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看似睡得昏沉,但宝华一动,忍冬耳朵忽然就竖了起来,她回转过头,就看到宝华一脸惊恐的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郡主,做噩梦了?”

    宝华点了点头,她的心此时还在咚咚的跳着,原来她的手臂果真是因为这朵忘忧花,只是,那双眸子......那双眸子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妖怪?

    宝华怔了怔,继而心中苦笑起来,妖怪又怎样,她现在如此,说出来别人还会把她当作妖怪吧。

    “郡主这一路太劳累了,恐是扰了心神,这才做了噩梦吧,等奴婢去向王太医要一些安神的药来,吃了就好。”忍冬边说边快手快脚得拧了一块温热的帕子,递给宝华。

    “对了您刚才睡着了,奴婢想着反正要是做蜜丸的,于是就先熬起了蜂蜜,对了,王世子来过,奴婢说您睡下了,世子让奴婢等您醒了告诉您,他带着小世子出去逛逛。”忍冬紧接着说道。

    “嗯,太乏了,本想躺一会儿,没想到竟睡着了,他们什么时候出去的?”宝华看了看外边的天色。

    “未时出去的,现在才申时,郡主您没睡多大会,要不您再睡一会儿?”忍冬笑着说道。

    宝华正要说话,响起了敲门声,忍冬打开门后,木槿和碧桃一同走了进来。

    “郡主,山楂粉磨好了。”木槿拎着一个小纸包。

    “刚才奴婢过来,看到您睡下了,就去帮着木槿磨粉去了。”碧桃说着就上前来,服侍着宝华穿衣下床。

    “嗯,忍冬你下去休息吧。”宝华对忍冬说完后,又眨了眨眼。

    忍冬立马会意,“蜂蜜已经熬好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放心吧,世子回来之前一定能做好。”木槿应道。

    忍冬退出了房间,就朝着走廊另一边走去,陈瑞霖所住的房间和宝华的房间分别在走廊的两端,中间隔着王明蕴和赵思浩的房间。

    陈瑞霖此时正举着一杯茶水,一脸茫然的坐在屋中,他刚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一片黑暗,他在一条漆黑的走道里,直直的向前走着,长长的甬道仿佛没有终点。

    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突然传来了一束光亮,他加快脚步,朝着那处亮光跑了过去,就在他到了发着光的位置时,一双饱含幽怨的眸子,映入到陈瑞霖的双眼之中......

    陈瑞霖瞬间也惊醒了,他起身下床,看了看四周,还是在客栈中,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走道,那双眼睛也不见了。

    孙忠看到陈瑞霖起身,倒了杯水递给陈瑞霖。

    “公子,周侍卫去外边买些杂物,晚些时候就回来了。”孙忠说道。

    陈瑞霖接过水杯,微微点头,随即坐在了圆凳上,回想着刚才的梦境。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孙忠以为是周鹏飞回来了,结果打开房门,却赫然发现门口站着的是忍冬。

    “忍冬姑娘,快请进,快请进。”孙忠一看到忍冬,立刻笑得牙都合不拢了。

    “郡主今晚有事找你,还是上次的时辰过来。”忍冬跨进房间,四周环顾一圈,没看到周鹏飞,语气都不由好了几分。

    “请转告郡主,在下随时恭候。”陈瑞霖语调柔和。

    孙忠听到陈瑞霖的回答,更是喜上眉梢。

    忍冬话已传到,她临出门时,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陈瑞霖,感觉这人气色的确比初见时好多了,她不由更加觉得,自家郡主真是了不起。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除了守着客栈的卫兵外,其余人都沉沉的睡去了。

    宝华再次顺利的溜到了陈瑞霖的房中,陈瑞霖衣冠整齐的坐在屋内圆凳上,看到宝华推门进来,陈瑞霖点头示意,伸手随意一指,“郡主来了,请坐。”

    宝华从小到大,得知她身份的人,无一不恭恭敬敬,举止有礼,只有眼前这人,好似从来没有在意过她是郡主一般,不拘形迹,洒脱自如,就如现在,他端坐着,并没有对她行礼,但是神态里却自带一股子凛然贵气,让人觉得,他本该如此。

    宝华也有片刻的失神,这才几日的功夫,这位林公子跟之前病殃殃的样子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郡主这么一直盯着在下,莫不是在下脸上有东西?”陈瑞霖看着宝华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有些奇怪。

    “你气色好多了。”宝华回过神来,镇定自若的坐了下来。

    “多亏郡主的药丸。”陈瑞霖说完后,想起那股浓郁的山楂味,牙齿仿佛都要酸倒了。

    “看来,这添加了血液制成的药丸也可以解毒,上次你毒发是十日,这次又是十日毒发,如果我的推测没错,给你的药丸可以让你两个月内平安无事。”宝华淡淡的说道。

    “两个月啊.....”陈瑞霖剑眉下深不见底的黑瞳不起一丝波澜,面无表情,不知是惧还是忧。

    “明日就到京城了,回去可能我就要入宫了,到时再见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你到京城后,可有落脚之处?”宝华看了看陈瑞霖,紧接着说道。

    陈瑞霖听了宝华的话后,倒是有些微微惊讶,他没想到宝华竟然能敏锐的看出来她回京城后会被接入宫中,他本认为宝华只会和王家那位世子游山玩水......

    不过眼前女子跟她弟弟也是倒霉,就这么被卷进了大梁的混乱局势中,想到这一路上,那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陈瑞霖仿佛看到了自己小时候,加上他本身就想拉宝华一把,陈瑞霖不由提醒一般的说道:“皇上驾崩,身后无子,如今王家在朝中独大,你万事还是要小心些。”

    宝华听到陈瑞霖的话后,不由瞳孔缩了缩,这人竟能轻而易举的看出她将要面临的危机,宝华压住心中的震惊,轻声试探:“镇国公府是国之重臣,从太祖开始就一同打下这大梁的江山,德高望重,在朝中自然是万人敬仰,我只是一个后院之中的女子,不知林公子让我小心什么?”

    望着宝华波光涟漪的双眼,陈瑞霖有了一瞬间的失神。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