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召也没带着卷毛走太远,按照基地提供的地图,在可自由活动的区域走了走,先了解一下这里的地形地貌和生活方式。

    埠星基地所圈出来的区域很大,能活动的范围也广,偶尔能碰到巡逻的士兵,但看上去都比较放松,没有白暨星哨所士兵的那种紧绷感。

    这地方很枯燥,但也安宁。

    卷毛的适应能力很强,低压低氧的环境并没有给它造成任何不便,贫瘠的沙地也没让它失去兴致,它似乎很喜欢这里,周围没其他人,方召也没用牵绳套着它,此时就在沙地上撒欢跑着,对沙土下面的各种昆虫动物也很感兴趣,甭管大小,捉住玩会儿就吃掉。

    方召观察了会儿,没见卷毛表现出不适,也就随它了。

    在外逛了一圈之后方召就牵着卷毛回基地。第二天起来到基地食堂吃饭,也碰到了武天豪和米提斯两人,经过前一天的适应,今天两人看起来适应更强了,只是米提斯依旧像是睡眠不足的样子。

    不只是武天豪和米提斯两人,萨罗和芭芭拉两人今天也出门走动,不过这俩不吃食堂,吃的是自己带的食物。

    节目组看到出门活动的五人,感慨:“基因真的是个很强大的东西,不愧是大将后人,适应能力就是强。”

    基因意味着潜力,只要不浪费这种潜力,他们比其他人都有优势。浪费就另说了。

    “其他四人咱们不比,毕竟是大将家族的人,人家那基因就是牛,但方召呢?人家还是文艺工作者出身呢!不能跟那四个比,咱们也要学学他……”

    导演开始给节目组的其他工作人员灌心灵鸡汤。

    其实导演心里也无奈,这是第一次所请的嘉宾全部比工作人员适应能力强的,估计嘉宾们能开始拍摄了,他们这边反而跟不上。

    想着这个问题,导演调整了安排,他们这边不能正式开工,但嘉宾们那边可以先动员一下。

    导演将五名嘉宾召到一起,开始动员工作。

    “传给你们的指导手册记录了很多重要信息,外面见到的能吃的和有毒的都在里面,没记录的,最好不要碰。”所以,没记录的东西,非专业人员还是别手贱了。

    一开始萨罗还认真听,听着听着,就开始溜号。面上看不出来,其实心里是这样的:

    之前炒山姜多赚了点但持续性不行,生姜可以但还是炒大蒜更好。

    方召都带狗过来了,我下次也能带,不喜欢这种小狗,还是大狗威风。

    这边什么时候能通讯?我要去告状!

    ……

    萨罗的大脑在两分钟内完成了从山姜到狗的跳跃,又快速跳到其他地方。

    导演强调完要注意的地方,又跟大家讲扶贫要点。

    “旧世纪有句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现在的扶贫,一般都是抱着发现贫困地区闪光点并将其放大,进一步提升贫困地区生活质量的目的,但说起来简单,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更何况他们这本来就是一档偏娱乐性的节目,不指望真的能发现什么闪光点,不过是借着节目,让大家知道这里的艰苦,捐款的时候能多考虑这边罢了。

    当然,甭管心里怎么想的,也甭管事实有多残酷,动员的时候导演不会说得这么实际。

    “多看,多听,多走动,多了解,以诸位的见识和聪明的头脑,应该能发现这里的闪光点。”导演总结。

    武天豪:多看,多听?必须的!凭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米提斯:多走动,多了解?运动量似乎还挺大。

    萨罗:我聪明的头脑?

    芭芭拉:闪光点?

    方召:有点难度。

    导演见五位嘉宾若有所思的样子,心中满意,看来五位嘉宾已经听明白他的话了。

    拍了拍手让大家回神,导演又道:“由于我们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些没有适应,不能正式开工,所以,今天先由宋平上校带大家四处看看。”

    埠星的人员流动性相比白暨星和崴星都要大,毕竟这里的环境并不适合普通人生活,小几年还好,太久的话,有些人承受不住,所以,一般基地驻守的士兵,驻守年限不会超过十年,就会调到其他地方去。

    宋平上校以前在北落师门号探索舰上服役,之后调到这里,当个过度,军功已经够了,再熬一熬资历,就能往上升。这是他调到埠星的第二年,最多三年,他就会提到其他地方去,基本就是发展序列靠前的那些星球。

    虽然没打算在埠星久待,宋平对几位嘉宾还是比较热情的。改变不了埠星的发展现状,至少几位嘉宾能带来一些财物上的支持。

    由于这是节目组到达的第二天,考虑到几人可能只是初步适应,还不能过度消耗,所以他还特意调了基地的车出来,载着几人出发,沿途介绍各个区域的用处。

    看着远处的沙漠,米提斯抬手指了指脚下,问:“沙漠下面是不是有石油?我看过一些关于旧世纪时期的记载,里面提到过这些。在旧世纪,石油是很重要的能源。”

    宋平点点头,“埠星很多地方都探测到有,但没必要。日常所用的话,恒星提供的热辐射能足够了,也更方便,成本低,我们基地多用的光伏发电。至于更高级别的能量需求,我们直接使用运送过来的能源矿。”

    稍后宋平带他们去看农田。

    “每年送过来的服役的人会分到各处农田劳作,种植农作物或改良土壤。”

    “这地方能种东西?”萨罗指着一片单调荒凉的沙地,不敢相信。

    “能种,只要有水就能种。管道铺设早已经完成,规划范围内,水还是能跟上需求的。”宋平回道。

    很快就到了农田区域,高矮不一的农作物,稀稀疏疏生长在改良过的地里。

    “瞧着长势不太好。”米提斯不懂种地,但至少还能看出作物长得好不好。

    宋平笑了笑,“产量是不高,但至少不会让大家饿死。”

    武天豪想起什么,迫不及待问:“平哥,那你们吃虫子吗?白暨星那边以前都吃虫子的。这——么大的虫子!”

    “虫子?也吃,但吃得少,这边也没多少可以吃的虫子,要么太小,要么太难抓,抓捕成本高,有那工夫还不如去种地。我们这里主要是吃农作物,自己种的。有时候也会从海里捕捉一些能食用的回来,改善伙食,但这种情况少。至于陆地大型动物,因为数量少,也基本威胁不到基地,大多都被列入原生种保护行列,是不能吃的,非但不能,在外看到它们遇到危险了还要帮一把。所以,在咱们基地,吃素的时候更多,其他时候都是直接营养液,补充能量和必需的营养成分。”

    宋平跟他们说这些,就是要告诉他们,在这里,大口吃肉就别想了,来了就跟着大家一起吃素!

    萨罗摸着下巴,点头道:“明白你说的意思了,旧世纪有个词,叫‘入土为安’。”

    宋平:“……??”

    武天豪不愧是这里跟萨罗相处时间最长的,一听萨罗这话就明白他要说的了,“你想说的是‘入乡随俗’吧?”

    萨罗一拍手:“对!就是这个!”

    宋平:“……”我他妈差点怀疑自己的表达能力有问题!

    “可以多培育一些适合这里的农作物。”米提斯说道,“多找一些研究人员,肯定能研究出来的。”

    宋平摇摇头,“研究员?请不来啊,薪资低条件差,物种不算丰富土地不够肥沃,吸引不来科研人才。人家白暨星还能吸引不少研究人员过去,我们在这方面是比不上的。当然,你们如果愿意帮忙,可以多请些人过来,不是那种沽名钓誉之辈,是真正有学识有本事的人,脾气坏点都没关系。”

    宋平也就随口说一说,没指望凭一档娱乐节目真能请动那些有本事的科研人才过来。

    “带你们进农场看看。”

    宋平打开一个区域的防护网,带方召几人走进去,还不忘说说埠星基地的优点。

    “在我们这儿服兵役的学生们,不用挖矿,种地虽然累一些,但比白暨星安全,单就这点,让很多服役的人更愿意来。”

    说着宋平看了眼方召,他是从北落师门号探索舰调过来的,也听说过当年方召服役时申请过北落师门号和大角星号,可惜都被拒绝了,之后方召选择了服役条件艰苦的白暨星。再后来,谁都没料到,白暨星发现高级能源矿藏,发达了,起飞了。

    很多人都知道是方召发现了新的能源矿,但大家也知道,就算没有方召,其他人也能发现,只是时间会稍微久一点。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将方召当做一个幸运的因素,埠星基地司令弗莱明顿就是看在方召的份上答应同节目组合作,不然弗莱明顿可不敢冒险,再安稳守个一两年弗莱明顿就能高升了,他可不愿意在任期间出什么岔子。

    宋平也没只顾着想事情,为方召几人介绍这里的农作物。

    “这么大个星球,不能总指望补给,自力更生才是立足之道,才能真正站稳脚。不至于在补给出现意外的时候被饿死。农田里要防治害虫,但除虫药剂效果有限,总不能为了杀虫把自己也毒杀了。”

    宋平调出一些图片给方召几人看,介绍这里常见的危害农作物的昆虫和动物。

    “尤其是这种!”宋平指着其中一张照片,咬牙切齿,“地里危害最大的一种,产量低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它们。很能吃,一个不注意就被他们危害一大片,让大家心血白费!”

    宋平说的那种动物,身体狭长,爪和尾部发达,身上还有一节一节的鳞甲,成年的巴掌大,“这东西抗药性强,在沙土里活动敏捷,不借助诱捕工具很难抓住它们,是一种让基地很头疼的生物。好在弱毒性,对普通人来说也没多大危险。”

    “为了保护农作物,我们拉了防护网,但防护网并不是一直关闭的,田地需要大量人照顾,每次防护网打开的时候就会溜进来一些,我们也会派人定期除虫,但想将它们清理干净,基本不可能。它们在地里窜得太快了,除虫的人就算发现踪迹了也担心伤了地里的农作物,束手束脚,除虫难度加大。”

    方召看着上面的照片,“有点像蜥蜴?”

    “只是看起来有点像,其实身体内部构造不同,基地里面有标本,等回去了给你们看,若是下次除虫的人能抓到一只,我解剖给你们看。”宋平说道。

    “现在不能抓?”武天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不好抓,你们想抓得让专业人士指导,还要借助工具,还不能伤到农作物,总之,抓它们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宋平话音刚落,就见卷毛风一般冲到一处,在土里咬住什么拖出来摔打几下,然后仰头一抛,跳起接住摔打两下再往上抛。

    “说的是那种吗?”方召指着被抛上天的那东西,问。

    宋平:“……好像是。”

    卷毛叼着一只特兴奋地抛着玩,随后邀功似的叼到方召面前。

    方召看看卷毛叼着的,再看向宋平。

    宋平声音艰涩:“确认无误。”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