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洲,赛场上以作假为耻,打假球丑闻一旦曝光,会被马洲永久禁赛。想继续打?行,在其他洲随便打,但马洲不欢迎你,严重的甚至会禁止入境。

    这场金牌赛,不少专家都进行了赛果预测,但没有哪个人能肯定地说出哪边赢的可能性更大,而接下来的赛况,也证实了这些。

    一场金牌赛,打了三天,平均每天连续打五个多小时,总时长十几个小时,超过战神杯历史记录。

    这是一场不含任何水分的巅峰之战,两位运动员都展示了他们超强的竞技状态,比技术、比战术、比体能、比心理状态,诠释着何为竞赛。

    “真够拼呐!”殷谙感叹着。

    他平时有空的时候也会跟朋友一起打打网球,连续打半小时都够呛,别说连续五个多小时!

    “确实,在竞技场上,这两位都是很令人佩服的运动员。”方召说道。

    球迷们疯狂为偶像加油,就算对这两位不感兴趣的人,也都关注起这场比赛。

    可以不喜欢,但不能不尊重。

    媒体也将镜头聚焦到赛场。

    看着这场仿佛在燃烧生命的竞赛,方召觉得,这两位赛前说退役,应该是真的,而不是媒体所说的“气话”。这两人都没有给自己后退的选择,稍有退缩和让步,都不可能打到这样的程度。

    第三天双方连续打了七个多小时才分出胜负。

    在比赛结束的那一刻,看着大屏幕上显示的比分,老将杜默尔仿佛忘记了身体的疲惫般,吼叫着沿着赛场跑了一圈,激动的脸上是兴奋的眼泪。

    与之相对的,是沉默的米提斯。

    米提斯握着球拍,躺在草地上,另一只手遮着眼睛,过了会儿才垂下手臂,通红的眼眶已经满是泪水,静静看着天空。

    米提斯起身,与跑过来的杜默尔拥抱,朝四面的看台鞠躬,挥手,抬起双臂鼓掌,为自己,为对手,也为所有看着这场比赛的观众。他已经尽力了,对这个结果,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球场上,一首带着告别意味的伤心摇滚歌曲响起,主唱粗犷略显沙哑的嗓音,诉说着对这个竞技赛场的热爱与无奈。

    这时候很多观众回过神来。

    “杜默尔退役没什么遗憾了,毕竟已经进入衰退期,这次爆发已经耗尽了最后的力气,他那身体估计过五年都缓不过来。但米提斯不一样啊,他也真要退役?”

    “不会吧?米提斯还那么年轻,今年才三十六岁。”

    对寿命翻倍的新世纪人们而言,三十六岁真只能算年轻。

    “现在是米提斯的职业巅峰期,真正的黄金时期啊,就算这场输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毕竟米提斯这么年轻,再打四十年也行啊。”

    “气话,肯定是气话,等着看后面米提斯的俱乐部怎么说,他们不至于放掉米提斯这个摇钱树,没有战神杯金牌,但米提斯在其他重要赛事上获得的冠军也不少,有这场连续三天的高关注度金牌赛,米提斯的人气只会更高。”

    米提斯退不退役另说,单就这场金牌赛,对观众们而言,一张票看了三天比赛,值了!过瘾!

    对于媒体们来说,有大把大把可写的东西,更值!

    “网球小王子之万年老二决赛又败了!”

    “小王子今天又没拿冠军!”

    “又一品牌终止与米提斯合作,万年老二再丢代言!”

    在马尔斯洲这个竞技之洲,各大品牌更喜欢选择冠军,米提斯虽然在其他赛事上获得过不少冠军,但战神杯却是个无法忽视的缺憾,再加上媒体的报道,仿佛身上无法洗掉的巨大黑点,媒体们逮着这个点就能黑一波。

    颁奖仪式结束之后,在大家议论米提斯是否真会退役的时候,米提斯的俱乐部就放出了他退役的新闻发布会消息。

    “真退役啊?”

    “想不通,真想不通,不就是一个战神杯金牌?以后拿就是了,米提斯也才打二十年而已。”

    “可能被打击到了吧,毕竟职业二十年过去,一遇到战神杯就是第二,他也不比谁实力差,也拼得狠。”

    “现在退役他能去干什么?”

    “当教练也会被人打压,毕竟“万年老二”这个帽子太难摘了,万年老二教出来的也是万年老二怎么办?再加上年纪轻,甲级以上俱乐部就算请他也会压一压薪酬,不划算。”

    “这样还不如去混娱乐圈呢。”

    马洲不少运动员退役之后进入娱乐圈,以米提斯的长相和人气,去混娱乐圈的可能性极大。

    酒店里,殷谙回去又看了遍这场比赛的精彩剪辑,擦了擦眼眶的泪:“我要给他们作一曲!唉,小米啊,太遗憾了!”现在殷谙还挺喜欢米提斯这个网球运动员,比赛结果真不能怪谁,都尽力了。

    看到网上对米提斯退役后的猜测,殷谙找方召:“我看网上很多人说,小米退役以后估计会进娱乐圈,小师弟你对娱乐圈了解,看看能不能帮一把,这人也够可怜的,丢代言,丢金牌,在网上还被人黑,被人说风凉话。”

    方召想了想,道:“我觉得他并不需要我帮忙。以他的心性,应该已经想好了后面的路。”

    “唉,总之,能帮就帮一把吧。”殷谙说道。他以为方召是借口不愿意帮忙,突然想到莫琅和卡特未必允许方召现在跟娱乐圈那边沾上,本来还要说什么,又憋回肚子里了。

    方召看了殷谙一眼,解释道:“不管现在媒体说什么,我觉得他以后的成就未必会差,至于现在趁机捅刀的媒体,会被打脸的。”

    殷谙没将方召的话当真,只是一个劲叹气。他是个比较感性的人,想到米提斯赛场上的表现,再看看网上那些大开嘲讽的评论,总觉得心里堵得慌。

    “难受,回去写曲子发泄一下。”殷谙一步三叹地离开了。

    方召虽然也为米提斯可惜,但并不认为米提斯是脑子冲动做下的决定,那个人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当天晚上,米提斯所在的俱乐部就退役的事情召开新闻发布会。

    米提斯挥泪赛场的画面已经占据了不少新闻头条,粉丝们也是心疼得不行,现在,不管是粉丝还是黑子们,都关注着这场现场直播的退役发布会,画面中可以看到很多体坛权威媒体。

    镜头里的米提斯眼眶还发红,说着说着就有些哽咽,调整好情绪之后,继续发言。

    “……回望这二十年职业生涯,其实没有那么多抱怨与戾气,更多的是感激……这二十年,未敢懈怠,就算今天,我依旧能昂首挺胸站在这里,低头有坚定的脚步,抬头有清晰的方向……这二十年,体会到了竞技的魅力,也感受到了竞技的残酷……退役并非冲动下的决定,退役更不是妥协,我有我的生活,有我的责任,退役之后,不管在哪里,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永不消极……感谢俱乐部和球迷们这二十年来的帮助支持,感谢我的教练,很抱歉没能给他拿下一个战神杯冠军……”

    旁边的教练也红着眼,心中也是万般叹息。发言的时候,他跟大家说起了米提斯的不易。

    “我还记得二十年前,那个才十六岁的少年,拎着个包,孤零零就过来了,在俱乐部一打就是二十年……今年年初,他就跟我说‘教练,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他的压力很大,我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但他一直都很努力,论实力不输给任何一个冠军……”

    当年的米提斯多闪耀啊,第一年就仿佛开挂般冲进积分榜前列,俊郎的外表和强劲实力,很快进入马洲人气竞技之星行列,各种代言蜂拥而来。

    之后,各种锦标赛、公开赛打了不少,冠军也拿了很多,唯独战神杯,一直第二,就算分到死亡小组也能拼杀出一条血路,然后,躺在银牌的位子上。可以说,每一位冠军他都战胜过很多次,可就是拿不了战神杯的金牌!

    渐渐地,找他代言的品牌也渐渐少了。刻薄的说风凉话的,打趣编段子的人,数不胜数,至于那些话是不是往米提斯心口戳刀,他们就不管了,有流量,有关注,能发泄,就够了。

    就像现在,退役发布会直播间讨论区,粉丝与黑子已经火力交锋数轮。

    粉丝们看着米提斯的退役发言,看着那些视频剪辑,早已经泣不成声,觉得心痛得无法呼吸,也为米提斯退役之后的生活忧心不已。

    而黑子们依旧是哪里痛就往哪里戳。

    “他自己没能耐还不让人说了?拿不了冠军怪谁?所以说,这就是命!”

    “现在受不了退役了,怪谁?在竞技场没颗强大的心脏,受不住外界的压力,还来混什么竞技场啊?”

    “退役了就安安心心去混娱乐圈吧,多攒点钱养个老。”

    对马洲人而言,混不好的或者退役的才去娱乐圈,在马洲,人气第一梯队必然是竞技之星,什么大火的影帝影后,依旧比不上当红的竞技之星。

    发布会现场,媒体在米提斯等人发言完毕之后开始提问。

    “请问退役之后有什么安排?”

    “会进入娱乐圈发展吗?”

    “你会从事哪方面的工作?”

    “是否与网球相关?”

    米提斯回道:“我应该从竞技场转到幕后。”

    记者们一听,也来了劲,这话内容量很大啊。

    “是打算自己当老板办俱乐部吗?”一名记者问。

    米提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好像还没跟大家说过我姓什么。”

    媒体:“???”

    包括米提斯的教练也疑惑地看过去,教米提斯这么多年,米提斯从来不提他的姓氏,因为身份证上也没有,所以没人再说起过这个。对于很多人来说,姓氏并不是那么重要。

    米提斯轻咳一声,“我的全名,叫米提斯·马尔斯。”

    现场突然一静。

    直播间讨论区都有片刻的静止。

    粉丝、黑子、众媒体、俱乐部所有人:“……”

    你TM再说一遍!你姓什么?!

    马尔斯这个姓氏,只有马洲那个至霸家族拥有。

    教练张大嘴巴僵在那里,眼神恍惚,一脸难以置信。

    朝米提斯大开嘲讽说得正嗨的媒体:瑟瑟发抖。

    方召:马尔斯家的小朋友还真有意思。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