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有人主动向方召挑战,且被接下时,银翼极光电竞团队内部陷入低迷的群突然又活了——

    “啊哈哈哈哈!不能只有我们被虐!队长干得好!”

    “队长,我们能去围观吗!”

    “我已经对自己的技术水平产生了严重怀疑,惟有一场旁观才能解除。”

    “先说明,我绝不是幸灾乐祸,有句老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只是想了解下,别人面对召神的时候是怎么被打……是怎么应对。”

    “反正换我的话,是打死不会去挑战的。”

    看着群里面这帮人又活跃起来,秦久楼也认为,是该做做对比,咱不跟方召那种单人战斗力神级的比,就跟平时的老对手们横向对比一下,看看差距在哪里,看看对方能在方召手里坚持几分钟,有用的就学几招。

    但,看到群里队员们这种幸灾乐祸的心态,秦久楼觉得自己作为队长,该说的还是得说。

    “你们这心态不行,作为一名职业的电竞选手,思想应该更积极一些,应该想着怎么提升自己,与高手交流是必要的,不能因为对方太强,就退缩……”

    秦久楼在群里吧啦吧啦吧啦说了一通,半个字不提他刚找借口避战的事情。

    没办法,其实原本秦久楼是真的打算与另外八个人一起组个团去挑战方召,但了解到方召做题做得亢奋的情绪,思量之下,果断怂了。

    不过,旁观大概不行,其他八个人也不是傻子,第一次挑战,输赢不确定,双方差距也不知道,不会让人旁观。

    正在准备一局挑战赛的八个人也在讨论。

    “我怎么觉得秦久楼给咱们挖了个坑呢?”

    “不管坑不坑,你现在想退也退不了。”

    事是自己主动挑的,战书也下了,全球精英群里那么多人都知道这事,相当于职业电竞圈混得好的都知道了这消息,要是现在退出,以后怎么有面子在圈内混?

    “我没想退。我只是有点不安,你们说,为什么秦久楼让咱们八个对方召一个?方召真那么厉害?”

    “看以前的视频,方召单人扫分能力确实挺厉害的,其他的不知道,不过视频毕竟只是视频,游戏里我也没跟他交流过,具体如何,打了才知道。”

    “八个团一个,有点欺负人啊,就算赢了,说出去多没面子。”

    “先别管那些了,既然秦久楼这么安排,方召也同意,咱们就先打。也别大意了,八个团一个输了才更没面子。”

    “对,先打,其他的以后再说。”

    八个人私下里商量战术,检查装备。虽然来自不同的洲,不同的团队,但毕竟是职业的,打过不少类似的比赛,知道怎么配合。

    “还有问题吗?”

    “没了。”

    “OK,开干!”

    然后被虐了个爽。

    ……

    全球职业电竞精英交流群里,也有人在关注这事。

    “开始了吧?”

    “是挨个挑战还是组队?组队又该怎么组?他们八个加方召,合起来九个人吧?五vs五也打不了,难道还有谁新加入是我们不知道的?”

    “哎,秦久楼,其他的你不说,坐标和训练场总能透漏下吧?”

    秦久楼回道:“不能,我自己也没法旁观。现在刚开始,其他的,你们应该很快就能知道。”

    这话让不少人心中一动,“刚开始”和“很快就能知道”,这俩组合在一起,总觉得让人不安。很快是多快?十分钟?

    秦久楼看着时间,如果方召依旧按照以前的方式,依旧会让出一分半的时间给对方准备,至于一分半之后那八人能坚持多久,他也不确定,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时间不会太长。

    不能旁观游戏,秦久楼也只能看上面显示的游戏持续时间。

    看着时间,从开始算起,到两分半还差个几秒的时候,显示本场结束。

    秦久楼眉毛颤了颤,他决定接下来一段时间不在全球精英群里冒泡了。

    大群里,结束一局的八人一连串的消息轰炸。

    “秦久楼你出来!”

    “Jian人!阴险!你自己先跑了!”

    “令人发指!”

    “咱们友谊的小船翻了!全TM翻了!”

    “仿佛回到了菜鸟时期。”

    “为什么感觉我的招牌技能成了鸡肋?”

    群里其他不明真相的人很好奇,为什么这八个人去挑战方召,回来骂的却是秦久楼?

    再看后面那些话,又觉得信息量颇大。

    综合起来,大概是说,秦久楼坑了他们,以及,方召这人很强。

    至于挑战结果?不用问,看这口风,肯定是输了。

    那八人在大群里也不会透露太多,所以,关系要好的,就私下里打听去了。

    也有问到秦久楼这里来的,不过秦久楼装死。

    那八个人也不傻,现在打完也反应过来秦久楼之前是找借口退出,留他们八个去面对情绪亢奋状态下的方召。所以,秦久楼暂时就不去拉仇恨了。

    不过,依秦久楼对方召实力的了解,两分半的时间,可能还放水了,不然大概两分钟就能结束这场比赛。

    当然,秦久楼心里还是很爽的,之前方召不再参加游戏正式竞争之后,多少人质疑过方召的能力,说“召神”这个称呼有点言过其实,都是粉丝们吹捧,靠公司运营起来的。这也造成了不少人习惯嘴炮,在网上公开表示想挑战。

    这次之后,挑战的人肯定还有,但嘴炮的人会大幅减少。

    也好,省得这帮人以后没事瞎哔哔。

    不管这场看似普通的挑战赛让大家如何议论,方召的神座,稳了。

    另一边,方召见对方那边打完一场就不打了,便也不多说,下线之后将游戏机给卷毛玩,他则回书房继续做题。

    接下来的时间里,方召基本没出过门,关在家里做题,或者跟薛景和明苍他们视频,了解一下考试流程以及需要注意的问题。

    娱乐圈,除了电竞圈子里还经常有人提起方召之外,其他地方,已经很少能看到方召的消息了。

    随着《创世纪》第十季播出,人们讨论的话题也在不断变化,也还有人提到方召,但方召在网上的热度,已经远远比不上前面九季了。

    终于等到初试一考的时间。

    全球逾十万人报考皇艺十二律这个顶级进修班,皇艺在每个洲都有制定考点,一般都是各洲知名的大学,由于这次考试涉及的是艺术类,指定的学校都避开了艺术类院校。

    通过初试才能赴皇洲参加复试,但能赴皇艺参加复试的人极其有限,初试三场考试就能刷下去九成九。

    方召分到的是齐安市一所知名高校的考场。在考试那天,低调地前往考试场地。

    休假回来的左俞和严彪继续担任司机。

    进考场需要通过安检门,防止携带作弊器,以及身份核对,之后还有监考的老师进行二次检查核对。

    报考的人里面,大部分都是四十岁以上的人,但也有一小部分二三十岁的,方召看着比周围的考生年轻一些,过安检门的时候就被监考老师注意到,再看看那张脸。

    嚯!方召!

    瞧瞧准考证,没错,就是方召!

    就算近段时间网上已经很少有方召的消息了,但前段时间太火,《创世纪》带动的人气,再加上火烈鸟的广告轰炸,即便不关注娱乐圈的人,看到方召也会觉得眼熟,更何况这些监考老师里面还有方召的粉丝。

    安检完毕,身份核对也证明是本人,方召便按照准考证上标注的考室编号,找到自己的考室。

    考室都是独立的小间,每间里面只有一个考生。试卷是电子屏显示,写完直接录入数据库。

    考室的窗户都是单向可视,里面的考生看不到外面,但外面的监考老师可以看到里面。

    考试时,方召的考室外面,四五个监考老师凑到一起围观。

    “对,没错,就是方召!”

    “方召是谁?听着耳熟。”

    “《创世纪》里演‘方召’的那个。”

    “噢,是他啊,没想到这么年轻!他竟然也报考皇艺十二律,那可是砸钱也没法进的全球顶级进修班!方召现在考这个班,太早了吧?”

    “考不上也没关系,他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就当做一次体验,适应考试熟悉流程。”

    “也对。”

    由于规定,监考老师们不能在某个考室前停留太久,但每次经过方召这里的时候,监考老师都会多停留一些时间,有时候好几个人凑一起围观。

    监考老师监考时不能拍照,发出去的消息也都需要经过审核,但不是见不得人的秘密,也不需要遮遮掩掩。

    于是,监考这片考室的老师将这事跟同事分享,然后,这所学校更多的老师知道了方召在这里考试的事情。

    进而,消息传播得更广。

    这就造成了,方召考完的时候,被严彪告知学校外面有娱记蹲守。

    左俞则确定了一条隐蔽的路线,让方召从那边离开。

    娱记们没能拍到方召的照片,但也从一些监考老师那里确定了,方召确实报考了皇艺十二律,且刚在这里参加完初试一考。

    皇艺十二律的考试,在偌大个娱乐圈根本掀不起多大的水花,因为能考进去的,多半都是偏学术向的学院派艺术家,与娱乐圈的风格不一样,大家也都不怎么了解,平时也不会去注意,很多人都没听过皇艺十二律这名号。

    但方召这事,掀起的就不是小水花了,那是大浪。再加上有人推波助澜,银翼也没法将这事压死,只能引导舆论,不让它发酵成风暴。

    。

    。

    。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