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北市干休所。

    方老太爷这几天出门次数都少了,经常宅家里刷网上的消息,关注卡若尔影视节的事情。

    之前方召前往卡若尔群岛,方老太爷就给他发过信息——

    “多拍点那边的风景,听说卡若尔群岛景色不错。”

    然后,方召真就只拍了风景照发过来,连个人影都没有。

    方老太爷憋着生闷气,吹了吹胡子,“年轻人不是都喜欢自拍吗?网上那些明星们晒的照片不都是各个角度来一套?这小子怎么就跟别人不同呢?这性格像谁!”

    说着还往老太太那边瞟了眼,然后继续叹气。

    照片里看不到人,他拿着光秃秃的风景照给谁看去!真想看风景直接上网搜不就行了?

    生完闷气方老太爷又给方召发消息:“小召啊,拍照的时候把你自己也照进去,多拍些带人的风景照哈。”

    之后,方老太爷终于拿到了满意的照片。

    “哎我家小召拍照就是好看,这精神劲儿,能多笑笑就好了……哟,还去钓鱼啦,这鱼也好,看着就很好吃……”

    老太太戴上眼镜,凑过来一起看,“我还以为影视节都是去走红毯,没想到还能去钓鱼,看这地方,是建在海面上的钓鱼场?”

    方召发过来的有几张是全景照,将周围都拍得清晰。

    “还有这张,潜水时候拍的呢,不愧是珊瑚之岛,真漂亮!”方老太爷抬手将这张照片打了个标记,他得好好挑选几张待会儿发群里跟大伙儿分享。

    翻完照片在群里分享一波,方老太爷又开始掰着手指数日子,“颁奖典礼还没到,我怎么感觉过得这么慢呢?”

    方老太爷紧张啊。

    能不紧张吗?

    “也不知道小召这次能不能得奖。”

    虽然他看网上很多人都说方召这次拿奖可能性很大,但话也没说得绝对,最终结果怎么样,他们也没法知道。

    “这种影视艺术类的奖项就是喜欢玩这种手段,什么都要到最后才揭晓,如果都像银河奖那样多好,提前什么都决定好了,最后只需要上台颁个奖。”一天不看到结果,方老太爷这心就一直提着。

    “咱家小召新人奖和最佳男配角奖都入围了,看网上那些人说的,应该能拿一个吧?”老太太心中也不确定。

    “新人奖和男配角奖,哪个分量重?”方老太爷在网上发了个提问,回答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新人奖只是个鼓励奖,可有可无,不如配角奖分量重;也有的说配角奖只是个衬托,是个劳模奖,存在感低。他都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正确的。反正说来说去,跟最佳男主角奖什么的比起来,都不够看。

    这么一想,方老太爷心里更郁闷了。他就是这种心态,看自家孩子觉得哪哪儿都好,就希望能获得最好的肯定。可凡事并不是按照个人意愿来发展的。

    老太太也不懂这个,她以前也不关注这方面,如果不是方召,她压根就不会关注娱乐圈的事情,更别提什么奖了。

    “其实,跟银河星辰奖一比,这些也都不够分量。”老太太说道。

    “也是喔!”方老太爷心情顿时清爽多了,“咱们银河星辰奖都拿了,新人奖配角奖什么的,能拿当然好,拿不到咱也没必要计较。”

    正说着呢,有快递到。

    瞬间,方老太爷就将什么新人奖配角奖的抛脑后去了,噌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连拐杖都甩一边,踩着拖鞋就奔门口。

    “是小召寄的东西到了!”

    看着一个个箱子,方老太爷也没急着拆,先拍了个照,然后拆箱,再拍照,发干休所的群里:

    “我家小召又给我寄东西了[图][图][图],唉,年轻人就是这样,跟他说多少次别浪费钱!寄这么多我们俩老的得吃多久啊!还有他在卡若尔钓的鱼呢,真是,别人去影视节走红毯,他倒好,躲边上钓鱼去了,瞧他这个明星当的……”

    ——

    卡若尔岛,方召已经从小岛那边回酒店,买的东西都已经分别寄出去,还给南风他们带了些小岛那边的零食回来。

    将新买的饲料放好,方召看了看水箱里的“兔子”。这小东西一回来精神就立马振奋,十分钟前投进去的饲料吃了个光。

    敲了敲水箱的缸壁,方召看着这小东西那俩“耳朵”又飘起来在水中摆啊摆,给任宏那边留个言,加购一批饲料。

    之后的几天里,方召偶尔会出去看几场电影,其他时间都在酒店房间里写论文、创作。

    南风、左俞、严彪三人,一人拿了一袋零食,在阳台并排坐。

    “老板今天又不打算出门。”

    “咱接下来干什么?”严彪觉得自己在培训班学到的本事都没发挥出来,感觉毫无用武之地,拿高工资却闲得在这里吃烤鱼片,亏心呐!

    “我待会儿出去收集信息,你们随意。反正老板说了自由活动。”南风往嘴里扔了块烤鱼片。碰到这么个老板,他除了妥协,也不能做什么了。原本计划安排方召去各个活动场首映红毯之类的地方刷一刷脸,现在看来,那些都用不上。

    红毯重要还是论文重要?

    如果南风敢去问方召这个问题,他这助理的位子就别想要了。

    “左俞,咱们今天干什么?”严彪问。

    “干狗仔。”左俞指了指外面,“那两个盯了咱们几天的娱记,待会儿出去抽烟的时候,拖洗手间交流交流。”

    严彪点头,“行!”反正闲得手痒。

    房间里,方召将写完的一篇论文发送给进修班的责任导师卡特教授。

    德鲁克斯·卡特,十二律进修班作曲编曲导师,也是莫琅的大弟子,在皇洲艺术学院很有威望。

    收到方召的论文之前,卡特教授正跟老朋友聊着这次卡若尔影视节的事。

    “你今年不来这边?”视频另一边的人问。

    “不去了,又没我们什么事,过去一年除了《创世纪》,我也没跟哪个影片合作过。”卡特教授坐在皇洲艺术学院的办公室里,一边翻阅今年入围的名单,随口回道。他虽然也参与了《创世纪》里面的配乐工作,但他没入围,也知道有莫琅在,他们这些人都得靠边,就今年入围的这些来看,入围的其他人也只是陪跑。

    “那莫老爷子今年去不去颁奖典礼?他老人家给《创世纪》收尾的那首,获奖可能性九成九啊!”那边又问。

    “老爷子都多少年不去参加这种影视节的颁奖典礼了,除了银河奖,其他什么活动都不去,身体跟不上,他老人家也不爱凑那热闹了。”作为大弟子,卡特还是很了解莫琅的。

    “我还以为他老人家看重《创世纪》,都跟着剧组去崴星住了那么久,说不定会格外重视呢?”

    卡特想了想,“有道理。不过我并没有收到消息,他老人家若是要出席颁奖典礼,肯定会提前确定行程。”

    “他老人家不去也正常,拿奖拿到手软,不稀罕了。”

    正说着,卡特收到方召发来的论文。

    这让卡特非常意外,也没顾着跟通讯那边的老朋友回话,快速将论文前两页扫了一遍。

    “怎么?”那边见卡特眉毛连连上扬,问道。

    “方召刚发来的论文,我看了两页,虽然没看完,但也能看出来,是一篇高质量的论文,按我们进修班的标准来评价,我觉得该有A+水平。”

    “这么高?!那小子不是去影视节了?他有空琢磨论文?”

    “不止,他刚还发了个消息说,还有一篇论文正在写。”说到这里,卡特面上的笑意加深。作为老师,他当然更希望学生们能将更多的心思放在音乐上,“他请假的时候,我还担心他去影视节被娱乐圈的浮华熏得飘飘然,没想到,竟然还能静下心来琢磨论文。”

    “能做到这点的年轻人不多了,也难怪他能在这个年纪就考上皇艺十二律。”

    “方召确实是个不错的学生,我就等着影视节后看他另一篇论文。”卡特满意地说道。

    五天后,没等影视节的颁奖典礼,卡特就收到了方召发来的文件——一篇论文、一张乐谱手稿扫描图。

    卡特花了大半天时间看方召发过来的论文和手稿,然后,深吸一口气,给莫琅发了个消息:“老师,您真不打算再收个徒弟?”

    若您老不收,我可要下手了!卡特心道。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