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271章 是不是欠揍?
    方老太爷抄着两颗核桃出去转了一圈,步子还是那么慢悠悠的,但那股得意劲儿,压都压不住,还哼着小调。

    有人问方老太爷,“你怎么玩核桃了?”

    方老太爷脸一肃。

    这玩的是核桃吗?

    不是!

    是情操!是意境!文艺范儿!不信你瞧瞧,还有点旧世纪的古韵呢!

    当天就有不少干休所的老人们私下里打听哪有这种核桃卖。他们是看不惯方老太爷那嘚瑟劲,当着面的时候没表现出来,但瞅着他转核桃还挺眼馋,回去查查资料,没错,旧世纪确实有这种玩法,瞧着逼格还挺高。

    也有人去问方老太爷,但方老太爷一开口就是:“我家小召送的……”吧啦吧啦吧啦一大串话就蹦出来,三句不离“我家小召”,听得人牙痒。

    至于那些找方老太爷借核桃玩的,或者有意购买的,方老太爷一律拒绝!没得商量!

    我重孙送给我的,我都舍不得用,还分给你们?妄想!有能耐你们让你们重孙去买啊!

    方老太爷不愿意将核桃借出去,他是有一小箱子,但也只有这一小箱子,他知道,如果这玩意儿好弄到,方召肯定给他弄一大箱,事实是这东西少啊!

    之后每天方老太爷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抄着那两颗最顺眼的核桃出去慢悠悠溜一圈,聊天、下棋的时候手上也没停,还故意往人多的地方凑,炫耀他手中的那两颗核桃。

    得意!

    我就是个性!

    跟外面那些只会喝茶下棋的糟老头子们完全不一样!

    方老太爷甚至还给那两颗宝贝核桃起名为“谛听核桃”,带神兽名更显高端,吉祥还辟邪!

    神兽什么的,他老人家印象最深的就是“谛听”,因为方召在网上的一个外号就是“谛听”,以至于提起神兽,方老太爷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谛听”。

    物以稀为贵,跟旧世纪挂钩,再加上方老太爷能吹,老人们之间也将这作为一个茶余饭后的话题,渐渐地,这事传开了,越传越玄乎。有人说那种核桃表面的纹路很不一般,跟传说里的神兽似的;也有人说,之所以叫谛听核桃,只因为那核桃是方召弄出来的,方召外号就叫“谛听”呢。当然,也有人会想,这是不是方召在背后炒作?下一步是不是就要炒核桃了?

    于是,在方召不知道的时候,头上被扣了一口又一口黑锅。

    最终方老太爷那一小箱核桃没能全部保住,一些老关系老交情,方老太爷忍痛给出去一部分。牧洲农科院那点剩余存量,之后去找门路买的,不说价钱抬高多少倍,数量就那么点儿,还不够分的。

    越是买不到,越是有人想买,询问的人也更多了。后来牧洲那边农科院的人一看,这玩意儿这么火吗?之前培育出来的这种核桃好像不怎么好吃,所以也没扩大种植,一般培育出新品种之后,没价值的都会搁置起来,论食用价值,这新品种核桃确实不怎好,但农科院的人也没想到,它突然就这么火了!现在形势逆转,有人心里就琢磨开了。

    种!

    既然需求量这么大,那就将它再种出来!

    新世纪的退休老人也会赶时髦的,玩核桃确实是个稀罕事,买不到的就用别的代替,但总觉得不如原版的正宗,有门路的提早就在农科院这边预订。

    对于这些,方召还并不知情。

    那天他解决完方老太爷那边的事情之后,就准备着跟卡特教授他们前往马洲了。

    这次南风三人也随行。

    现在南风的腰杆都挺直了,不少以前认识的人找南风寻求合作。不过,南风没理。

    真就印证了那句话:以前你对我爱搭不理,现在我让你高攀不起!南风心里得意得很。

    收到方召要前往马洲消息的时候,“高攀不起”的南风正端着架子跟人通话。以方召如今的影响力,作为助理,该端着的时候还是得端着,不然别人还以为他们好欺负呢。不管如何,一切以老板利益为重,要坚实守着这工作,见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该摆出什么样的态度,南风心里都有数。

    收到老板要前往马尔斯洲参与音乐项目的消息,南风虽遗憾这么快就离开娱乐圈,但他也明白方召有他自己的创作重心,心思还是多放在音乐上的。作为得力助手,方召的任何决定,南风都表示举双手赞成。

    左俞收到消息心里还忐忑,“老板去马洲,带不带咱们过去?”

    南风搓着手,很有信心地道:“肯定会带我,我要负责老板的日常生活出行等事宜,跟项目多累啊,劳心劳力的,老板食量又大,可不能让老板饿着。”

    左俞也不落后:“除了保护老板安全,我能帮老板开车开飞行器呢,在马洲那地方,出行也是需要司机的。”

    严彪:“我还能帮老板挡娱乐记者教训狗仔队,现在很多娱记盯着咱老板,作为一个保镖,我责任重大。”

    三人嘴上都说着自己的重要性,但心里都虚,方召还真不是非他们不可,去参加影视节的时候都能放他们自由活动,这次去马洲,跟着卡特教授们的团队,不知道会不会带着他们。

    三人忐忑地等了一个小时,终于等到方召的正式通知以及行程安排,三人的任务也分发到手,心里顿时踏实了。

    兴奋地收拾行李的南风想到什么,问其他两人:“咱三个都离开了,老板的宠物怎么办?”

    刚跟方召通完话的严彪回道:“‘兔子’有自动喂食机,卷毛让隔壁的帮养。”

    “还借给隔壁呢?”南风心里猜测着隔壁那位为什么对卷毛如此执着,不过很快就将狗抛到一边去了,他首先得顾着老板那边的事情。

    南风三人提前前往马尔斯洲,方召则跟着卡特的团队一起。

    马尔斯洲,新世纪十二洲中的特四洲之一,简称马洲,以大将马尔斯的名字命名。

    马尔斯,也是独霸马洲的顶级豪门马尔斯家族的荣耀姓氏。可以这么说,有马尔斯家族血统的不一定能获得这个姓氏,而拥有这个姓氏的,一定是马尔斯家族承认的人。所以,来马洲的人都知道,你可以得罪甲级俱乐部的人,但千万不要得罪拥有马尔斯姓氏的人。

    可对于卡特而言,他更愿意跟马尔斯姓氏的人接触,至少马尔斯家族的人不会无理取闹,相反,很多乙级甚至丙级俱乐部的人更喜欢闹事。

    所以,在到达马洲之前,卡特教授就跟团队的人强调过,遇到麻烦的时候,别正面刚,你一个搞文艺的对上那些玩体育竞技的,能有个什么优势?能避则避,避不了就找警察。虽然竞技氛围浓厚,但首府希瓦纳的治安还是可以的,执法也算公正。

    马洲是众所周知的竞技之洲,各处都充满着竞技的元素,在街上随处都能看到竞技体育娱乐部和会馆,高悬的屏幕上出现的多是篮球明星、足球明星、射击明星、搏击明星等等竞技体育项目的名人。

    马尔斯洲首府希瓦纳,也是竞技氛围最浓厚的地区,大型赛事多是在这里举行。战神杯运动会就是在这里举办。

    到达预订的酒店稍作休整之后,卡特便召集人手开了个小会,主要是说明他接下来的安排,顺便将方召介绍给他的这些徒弟们。

    “来,都认识认识,这是方召,你们小师弟,第一次跟项目,你们多照顾着点。”卡特锐利的视线扫了一圈。

    被他扫过的人脸上都带着笑应着声,心里则对方召羡慕得很。他们都知道,方召明面上说是卡特的徒弟,其实是跟着莫琅大师学习的。不过,不管方召跟着谁学习,明面上他们还是要称呼方召为“小师弟”。

    卡特教授带过来跟项目的徒弟,十几个人,年纪都比较大,除开方召,最年轻的都是快五十岁的。

    卡特也不是喜欢废话的人,该说的话简要说完,看看时间,留下一句“都感受感受,寻找下灵感”便起身离开。战神杯组委会的人还有事情找他,谈一谈下一届战神杯开幕式音乐的事情。

    等卡特一离开,会议室内的气氛就轻松多了,都往方召这边聚拢过来,跟这位特殊的小师弟多说两句,交换个联系方式,以后大家都是同门的情谊,有困难可以相互帮衬,联系可不能断了。

    “小师弟,论资排辈,你得叫我大师兄。”一名中等身材,头发花白的人走过来带着笑意说道。

    这人叫殷谙,是卡特收的第一个徒弟,现在发展也很好,混出了自己的名气,在圈子里有一席之地。殷谙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不过放新世纪并不算老,之所以头发白了那么多,是他特意染的,头发留长过肩,还造了个型,带点卷,又有点飘,多了点“艺术”的意味。

    “大师兄。”方召老老实实叫道。

    “哎,这就对了!”殷谙一拍手,脸上的笑意加深,“就冲你这声大师兄,我一定带你……”

    殷谙正打算说“带你装逼带你飞”,就见会议室门打开,卡特教授匆匆进来,拿桌上的一份文件。

    “一定带你好好探讨学术问题,教你如何在战神杯期间寻找创作的灵感!作为大师兄,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创作遇到瓶颈,论文遇到阻碍,等等这些,你都可以找我。”殷谙一脸正色说道。

    自己徒弟什么德行自己知道,卡特警告地瞥了他一眼,殷谙连忙向卡特保证:“老师你放心,我肯定好好带小师弟!”

    卡特冷哼了一声,便带着文件匆匆离开。

    等卡特一走,殷谙脸上又挂起笑,带着点迫不及待的意味,对其他人说道:“难得咱这些分布各洲的同门聚一起跟项目,今儿我请客,带大家领略马洲风味!”

    卡特的徒弟们都知道,大师兄殷谙这个人,是很有才华,但他有个毛病,嗜酒。最开始卡特还劝过,不过后来看殷谙也能拿出足够的作品,便不再劝了。

    殷谙这句“领略马洲风味”是什么意思,除了方召,其他人都明白。

    大师兄请客,面子是要给的,自然不会拒绝。

    方召作为小师弟,被大家带着一起。

    赤海花街是马洲首府希瓦纳的一条消费娱乐街区。沿内海赤海边上那一长条,都是。这一条街道原本叫凯旋街,当年创世纪庆典的时候,整条街都堆满了鲜花,后来每年纪念日都会搬出花盆布景,所以也被人们称为花街。

    殷谙请大家去的,就是赤海花街的一间挺有格调的酒吧,设计很有艺术性,最重要的,这里的酒很好。酒好,氛围好,食物还不错,店内人也多。

    殷谙显然来这里不知一次了,熟门熟路,十多个人找了个地方坐下,吃吃喝喝,方召安静地听这帮师兄师姐们吹牛,也分出注意力听一听酒吧内的演奏。

    带着一丝忧郁情绪的电子蓝调,并没有降低殷谙的好心情。虽说殷谙这人看着不靠谱,但实力是有的,对酒吧内的演奏分析也很透彻,哪个音没弹准都能精确指出来。

    三杯两盏酒下去,平日里看着挺沉稳的人也放开了,聊了聊各自的创作之路,成功的以及失败的经历。

    能被卡特看中,这些人都有足够的实力,很多经验也值得方召学。过滤去一些东西之后,剩下的,方召决定回去整理成笔记。

    两小时后,方召扶着殷谙去洗手间。

    “哎,不用扶,大师兄我啊,厕所的路还是认识的。”殷谙推了推方召,又指指自己的头,“别看我喝多了,但我脑子清醒着呢。”

    方召不放心,落后几步跟着。

    还别说,殷谙虽然脚步稍有些虚,但方向都对,指示牌也认得清。

    殷谙走进洗手间,里面有个人撞了上来,还好殷谙避得快,不然直接能被撞地上去。

    不过,撞他的人也喝多了,浑身酒气,也带着满身的煞气,强壮的体格结实的肌肉,十分具有压迫力,抬眼看人的时候,赤红的眼珠仿佛猛兽一般,看得殷谙一哆嗦。

    “没长眼睛啊?!”对方吼道。

    殷谙气得都清醒了,明明是对方自己喝多了撞上来的,还恶人先告状?

    不过,遇到这种情况,殷谙还是很有经验的。

    遇上冲突了,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是软柿子当然得捏一捏,若是喝醉了的傻逼或者不讲道理的疯子,就别跟他们扯了,随便放两句话就赶紧跑。

    眼前这种,你跟他讲道理,他能直接跟你讲拳头,不跑留在这里挨揍?

    所以,殷谙连厕所都不上了,打算立刻就撤。不过喝多了,就算脑子清醒过来,脚还是有些软,若不是方召过来扶着,大概得摔地上去。

    殷谙感激地看了方召一眼,然后眼神往那醉汉身上瞟了瞟,便看向门口,示意:赶紧跑,别跟这种傻逼多说。

    方召认同殷谙的选择,扶着殷谙就打算离开。

    不过,他们想避开,可对方似乎更生气了,面色阴沉,拳头捏得咯咯响:“你刚才那什么眼神?瞧不起我?你TM是不是欠揍!!”

    方召:“嗯?”

    ……

    辖区警察接到报警——今儿刚结束的战神杯重量级拳击赛银牌得主,悄无声息地被人放倒在某酒吧厕所。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