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若尔影视节持续时间比较长,大概有半个月,很多人提早就过去了,像方召这种迟几天才过去的人也有,但不多。

    方召这边是要上课,有几节重要的课程都集中在这几天,不只是音乐这边,其他绘画、舞蹈等那边也一样,就像那帮老师们故意将课程集中在这几天,压着进修生们在学院多待几天。

    有一名进修生私底下说过,那是老师们的恶趣味。

    方召晚了两天才出发,影视节那边都已经开始了,网上娱乐方面的消息,几乎被卡若尔影视节相关的话题霸占,娱记们早就摩拳擦掌,现在都在狂欢中。

    “机场肯定有记者蹲守,咱们得整理一番再出去。”南风刷着网上的新闻,说道。

    方召这边好打理,他那头发平时本就剪得短,再加上方召对发型方面没什么要求,南风便在出发前请人给方召修了修,剩下的造型师能处理。造型师是南风认识的人,这次随同他们一起过去,方召那一身就是他负责的。

    方召不喜欢那些太闪亮的花里胡哨的东西,所以,今天准备的这一身,看起来是简单,但也不会让人指出什么不妥来。这让南风有些郁闷,他觉得跟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自己十层的功力没能发挥出两层来。

    在途中,南风跟几个交流群里的人聊天,跟自己以前的那些朋友显摆一番,也跟银翼传媒的其他艺人助理交流交流信息。

    作为方召的助理,南风在上任不久就被拉进银翼那边的聊天群里,都是助理经纪人之类的,一开始还防着他,因为南风那时候不是正式助理。不过很快,南风就跟那帮人聊得火热了,老板太给力,方召的新闻总是不断,这让南风有底气。方召这边比较特殊,而且现在方召还在进修期,与同公司的其他艺人竞争小,这也是南风能迅速打入内部的愿意之一。

    银翼内部也存在竞争关系,助理也不可能在这种多人的交流群里曝自家艺人的私生活,说得多,但重要的事关自家老板利益的信息都不会透露。

    与此同时,纪泊伦建的一个小交流群里,几个年轻演员们也在交换信息。

    参演过《创世纪》延洲篇,虽然只是个小角色,引不起人们的注意,但纪泊伦这几年作品多,甭管是不是主角,总能在一些洲内洲外的片子里露脸,让人对他那张脸有印象就是成功。

    卡若尔影视节的机会纪泊伦当然不会放过,与他玩得好的几个年轻演员也过来了,他们不一定能拿到某些活动的入场券,但过来刷一刷存在,长长见识也是可以的。

    参加影视节一些重要活动的明星,一部分是接受赞助商的邀请而拿到入场券,而另一部分则放弃品牌给予的机会,而是同剧组的人一起,带着作品入场,

    举办首映式的影片那么多,数十场活动,每一场都会铺设红毯,剧组成员毕竟是少数,还是需要大批电影人和公众人物去捧场,把台面撑起来。

    没参赛作品还一次次走红毯,真以为他们是去看片的?

    至于没什么名气的小明星,能不能顺利蹭红毯都未必。有人嫌走红毯太累不愿走,也有人想蹭都蹭不到。

    群里有几个演员正在抒发感想,之前他们在延洲还觉得自己混得不错,但跑这儿来就啥都不是了,走大街都没人能认出他们,连个正眼都不会给。

    娱记?娱记现在哪还将他们这些小喽啰看在眼里。

    “刚蹭了一场红毯,蹭毯的人太多,安保加强了,我被赶出来,好在照片也拍了,已经完成公司给的任务,视频再让工作室编辑一下发出去,可别把我被保安驱赶的视频发了。”

    “听说今儿展厅那边公司有两部作品卖得比较好,已经跟合作商签合同了,今年市场很火爆啊,灭世纪背景的片子卖得格外好。”

    “《创世纪》带起来的热度,接下来五年都不会凉,我经纪人还给我接拍一个灭世纪背景的电影,虽然只是个男三号,但导演名气比较大,男女主角也都是洲一线的。我舍友接了个连续剧,也是带点灭世纪背景的。”

    “组团啦,谁去看电影,一起啊!”

    “傻!好不容易来这里竟然去展厅看电影!还不抓紧时间蹭红毯拍照炒新闻,你经纪人呢?”

    “说给我找机会去了,让我别惹事,呆酒店无聊,玩游戏十局全挂,还不如去看电影。”

    “别想了,放映场那边大制作的电影你抢不到票,只能看小制作的,早上刚看了一部恐怖片,大白天吓出一身冷汗。还别说,能拿来参加影视节的片子质量真高。”

    “纪哥呢?昨天看新闻他去参加某个电影首映的活动了,那可是真正带作品入场的。今天怎么格外安静?不像他平时的作风啊。”

    “呼叫纪哥,纪哥今天有空没,带我们飞啊!”

    纪泊伦也算是这帮人里面的小头目了,也是混得最好的,平日里纪泊伦比较高调,社交平台上每天都会发一些自拍之类的照片,尤其是来卡若尔之后,一天至少发两次状态。今天却一条都没发,太奇怪了,影视节这种时候不可能会让自己社交平台冷场的,这不像纪泊伦平时的作风。

    好一会儿,纪泊伦才在群里回道:“没空,机场接机呢。”

    “接谁?还要纪哥自己去接?我记得公司里的大牌们都到了啊。”

    “不,还有个人没到……”

    “方召!”

    “召哥今儿到岛上?”

    一帮人喊比自己还小的人叫“哥”喊得那个顺口,没任何心理负担。

    “我也去接机!哪个机场?”

    “等等我!我墨镜坏了,谁有多的?”

    “戴什么墨镜,当谁认识你?要是能被认出来那就好了!这里可是卡若尔!”

    等纪泊伦和其他几个年轻艺人一起等在机场等方召的时候,一艘闪亮金还带着电光的飞行器,出现在机场上空,在一众或白或灰或黑的飞行器中格外惹眼,飞到机场之后也没立刻降落,而是风骚地盘旋几圈吸引足够的目光才缓慢降下来。

    “这被雷劈一样的飞行器,是谁的?”一名年轻艺人睁大眼睛。

    “如此风骚的降临,应该也是个牛比人物。”

    “等着吧,看看待会儿谁从出口出来。这么高调,出来的时候辨识度肯定很高。”纪泊伦说道。

    确实如他们所说,这飞行器太闪眼了,守在机场外的娱记们都兴奋起来,从刚才开始拍摄都没停下来过,生怕忽略了哪个细节。

    不一会儿,从出口走来一人。

    那鲜亮的色调,骚气的花边内搭,风情的印花裤,几乎在一出场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纪泊伦看着那边,嘀咕:“上个月在时装周看过这款,只是当时模特穿着感觉时尚,穿他身上怎么就怪怪的?”看得他想打人。

    “竟然带了十个助理!这是去办什么大事?后面跟着的保镖架势,打群架去的吧?”一名年轻艺人快看傻眼。

    “我擦!我特么居然跟人家的助理撞衫了!”另一名年轻艺人不自在地遮了遮身上的衣服,他这一身也十来万了,穿得最贵的一次,可人家助理的衣服都这么贵,“简直壕无人性!”

    “不愧是雷洲第一人,不过,萨罗这是带作品过来,还是跟品牌过来?”

    “他那作品带不到这里,至于品牌,他的姓就是品牌,雷纳家有人是影视节的大投资商,就算没被邀请,但其他活动他只要操作一下就可以进。”

    就在机场关注点都在萨罗一行人身上的时候,一艘飞行器降落机场。

    严彪出舱门的时候往周围看了一圈,“还真跟南风说的一样,我以为咱们这个够豪华的了,不过其他人都一样,旁边还有个更骚的呢。”

    方召走出来,往旁边看过去。

    因为每年这时候机场爆满,对飞行器都有规格限制,大型飞行器是不能停在这里的,一般都是中小型,超出规定的一律不准停。

    而旁边这艘闪瞎眼的飞行器规格,几乎是顶高擦线,再多一丁点就超标的那种,应该属于私人定制型,也明显比周围的飞行器大一圈。

    有这艘在旁边一对比,方召他们这艘本来就在此处机场显得平凡的飞行器,更是黯然失色。

    南风郁闷得吐血,按照停机位安排,这艘是先他们不久降落的。

    “这尼玛谁啊?”

    方召倒是心里有了猜测,笑了笑,“雷洲萨摩耶。”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