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楚兰歌在御书房。

    接下来的两个家伙,还是很有分寸,又聊起了大邑使者到来的事。按照传回来的消息,明天大邑的使者就要到京城了,接待的事宜,暂时交给礼部尚书。

    张简眸子看向楚兰歌,“娘娘,你可有何建议?”

    “你们决定就好了。”楚兰歌将手中的书合上,“不在其位,不谋其事。我连皇后都还没琢磨好如何当,朝中的事情更别说了。”

    多说无益,还不如直接照他们想的去做。

    张简笑道:“是臣想听听你的意见。”

    楚兰歌淡然说:“大邑的国书没到,具体内容还没看到,但不外是想赎回俘虏,这类事情又不是没谈过,有惯例的。难道这一次,你们想破例?”

    卓一澜和张简闻言面色都露出了异色。

    楚兰歌见状,心头微异。

    答应谈判了,就会停战?

    姜霆还在跟大邑军队对持……

    卓一澜直言道:“徐图放回去没关系,他伤得很重,几乎是废了,可以用他来换一批物资。但是,那二十几万俘虏的士兵,我另有安排。可又不能这么快让大邑知晓咱们的意图,还需要做点什么,拖延一段时间。”

    闻言,楚兰歌愣了愣,还带着几分疑惑地问:“长时间养二十几万俘虏,粮草的消耗很大……”

    按照以往的惯例都要有一场谈判,再归还双方的战俘,不会赶尽杀绝,因为说不定有一天,己方的将士也会落入对方的手里。

    卓一澜正色道:“阿楚,这次不一样了。”

    不一样了?

    是啊,不一样了,元帝至今还镇守在边塞,跟大蒙国关系紧张。他们谋划的细节,楚兰歌并不知道。可是元帝的野心,昭然若揭。

    楚兰歌凤眉轻拢,缄默不言。

    既然她不提了,张简忽然出声,“……我听说,这次过来的,还有一位小公主。”

    卓一澜和楚兰歌双双看向张简。

    卓一澜的目光有点凌厉。

    倒是楚兰歌有几分诧异,“送国书过来,还带着小公主……大邑难道还想和亲?”

    张简意味深长地笑道:“谁知道呢,是不是……两日便知道了。”

    对于某陛下威胁的眼神,张简是当作不见。

    张简压根不怕卓一澜,有恃无恐。

    楚兰歌挑眉看向卓一澜。

    卓一澜讨好地冲着她笑了笑,旋即又看向张简,恶意地勾了勾嘴角,“大邑要想将公主嫁过来,萧国岂有不答应之理?但是人家堂堂公主,肯定不能委屈做妾了,我朝的张丞相一表人才,尚未娶妻——”

    “陛下!”张简猛地吓得站起。

    端在手里的茶水,都气得洒了大半。

    往日淡定从容的气质,这一下子维持不住了。

    卓一澜眼神很是挑衅,“丞相不愿?”

    张简微眯起眸子,咬牙道:“不愿!”

    “不乐意就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卓一澜这下子完全占了上风。

    张丞相PK卓狐狸。

    卓狐狸,胜!

    “噗!”

    楚兰歌一笑,打破了僵局。

    两个人双双看向楚兰歌。

    笑什么笑?

    这有什么好笑?一点都不好笑!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