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女频频道 > 福贵 > 第182章:凭什么?
    “两位婆婆,她是要被发卖出去吗?”林福儿追出诸葛夫人居住的小院,才紧步上前追问,她眨巴着眼睛,一脸无害与好奇。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林福儿本就生的模样好,如此天真模样实在让人生不出厌恶来。

    两位婆子对视一眼,匆匆说道:“是啊!这事儿交给刘管事,他会办妥。”言外之意,林福儿若是想知道更多,她们未必知道。

    被拽出院子,知道自己难逃被卖命运的仆妇桃花,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整个人犹如霜打的茄子,蔫了吧唧的,眼睛半开着,里面全毫无神采。

    林福儿从她身上收回视线,又看着两位婆子说道:“两位婆婆,我瞧着几位妹妹屋里都有婆子伺候,我也想要,能将她留下吗?”

    诸葛夫人要将仆妇桃花发卖,林福儿却要留下仆妇。

    此举已经是明目张胆的与诸葛夫人对着干了,可是再怎么说,这也是条命啊!

    何况,她想避事,诸葛夫人却不放过她,刚才为了尽早脱身,那祖母压诸葛夫人,已经得罪了诸葛夫人,此刻再添一笔又如何?

    要是旁人,林福儿还很难找借口呢!

    可这名唤桃花的仆妇,却有个现成的借口摆在这里。

    “大小姐,夫人交代的事,你最好不要阻挠。”两婆子当中,身着墨绿衣裙、体态微福的梁婆子皱着眉头说道,她的声音已经冷了下来。

    “身为晚辈,理当恭顺孝敬,大小姐,您这是要违逆夫人的意思吗?”另一个身着墨红色衣裙身形略瘦的陈婆子附和着说道。

    “啊?没有啊!”林福儿似乎被吓了一跳,大大的后退了一步,神色间带出些许惊恐之色。

    这边的动静,惹的远处诸葛府的下人们,纷纷往这边打量,其中还包括候在远处等林福儿的、老夫人屋里的丫鬟锦屏。

    锦屏听到动静,立马走了过来。

    梁婆子和陈婆子见此,面色一僵,赶忙放软了声音,赔笑着说道:“大小姐,奴婢们粗苯,说话嗓门大,您不要见怪。”

    “大小姐,老夫人等着您过去呢!这是……”锦屏人未到,声音已经传了过来,靠近时,视线落在了两位婆子身上,并扫了眼陷入半昏迷状的仆妇桃花,询问道。

    “锦屏姐姐,夫人要发卖她,我屋里没有粗使婆子,我想留下她,这样,和规矩吗?”林福儿认真的看着锦屏,一脸的真诚。

    锦屏本来听着林福儿的话,微微蹙眉,注意到林福儿的神色后,露出几分无奈之色。

    乡野间长大,又怎会知道深闺内的规矩与妨碍。

    瞧她那么认真,锦屏有些不忍心一口否定,便柔声问道:“大小姐为何一定要留下她呢?要粗使婆子,禀明老爷,给你指派一个便是。”

    “可是,我就想要她。”林福儿垂下了脑袋,声音很小的说道。

    这倒是奇了,锦屏忍不住细细打量起半昏迷中的仆妇,年龄不大,但又黑又胖,估摸着除了有几把子力气,没啥可取之处,这么一个人,大小姐为何对此人如此热衷?

    锦屏在老夫人屋里待了几年,惯会察言观色,考虑到这层一次,她又打量了眼梁婆子和陈婆子,两位婆子见此,似乎刚刚回过味儿来一般,匆匆说道:“锦屏姑娘,夫人还等着我们复命,我们就不打搅你了。”

    说着话,拖起仆妇桃花,就往外走。

    ……有问题!

    梁婆子和陈婆子如此模样,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她叫桃花,我养母也叫桃花。”林福儿的声音适时的灌入了锦屏的耳中,短短一句话,却瞬间破开了锦屏脑海中的问号。

    锦屏相通来龙去脉,脸色变的很不好。

    “大小姐,别让老夫人久等了。”锦屏转身对林福儿说道,虽然没有再提仆妇桃花的事情,但神情明显沉了下去。

    看着梁婆子和陈婆子拽着仆妇桃花,很快没出视线,林福儿垂下了眼帘,没在说什么,像平常狗一样,乖顺的跟在锦屏身边,前往老夫人的松鹤院。

    片刻后,林福儿见到老夫人,问过安后,老夫人笑着说道:“琅儿,去帮祖母抄写经文。”

    抄写经文?养性子的好法子。

    林福儿笑着应上一声,跟着小丫鬟的带领,进了另一间屋子,进来才知道,原来诸葛芸、诸葛茉、诸葛英、诸葛茉都在,几人已经在抄写了。

    见着林福儿,诸葛芸坐直了身子轻哼一声,不理会;诸葛茉抬头端正的看了眼林福儿,似乎有些诧异,对上林福儿的视线时,轻轻笑了笑;诸葛英冲林福儿眨眼睛,招呼林福儿到她跟前坐;诸葛蕊年龄小、写的慢,正在一笔一划专注书写,一点看不出来,是哪个缠着诸葛英要学骑马的野丫头。

    “哼,祖母真是的,乡下来的丫头,哪里会写字,恐怕连笔都没碰过,让她抄经文?也不怕触怒了佛祖。”诸葛茉的好颜色,诸葛英的好相待,都刺激的诸葛芸心中火气。

    青姨娘私下对诸葛芸说,诸葛琳琅是嫡长小姐,如今正得老夫人和老爷的喜爱,诸葛芸必须顺应老夫人和老爷的喜爱,才能体现出她的大度与良善,才能继续得到老夫人和老爷的疼爱。

    青姨娘还说,老夫人和老爷待诸葛琳琅的亲厚中,夹杂了愧疚之情,这比不上诸葛芸从小承欢膝下的疼爱,却也是非常牵动人心的。

    青姨娘说的话诸葛芸都懂,但诸葛芸从小骄纵惯了,气性一上来,哪里收的住?

    “诸葛芸,你怎么说话呢?”林福儿还没说话,诸葛英却先叫嚷起来。

    诸葛英十三岁,比诸葛芸小,但气势上却一点不输给诸葛芸。

    诸葛芸本就心中憋气,诸葛英的质问,像火、瞬间点燃了引线,诸葛芸立马炸毛,将毛笔往桌上一摔,指着林福儿对诸葛英说道:“怎么?我说错了,她不过是乡下的野丫头,她凭什么坐在这里?”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