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立看着刘湛,道:“为什么要辞任啊?”

    刘湛苦着脸道:“孩儿真的做不来这中书令这么重要的职务,就是在礼部孩儿也是不管事的,现在把这样的大任给孩儿,孩儿实在是……做不来。”

    丁立看着刘湛道:“你要知道,你以后就两条出路,一条是像猪一般,被养在陈国,什么都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第二条就是入朝,而以你的身份,正途你是不能插手的,只有中书省,做到最大,你也不会对朝政有什么影响,才是你的出身之途,这是你母皇和我还有你娘的意思,你真的就不想试试吗?”

    刘湛犹豫一会还是道:“孩儿真的做不了。”

    已近于死地,但是仔细看来,却是不易,蜀道之难,千古使然,刘备攻出蜀中不易,而我们进入蜀中,更是为难,大军行进,若是就地取粮,不能保证不说,还会激起民变,但是运送粮草更是不易,只怕运一斗,却要消耗一石了。”

    丁立摸着光溜溜的下巴,微微点头,他忘了古代的运输能力了,随后荀彧又道:“而我们向曹操进兵,完全没有这些麻烦,就算上袁世凯,他在长江之北的人马,也不是我们的对手,而我们的水军、翊军,完全可以把他们遏在长江之南,让他们依为天险的长江,也像蜀道一样,成为他们的麻烦,而我们可以调集北军、东军,杜凤扬部,甚至调回南军,组成一个大的拳头,对曹操形成全力打击,只要曹操一败,封江遏水,袁世凯就是不能动的困兽,然后我们再解决刘备,最后自荆楚发兵,南军北上,北军南下,袁世凯自败矣!”

    丁立深吸了一口气,荀彧做出来的规划,就和三国的走向是一样的,曹操平东,到了司马懿他们手里,一点点遏制住东吴,然后出兵破蜀,自蜀、荆之地,顺流直下,袭破江东,从历史的依照来看,这个做法是正确的,而丁立一直没有使用这种办法,只是因为他怕曹操。

    丁立背剪双手,在屋子里来回的走着,荀彧说完自己的意见之后,就不说话,贾诩捻着胡髯,几次想要开口,但又都忍住了。

    丁立走了一会,总算是站住了,沉声道:“文若,你写一个奏折,我拿去给皇上,看看她是什么意见,若是没有意外,就按着你说得办。”

    荀彧他们已经习惯了丁立有事先要一份‘报告’的作风,于是点头应了,就要退下,贾诩却把他给拉住了,看着丁立道:“哦……丞相!”

    丁立有些愕然的看着贾诩,道:“你要说什么?”

    贾诩干咳道:“这个……吾等这里有一个表章,想请丞相看看,如果丞相同意,我们就要呈上去了。”

    丁立有些奇怪的道:“你们要上表,问我做什么啊?”

    贾翊笑道:“与您有关,还是看一看的好。”

    丁立皱着眉头,把那表拿过来,打开看了看,上面写得是,请封刘谌为太子,他看完之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贾诩,贾诩让他看得有些难过,强笑了两声,又推了推荀彧,荀彧轻叹一声,道:“回丞相,这却是我们的意思。”

    丁立把表文放下,道:“那你们的意思,是想请问我同意不同意,然后再上,对吗?”

    贾诩连忙点头,心中道:“你要是不同意,我们上了也是白上,自然要问问你了。”

    丁立冷哼一声,道:“皇上马上就会有自己的骨肉了,你们以为就她那个脾气,能同意你们的表章吗?”

    荀彧轻声道:“皇上肚子里的龙种还没有生出来的,若是一个女孩儿……。”

    “哈、哈、哈……。”丁立放声大笑,道:“文若,你们能被文和说动,与他一起上这个表,只怕就是因为这件事吧?”

    荀彧老脸一红,他们的确是在担心如果是一个女孩儿,那再立一个皇太女,女帝这匹野马真的就拉不回来了,想着反正丁立不废汉裔,刘谌虽然没有汉家的血统,但是只要他还供养汉家列祖也就能那么认了,而且他们也听了贾诩的话,这刘谌也是丁立的儿子,听说颇得丁立的重视,当年就是为了这个孩子,才和刘裕不睦的,刘宠也对这个孩子不错,登基之后,刘裕没有得到封赏,刘谌先被封为了陈王,这是刘宠登基之前的爵位啊,现在请立刘谌,刘宠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生呢,就算是生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养活大,所以这个提议是有可能被通过的,不过贾诩和朝中的大臣,还有着不同的心思,在朝中大臣看来,刘宠霸道得很,丁立并不能制住她,一但她生下来的孩子,能得到她的青眼,废了刘谌,重立太子,这不是什么难事,而贾诩知道,刘宠能走到今天,都是丁立在后面扶持的,所以只要丁立能让刘谌为太子,一但和刘宠发生了争执,丁立就能和刘宠翻脸,这皇位也就是丁家的了。

    贾诩知道,自己这个小心思,丁立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他倒不怕丁立说什么,因为他这次联合了一众大臣,又有一个好的名头,所以丁立不可能把他怎么样。

    丁立冷哼一声,道:“好了,你们不用想了,皇上那个脾气,我们这里说什么,她就不会做什么,这点你们还不知道吗,就是我的们逼她,也没有用。”说到这里丁立深吸一口气,道:“再说皇上已经决定了,她肚子里的那个,只要生出来,就是太子。”

    说到这里丁立戏谑的看了一眼荀彧,道:“若是女孩儿,就是太女!”

    荀彧苦笑一声,也不说什么,他知道丁立和刘宠两个人的性子,你不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非做什么不可,于其这候争辩,还不如盼着那孩子是个男孩儿更好一些。

    贾诩却是恼火,口不择言的道:“那要是这孩子养不住呢?”

    丁立看看贾诩,道:“文和,你这么说话,好像和你的性格不苻啊。”他记得三国里,贾诩是三缄其口的人,这会和怎么快成碎嘴婆婆了。

    贾诩全不在意的道:“又没有杀身之祸,说说怕什么的。”

    丁立都气乐了,道:“好啊,原来这是怪我不严啊,你等着明天我就治你的妄言之罪!”

    贾诩却是全不在意,道:“明天再说,我现在的话丞相还没有回答呢。”

    丁立起身道:“这算个什么大事?养不活再生!反正女人生孩子要比当皇帝正常,而且陛下说了,她又不能出去打仗,在宫里闲着没事,就打算着生孩子玩了!”

    贾诩嘴张得老大,呆呆的看着丁立,一旁的荀彧差一点被茶水给呛死,丁立得意的大笑着,起身离开了,贾诩无奈的道:“文若,您和大家传个话,等着皇太女降生吧。”

    荀彧长叹一声,道:“早知如此,当日彧来教导殿下就是了。”

    贾诩摇头道:“没用的,殿下说是行大逆之事,但实际上,是因为殿下对陛下和丞相重用女子的制度不满,这才闹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只要殿下不改这个心思,不管是皇上,还是丞相,都不会让他接手朝政的。”

    荀彧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刘裕要是不反对重用女子这个制度,那他们还保他干什么啊。

    两个人对觑无言,各自长叹一声,起身离去了。

    丁立没有去见刘宠,而是回了自己的屋里,把地图打开,仔细的看着,这幅地图是新制的,上面分别用不同的颜色,标出来各个势力的范围,他盯着曹操的地盘,看得出神,就在这个时候,兰芝拿着茶进来了,走到丁立面前放下,轻声道:“哥,用茶吧。”

    丁立眼睛也不看兰芝,道:“你就是讨好我,也没有用,我不会让你嫁给司马懿那个小混蛋的。”

    兰芝懊恼的道:“哥!我求你了……”

    丁立抬起头道:“妹!我也求求你,那个小混蛋给你吃得什么迷魂药,你说出来,哥也按方抓药,给你另配一幅还不行吗!”

    兰芝已经不小了,早就该定下亲事了,只是这小姑娘一直在陈玉虎和司马懿之间,摇来晃去,丁立知道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货,曾经给她找了好些的少年玩伴,尤其是荀彧的儿子荀恽,那就是浊世佳公子啊,可是兰芝就是看不上,这让丁立也没有办法,而现在陈玉虎死了,还是死在兰芝的手里,他们必竟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这让兰芝的心里很难接受,这个时代又没有心理医生,所以兰芝的心绪一直不能调整过来,司马懿那个小混蛋借机下手,就把兰芝的心,给完全收复了。

    但是,高夫人对丁立是言听计从的,当兰芝向着她提起这件事,高夫人和丁立商量了知道丁立不同意之后,立刻一口回绝,所以兰芝没有办法,只能是求到丁立这里来了。

    兰芝眼看丁立说得坚决,不由得哭了出来,丁立看着梨花带雨的兰芝,无奈的道:“你看看我身边的,好小子有都是,那司马懿又阴又损,就是一头卧着的饿狼,你那就是一头小白羊,要是嫁给他,就是羊入狼口了。”

    兰芝不听的道:“我不管,就是让他这头大灰狼给我吞了,我也愿意!”

    丁立无奈的道:“妹子,咱这么着,我把司马懿给叫来,要是我问完了话,你还想嫁给他,那我不拦你,你看如何?”

    兰芝眼睛一亮,道:“你说得是真的?”

    丁立点了点头道:“你就藏在那屏风后面听着,但是我事先有言,要是你出来了,那这事就做罢!”

    兰芝连连点头道:“我都听大哥的!”

    丁立怨气连天的道:“你都听我的,还让我这么为难!”

    兰芝不依,又撒了会娇,这才算罢,丁立让她藏好,然后让人把司马懿给找了来。

    司马懿也是世家公子,生得儒雅清俊,在丁立的心里,还只记得那个在小娃娃,这会看到他玉树一般的样子,不由得长叹一声,心道:“难怪我妹看中他,就是我看一眼,也是心折啊!”

    丁立整了整心绪,看着司马懿道:“司马仲达,你和那个张春华是什么关系?”如果说别人,还要说些别的什么,但是丁立是知道司马懿的,他从小就和张春华定亲了,两个人在最初也是很恩爱的,但是张春华老了之后,司马懿嫌她不好看,就在背后骂她老厌物,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说司马懿是个渣男,丁立现在没有证据,但是证明他有老婆,这个却是不难。

    司马懿恭恭敬敬的道:“张春华是小人定下的妻子。”

    丁立冷哼一声,道:“你既然有了妻子,又怎么敢来找我的妹妹!”

    司马懿平静的道:“这一点郡主是知道的。”

    丁立一惊,猛的抬头看着司马懿,司马懿平静的道:“郡主爱重仲达,仲达自然不能隐瞒欺骗郡主,只是郡主虽然知道了,但仍执意嫁与仲达,春华也愿意为贵妾,仲达心中有愧,所以早有意来见丞相,希望丞相能劝住郡主,不要让仲达害了郡主。”说完这里,司马懿向着丁立深深一躬。

    丁立在心里惊呼道:“我嚓勒!这小子好心机,我这也不好,兰芝听了这话,只怕更要非他不嫁了!”

    丁立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司马懿又道:“仲达知道,外人尝言仲达,鹰视狼顾,有回喙弑主之疑,因此仲达相求丞相,准仲达颖川书院,做个博士,就在竹简书中,以渡一生。”

    丁立看着司马懿,眼睛冷茫一动,心道:“这个小子厉害啊,他这是在告诉我,只要娶了兰芝,就愿意永不为官,来打销我对他的忌惮,没想到他竟然能料到我对他的担心。”

    丁立这里没有说话,屏风后面,先传出了兰芝的抽泣声,丁立不由得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司马懿;我不管你有什么本事,我自信还能制得住你,你让人到太师府提亲好了,我可以把妹妹嫁给你,我也不用你过埋在书堆里。”

    他说到这里,走了过去,用一旁的地图指挥杖挑起了司马懿的下巴,冷声道:“我倒要看看,你这头冢中之虎,能不能吞了我!”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