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召参加皇艺十二律考试的事情,迅速在网上传开。

    对于许多初次听到皇艺十二律这个名字的人来说,很新奇。

    “皇艺十二律是什么?听起来跟我们齐安十二中类似。”

    “哈哈哈我家旁边还有个十二小呢!”

    每个市都有那么些以数字命名的小学、中学,XX市第XX中学/小学这种名字太常见,所以,当皇艺十二律出现的时候,乍一看还真没什么特别的,但“律”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叫十二律?

    再一搜,顿时肃然起敬。

    “跪了!逼格太高,只能仰视!”

    “从这班出来,拿到的证都能闪瞎眼吧?”

    “我导师的导师当年就是那里出来的,超级牛比的一个人!据说里面出来的都是业界大牛!”

    “不是艺术类专业的人可能对这个进修班不了解,皇艺十二律相对于皇艺来说还是比较独立的,若单论学术水平,皇艺十二律进修班的老师,水平甩皇音和皇艺其他老师十八条街!”

    “对!听说那班的指导老师大多都是获得过寰宇奖的。不喜欢学术类的人可以查查获得寰宇奖的影星歌星都有些谁。”

    寰宇奖,艺术类最高奖,获得这个奖的影星或者歌星,都是真正的天王天后级,是全球认可的,而不是现在很多小范围自封的那种。

    “咳,我们老师考这班考了十年没进,后来乖乖走考研路了,他说这种一步登天的任务太难,只有天才中的天才,才能完成。”

    “想考这个班,备考时间至少两年,因为准备期太长,也太难考,最后录取的也只有十二个人,所以报考的人也不多,每年也只有十多万吧。他方召又准备了多久?过去那一年多的时间都在拍戏!”

    “十多万报考!还‘只有’?这人数哪里少了!”

    “前面的,重点难道不是方召的准备期不够?”

    “我承认方召是很有才华,但你要说他现在考得进皇艺十二律,那就是闭眼瞎吹了。粉丝们有些时候还是得冷静,要理智追星,不要盲目吹捧,有个词叫‘捧杀’,别给捧死了。”

    “我不是看不起方召,皇艺十二律那种级别的进修班,不是作几支曲子演个连续剧,或者死背课本内容,就能考上的。积累和天赋同样重要。”

    网上这事炒得火热,还有人开赌盘赌方召能走到哪一轮。

    原本这事也不至于闹这么大的动静,但有人故意将这事闹开,银翼也只能去尽力控制。

    方召挡了太多人的路,只要有机会,总会想要将方召整下去。

    网络舆论会影响到方召备考的心情,这么多人关注,自然也会有更大的压力,对于一些心思过于敏感的人而言,这种压力可能是致命的。

    方召这一轮过了还好,若是过不了,方召就会面临更多人的嘲笑和质疑,就算方召以前有优质的作品,但圈子就这样,混得好的时候不惹你,一旦发现你出错了,就纷纷出来踩一脚了。

    现在初试的一考完了,多少人等着出结果,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方召知道网上的议论,不过,这点压力他还是轻松的。如果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住,他怎么可能在灭世纪活下来?

    刚回到家,方召就接到了薛景的来电。

    薛景很担心。

    “不要理会外面那些言论,专心你自己的复习。一考今晚八点就能出成绩,按照你的水平,我认为过一考基本没问题。如果能进,会收到二考的准考证。不管通过与否,心胸放开阔些。”

    “谢谢您,我明白的。”

    方召跟薛景通完话,又给一些关心他的亲友回了消息,便着手二考的内容了。

    与方召的镇定不同,薛景那边反而更沉不住,别看薛景这么安慰方召,其实他紧张得晚饭都没心思吃,坐在那里等消息。

    延北市干休所。

    方老太爷气得连拐杖都摔断了。

    “不安好心!都不安好心!!”

    方老太爷想跟方召通话,但又担心自己一激动说错话,给方召更大的压力,只能在家里生闷气。

    老太太叹气,但还是安慰道:“银翼那边应该会处理好的。”

    “好个屁!那些商业公司,指望他们?菜都凉了!”

    “还是有效果的。”老太太翻了翻网上的言论,截选出其中部分给老太爷看,“能看出银翼的人出手了,再往好的方向引导。”

    “有屁用!还不是闹大了!小召的压力得多大啊!让小召安静地参加考试怎么就这么难呢!”老太爷心疼得不行。

    “名气就意味着做什么事都得承受比别人更大的压力。”老太太叹息。

    方老太爷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给方召拨过去一个视频通话。

    接通的时候,方召正在书房,桌子上还有一些书籍,能看到旁边的电子屏幕上还显示着一些电子文档。

    “复……复习呢。”方老太爷磕巴了一下。

    “嗯,为二考准备,不管一考能不能过,先准备总是好的。”

    “对!保持心态,别管其他人怎么说,咱尽力就好!还是要注意休息,别忘了吃饭……”

    叮嘱完方老太爷也不打扰方召备考,通完话后继续生闷气。刚才在视频通话里没看清,但按照方老太爷自己脑补的情形,他觉得,“小召肯定又瘦了!又要备考,压力还那么大,也不知道会不会按时吃饭。”

    坐立不安地等到晚上八点,方老太爷焦躁地拿着短了一截的拐杖戳地面,等消息。

    方召晚上八点的时候,收到了新邮件通知,是一考的通过通知,以及二考的准考证。

    就如薛景所说的,一考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的难度,只要不马虎,拿下该得的分,从十多万人中出来并没有太大问题。

    将这事告知薛景、延北市的二老,以及银翼那边的人之后,方召继续他的备考。

    在其他人看来,他的准备时间是不多,但其实自从他重生的那一刻起,就没放松过对新世纪新知识新内容的吸收,包括拍戏那段时间,也没放松过。他能将明苍的备考笔记看那么快,将薛景出的试卷做那么快,并不只是临时看书看出来的。

    二考的大致题型和注意要点,薛景都给方召指出过,接下来两天,方召都没出门,也没上网关注其他事情。

    网络的舆论战交给银翼的专业团队去处理,他只要专心备考就行了。

    二考距离一考只有两天准备时间,考场重新分配,在另一所高校。

    去考场的时候,方召依旧很低调,那学校周围也比较冷清,但等方召考完出来的时候,他在这里考试的消息已经走漏,学校外面依旧有不少娱记蹲守,但方召打定主意避开,蹲守的娱记依旧没有拍到方召的照片,只能从学校买下一部分监控视频。

    学校的监控视频也管得严,能买到的视频有限,可总比没有好,对于娱记们来说,一个镜头能编出好几个故事呢。

    皇艺十二律的初试一考通过的只有不足两万人,经过二考之后,剩下的只有五千。

    多少人希望方召在考试的时候出点意外,或者承受不住压力、心绪不稳发挥失常,然而,方召就在众人好与坏的期待中,继续稳稳地过了二考。

    过了二考之后,银翼那边的底气就足了。他们对方召的期望不高,过二考就足够了,若是三考能过当然更好,不能过也无碍,在方召这个年纪,能过初试两轮已经很难得了。

    三考只会留下一千人,参加三考的人,又不少都是延洲有名气的艺术家,而且多是六七十岁的人,三十岁以下的,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

    在三考临考前一天,方老太爷给方召寄了个包裹,说是他们二老特意去烈士陵园那边求的。

    二老悄悄来了一趟齐安市,但没去打扰方召,只去了趟烈士陵园,得了想要的东西,就离开了。离开前给方召寄的包裹。

    “是我和你曾奶奶一起诚心求的,听说很灵,你三考的时候戴着,我问过了,那个可以带进考场。千万记得啊!”方老太爷给方召的语音留言中说道。

    方召打开包裹,是一个与旧世纪护身符类似的挂件。

    好奇之下,方召将小挂件里的东西拿出来,是一张折叠的纸,里面还画了画。

    小心将折叠的护身符纸展开,上面画的是一个人——灭世纪第五军团第一任军团长方召。

    方召:“……”

    。

    。

    。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