佛拜访了一位假领导。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