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盟主归来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再回元平县(三)(二合一)
    {请暂时不要打开,文章正在修改}

    虽然这姚同见出言就是不逊,步梵倒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变化,因为他知道这个街坊间的小毛孩从小就不是省油的灯,整家人都拿他没辙,也就是在步梵面前,他还能偶尔有所收敛。

    步梵温和地拍了拍他的脑袋,然后摆弄起这孩子头上的太子毛来,不得不说这元平县的孩子不像大城市那样细皮嫩肉,摸起来质感还是有些粗糙。

    虽然是有了轮回这一层的记忆,但之前元平县的生活对现在的步梵来说还是记忆犹新的,他可能没法回忆出每一角落每一处细节,但只要想到曾经的自己住在这里,玩耍在这里,迷茫和沉沦都在这里,他还是会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尤其是这个姚同见,步梵还确实有几分喜欢,因为这小毛孩的形象有那么几分神似自己前世在泰然山培养的小书童。

    摸完了脑袋,步梵随即又捏起了耳朵和脸蛋,像是在揉搓一个小泥人。

    “松手步梵,这就是你对待大哥的态度吗?”

    姚同见皱着眉头,用力挣脱开步梵的手,自己一个人蹲在地上也开始啃起桃子来。

    “小见,我比你大很多岁呢,所以你叫我大哥才正合适,你学校的老师难道没交给你尊敬师长的事情吗?”

    小男孩啃着桃子,依靠在桃树的树干上,汁水淅淅沥沥顺着他的下巴淌满了布衣,他撅了撅嘴巴,似乎在盘算着什么,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其实有一个有趣的共性,他们的眼珠子只有来回转动才能体现出自己在思考,这看上去让人感觉分外滑稽和可爱。

    “尊敬个屁!”

    小男孩大口咬着汁水,嘴里还不忘跑着火车。

    步梵仔细想了想这个时间,虽然大考已过,但是对于像姚同见这样的小学龄来说,应该远远不是放假的时候,现在非早非晚,这个小子就跑出来鬼混,也实在是让人不解,出于随口一问有一搭没一搭的目的,步梵还是象征性地问了一句。

    “切……我又不是和你一样,做人家家的过门女婿,以后反正也进不了锦花中学这样的学校读书,我何必在学校浪费大好青春呢?”

    “你这个年级的孩子不学习还能做什么?等等……你小子刚刚说什么?什么过门女婿。”

    “少装蒜了,你难道不是林家的过门女婿吗?林祥叔早就把他那闺女许配给你了,不然你哪有机会去锦花中学读书?”

    小男孩把啃得精光的桃核又舔了两下,然后随后丢进了一旁的小河中,带着一个嘲讽的眼光看了步梵一眼。

    “我姚同见虽然学习不咋地,但最起码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怎么会和你一样被女人养着。”

    “……”

    “嗯什么嗯,难道大哥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我猜就能猜到你在锦花中学那里也肯定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大混子,以后就要让漫漫姐养着了!吃软饭的家伙。”这小屁孩一边嚼着桃肉,一边兴高采烈的比划着,突然不知想起了什么,神情就严肃起来。“步梵!你快告诉大哥,你是不是和漫漫姐一起睡了。”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姚同见不忘朝着步梵摆着样子吐了几口口水。

    “没错,你最喜欢的漫漫姐,我已经把她睡了,你是不是很伤心?”

    步梵默默地将自己手中的桃子也啃个干净,然后轻轻一弹,桃核直接打在姚同见的屁股上,将这十岁的孩子直接摔了个狗啃泥。

    姚同见哎呦了两声,像是死狗一样趴在地上,不过这野孩子体质确实是好,没过几秒钟就直接恢复了活力,拍了拍屁股上的灰,一骨脑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其实这一下,步梵可以说是一点力气都没用,更别说是什么内力,就是想吓唬吓唬这个嘴巴狠毒的小毛孩,

    不过这倒并没有真的吓到这个十岁小毛孩,反而是让这个傻傻吃桃的家伙满眼的精光,他一边揉着自己的屁股,一边神经兮兮地看着步梵,这模样看起来就几分不一样的可爱。

    “我靠!弹指神功!步梵你现在好出息啊,是不是在锦花中学学了武科啊。”姚同见傻头傻脑的吼道。

    步梵自然不会闲到跟一个十岁的毛孩子解释太多,顺势就势微微点了点头。

    “那我们商量个事情好不好,算是大哥我求你,不不不,只要你答应帮我,我就叫你大哥。”这姚同见果真是是一肚子坏水,看着步梵有些功力,立马就换了一副面孔,竟然开始软磨起来。

    他紧紧抱着步梵的裤脚,不管步梵怎么甩都是甩不开,俨然成了一块黏在身上的烂泥。

    “梵哥帮帮我吧,你就看在咱们小时候一起偷过桃的份上,稍稍帮我一把,你知道的救人一命,胜作七级浮屠,我们全家都在为你烧高香。”

    步梵是真的迷醉了,这声梵哥叫的也是十分违和,不知这小子到底是卖得什么药,总觉得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样好了,你现在有两个帮我的方法,只要你做了其中一件,我就一辈子都叫你大哥,而且是见面就叫,大哥大哥大哥大哥!”

    步梵自然也是没当回事,就想着糊弄糊弄这小子完事了,看看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结果这姚同见平平淡淡地说出第一件事,步梵就有些头皮发麻。

    “步梵……你既然现在会武功,不如帮我去把县长家的儿子马建给杀了!”

    听了这话,步梵立马察觉到这孩子的心态和眼神都有些不对劲,准确说是有些戾气过重。

    “小子,你小小年纪为什么会想着要杀人,不会就是因为人家是县长的儿子你就要杀人家吧,你知不知道杀一个人意味着什么?”

    其实步梵大体知道这个姚同见很有可能就是随口一说,根本就算不得数,但是考虑到这词汇实在是太敏感,步梵还是不得不训诫了这小毛孩一番。

    在华国这几千年的历史上,确实有全民尚武的年代,但那大多发生在遥远的战乱时代,弱小国因为兵力短缺的原因,需要每个男性居民都上战场,那样荒谬的时代里,确实会出现五六岁走路还歪歪扭扭的小孩子嘴里不停喊着杀人的口号,其实仔细想想还是很恐怖的。

    现在是和平年代,华国中央政府还有一系列的条文法规,杀人者必会偿邢,随口说要杀人确实是有些失格。

    这里可能一些寻常人会对武侠世界的战斗搏杀有所无解,江湖人的厮杀和传统意义上的杀人是有很大区别的,换句话说江湖中人对阵时其实是有隐藏契约的,那就是若是失手杀了人也是江湖中的事情,要按江湖的规矩解决,可以去仇杀,也可以化干波为玉帛,这种武艺上的比拼与现实中恶意杀人并不是一个体系。

    但纵使是有江湖规矩,其实各门派的弟子也是很少去杀害其他门派弟子的,首先这样会坏了江湖道义,其次很多时候百害而无一利,就连江湖中人都很少敢明目张胆的提及杀字,更不要说面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

    在现在的华国,若是一个武者杀了平民,那后果将会是极端恐怖的,武者一定会受到门派的制裁,同时还会受到政府军队的围堵,可谓四面受敌。

    而像步梵现在这样地位的武林翘楚,是更不敢随便杀人,因为这对个人对门派的损伤都会是无比巨大的,像前段时间因为丐帮弟子残害外来打工人员的事情曝光,丐帮的声望就受到了超大的影响,以至于当时二十个舵主会统一希望薛傲下马。

    所以现在作为丐帮帮主的步梵,是有很强克制的,绝不会乱杀无辜,也绝对限制门派弟子仗势欺人。

    杀人这件事,在华国现在的基调里,不管是武人还是文人凡人,都是不应该随口提的。

    步梵自然是拒绝了姚同见的古怪请求,而姚同见似乎也是早就预料到这般结局,在这件事情倒是一点犹豫都没有。

    “步梵你这个怂货,我就知道你没这个胆子!白白去锦花中学深造,结果还是一个胆小如鼠的懦夫。”他一边摇着头一边挖苦着。“不过我也不对你报什么希望,你如果不想替我杀人的话,就教我几招杀人的好手段,这样我依旧会叫你大哥的。”

    小毛孩用最诚挚的眼神看着步梵,反而让步梵的疑心变得更加沉重。

    “教你武功,你就用我的武功去杀人对不对?像这样的目的我是绝对不可能传你任何一门武功的,你要先有一个好的心态才行知道吗?”

    听到这话,那姚同见的神色突然变得可怜兮兮的,他带着哭腔看着步梵,几乎都快要给步梵磕头了。

    “梵哥,算我求你好不好,我不是要用武功杀人,我只是自我防卫而已,

    …………

    有骇人的妖怪,还有那残暴的异兽,甚至连一个人都能幻化成野兽,这个世界当真是比神话传说还要玄奇。

    狰刚刚被那男子用奇怪的法术牵制,还不容易挣脱开,结果又看到猎物就这样逃窜了,变本加厉地暴躁起来,它四脚每一次着地,整个章莪山都会为之震颤,四周的峭壁开始开裂,碎裂的石头滚滚而下。

    它不停向前喷吐着蓝色的冷焰,但都被男子一一躲闪掉了。

    男子化身的巨熊一刻也不敢松懈,竭尽全力地往山下狂奔。而身后的狰也是紧追不舍,它们展开了最让人心惊胆战的追逐,这是最惊险的逃亡。

    耳畔狂风呼啸而过,全身的每一颗细胞都在升腾爆裂,伏钰已经好久没有这种窒息般的感觉了。

    狰就像猎豹一样敏捷,速度明显要比巨熊快几分,那双诡魅的眼睛越来越近,男子的呼吸声也越来越沉重。

    它突然猛扑了一下,利爪划到了他的脊背,露出了三道血痕。

    “野人,你受伤了?”

    “你会不会说话?谁是野人啊?”男子骂了两声,果然那三道血痕几秒之内就完全愈合。“只要不正面交锋,这只异兽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可那只异兽的体力明显要比你好,长时间下去你耗不过他的。”

    “哎……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男子笑着喘息道。“你还想怎样?你也看到刚刚那几只猪妖是怎么死的,如土鸡瓦狗一般,我的神力若能战胜这只异兽,又何必这么狼狈。”

    伏钰不想这样被动,他用力积聚着力量,从手上汇集出冰晶,意图把这只狰冻结在原地,可是那冰晶就停留了短短两秒,就化为一片水花,狰感觉自己像是被戏弄了一般,竟然追得更紧了。

    “就你这样微薄粗劣的法术,连个苍蝇估计都打不死。”男子嘲笑了起来。

    大地依旧在震颤,男子没有片刻停歇,继续向着山下奔跑。

    越往山下逃,感觉荒凉越是肆意,那本来山体中的幽绿色都变得暗淡下来,

    “我就不信打不到它。”伏钰驱动了身体内的能量,从掌心汇集了一团火球,朝着狰的方向抛去,可这团火苗刚离开他的手掌,就瞬间熄灭了。

    “你这家伙就是来搞笑的吧。”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使用法术你要学会控制,要源源不断地把能量传输到手掌上,片刻都不能间歇,你连这不都不懂,也敢出来混?”

    伏钰又试了一次,在抛出火球的那一刻,依旧在毫不松懈地往手掌输送能量,果真那根火球甩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朝着那惊慌失措的猎犬飞去,这颗火球一发入魂,直接击中那只异兽的脑袋。

    可是这样的攻击真的如那男子所说,根本不能对这只狰造成任何伤害,被火球打中的异兽愣住了几秒,紧接着发出更凛冽地咆哮,继续对伏钰他们紧追不舍。

    伏钰依旧没有放弃,按同样的方法朝着那只狰又抛射了近十发火焰,直至全身筋疲力竭,结果都被狰用灵活的身姿轻松躲避开了,只在章莪山黑黢黢的石壁的上留下道道火痕。

    “笨蛋!不要再施法了!”男子大喊了一句。“你这会……”

    男子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遥远的天际突然传来一阵异样的嘶鸣,如风般席卷而来。

    “这又是什么声音?”伏钰疲惫地说,他的小心脏已经在接受不了任何新刺激了。

    “你还好意思问?你这家伙是要活活把咱们俩害死才肯罢休……这一只异兽就已经够我们受的了,你还要再引来一只!”男子怒骂了两句。

    伏钰抬头望向天空,本来昏暗的世界突然明亮了起来,天边不知何时泛起了一片红晕,那红晕不同于寻常的晚霞,因为实在是过于鲜艳了。那似乎是一团橙红色的花朵,又像是一团炸裂的火焰,在天边突然绽开,然后朝着他们的方向飞来。

    他从未在现实世界看过那样浓烈的火烧云,

    犹如把全世界枫叶的晕色全都萃取出来一般。

    那浓烈的红色所经之处,天空几乎都被割裂成了两半。

    随着那片红色的临近,伏钰感觉无比燥热,身上泛起了汗珠,本来这章莪山还有习习凉风,可现在似乎只剩下空荡荡的闷热,周围的空气都在密集地蒸发,伏钰的视线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好强大的热气。”伏钰惊呼道,这种感觉就仿佛把一个人丢进火山口一般。

    “吡!吡!”那团火球之中似乎藏着一股若隐若现的声音。

    嘭!红色一下从他们上空炸开,无数团火焰在那其中飞窜而出,就像陨石一般落在了地上,那团火焰之中突然显现出一只巨大的飞鸟,这只鸟长着红蓝相间的翎羽,拖着一条正在熊熊燃烧的尾巴,两只翅膀在空中扑腾,煽动着汹涌的热浪,眼睛如同红水晶一般散发着光芒。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