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助理的第一天,南风觉得压力甚大。

    次日,等方召去上课,南风做完自己的任务,也没立马回去,他走到校园内某园区一个凉亭里,打开保温盒里切成块的冰镇西瓜,在皇艺校园里感受艺术氛围。

    不远处有人在练琴,南风翘着的腿跟着节拍一晃一晃,觉得自己也沾上了艺术气息。

    没一会儿,一个家长带着孩子过来歇息,那孩子看着没成年,应该只是读中学,听他们谈话,像是来参加皇艺的什么考试,那家长在开导抱怨皇艺考试的孩子。

    “皇艺的考试是很严格,就算是关系户也得考试,但你知道为什么皇艺要安排这些考试吗?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学生,因为大家都很不希望出现以后自己在讨论专业问题的时候,同桌在旁边一脸傻样地吃瓜!”

    十米远处正在吃瓜的南风:“……”

    感觉膝盖中了一箭。

    挺打击人的。

    但南风又迅速振作起来。

    方召的前途不可限量,作为方召的助理,他当然也得好好表现!

    也去报个培训班?

    在咨询几个圈内朋友之后,南风报了个网络培训班。之后也没回自己租的地方,而是去严彪那边,同严彪、左俞一起看《创世纪》的结局。延洲篇他已经将有方召的地方补完,剧太长了,他不可能两三天就能全部看完。

    等以后有空了,他会将剩下的都补完。不仅是延洲篇,其他洲的也都要补完,不是对剧感兴趣,而是要了解里面的那些演员。

    方召上完课回宿舍,整理完当天的笔记之后,看时间差不多,回到房间,打开早就预约好的频道。

    第十季,只要没有课,方召都会看,今天也是大结局的时间。

    与前面那几季不同的是,《创世纪》第十季的整体色彩更加明亮。

    从第一季开始就被虐得昏天暗地的观众们,终于在第十季里得到安慰。

    历史的厚重感总让人有种喘不上气的压抑,虽然第十季也阵亡了不少人,但至少整体感觉上,要明亮很多。

    从全境收复,到联手扫清皇洲,再到创世纪,十二洲的命名,新的政权,新的秩序,新的世界建立,经历了百年苦难的人们开始走向更光明的未来。

    而作为整部剧的收尾,则是一段影像。

    盛大的胜利,凯旋的英雄,以及,创世纪之后的五百年时间里,世界的变化。

    长笛与提琴拉开序幕,仿若苍茫天地之间,有个声音在召唤。

    一种力量,正徐徐地凝聚,然后步履沉稳地,纷至沓来。

    黎明前有黑暗,但最终黑暗还是变成黎明。

    铜管奏出的号声,如声声呐喊,穿透黎明,刺破拂晓,以雷霆万钧之势直击苍穹,奔向未来。

    宁和的光照耀世间,废土之上世界重建,灰白墓碑背后是数不清的传奇人生。

    耳中听到的每一个音符似乎都化为一段残影,每一段旋律都是一个鲜活的场景出现在脑海里。

    像是有一位传道者,在讲述一部大型史诗。

    不是透过剧,而是透过历史,透过时间,说着一段段雄壮宏大的战事,说着一个个传奇也平凡的人。

    画面中一个个身影交替出现,是这十季里面活着的,或阵亡的人。

    在长达百年的灭世纪,是这些人,一个一个加起来,成了挣脱黑暗的力量,撑起了一层世界!

    五百年过去,他们早已经不在。被历史记下的,有不屈与荣耀,也有悲凉和沧桑。而这些过后,还有种更为明亮的,拥有足够力量感的,令人为之奋斗一生的东西。

    在后世,有人叫它“信念”,也有人叫它“大义”。

    这种力量,贯通了百年的抗争,创造了无数奇迹。

    片尾影像背后,是十分钟不间断的乐声。

    十分钟,远超过一般歌曲时长的时间里,描绘出了太多太多难以想象的色彩。

    十分钟,12个不同旋律,28个乐段,逾百乐句,融合十二个洲典型的文化元素,复杂庞大的乐器阵容,丰富的情感变化,节奏多变却衔接完美的旋律,反复的变奏并没有重复式的拖沓累赘感,丝毫不显冗长,每分钟都有惊喜,一刻都未曾歇息!既有厚重的史诗感,又有唯美的浪漫风,震撼宏大,跌宕起伏,身临其境,心绪飞扬!

    莫琅创作这一曲的时候,受到了方召《我这一生》的启发。

    莫琅希望自己创作出来的,不是讲述这些人的逝去,也不仅仅只是回忆,他要的,是回归!

    就好像,这些人从未真正离开,还在奋战的那种希望和信仰,也从未消失!

    肉体终将腐朽,精神永不消亡!

    碧血长空,英雄归乡!

    将忘记的人记起,而被记住的人,一直都在。

    遗忘,才是最后的死亡。

    片尾最后,是奚洲卢奚大将在弥留之际说的一段话。

    “我的一生,会经历三次死亡……第一次,是灭世纪降临的时候,我告别过去,我已经不再是我……第二次,也是我即将迎接的……当我心跳停止,入棺下葬,被医生,被亲友,被社会,宣告死亡……而第三次……第三次死亡,是浩瀚宇宙中,最后一个记得我的人,将我忘记……到那时候,世上一切再与我无关,我才会真正消逝。我,经历了第一次死亡,即将迎来第二次,即将离去,但,只要你们记住我……”

    苍老却坚定的声音,仿佛聚集了肺部最后的力量,穿过了时间和空间。

    “我!将!永生!”

    屏幕暗下来,浮现出一段文字——

    “请记住他们”

    用记忆和传承,去对抗时间。

    当片尾字幕滚动,人们的视线才从屏幕中挪开。有种怅然若失却又振奋的感觉。

    十季的《创世纪》终于完结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视觉与听觉的盛宴。

    当历史转化为影像,当音与乐渗进思维,十季的《创世纪》下来,人们看到了命运的强度,也能清晰感受到信念的力量。

    “难以超越的神级!”

    “就算再过一百年,恐怕也没有能与《创世纪》相提并论的影视作品了。”

    “‘里程碑’不是说笑的,以后就算再翻拍,再聚集一堆大佬,也超越不了,意义不一样。”

    “不说了,我先去烈士陵园拜一拜!”

    “我决定了,接下来半年的计划,去十二个洲的烈士陵园都拜一拜!”

    “谁去延洲齐安市的烈士陵园?帮我带一个老方的护身符谢谢!”

    “那东西供不应求,购买难度太大,现在好像还限购了,一个人一次只能买一个。”

    “喜欢《创世纪》的音乐!剧终片尾那十分钟简直神了!”

    “那应该就是出自大师莫琅之手,作曲技术复杂,融合十二洲元素的多变的风格,华丽又不失细腻,深厚功底,炉火纯青,不愧是艺术最高奖银河寰宇奖的获得者,珍宝级艺术家!”

    “十季看过来,《创世纪》的音乐阵容真的太强大,一首比一首水平高,剧终集片尾这里是最华丽的一首。”

    “没有人留意到最后片尾字幕吗?最后那十分钟片尾曲编曲里面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大师莫琅,另一个是方召!”

    “啥?有方召?”

    将字幕拉回去一看,果然。

    “片尾曲《传奇》

    作曲:莫琅

    编曲:莫琅方召

    ……”

    “作曲难度极大,编曲困难也不小。不过,编曲里面竟然有方召?”

    “编曲在我们学术界,很多时候也叫作曲,所以,也可以说,方召参与了这个作品的创作。”

    “不愧是考进十二律的天才,人与人果然不能比的。”

    越来越多人讨论起方召,所以也有更多人去注意片尾字幕,错过的人还特意将进度条回拉,去仔细研究字幕,这一瞧,就看到了参与片尾曲录制的名单:

    “全球前三的乐团皇洲夜照,红门兰,圣拜伦全部都在啊!”

    “我早就听出来了!我大圣拜伦的圣咏solo无敌!”

    “最最最喜欢的TLB乐队竟然也参与录制了!难怪中间一段听着感觉演奏技巧特别熟悉!”

    “仔细看了看参与录制的名单,除了三大乐团,其他不是顶级大师就是获得过数次全球最佳的乐队,这些人风格跨度太大,很难想象,竟真有人将他们全部聚起来融合进一首里面。”

    这样一来,在一众世界级的大师里面,方召确实不够看。但也因为方召考进十二律进修班,质疑的声音小了许多。

    然而,当一群专业或非专业的人们讨论着自己喜欢的乐团、乐队,或某几位自己崇拜的参与录制的大师时,一条留言突然在极短时间里被赞上热评。

    “疯狂炫技的莫老爷子,这么多硬招我接不过来啊!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期末考试以及毕业论文会考的东西,疯狂大哭!”

    各大音乐学院学生们膜拜完神曲,讨论完这首创作的天级难度,以及感叹参与制作的华丽阵容之后,集体懵逼。

    看到这条留言的他们,此时心中都只有一个想法:完了,这TM又是一道必考题!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