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召早已经不是银翼能控制得住的,现在银翼这边就算一直在关注方召的动向,也无法预料下一步他会做什么。

    就好像之前大家都觉得方召手里拿着邀请函,再加上他现在的名气,想去哪个大制作影片的首映场都能轻轻松松走个红毯而不用担心被驱赶,还会有各洲的记者上赶着去采访报道,片方也肯定会欢迎方召这样的人去捧场。

    然而,与众人所想不同的是,方召第一天去看了几场人气并不算高的电影之后,第二天就跑去小岛的研究所去给宠物体检!

    猜不透啊!

    这是银翼的人心中共同的想法。

    甚至有人觉得,方召是不是知道有人在盯着他分析他的喜好,所以才故意这么做?

    不过,这些人想多了,方召是真的去认真看电影了,包括那两场儿童动画片,也是有目的的。

    现在因为《创世纪》带起的热度,以及如今对灭世纪背景题材的解禁和松绑,越来越多的灭世纪背景电影或连续剧出来,但,灭世纪是一个特殊的时期,也是很多新世纪人无法体会的时代,想要将这个题材的影片拍好,驾驭宏大格局的编剧和导演、一流的音乐制作团队、支撑史诗主题的优秀演员等这些重要因素都不可缺少,否则,拍出来的很可能就是披着灭世纪外皮的、什么都没的烂片。

    在影视艺术角度上的改编不是不可以,但作为亲身经历过灭世纪残酷的人,方召更希望人们带着敬畏和反思去看待那段历史,而不是自以为聪明的修饰或事不关己的戏谑。

    方召看的那一场灭世纪背景的影片就拍得还不错,从另一个更为平凡的角度去讲述故事,配乐也有它自己的特点。过在看的时候,方召其实更多的关注点在分析电影的原声音乐上。不仅是这部,看其他几部的时候,方召也都在分析那些电影原声音乐。

    不同的电影类型有不同的音乐特色,甚至可能会碰到一些并不出名的作曲高手,能拿来参赛的影片就算是低成本那也是花了大量心思去制作的,配乐做不好会给观影带来负面的体验,观众在观看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吵,觉得烦,达不到共情效果。

    这几场看下来,方召还真发现一些新的技巧,根据笔记,这两天还可以写篇论文出来。

    进修期间,论文数量有规定,方召觉得可写的很多,影视节期间太多可以学习分析的东西。

    于是,在方召观影后拿出笔记本做笔记的时候,纪泊伦几人一脸的茫然。他们与方召的差距难道是观后感吗?

    写!

    回去就写!

    至于动画片,纪泊伦几人中,有的看得津津有味,有的看睡着了,只方召与他们都不同,眼睛盯着屏幕,手上的笔不停在笔记本上写着,放映室里光线很暗,纪泊伦也不知道方召看个动画片还能写出什么感悟,眼睛盯着屏幕盲写,写出的东西能认出来吗?只是,等看完出来也没好意思找方召要笔记看。

    盲写对于方召来说并不难,在灭世纪已经习惯了。除此之外,方召看这些针对儿童观众的动画片,除了影片原声的分析之外,还能从动画片的内容和表现手法中看出新世纪儿童的教育情况,所以,相比起其他几部影片,这两部儿童动画片,方召写的笔记更多。

    在灭世纪,人生就是活命,自救,然后拿起武器攻击,小孩子们可能拿起的第一件物品,不是吃饭的勺子,而是枪械刀具。但这些在新世纪都不需要,作为经历过旧世纪,灭世纪和新世纪三个时期的人,这种体验很神奇。

    这些都是其他人无法理解的,方召也不需要其他人理解。

    带着宠物去体检的时候,方召也带了笔记本,空余时间还可以写论文。

    去研究所那边之前,方召联系了这只混血“兔子”的培育者丹泽尔。丹泽尔告诉方召,他有一个学生在这里工作,研究海蛞蝓这一块。

    到达研究所这边的小岛之后,丹泽尔那位学生就亲自过来接人了。

    “我是任宏,你叫我阿宏就行了。”

    任宏性格比较开朗,看上去就像个刚从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学生,但其实已经在研究所这边工作十年了。

    卡若尔群岛的人平时明星大牌见得多了,客户群体比较高端,对着方召也随意。不过方召毕竟跟其他明星不一样,银河星辰奖光环比较大,再加上丹泽尔介绍,任宏在对待方召的时候又比其他人多出两分热情。

    任宏开着车带方召去场馆,研究所的实验部是外人去不了的,游客们一般都去场馆,那边有海蛞蝓的交易,也有兽医店和各种小店。

    “这就是我老师培育的那只海蛞蝓?”任宏对水箱里的这只“兔子”特别感兴趣,不过,他也收到过丹泽尔发给他的资料,知道这只毒性比较大,也不敢随意去碰。

    “这边饲料有很多种,天然成分更高,部分限购,也只在卡若尔地区贩卖,你这次可以多买点。”

    一路上任宏跟方召说了很多这边海蛞蝓的交易行情,场馆也属于研究所的,他们研究所收入高,不缺钱,不过近几年随着新品种金鱼等无毒观赏鱼类热度的上升,他们压力也更大了些。

    “今年所里又培育出来了几种更好看的海蛞蝓,毒性也小,伤不着人,刚上市,很多家里有老人小孩的也过来预订了,你到时候可以多买点。”

    这边的海蛞蝓交易场馆非常热闹,有商人,也有参加影视节的明星们,路上方召就看到好几个熟面孔。

    任宏带着方召往里进去,迎面走过来的人,很多手里都提着或拖着大大小小的水箱,里面装着各种海蛞蝓,有些色彩艳丽,性子非常活泼,在水箱里游来游去,看着就很有活力。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方召觉得他手里提着的这只“兔子”,进场馆之后就格外安静,一直趴那里不动,仿佛是个假的。

    方召还看到好些游客提着的水箱里的海蛞蝓外形并不艳丽,个头也大一些,有成年人拳头那么大,跟方召养的这只“兔子”比不了,但在海蛞蝓中也算大的了。

    “那些也是买回去养的?”方召问。

    “买回去吃的!”

    任宏抬手给方召指了指。

    “观赏用的在那边,这边过去都是食用的。色彩不够艳丽,长得没有特点,都是被吃的份,除非肉不好吃。不过大部分海蛞蝓的肉质都很不错,营养价值高,处理好了对人体没什么毒害作用,保健养身。喏,那边那几种,肉质很嫩,味道也不刺激,买回去给家里老人煲汤。还有那边的那一排,更适合年轻人食用,年轻人有年轻人的需求嘛。”任宏递给方召一个“你懂的”眼神,“你要买的话我帮你买,你转账给我就行,我们有内部员工价。”

    看任宏这么大力推荐,方召也买了一批适合老年人食用的,寄给延北市的两位老人。也买了一些小零食和纪念饰品,寄给其他人。

    任宏高兴得眼睛都笑没了,他们内部是有员工价,但他们也有提成,研究所不缺钱,他们这些员工手里也富。

    难怪丹泽尔说这是个大客户,也对得起自己今天一大早起来准备。任宏心想。

    算了算能拿到手的提成,任宏面上再添两份热情,给方召介绍各种海蛞蝓的价值,顺手塞给方召一本小册子,上面记载了数十种可食用海蛞蝓的烹饪方法以及食用禁忌,蒸煮炒烧都有详细步骤,还顺带一些广告推荐关注。

    “不同品种,不同味道,也有不同的营养价值,咱这里讲究食疗,酸咸苦辛功效各不同,苦的清热解毒、泻火降气,酸的敛汗止泻,还有那边几种,肉带点甜味的,补益和缓……”

    将周围的品种都给方召介绍一遍,任宏视线一转,落在方召手里的水箱上。

    “你这只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味儿,毕竟是混血的,我们所里还没研究过,你什么时候不想养了联系我,就换饲料清清毒性,然后喂养一个月拿过来,切一片给我当样本做研究用,剩下你吃肉给我留点汤就行。”

    任宏查过方召这只混血海蛞蝓的身价,太贵买不起,所以也就只等着方召不想养了想吃的时候,讨一点过来做研究。这么大一团,能煮一大锅呢。

    方召将要买的都买了,敲了敲水箱的缸壁,对任宏道:“先给它做个检查,它今天精神不好。”

    “行,咱去那边,我一个朋友的店面,那边有仪器能借用。都是新型仪器,检测结果特准。”

    任宏亲自给方召递过来的这只“兔子”做了检查,体检结果得等十来分钟才能出来,方召就在隔壁卖饲料的店子里看任宏给他推荐的饲料,只是,平日里好像什么都能吃的“兔子”,今儿胃口格外不好,扔进去的据说卖得特别火的卡若尔特产饲料、网红产品,一粒都没吃,“耳朵”紧贴身体,依旧一动不动趴在那里。

    别说水土不服,昨天这只吃得可欢了,今天也就早上吃了一点,到达这边之后就没吃,尤其是到达场馆这边之后,就进入装死状态。

    看这情况,方召也不急着买饲料,正准备出去找地方坐会儿等体检结果,就听外面一声爽朗的笑声。

    “哟,老谭,没去参加影视节?”任宏笑着跟来人打招呼。

    虽然被称为“老谭”,但来人一点都不老,中年,身体健硕,不知道刚才说什么,哈哈大笑,才引起了任宏的注意。

    来人手里提着一个水箱,听到有人喊他,视线转过来,眼睛一亮,快走几步,绕过已经张开双臂准备来个拥抱的任宏,停在方召面前。

    “方召?你好你好!我叫谭闵。”说着谭闵递给方召一张名片。

    方召看了眼名片上的介绍。

    导演?

    谭闵,卡若尔本地人,以前是潜水员,后来改行当导演,全球范围来讲,并不出名,不过在卡若尔本地,却是颇有名气的。本地人的优势,看看他跟周围的店主们谈笑的样子就知道了。

    只是,方召现在并没有演戏的打算。在他的计划里,进修期间要创作,还要写论文,还要准备结业之后的个人第二场重要音乐会,根本没有时间去演戏。

    没等方召说话,谭闵将手里的水箱往傻愣在旁边的任宏身上一扔,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又满是期待地问方召:“不知道方先生你有没有兴趣投资电影?”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