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照签订的借狗协议,白天如果威尔那边无事,会让卷毛过去那边。

    威尔写论文的时候,卷毛就趴在新买的狗窝里面睡觉,到点了被叫起来吃饭,等下午出去遛弯的时候,再套上狗绳出门走一圈。走完回方召那边,晚上通宵游戏。

    方召说不能整天玩游戏,那只晚上玩就可以了,它白天睡觉。

    威尔试养了两天,觉得养狗还是很简单的,方召说了,不需要他给狗洗澡,不需要安排人给卷毛剪指甲,只安排食宿,出门遛弯多盯着就行了,如此简单。

    在跟家里人通话的时候,威尔还表示:“那狗特别听话,也没啃沙发,没咬凳子,没撕我的画,也不乱吠叫,知道在固定地方排便,梳毛的时候乖乖坐在那里也不动,尤其是在我办公的时候,它非常安静,就是吃得有点多。”

    威尔认为,网上的那些人说得都不对,明明养狗很容易!也没有任何烦心之处!唯一让威尔郁闷的是,没有任何动笔的灵感,对着纸一根线条都画不出。

    不过,听到威尔的这些话,老威尔放心不少。

    “不愧是价值两亿的狗,就是比其他狗聪明,听话。至于灵感,这东西可遇不可求,不要刻意去想,或许在某个瞬间,嗖的一下就出现了。要耐心,静心。”

    老威尔说的这些,威尔自己也明白,但就是莫名觉得,这样下去可能毫无进展,心里不踏实,总觉得少了什么,却说不出来。

    不管怎样,先这么养着吧,或许真的如老威尔所说的,什么时候灵感就来了呢?

    老威尔又问了威尔一些事情,知道那边很好,就放心了。至于威尔所说的“吃得有点多”,老威尔并没放在心上。这不大点儿小狗,胃口再大又能吃多少呢?

    通完话,威尔转身,佣人正好将新收到的快递拿进来。

    “先生,您又给狗买零食了,宿舍的储物间已经堆满,快放不下了。”这名佣人为威尔家服务了三十多年,说话也带着些随意。

    “之前买的什么网红狗零食不好,它不喜欢吃,我问过方召了,它喜欢硬一点的。”威尔赶忙将包装拆开,扔了一块用来磨牙的人造骨头进卷毛的碗里。

    佣人以前也有养狗经历,一看那块小狗压根无法下嘴的骨头,又看了看外表装上面的参数,对威尔道:“这是大狗吃的那种,还是咬合力大的大狗专用啃咬零食,小狗咬不动的……”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旁边“咔嚓咔嚓”的声音。

    号称咬合力大的大狗专用啃咬零食,被卷毛当酥脆饼干一样,一口一个缺地快速吃掉。

    佣人:“……”不着痕迹地朝远离狗的方向退了一步。

    咔嚓咔嚓的声音还在继续,除了毫无所觉的威尔,佣人和保镖都在心中将卷毛的危险等级往上提了提。

    佣人和保镖私下里也商议。

    “要不要跟老威尔先生说一说?否则,一旦出事,很可能送医院都未必能完全治愈。”

    “是要说,这种咬力,一口下去会发生惨案的!”

    “小威尔先生那可是画一幅就三千万的手啊,有没有买过保险?”

    “说起小威尔先生的那幅画……昨天看好像已经到三千七百万了。”

    其中一名保镖盯着刚打开的精品展示页面,咽了咽唾沫,“不……就在刚才,已经到四千万了!”

    “一幅画四千万,小威尔先生这手太珍贵了,以后千万防着他摸狗!”

    ……

    皇洲某城市,一名投资家刚报了个4000万,将这场竞拍正式拉上四千万层面。

    旁边,这名投资家的儿子对老爹的行为非常困惑,“所以,爸你也看好这幅画?你什么时候懂画了?”

    “不,我看好的是威尔和方召这两个人。”

    投资家摆了摆手指,并未继续解释,而是问自己儿子:“一个天才画家,加一个艺术与商业双光环的天才新星,结论是?”

    “两个天才?”

    “是钱!”

    投资家手指一下下敲着说面,锐利的目光却盯着屏幕上缓慢上涨的数字,“看这势头,卡若尔影视节如果方召能带起几个大新闻,还得涨。”

    投资家的儿子不太懂他老爹的意思,不过卡若尔影视节他知道,上网查了查,看到最新推送的消息,顿时一愣。

    “哎?方召卖狗了?他那价值两个亿的狗终于卖了?”

    网上,出现了一些方召卖狗的消息,而且“有图有真相”,配图就是威尔牵着狗在遛弯。

    但而有人反驳,威尔跟方召是邻居现在大家都知道,威尔帮着遛狗也有可能,不一定是卖狗。

    不过,现在网上的推送新闻,大多数都被卡若尔影视节占据,方召卖狗的话题,刚起来就被其他明星的新闻压了下去,比如某某某的海边照,某某的街拍,某某与某某一起出现在卡若尔岛的咖啡厅,神态暧昧等等。

    另一边,方召请了假,他也要准备前往卡若尔群岛,参加卡若尔影视节了。

    卡若尔群岛,属于皇洲的一个区,以珊瑚为名,拥有美得令人难以置信的水下色彩,在那里举办的卡若尔影视节,是全球最具影响力和艺术性的影视节之一,也是最大的综合性影视节,包含了电影和连续剧、短片等方面的奖项,除了政治与商业因素之外,也注重艺术性,最高奖项为金珊瑚奖。

    南风在方召收到邀请的时候就开始做准备了。

    “作为一个全能的助理,卡若尔大岛上的停机位我已经提早预订了,不然现在根本抢不到停机位,只能将飞行器开到其他小岛上去。”

    严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新保镖服,看着南风租的飞行器照片,笑道:“哟,南风,这飞行器够风骚啊,豪华型,租下来不便宜吧?”

    “老板要去的可是卡若尔影视节,每年都能引起全球娱乐圈风暴的影视节!咱该有的配置不能低,不能被人瞧不起,会被笑话的!除了飞行器,还有飞车我也租了,到那里之后就能去开出来。主要是老板能提供的经费足,嘿嘿嘿……”

    南风申请的这些,方召看过后也都同意了。在哪个圈子就得按照那个圈子的规则来,影视节方面南风熟悉,所以只要不是太过分,南风申请的活动经费,方召都会同意。

    “据说这次老板很有可能会获奖,最佳配角什么的。”左俞擦了擦刚到手的墨镜,戴上。

    “我怎么听说最有可能是新人奖?”严彪上网开始查,他对这方面还真不了解,有些什么奖也不清楚。

    南风在自己的个人终端联系人,他还雇了造型师,他已经计划好了,等到了卡若尔群岛,每天都给方召换个造型,不能输给其他人了!

    方召上完出发前的最后一节课,回来之后简单收拾东西,他带的东西不多,其他的南风都已经替他准备好了。

    出发前方召又去隔壁看了看。

    根据这几天的观察,方召发现,卷毛适应良好,这小东西甚至还挺高兴,大概在隔壁混吃混喝吃得爽快,每天过去吃喝睡,回来就玩游戏,能不爽快吗?

    不过,为了更好地掩饰,卷毛在隔壁混吃混喝的时候控制食量了,它现在食量增加,差不多是三条大型犬敞开肚子吃的量。所以,卷毛在隔壁吃过之后,回来还会吃方召给它准备的狗粮,只是这些其他人都不知道。

    要叮嘱的话,方召已经跟卷毛说过了,有其他人在场,方召也没说太多。

    威尔为了证明他绝对不会苛待卷毛,拿出了新的购物单,上面全是狗粮和狗零食等,还都是很贵的那种,营养有保证。

    南风不放心地道:“这也太多了,可别喂成猪。”

    威尔严肃着一张脸:“绝对不会!”

    狗怎么能变成猪呢?这人是不是傻?

    等方召从宿舍楼出来,严彪和左俞已经守在车门口了。

    严彪见方召手里提着一个罩起来的箱子,赶紧小跑过去帮方召提着:“老板,这是什么?”挺重。

    “迷你水族箱。”方召回道。

    方召这次没带卷毛,但是把“兔子”带上了,放宿舍里,若是卷毛放飞起来,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把“兔子”吃掉也是有可能的。以卷毛那个连子弹都能消化的胃,估计耐毒性也强,吃一只海蛞蝓可能屁事没有,最多拉肚子。

    而且,卡若尔群岛那边周围都是海,岛上也有很多人养海蛞蝓,饲料不用担心,也趁机看看有没有新的饲料供选择,最近这“兔子”胃口也叼了。

    车开到换乘站,换乘南风租的那艘飞行器,一行人前往卡若尔群岛。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