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女频频道 > 田园食香 > 第五百九十四章 猜测
    千味斋的生意很好,客人络绎不绝,肖诚和店里两个伙计忙得团团转,就是后厨那边,姜氏和小鱼儿也是脚不沾地的转悠。

    杜玉娘却是不管那些,一个人在厢房里坐了好久。

    柳星儿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她也不知道杜玉娘这是怎么了,之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沉默了呢,好像有啥心事似的。

    五哥知道了这事,会不会杀她泄愤啊?

    就在柳星儿胡思乱想的时候,厢房的门被人推开了,柳星儿连忙上前去,紧张地问杜玉娘:“五嫂,你没事吧?”

    “没事!”杜玉娘道:“咱们回吧,回帽儿胡同。”

    柳星儿也没说话,赶紧跟着杜玉娘往回走。

    杜玉娘跟肖诚交待一声,就回了帽儿胡同,一路上都心事重重的。柳星儿也不敢说话,只能是默默的跟着,心想五嫂心情不好,可能是因为那个叫杨峰的人,可是自己都已经把他治住了,五嫂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她想不通,干脆也不想了。

    把杜玉娘送到杨家大门口,柳星儿就道:“五嫂,你进去吧,我就不去了。”

    杜玉娘点了点头,刚要敲门,大门却一下子打开了,一道颀长的身影出现在二人面前,来开门的不是杨峥又是哪个。

    柳星儿傻笑一声,“五哥,我把五嫂给你送回来了,我走了!”说完转身就走,速度特别快。

    杜玉娘笑了笑,抬脚进了院子。

    杨峥关上门,随口问道:“铺子忙吗?”

    “应该挺忙的!”杜玉娘漫不经心的回道!

    “应该?”杨峥问她,“你没在铺子里?”

    夫妻俩一边说,一边往上房走。

    杜玉娘道:“去了,前面人很多,但是后来我就没去了,一直在厢房里面。”

    杨峥觉得这样的杜玉娘有点不太对劲,以往说起生意上的事,她总是眉飞色舞的,滔滔不绝,但是现在整个人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出什么事了?”

    杜玉娘挑了挑眉,自己表现有这么明显吗?一个两个的,好像都看出来了。

    “没有什么事,你让我先擦擦脸。”太阳那么大,她身上都是汗啊。

    杨峥也没逼她,还道:“先洗个澡,换身衣裳再说吧!”他的小媳妇有多爱干净,他是知道的。

    “我去给你烧水。”杨峥一边往外走,一边挽袖子,看样子是要亲自为媳妇准备洗澡水了。

    果然,不一会儿,杨峥就给杜玉娘把洗澡水打好了。

    难得他没有存着逗弄小媳妇的心思,所以杜玉娘倒是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她换好衣裳,重新梳头发的工夫,杨峥就进来了。

    “今天怎么回事?”连洗澡水都来不及倒,就问起杜玉娘原由来。

    杨峥觉得杜玉娘不对劲,回来没说铺子里的事,也没像往常那样问他想吃什么,反而心思沉重的模样。

    “我和柳姑娘去铺子的时候,碰到杨峰了!”

    杨峥眉头微皱,随即又松开来,“他在铺子附近转悠?”

    杜玉娘唇角微扬,看来杨峥对杨峰,齐氏还是很了解的嘛,一下子就猜到了这母子二人的打算。

    “嗯,而且这个风声还是赵家放出去的。”杜玉娘把她让柳星儿恐吓杨峰的事情说了一遍,又道:“柳姑娘给杨峰喂了药,说是七天之内不得到解药,人就会活活痛死!她让杨峰看着齐氏,劝她,不准她上镇上来闹事!”

    杨峥听到这里,不由得道:“杨峰怕是劝不住她,除非实话实说,说他中了毒!”

    杜玉娘沉默了一下,就问:“杨大哥,你有没有想过,齐氏为什么会这样偏心?”

    杨峥眼中闪过一抹暗色,随即道:“都说当时她怀着我的时候,特别馋肉,我爹就上山了,结果就再也没回来!她恨我,恨我让她成了一个寡妇。”

    这个说法,以前杨峥就说过,以前杜玉娘还觉得挺合情合理的,但是现在杜玉娘不太相信了。

    齐氏很疼杨峰,在这一点上看,她是个不错的母亲,虽然有些过度溺爱杨峰,但是不排除杨峰本身就是个滩烂泥的可能性。

    齐氏为什么要溺爱杨峰?这年头只有几辈单传的独子,才会得到家里的溺爱,否则的话,一家七八个孩子,溺爱得过来吗?

    齐氏的孩子不多,只有两个儿子,按道理来说,就算是因为杨峥的爹上山打猎没回来,她也不应该把这件事情怪到杨峥的头上。

    更何况,齐氏对杨峥的爹,也未必会有那么深的感情!她跟齐山根可是有一腿的!这样的女人,不守妇道,甚至连人伦纲常都不顾了,又怎么可能对杨峥的爹有什么太深的感情呢!

    说点恶毒的话,只怕齐氏巴不得杨老爹死了,好给她和齐根山腾地方呢!

    杜玉娘也曾经想过,杨峰会不会是齐山根的儿子,但是时间上推算,杨峰应该是杨老爹的亲生骨肉。

    那么问题来了,同样是杨老爹的孩子,齐氏难道真的偏心到了,要置小儿子于死地的地步?

    不,不会的。

    杜玉娘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杨峥把一切都看在心里,当下眉心微跳。

    “玉娘……”

    杜玉娘皱眉,“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太奇怪了!”以前没有这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到杨峰以后,她脑袋里蹦出了许多的念头。

    杜玉娘看着杨峥,目光沉静如水,颇有深意。

    杨大哥,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还是,有什么事,是他不好开口的,所以他不想让自己知道,不想说?

    她很想问一问,可是又怕触及杨峥痛处。

    这个男人已经活得够辛苦的了,何必再问什么,增加他的烦恼呢!

    不管他是谁,不管别人怎么对他,他都是她心里的那个杨峥啊!是她两辈子的救赎,是她的男人,是她孩子的父亲,这就够了啊!

    杜玉娘展颜一笑,“没事,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就胡思乱想了!杨大哥,你要吃什么?我去给你做,还有啊,忘了跟你说,今天铺子里来了好多办贵宾卡的人,我可是小赚了一笔呢!”

    这丫头!

    明明心里装着事,明明已经要开口问了,可是到最后,还是转移了话题。

    是为了他!

    杨峥心里暖暖的,暗自叹了一口气,玉娘,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还不到时候啊!

    而且,他真的有些害怕呢!

    害怕玉娘知道了真相,会……瞧不起他。

    杨峥捉起她的手,放到唇边吻了一下道:“吃凉拌面吧,好吃。”

    主要是做起来简单,也不用在厨房里感受烟熏火燎的温度,一顿饭下来,身上就又是一身汗了。

    “好,我去做!”

    杨峥道:“我来帮忙!”

    小两口相视一笑,都把心里的东西压了压。

    午饭过后,杜玉娘忍不住小憩了一会儿。

    杨峥坐在床边守着她,时不时给她打扇,免得她睡热了。

    杜玉娘睡了半个时辰就醒了,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杨峥放大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人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就被封住了唇,一股熟悉的干净,冷冽的味道将她团团围住,仿佛将她的呼吸和魂魄一起夺走了。

    杜玉娘嘤咛一声,身子不自觉的软了下来。

    杨峥浑身冒火,身体也一寸一寸的紧绷起来,不过听到自家小媳妇的声音却是感到很愉悦,痛苦的折磨。

    就在杨峥想再进一步跟自家小媳妇交流一下的时候,大门突然被人拍响了。

    杜玉娘激灵一下子清醒过来,双手抵在杨峥的胸膛上,推着他道:“有人……”

    “别管他,找错了。”说完,便又是一记深吻。

    杜玉娘使劲推了两下,发现对方纹丝不动,干脆伸手去掐了他腰间的肉。

    敲门声还在继续。

    杨峥无奈,只好起身,黑着一张脸从床帐里跳出去,迅速整理衣裳,然后深呼吸几个回合,迅速走了出去。

    杜玉娘皱了皱鼻子,心想肉可真够硬~的了,手都掐疼了。

    又一想,该不会是干娘带了人牙子来吧?

    这个念头一出现,她便立刻精神了,连忙从床帐里爬起来,心急火燎地跑到梳妆台前去穿衣裳,梳头发。

    杜玉娘刚把耳坠子戴好,就听到了常氏的声音,她暗道一声好险,连忙起身去迎。

    杨峥的脸色一直不太好,杜玉娘见了常氏,又羞又恼,脸红得像块大红布似的。

    常氏也是过来人,哪里会不知道小两口之间的那点事?心里虽然高兴,但是脸上却一点没有表露出来,免得玉娘脸皮薄,挂不住。

    “义母,太阳这么大,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杨峥说你歇午觉呢,本来我是想回去的,结果他说你醒了,我就带人过来了。”

    杜玉娘一听就知道常氏是帮她遮掩呢,脸就更红了,她借着喝茶的动作缓了缓神,这才道:“我上午在铺子里忙了半天,有些乏了……”

    怎么办,好像有欲盖弥彰的味道。

    常氏微微笑了笑,怕杜玉娘尴尬,就道:“我听说生意特别好?也是的,你那手艺,把你义父那个铁胃都打动了,难得他说好吃,那便是真的好吃了。”

    雷闻达是个糙汉子,平时吃什么东西都是,差不多吧,还行。唯独吃了杜玉娘送去的点心,一个劲的夸,还一直惦记。

    “还有啊,你那三个不成器的义兄也回来了,吃了你的点心,也一个劲的夸呢!”

    雷闻达有三个儿子,大儿了雷玖,出生在九月,二儿子雷柒,出生在七月,小儿子雷伍,出生在五月,名字都是简单粗暴的。光听名字,这哥仨的排序可就乱了套了!

    “那我明天让人送去一些!”

    常氏就道:“你有心了,可不能这么惯着他们。玉娘啊,我呢听杨峥说你想买人,这不,我找了最靠谱的人牙子,把人都给你带来了,你见见?”

    啊?这么快。

    杜玉娘点了点头,“我确实挺着急的,义母,多亏了你了。”

    “这点小事,还值当你特意说一回?”常氏扬声冲着外面道:“谢氏,你进来吧!”

    这时,门外走来一个妇人,中等身材,穿着一身靛色衣裳,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脸上带着几分和气模样,竟跟杜玉娘以前见过的那些人牙子有些不一样。

    常氏道:“这是谢氏,非常有口碑!她带过的人,都不错的。”

    杜玉娘跟谢氏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我的要求,不知道你清楚了没有?”

    谢氏不是那种什么生意都做的人,所以一般大户人家选下人,都找谢氏。她手里的人价钱都不低,但是一个能顶两个用,也确实值那个价钱。

    “太太,听说您想找三十岁上下,签了卖身死契,会做厨艺活的女婢,是不是?

    杜玉娘点头,又道:“不知道你手里有没有壮实,本分的婆子?我也想挑两个看看。”

    谢氏没有喜形于色,只是认真地道:“今天我带过来的,都是会厨艺的,并没有带粗使婆子。您要是想挑,明天我再带人来。”

    “好!”

    谢氏又道:“人在院子里,太太请随我来。”

    杜玉娘就跟着谢氏出去了,常氏自然也是跟在她身边的。她想法很简单,觉得杜玉娘年纪小,之前也没见过什么世面,怕是挑不好,自己在她身边,也能指点一二。

    院子里整整齐齐的站了七个人,穿着一样的衣服,每一件都是浆洗得很干净的。这几个人面容不同,可是头发都梳理得很整齐。

    “抬起头来。”谢氏站在一旁发话。

    原本微微低着头的七个人,都抬起了头。

    杜玉娘一眼瞧过去,心中微微吃惊,这个谢氏,果然是很厉害的,居然能把人言周教成这个样子。

    这七个人面容干净,看着眉眼都很平顺,普通。她们的年纪都在三十五岁左右,光是这样看着,便觉得每一个人都差不多少,连眼神都是一样的平静。

    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啊!

    杜玉娘慢慢地走了过去,在这些人面前一一走过。她看得很仔细,甚至让这些人把手伸出来,仔细的看了她们的指甲,结果每个人的指甲都修理得非常干净。哪怕她们的手很粗糙,但是纹路里却是干净的。

    杜玉娘点头,表示满意。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