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性质的学生,和普通学生还是有区别的。

    在卡特的一生中,上课带的学生数不胜数,但能被归为徒弟的,到现在为止,除了自己手下的硕士博士之外,也只有十来个人。

    学术圈子里是很讲究师承的地方。

    卡特有好几年没再收徒了,皇艺不缺天才,每年看到进修班的学生,他心也痒,只是,年纪越大,收徒越谨慎,就担心积累这么多年的名誉和声望一朝被毁,圈子里这种事情也见过几次。年轻的时候收徒,看的是天赋,等年纪大了,收徒不仅看天赋,还看人品,也更保守一些,徒弟的才华可以不顶尖,但人品得好好看。

    对待一般学生,只要讲课,在专业知识上为他们解惑,传授专业方面的知识技能,但再多的,就攥得紧了。资源都是有限的,自己积累的人脉,时间磨砺出来的观念和感悟,若无意外,只会尽数传给自己的徒弟。徒弟们混得好,他这个师父头上的光环也更闪亮。

    现在,难得卡特又看中了一个方召。

    其实早在方召考上进修班的时候,卡特就动过心思,不只是他,学院其他几个老教授也是,但大家都是同一个想法,想着再多观察观察,考验考验方召的心性。太多年少出名的天才在时间和世事的冲击之下湮灭消亡,更何况方召自身还涉及商业的圈子,这就导致几位老教授越发谨慎思量。

    现在,收到方召的论文和作品,卡特觉得自己等不下去了,再等,他怕错过这个机会,被别人抢先。

    他早打听过,方召并没有拜入哪位老教授的师门。薛景那老头学术是做得好,但与方召不是一个类型风格,薛景想教也教不了,甚至在写《交响新编》的时候还得找方召帮衬。所以,现在卡特唯一顾虑的就是莫琅。

    莫琅是他的老师,地位和才华也是顶尖的,他也看得出来老爷子早有那个心思,只是因为当年放言不再收徒,现在正矛盾呢,他得劝劝。

    不得不说,卡特确实了解莫琅。

    莫琅收到卡特电话的时候,心中百般复杂。

    一开始莫琅是那种“我没法收徒弟,你们也别想收”的心态,谁有这心思他就给打下去。

    现在,被卡特一劝,莫琅转念一想,放过这么一个好苗子太可惜了!不甘心!

    收自己门下总好过被别人拉过去!

    卡特怎么说也是自己徒弟,他碍于当年的话不好再收徒,但卡特可以啊!让卡特代收,他再亲自教导,这法子也行嘛!迂回战术!

    莫琅板着一张严肃的脸跟卡特通话,其实内心暗暗得意:我果然越老越聪明!

    视频另一端的卡特摆出恭敬聆听的样子,心里则早就将莫琅的心思猜了个透。

    “我待会儿就跟他说,还有,卡特你不是接了新项目?到时候带着他一起。还有,方召年轻,你让手下的那些学生帮衬一下这个小师弟。”莫琅叮嘱。

    莫琅所说的卡特手下的“那些学生”,指的就是卡特自己收的徒弟。

    “是,您放心,您先跟方召说这事,我待会儿再给他去个电话,这事就算定下了。至于我那些学生,我肯定让他们多帮衬,现在方召不是在卡若尔群岛参加影视节?他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我担心他的经纪公司不给力,正好我也有几个学生和朋友过去参加,我让他们多照顾。”

    莫琅心里满意了,也不再跟卡特多聊,断开之后就联系方召。

    收到莫琅来讯的时候,方召还挺诧异,老爷子不来参加影视节的活动,现在怎么会联系他。

    “莫老师您有事?”因为莫琅也带进修班的课,平时他们都称莫琅为“莫老师”。

    同样被叫“莫老师”,莫琅却觉得现在方召叫的这声“老师”格外舒爽。

    “方召,有没有想过跟着哪个老师进一步学习?”莫琅语气虽然听着依旧有些严厉,但比跟卡特通话的时候,平和至少五个度。

    方召眉梢跳了跳,“想过,只是还没想好找哪位老师。”

    “咳,我给你推荐一个。”莫琅顿了顿,“我年纪大了,精力有限,而且早就对外放过话不再收徒,不过,我的大徒弟,德鲁克斯·卡特,你们的作曲编曲老师,他还凑合,以后就算遇到问题,他讲不好的地方,你可以问我。”

    外人要是知道皇艺作曲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十二律进修班教师,被莫琅评价一句“凑合”,不知会有什么想法。

    当然,莫琅的意思,方召明白了。莫琅自己想收徒,但碍于当年的话,只能让卡特代收,同时,卡特也有收徒的意愿。

    “如果莫老师您和卡特老师都同意的话,我当然愿意跟着您二位学习!”

    方召话语中带着激动和兴奋,这让莫琅心情非常好,不苟言笑的脸上也露出悦色,坐在摇椅上摇啊摇。看吧,他就说了,有他莫琅出面,方召肯定无法拒绝,如果就卡特自己,得等多久才能将这个人才拉过来!卡特真是越混越回去了!

    卡特不知道莫琅心里如何损自己,在等到莫琅的通知之后,也跟方召通了个话,这事就算定下了了,以后要是学院里还有哪个老家伙私下里联系方召,方召是不能同意的。

    跟卡特通完话,方召面上的激动收敛。

    高兴是真的,但肯定没有刚才通话的时候那般激动。毕竟,经历过灭世纪的人,心境本就不同。

    就算得过银河星辰奖,就算已经闯出了名气,方召也知道,他资历有限,很多项目是他现在接触不到的,只有跟着这些名师,他才能接触更多的大项目,收获更多的经验。

    在进修班进修期间,不止是老师们在观察学生,学生们也在观察老师,有家世的人肯定有他们自己的路子,但像方召这种基本上没有艺术背景的人,就得靠自己的能力去吸引名师了。方召原本也打算先从卡特下手,所以发论文也积极,很多时候,机会,都是靠自己创造出来的。

    这不,机会就来了。

    走到窗户边,方召看向酒店外面。

    这才几天,到达卡若尔的影迷数量就呈指数增长。随处可见穿着各洲大明星名字或图像衣服的粉丝,整个岛的气氛都在升温,若非卡若尔岛对游客数量的限制,以及影视节期间的特殊规定,这帮影迷们大概早就奔过来了。

    每年影视节期间,为了维持岛上居民的正常生活,有专门开出来的道给岛上的本土居民用,能上车道的车牌数量都有严格控制,可能一家只有一个这样的车牌。其他道路也被分类,空中被禁止行驶,只有救护车、警车、消防车等特殊车辆才能飞上去,其他的私家车,若无紧急情况,飞上去一个就罚掉司机一年工资。

    好在南风提前做好功课,就算没经历过,也能通过各方渠道打听到,准备充足,方召要出席的活动也早就安排好。

    皇艺那边。

    卡特新收了个徒弟,心情正好,想到莫琅让他找人照应方召的事情,便给几个学生发消息,那几个学生前几天还说过要去影视节出席活动的,他得让他们多照应照应小师弟。

    只是,消息还没发出去,卡特就接到了其中一个学生的电话。

    “老师,我们刚到卡若尔岛机场,一小时后还有个重要电影的首映活动,我们现在叫不到车,您在这边认不认识什么人,安排一下?”

    卡若尔岛的机场,一家咖啡厅的角落里,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年人擦着额头的汗,看向落地窗外面不远处的道路。

    “锦洲某影帝的粉丝,与冀洲某影帝的粉丝,对上了,造成前方路段堵车,警车都出动,听说大概还得等五分钟才能通车。太疯狂了!好像是粉丝们原本的安排被刚才的事情打乱,一部分人改道了,的士咱们抢不过他们,租车更是租不到,酒店那边也没车了,我找人也一时帮不过来……”

    五分钟之后通车,看起来是不长,但就因为这五分钟,他们更难叫到车了,出机场时还能查到附近五辆空车,眨眼就没了,得排队,再一看排队人数,只觉得眼晕。

    对于这两位影帝,他们不了解娱乐圈,自然也不熟悉,最多听过名字,看着照片会觉得有点面熟而已,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会被这两位的粉丝给堵这儿!

    卡特刚才的好心情被这是弄得一点都没了,“卡若尔影视节你不是去过吗!不知道要提前到?!”

    中年人再次擦了擦额头急出来的汗水,“以前我提前过来,也没遇到这情况,感受不深,这次因为临时有个会,就推了两天,我也没想到才推迟两天就有这么大的变化!”他现在后悔死了,早知道就先推了那边的会议,反正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会议,主要是他自己没将卡若尔这边的情况放心里,也低估了影迷们的狂热程度。

    卡特深吸一口气,语气不好地道:“等着!”

    “是是是!真是麻烦您了!”

    卡若尔岛机场咖啡厅,中年人打完电话,接过他一个学生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满脸的汗,一部分是着急给急出来的汗,一部分是跟卡特通话被骂时紧张出来的。只是,当着自己的学生,他也只能尽量保持作为老师的镇定,但扭头一看外面的人,汗又出来了。他算是知道为什么那些明星们都提早过来了,不只是为了新闻,也是为了避开高峰期,不然,这时候到机场,得被影迷堵死。

    皇艺那边,卡特接到学生的求救电话之后,就立马联系人,只是,越临近颁奖典礼,卡若尔岛这边越忙,联系的几个人都分身乏术,答应卡特会找人想办法,但具体得等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看着时间一分分过去,翻着通讯录,卡特视线落在方召名字上的时候一顿,犹豫了会儿,还是拨了过去。

    刚收的徒弟,还没帮着他什么,现在就得找过去求帮忙,总觉得气虚,跟方召通话的时候,卡特老脸都尴尬得发红。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