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方召上浮,安然入船的时候,一名潜水员问他:“你刚才一直在干什么?”

    “找灵感。”方召回道。

    潜水员沉默半晌,懂了。

    艺术家们“发疯”不是发疯,是找灵感!

    谭闵好奇:“难道你在听声音?”不然怎么特意将耳朵露出来?

    “是听到了些声音。”

    方召心情不错,脑子里已经有不少灵感了,换了潜水服之后跟大家打了声招呼,便拿着笔记本写去了,谭闵心中再好奇也不敢打扰。

    看着方召离开,另一名潜水员摇头不解,“在水里能听到什么?”

    脑子进水了吗?

    不过,再一想起方召的绰号,总觉得,这事有点玄,说不定人家真能听到什么常人无法听到的声音呢?毕竟人家那耳朵可是被誉为“谛听”、“神之耳”的。

    之前下水的那名潜水员一拍大腿,“刚才忘了问他潜水在哪里学的!”

    “那小子潜水很厉害?”

    “我觉得挺厉害,刚才遇到强流,伴随上升流和下降流,那小子也没被冲开,而且特别镇定,半点不见慌张,做得不比我们差,我就想知道他在哪儿学的潜水。”

    “总觉得这名字很耳熟,这小子除了演戏和作曲,是不是当过兵?以前好像在军事新闻里听过这个名字。”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听过,时间太久了记不清,对不上人,我搜搜。”

    方召并不知道船上其他人怎么议论他,此时他正在将脑子里闪过的一个个音符写进笔记本,等这首完成了,他会将它列入自己的第二场音乐会里。

    经历一次灭世纪灾难,海中有生物灭绝,也有新的物种诞生,但整体而言损毁严重,更别提什么美景了。

    这次,在海中看到的这些,比海洋馆里的看到的,感受更深刻,那种生命回归的冲击感更强烈。愿意支持谭闵一把,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抛开剧本内容,方召也能看出谭闵是真正热爱这片海域。

    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感受不深,但方召不一样,如果,谭闵能将他对这片海域的情感、保护这片水域世界的意识传达出去,多投一些钱又何妨?

    方召并没有一直跟着研究所的船,船里的空间有限,不可能真的准备一个房间给他创作,所以,方召在遇到一个水上广场的时候转移了。

    那是一片浮在水面上的广场,除了一些吃喝的小店之外,还有游泳池和钓鱼区,每年都有不少游客来这里钓鱼。

    最近因为影视节的原因,游客很多都去大岛了,来这边的人比较少,所以放眼看过去,只有一小撮儿人聚在那里玩,还都是年轻人。

    “都是一帮不愁吃穿的富家子弟,今年来第三次了,你离他们远点,这帮人碰到明星就喜欢没事找事,”一名潜水员跟方召说道。

    查了更多关于方召的消息,现在船上的人对方召也有更多了解,在方召下船前要了签名,还特别热心地给方召推荐哪个钓鱼位最好。

    谭闵也留下,他得照应着点,毕竟方召现在是他最大的支持者。

    作为本地人,谭闵熟悉这种海上广场的操作,让方召坐一旁休息,他去办手续。谭闵自己好办,方召第一次过来,稍微复杂点,这边对第一次过来的游客要求都比较严,程序稍显复杂。

    方召正打算坐下,就听有人在叫他。

    “咦?那是方召?”

    “真是方召!嘿,方召!过来一起玩啊!”

    “说说你怎么写出的《百年灭世》四乐章呗~”

    谭闵注意到那边,皱眉,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帮忙,就见方召给他打了个手势。

    方召让谭闵不用管这边,去办手续就好,自己则往那群年轻人那边走过去。

    “哎,方召,前段时间报道的赫尔病毒的事,我就想知道,你那个《百年灭世》它为什么能治病!”一名带着墨镜的年轻人大声问。

    “为什么能治病我也不知道,那得问医学工作者们。”方召笑道。

    他还不至于跟这些小年轻们计较这点态度。

    在灭世纪没人敢这么跟方召说话,不过,乱世有乱世的法则,盛世有盛世的活法,方召自然不会用灭世时期的要求来看他们。

    这些人在谭闵等人看来是纨绔,但方召通过刚才短暂的观察,发现这帮人虽然说话态度随意了点,有点小恶趣味,也没真带着恶意。

    “你们刚聊什么呢?我好像听到你们说大白鲨?”方召问。

    “是啊,刚在聊这边能不能遇到大白鲨。”一个咬着吸管的娃娃脸拨了拨遮阳帽,“听说有人发现过,只是不在这片海域。只是传言,有人辟谣说是假新闻,说大白鲨已经灭绝了,除了部分人工培育的,其他地方的海里见不到。”

    “是真的,有人拍到了!”一个年纪小些的男孩甩了甩鱼竿,反驳。

    “近几年很多被判定已灭绝的,都有被拍到。”

    “反正我是不希望遇到大白鲨,那可是海中霸主!”

    “屁咧,电影看多了吧?大白鲨就那么一丁点大,比体型它算老几?我一拳一条!”

    “可吹吧你!”

    “哎,方召,据说你历史好,你觉得在旧世纪,海里是不是大白鲨最厉害?”

    方召原本正笑着看这帮人讨论,听到问话,回道:“最厉害的是谁我不知道,我跟你们讲个故事吧,以前研究旧世纪历史的时候看过的故事。”

    另一边,谭闵放心不下,催着广场的人办好手续之后匆忙赶过来,就发现,之前争争闹闹的年轻人们,都看着方召,一个个面上那傻愣愣的样子,也不知道方召说了什么。边上钓鱼的那个小男孩,鱼竿掉水里都没发觉。

    “真的假的?”一名服务员嘀咕。

    听到服务员的嘀咕声,谭闵问对方,“刚这边在说什么?”

    “说故事呢。”

    “什么故事?”

    “之前讲的两只虎鲸遇到一条大白鲨,追着顶翻了之后咬了两口,觉得不好吃,然后抛着玩。”

    谭闵:“……现在讲的呢?”

    “现在正讲一条虎鲸在外面浪哩个浪,遇到了大白鲨,对方个头太大实力太强,打不过,于是召唤了附近其他虎鲸,把那条大白鲨给围了!”

    谭闵:“……你往旁边挪点。”我也听会儿。

    ——

    在方召跟这撮儿年轻人讲故事的时候,网上也有很多人在找方召。

    平时娱乐圈闹出的新闻,每天不是这个出轨就是那个人设崩塌,没意思,现在影视节,过去那边的明星们晒风景的,晒红毯的,跟往年没太大差别,也就几个知名娱记放出来的料够看,只是,吃了两天瓜之后,一部分网络群众们觉得没新意,又开始找事儿。

    “方召呢?方召也去了卡若尔,他人呢?娱记们都睡了吗?”

    “今年的娱记不行,想看的几个人都没看到。”

    卡若尔岛的一间酒店里,王叠扫了眼网上的评论,那几条提起方召的直接略过,就当没看见。

    通讯器响起,王叠接通。

    “老王你不厚道啊!最近抢新闻抢太多了吧?”通讯器那边的人怨气挺重,他们好几次挖到的消息,可惜王叠那边就是快一步,这样,其他人辛苦挖的新闻也没多大价值了,在外人看来就是跟风报道,捡王叠的剩饭而已。憋屈得不行。

    “知道你是延洲狗仔之王,但你就不能多放一点儿给我们这些老朋友?”那边声音放缓,跟王叠商议。

    王叠一边将今天收集到的资料归类,一边回道:“我放了啊,我早说过,方召那边我就不跟了,他现在也是个热门人物,能挖到他什么不为人知的新闻够你们赚一大笔的。”

    “方召那也太难跟了!而且还不在大岛这边!”

    “这我就没办法了,我都给你们机会了。”提到方召,王叠心情不爽,也不耐烦多说。

    “呵呵。”

    “别特么跟我呵呵,老子最烦这两个字!呵尼玛呢!有屁就放!”

    “呵呵哒~”

    “……”王叠想打人。

    “老王你就帮个忙呗,怎么说也是老同学,你就漏点消息给我们,要大消息,别整那些小虾米的,或者你跟我说说,方召现在在哪儿,我刚问了派去那边小岛的人,今儿没见到方召,不知道他跑哪儿了,这人太会躲。”

    “方召的别问我,你们自己找去!”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