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技艺天王 > 第三百四十五节 颠倒的世界
    心之所至,情之所动,手不能止,每一滴溅起的血红熔浆,每一朵喷涌而起的火光,都让秦淮脑回到那个山海破碎的时代。

    三千五百万死者,在这一段时期,长眠在这片土地。

    他们有的尚在怀孕,他们有的还在母亲的肚子里,他们有的垂垂老矣,本想颐养天年。

    结果。

    天上飞的是轰炸机,地上冲过来的是惨无人道的刽子手。

    历史二字。

    永不能忘。

    你们一直试图扭曲历史,那么我就提醒你们。

    这是秦淮身为中国人,身为艺术家,不容推卸的责任。

    他要用一件、两件、三件的作品,告诉全世界:真实的历史无法被扭曲。

    ……

    炙热的水雾缭绕着秦淮,那是眼泪掉落熔浆中,雾化而成。

    秦淮第一次在创作时泪流满面。

    一颗一颗的泪珠打在熔浆上,与秦淮一起参与创作。

    过了片刻。

    铜液戛然而止,容器中的滚红已经见底了。

    秦淮转身拿起另一个盛具,一鼓作气的创作者。

    半个小时的浇筑,桌上的模具,已经铺满了红色岩浆,鲜红死血。

    往源头看,能看到斑驳陆离的泪痕,随着熔浆缓缓的,还有一份咬牙切齿淤积的情绪。

    屈辱的情绪没有爆发。

    可却比爆发更动人心魄。

    沉默。

    无言。

    悄然寂静。

    只有雾气缭绕。

    秦淮喘不开气,心中憋闷,靠在木椅上小憩,沉重到脑海中一片空白。

    用心的创作,往往是心力交瘁的。

    何况秦淮创作的,不是只言片语,他想要表达的东西,是三千五百万位受难者的暗无天日,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血流漂橹,少表述一句,都会心中有愧!

    ……

    第二天。

    秦淮早起。

    将自己锁在工作厅内,小心翼翼的打磨着这件心血之作。

    每一次打磨,秦淮都要在心中衡量许久,该从哪一个角度切入,该打磨掉多少棱角,该如何才能彰显主题?

    秦淮不愿意错。生怕有任何一个小细节的瑕疵。

    在不断的纠结、计算、反反复复中,秦淮的创作进展极慢,同时,也极其劳累。

    每天晚上哄两萌娃睡觉的任务,只能交给了商雅。

    商雅对秦淮的疲惫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又无能为力。

    只能希望秦淮一次性成功完成这件作品。

    ……

    第三天。

    京都博物馆的代表前来签字。

    剩下的时间,秦淮继续打磨细节,用尽全力来赋予这件作品想要表述的艺术语言。

    ……

    第十天后。

    秦淮开始调制染色配方,喷染,涂色。

    随后的几天。

    铜器的颜色在不断变化,由一开始的金色,变成了灰色,其中掺杂了不少血红,宛如凝固的血斑。

    整件作品。

    压抑得一塌糊涂。

    那些枯槁的颜色。

    就像铜器体内流淌出来的血液……

    阴森。

    如十八层炼狱。

    整体来看。

    它是一座立交桥式的艺术品,铜肢交错,宛如树根。

    ‘立交桥’上,站着许多奇奇怪怪的扭曲的‘生物’。

    譬如人类——

    人类的肢体扭曲,脑袋顶在脖子上,然而头顶和下颌,却是夸张的颠倒了。

    眼珠在下,口鼻在上。

    他们的视线直勾勾的落在前方,无论站在哪个角度,都像在盯着观者,表情苦闷,眼神中毫无希望。

    让观者情不自禁陷入恐慌,甚至是产生犹如灼伤一般的痛苦。

    立交桥上,还树立着脑袋着地的生物。

    他们的眼眶已经腐烂了。

    但脑袋顶着身体,两腿朝天,一直屹立不倒。

    转动视角,会发现这里的一切生物,都是颠倒的。

    鸟儿的翅膀生在脚上。

    牛的四肢朝天,依靠两只弯弯的脚走路。

    毒蛇的牙齿长满了身体,同样只能依靠脑袋走路。

    整件作品中,唯一正常的,便是山坡裂开一道缝隙,从缝隙中,伸出一只枯瘦的手臂,手臂上提拎着一盏灯。

    灯光黯淡。

    照耀着一朵黄色小花。

    小花倔强的生长……

    ……

    铜器上描绘的一切,都像是荒诞离奇的鬼怪故事,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每一个视角的构图,却有一种魔力与张力,似乎在剖析一份阴暗,让得观者心跳加速,情不自禁想要解读其中的艺术语言。

    “就叫你《正视我》罢。”

    秦淮用布将这件作品轻轻盖上。

    两小家伙年纪太小,看了可能会做噩梦。

    ……

    第二十天。

    作品被带走了。

    京都博物馆的代表打开看了一眼,没看出所以然。

    与之一起带走的,还有一米六高的铜鹿,金属树一般的犄角,宛如仙境中生长而出的松柏,无论是神态,还是体态,还是活灵活现的黑色眼珠,都显得十分仙气。

    相比于《正视我》他们更能欣赏铜鹿。

    不过秦核舟的作品只有这两件,他们便一起带走了。

    展出情况和梵蒂冈,克拉克一样,十分热烈,毕竟全世界的人,其实都想看看,这位‘巴特大师’。

    当然。

    在秦淮的要求中,展出时必须认真解释巴特的来由,并且,展出最明显的署名,要写成秦淮。

    其它的,秦淮暂时丢在一边,准备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实在是累跨了!

    ……

    京都博物馆。

    秦淮的作品专柜展出。

    观看的游客络绎不绝,甚至还有中国游客顺路来观看。

    只是。

    多数中国游客感觉心脏隐隐作痛,而东瀛的观者,则觉得心脏被刺了一刀,感觉极不舒服。

    “我完全没有看出来哪里有大师的感觉……倒是铜鹿还好一点,这件作品,让我觉得难以多看一眼。”

    “同样不觉得这是大师作品,我也无法正视它。”

    这是东瀛国游客的言论。

    基本上。

    都是说秦淮名不副实。

    构型晦涩,昏暗,完全不明朗,而且构造的作品,神神叨叨,宛如精神病。

    对于这些。

    连国内的粉丝都一脸懵。

    他们从视频中看到:宛如污血结痂般的色泽,宛如人间炼狱一般的画面,完全不像秦淮小哥哥的作品。

    秦淮小哥哥可以梦幻如传统技艺小镇。

    也能朝阳的一缕璀璨洒在军队身上。

    更能玩转阴阳太极图的动态哲学意境。

    可是如此晦涩的作品,还是第一次。

    难道是意有所指?

    但他们绞尽脑汁,也没从这些颠倒荒诞的怪物身上,看出什么。

    于是。

    许许多多的粉丝,前来征求秦淮的解释。

    秦淮本来不想解释。

    但这件作品的创作背景,灵感来源,艺术风格,其实都没有直白挑明,而是压抑压抑,再压抑。

    就像九百六十万土地上,长眠不醒,无法再发声的冤魂。

    秦淮决定说两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