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安娜的粉丝们回过神来的时候,看看眼前的形势:这更不能忍啊!

    于是,现场的声音里面,一边则是方召的粉丝与摄影师们带起的风暴,一边是安娜的粉丝们仿佛使尽了全身力气,更加歇斯底里的呐喊。

    还有人心想:我不是这两人的粉,我该支持哪边?不管了,跟着旁边的人喊算了。

    如此气氛下,不开口都觉得不好意思。

    渐渐地,现场气氛的带动下,影迷们仿佛都激动到了极致,任何话语都仿佛失去作用,一个“啊”字足以表达一切。

    所以,喊“方召”的,喊“安娜”的,最后渐渐都被“啊——”的尖叫声盖了过去。

    这种仿佛热气从四面八方升腾而起的感觉,令站在漩涡中心的安娜感觉头都有些发昏,脸上的笑也不再是装饰性的笑容,而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比获奖都要激动的喜悦。

    别人不知道,但作为影视节的常客,她太清楚这种情况有多罕见。这一趟,就算拿不了奖,也值了!

    离会场不远的另一个地方,很多没法进入会场的人也都聚在一起看直播。

    看到屏幕中直播的现场那阵势,左俞和严彪都咽了咽唾沫。

    “咱老板,人气有这么高吗?”左俞抖了抖全身的鸡皮疙瘩。

    “不是说影视新人在这里会显出劣势?”严彪不明白。

    左俞扭头问南风:“你买粉了?安排职业粉丝控场了?”

    “怎么可能!我安排的人才几个?光看那些记者还有最靠近会场的那些粉丝数量就知道,那数量那疯狂劲我可安排不来!”南风现在的心情,亢奋又爽快。

    之前他还担心方召作为影视圈的新人,带不起气氛该怎么办,看到搭档安娜的时候,南风一直悬起的心就放下一半,有这位皇洲巨星带着走,就算人气一边倒,也肯定不会冷场。

    可现实却远远不是他能预料到的。眼前的这一幕来看,竟然有压过安娜的势头!

    摄影师的疯狂,可不是谁都能引发的。巨星他们见得多了,能让他们这般反应,南风也不明白原因为何。他不是专业的摄影师,理解不了他们的那种追求,但也能从屏幕直播的画面中看出来,方召的气场确实不输安娜!

    南风激动得热泪盈眶,满心的感慨无处发泄,跟左俞和严彪又聊不到一起,便跟同样混迹娱乐圈各行的老朋友们开了群聊。

    “看直播了吗!那是我老板!”

    “厉害啊,第一次走金剧盛宴的红毯大道竟然能表现得这么好,看那些摄影师们的反应,南风,你要发达了!”一人恭喜。

    “以后有什么业务也别忘了带兄弟们一把,给你打折。”

    “哈哈哈哈好说好说!”南风特别得意,为自己当初机智的选择点赞,换个明星,还真难得有方召这样的运气和实力。

    “熬了多少年,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已经不知道如何去描述了。”南风眼眶通红,激动得声音都有些发颤。

    “是不是有种自家养的猪终于顺利出栏的兴奋?”另一个朋友突然说道。

    “是啊……是个屁!怎么说话的呢!”南风心虚地瞟了眼左俞和严彪,见那两人没注意这边,舒了口气。怎么能将老板比作猪呢?就算是猪,那也是金猪!金猪出栏,那能不兴奋吗?

    与此同时,也在看直播的萨罗的经纪人,同样热泪盈眶——羡慕嫉妒恨啊!

    虽然工资高,但没有那种荣誉加身的满足感,每次到这种场合,看到别人家的明星,就感觉无比心酸。

    跟别人家的明星相比,自家那就是条狗!

    还是条蠢的!

    不过,就算那是条蠢狗也得供着,谁让蠢狗发工资呢?

    以他对萨罗的了解,估计现在同样羡慕嫉妒恨。于是,怀着复杂的心情,经济人给萨罗发了条短信,“不必太羡慕他,你也行的,旧世纪有一句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咱慢慢来。”

    很快,萨罗那边也回了信息:“这话我懂,不过,‘足下’是哪里?在哪个洲?”

    经纪人表情木然。

    你懂个屁!

    心情突然就平静下来了。

    接受现实吧!与其想那些不可能的事情,不如想想接下来怎么提升蠢狗的身价,卖个更好的价钱。就算萨罗再蠢,雷纳这个姓氏就是他的底气!方召又能如何?现在人气再高,毕竟不是大将后人。

    那边,方召和安娜两人走完红毯大道,从那扇带着金色珊瑚印记的大门走入会场,外面才渐渐平静下来。在签名墙上签完字,配合媒体拍了几张照片,短暂的采访之后,两人终于进入晚会大厅。

    安娜的心情尚未完全平静,视线转向身边的方召,笑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红毯大道有一种魔力,让你整个人都要飞起来?是不是想转行?”

    方召抬头,眼中并无丝毫刚走完红毯秀的激动,“没有。”

    安娜:“……”

    见方召在编辑文字信息,便问:“跟朋友分享心情吗?”

    方召回道:“莫老师之前给我出了道题,我现在给他把答案发过去。”

    安娜以一种很奇特的视线看向方召:“莫老师给你出了什么题?”

    “他让我走红毯大道时候注意听,背景放的那首曲子作者是谁,走完给他答案。”

    安娜:“……”小师弟你是怪物吗!

    正常人能在那种气氛下保持冷静都很难,更别说在各种尖叫嘶吼声中去听背景音乐,那听得清楚吗!更别说去分析背景乐的作者!

    等在座位上坐下,安娜立马给丈夫蓝旌发短信:“我总算明白为什么莫老师想方设法要将方召拉到他那里了。”

    蓝旌好奇:“怎么?”

    “方召就是个怪物!”

    先不说走红毯时方召带起的风头,就单单方召走红毯还能分出心思去做题,走完淡定地发短信,就将安娜打击得够呛。

    “天赋这种东西,真的没法说,蓝旌,你这个关门弟子,在莫老那里要失宠了。”

    皇洲。

    莫琅也在看直播,红毯秀时间他重点只看方召走的一段,一直盯着方召,注意他的反应。极清的镜头下,方召确实表现得让人找不出大错,最多就是在摄影师们的角度,方召表现得不够完美而已。

    看方召将现场气氛带得那么好,莫琅心里也嘀咕:这小子到底记不记得自己给他出的题?

    每年影视节红毯秀的背景乐都是新创作的,都是在此之前从未公开的作品,而且不重复播放,属于影视节红毯秀定制曲,每一首在时长方面都有规定。所以,每一组走的时候,都是一首新的背景乐。

    不过很快,在方召走完红毯秀没多久,莫琅就收到了方召的回复。

    方召给了答案,还给出了分析过程。方召从那首背景乐的美感特征,形态结构,节奏力度等,去分析它的风格流派,推导到现阶段的代表人物史德普大师,再到这位大师的某位得意门生。

    其实莫琅对方召的要求,只需要他给出史德普一派这个结果就行了,方召却精确到了史德普的那位得意门生。

    看到方召的答案之后,莫琅乐得从摇椅上晃悠,立马给史德普打了个电话过去。

    “小史啊!”莫琅因为心情好,声音都有些上扬。

    “请您称呼我为史德普。”史德普接到莫琅的电话还郁闷呢,这老头这时候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很快,史德普就知道了。

    能在那种氛围之下,冷静地分析,且精准地抓住每一个音符,定位到曲作者,方召这事够莫琅炫耀半年的。

    多久了,莫琅对外不再收徒之后,就没感受过这种惊喜得立马找人炫耀的心情。不,在还没对外宣布不收徒的时候,也很少有这种心情。现在,莫琅觉得将方召拉到自己这边,是这些年来做得最正确的决定,即便对外不是师徒关系,但他要亲自己教导!至于方召明面上的老师卡特,莫琅认为,以卡特的水平,还教不好方召。

    坐在金剧盛宴会场的方召可不知道莫琅正跟人炫耀,他在给莫琅发过去他的答案之后,就收到了莫琅一个冷静却不失夸赞的“很好”,再就没多的字了。方召还在想,莫非这就是大师作风?

    跟周围其他影视圈的前辈们打招呼之后,方召还被《创世纪》总导演诺瓦·罗曼招呼过去说了会儿话。

    会场内那么多人,获得提名的都在前面坐着,一举一动后面的人都能看得清。罗曼将方召招呼过去说话,还笑得亲切的样子,让很多人心中一动。就算《创世纪》拍完这么久,罗曼导演对方召的态度还是这么好啊。

    也是,方召在《创世纪》里面的表现,够罗曼吹到导演生涯结束——一个敢用新人的导演,一个神一般眼光的大导演!

    已经有不少艺人还是琢磨了,罗曼下一个作品,是不是也能让自己公司的新人去试试?之前是他们不敢试,让方召捡到了机会。

    会场内的一块块大屏幕上,还放着外面红毯秀的直播,不过,在方召那一组过去之后,后面好几组都没能再有那种仿佛星辰风暴般的情形了,摄影师们的热情似乎也冷淡不少。

    就怕对比。

    后面几组走红毯的人,心中将方召和安娜骂了好几遍。

    那两人真心机!尤其是方召!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