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328章 哪来的自信
    音乐是个神奇的东西,不通过语言就能达到共鸣。

    不管注意到片尾配乐的人,还是没有去在意的,在那一集结束之后,或许会想到不同的东西,但原本心中对“方召”这个历史人物的同情、惋惜、可怜等情绪,都会削减许多。

    这样一来,难免有人继续阴谋论,觉得因为某些势力的干涉,让“方召”这个角色最终以这样的方式结局,即使角色塑造得深刻,但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种悲命英雄的感觉,这里面肯定有阴谋!政治什么的,就是黑暗!

    当然,更多人只是追剧,剧怎么拍,他们怎么看,同时改变一下对“方召”这个历史人物的想法。

    《创世纪》播到了第九季,过不了多久,第十季也要开播,到现在为止,已播的九季,质量相当高。

    就算剧情有争议,但无法否认,《创世纪》是少有的影片与原声都牛的剧。

    不说别的,这阵容,这资本力量,这历史意义,就算以后翻拍,能被替代吗?

    不少评论家也说过,未来五十年,甚至百年内,无法超越!

    没能进组的演员们后悔不已,只能安慰自己,以后还有机会,可理智上也知道,就算有其他剧组拍摄那个时期的历史剧,也远远比不上《创世纪》的影响力了。

    当第九季结束,随着“方召”这个重要角色的阵亡,方召再次上了热搜榜。

    大家对于“方召”这个人的讨论,难免会提到饰演他的方召。

    “看这帮实力派演员的戏就是爽,真就演绎出了那种历史厚重感,这种史诗底色的剧太考验演技,听说很多演员演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走不出来,不知道演完老方之后,方召走出来没有,最近都没有听到他的消息。”

    “有延北市热心群众透露,在某干休所看到方召了。”

    “应该还没从戏里走出来吧。”

    “你们似乎都忘了,方召的扮演者,只有二十多岁!比我还小呢!一般这种年轻演员,演得越好,越难从戏里走出来,甚至可能会留下心理阴影,被一部戏影响一生的演员也不少。这小伙子不容易啊!”

    “对哦,方召三十岁都不到!还是完完全全的新人!记得当时选角是罗曼推荐的吧?罗曼这眼力够好啊。”

    “是罗曼推荐,最后由百人团投票决定的,不过罗曼占首功。”

    不可避免的,总有人酸。

    “方召就是运气好而已。”

    “我分析了一下,方召其实也就本色演出罢了,换个这种性格的人,照样能演出这效果。”

    粉丝不乐意了。

    “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所以我先看了下楼上两位的认证信息,也是演员?那正好,这句话我一定要说——你行你上,不行别哔哔!”

    “以前不知道,一直以为饰演‘方召’的是个年纪大的演员,现在看来,就算本色演出,就算有优势,但只看方召这年纪,能做到这样的屈指可数,真不是谁都能演的,罗曼那些世界级的导演和百人团里的艺术家们又不瞎!”

    “看看剧里面,言语,行为,气势,表情,无可挑剔!厉害了我召神!”

    一帮人正聊着,《创世纪》延洲篇官方在互动平台上新发了一条消息——

    “第九季季末片尾配乐《我这一生》,作曲:方召,编曲:方召……[链接]”

    在制作第九季的时候,考虑到同名影响,方召的作曲者信息并没有出现在那一集的片尾字幕里,不过官方也很快放出了作曲、编曲、录音师、乐队等信息,还有音乐试听的链接。

    “牛X!这是自作自编自演啊!”

    “不说我都差点忘了,他是音乐院校毕业的。我TM该说什么?不想当影帝的电竞大神不是好作曲家?”

    “我就想问问,叫这名字的人是不是都很厉害?我最近琢磨着给自家刚出生的小孩取名。”

    “咳,本人与伟人老方同名同姓,与召神一个名字,刚过去的月末测试没及格。”

    ……

    网上的人有他们的乐子,不过,对于音乐圈的人而言,感受就不同了。

    “这首艺术水准相当高,与影片的粘合度也极高,有获奖的可能。现在的年轻人已经这么厉害了?他哪个学校毕业的?”

    “应该有指导的老师吧,不可否认,这首水准确实相当高,但这不是方召这个年纪的人能作出来的!”

    “我也这么想,方召这方面才华是有,但独立创作的可能并不大。先不说这种不急不缓却又带着厚重感的史诗性质乐曲有多难驾驭,没有足够的阅历,没有足够的感悟,没有足够的时间积淀,区区小几十年的经历怎么作出来!”

    “可能是入戏太深吧,不是都说方召演得好?不过,如果真是独立创作出这曲,那我只能说,方召这人,这就是天才中的天才。”

    “演戏和作曲不一样,不是天才就能解释的。我还是更相信这后面有人帮忙。”

    “不是薛景就是莫琅,莫琅的可能性更大,毕竟薛景没去崴星。而且,在崴星的时候,很多人都知道方召跟莫琅走得近,莫老爷子还经常送东西给方召,看上去关系不错。”

    “莫老不是早说过不收学生了吗?他老人家的关门弟子现在都五十几岁了。”

    质疑是质疑,但谁都不敢去问莫琅,不过大家在心里更相信是莫琅给予了指导。

    很多年轻人的作品,说的是独立创作,其实背后有一个团队或者有厉害的指导老师帮衬。

    “《创世纪》里方召就只投了这一首?”

    “以作曲者身份创作的,就这一首,不过,我听我老师说,第十季压轴曲里面,方召参与编曲了。”

    “第十季的压轴曲?就是那个长达十分钟的那个项目?莫老爷子亲自操刀制作的那首?”

    “对,据内部消息,那首里面编曲那一项,是莫老爷子亲自加的方召的名。”

    “行了,不用多说了,肯定是莫老爷子帮忙。”

    一众作曲大师们得出了结论。

    不管那帮学院派的大师们怎么猜疑,方老太爷是坚信方召独立创作了这一首。在他看来,自己这小重孙无所不能。

    “我家小召就是天才!”

    方老太爷笑眯了眼。

    次日晨。

    老太爷和老太太一大早就准备了早饭。

    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一般都是让干休所食堂那边送点粥点过来,或者自己简单煮点早餐,不过方召来了之后,二老就亲自下厨了,方召拦都拦不住。

    大清早的,一大锅饭,五六盘菜。

    菜都是二老自己地里种的菜,以及方召让牧洲那边农场送过来的菜和肉。

    一碗,两碗……方召一连吃了五大碗饭。那一大锅饭和桌上的菜,基本上都是他解决掉的。

    老太太笑得一脸慈祥,没觉得哪里不对。

    老太爷则满是心疼,心想:方召这孩子果然还是受苦了啊,又拍戏又作曲的,费力又费脑,能不累吗!估计经常挨饿,连顿饱饭都吃不了,嗯,中午煮饭再加一瓢米。

    其实方召没想在这里吃这么多,他现在的确是很能吃,但二老年纪大了,做饭也不容易,做一大桌就更不容易了,就算现在的厨具大多智能,也不能让二老太劳累。可是,拦不住,二老干劲十足的,方召也就只能在旁边打下手帮帮忙,吃饭的时候吃得少了,二老还觉得厨艺下降,觉得更受打击。

    虽然方召吃得多,但他吃饭的速度快,等二老吃完没一会儿,方召也吃完第五碗饭了。阻止了老太太添第六碗饭,方召帮着收拾桌上的餐具。

    方老太爷拍了拍袖子上莫须有的灰尘,“咳,小召,走,散步去,早上吃饭之后得消消食。”

    方召正要说话,有通讯提示,是公司那边打来的。

    老太太让方召去房间里接电话,然后朝老太爷甩手:“你自己去走,小召还有事。”

    “行吧。”方老太爷说得不情不愿,但也不想去影响方召的正事。

    方老太爷垮着一张脸走出门,不过很快脸上又灿烂起来,加快脚步赶上前面那几个同样出来散步的老头。

    “哎,老李啊,昨天看《创世纪》了没?我家小召演得可好了!网上多少人也夸我家小召天才呢,不过看他们提起老军团长,‘老方’‘老方’的,感觉脸热,怪不好意思,你们以后还是别叫我老方了,要不换个称呼?”

    被叫住的那位老干部僵着脸:“你哪来那么多内心戏?”

    “这剧是我家小召演的啊!可惜只演到第九季……哦,对了,第九季最后一集的片尾曲跟前面那几集不一样,配乐是我家小召作的,独立创作!这叫什么来着,自作自编自演!不是我吹,全球没几个人能做到,能做到的也没我家小召那水准!”

    其他几位老干部:“……”这日子没法过了!

    方老太爷日常吹牛完毕回来,心情好得还哼着小曲,一进门,就见老太太在收拾东西。

    “怎么回事?”老太爷问。

    “小召说公司那边有事,明天得回齐安市去了,我先给他收拾些东西。”

    晴天霹雳!

    方老太爷刚才那得意的飘的心情,被霹得灰飞烟灭。

    “啥?不是说可以多留一段时间的吗?怎么就急着回去?”老太爷赶忙问。

    正好方召从房间里出来,便解释道:“公司那边安排了一个访谈,临时决定的。”

    “直播还是录播?”方老太爷又问。

    “直播。”

    “那还好,哪个节目?我先设置个提醒。”

    问清楚之后,方老太爷熟练地设置了三重提醒,然而接着问:“小召,你这回去之后是不是还要继续演戏?我看网上的那些新闻,听说现在很多人找你演呢,还是绝对主角。”

    “不了,我打算去进修。”方召道。

    “进修?去哪儿进修?”

    “皇洲艺术学院或者皇洲音乐学院的进修班,不过还得考试。”

    依照银翼那边的意思,方召现在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公司再在背后运作一下,只要考得不太差,进这两个学院的进修班没问题。不过两边的考试都在同一天,不可能同时报考,公司那边让方召先考虑,尽快决定,公司那边好提前安排。

    方老太爷对这不了解,查了一下,发现音乐方面,皇洲艺术学院和皇洲音乐学院这两个排名全球前二,比方召毕业的齐安音乐学院排名要高不少,这两所都是顶尖的院校。

    “你肯定行!”方老太爷对方召很有信心。

    方召又有电话,老太爷也不打扰,转了个圈,发现已经没什么能收拾的了,便跑去菜地。

    菜地有专人负责,还可以帮忙干活,方老太爷让人将能吃的全给摘了,保鲜盒封好。

    其他人见状,问:“方老头,昨天就看你摘了不少,今儿又摘这么多?自己不吃了?”

    “不吃了!全给我家小召寄去!”

    “你家小召要离开了?”周围正在农学专家指导下打理菜地的几个老干部,立马抬头问道,脸上还有没来得及遮掩的狂喜。

    “是啊。”方老太爷注意力都在那些菜上,没留意到其他人的反应。

    “那你昨天摘的菜呢?”有人问。

    “吃完啦!年轻人嘛,能吃是福。”

    “你家小召在牧洲不是有农场吗?他又不缺这点吃的,牧洲农场的菜比你这半吊子种出来的好吃多了!”又有人说道。

    “那不一样。”反正方老太爷觉得自己种出来的菜最好,“我家小召还要去皇洲深造呢,作曲也很辛苦的,我得给他多送去些。”

    “哎?你家小召不是演员吗?”其他人好奇。

    “他那都是兼职,兼职的懂吗?本职还是作曲,他之后还要去深造,去进修班学习。”方老太爷脸上带着些得意。

    “进修班?这我知道,我儿子教育部的,听他说起过。你家小召找好学校了吗?近几年音乐艺术类院校在这方面卡得严了,排名越靠前的,进修班越不好进,尤其是全球排名最前面那俩。”

    方老太爷面色一肃:“还没确定,考虑到他那专业,让我说,皇洲音乐学院可以,皇洲艺术学院也还行。”

    其他人:“……”你哪来的自信说这话?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