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玄幻奇幻 > 致命记忆 > 第三十三章 半夜有人
虽说照片上两个死者的眼部被打了码,但昨天那青年令人厌恶的面相我还是印象比较深刻的,认出他的身份后让我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丢掉手机愣愣的在床上坐了足足五分钟左右,才慢慢的回过神来,立刻将手机重新拿过来,仔细的审核了一下上面的照片,确定我没有看错后,这才再次阅读起了新闻的内容。

再三确定新闻的内容后,我缓缓地将手机收回口袋中。此刻我内心中的情绪十分的汹涌澎湃,似乎在这种情绪的渲染下,眼前这朴素的宾馆房间都变得引气森森杀机四伏起来!

怎么回事?这人昨天还好端端的怎么今天就死了?而且死的还是那么的诡异恐怖?昨天晚上按照九姐的计划,她应该是跟着那青年去了他家才对啊,难道说是那青年对九姐图谋不轨,九姐一怒之下把他弄死了?可就算要弄死他,九姐也不用把现场弄得那么恐怖啊!更何况还搭进去了一个无辜的外卖员?对了,那外卖员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死在死者家门口?

此时一大堆各种各样的问题源源不断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甚至我已经开始在脑海中模拟那杀人现场的血腥场景,心中对这次案件的好奇程度几乎达到了渴望的程度,恨不得立刻出现在现场,好好的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我口袋中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那突兀的铃声吓我一跳,彻底将我刚才的思绪打断,我急忙拿出电话,才发现给我打电话的人竟然是那个姬文。

“唐浩你现在在哪?今天早晨XX小区发生了命案,杨警官他们已经过去了,你现在也赶快过去看看吧。”

如今我对这姬文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虽然说内心中对他还是有点不承认不服气,但毕竟他曾经也是一个优秀的特案组成员,此时他打电话让我过去明显是想要我亲自去查这个案子,既然如此为什么他不去呢?

面对我的疑问姬文只是平静的笑了笑道:“归根结底现在我已经不是特案组的人了,也不属于警方管辖。况且这个案子一看就知道有蹊跷,如今我的孩子才刚出生不久,老婆更是虚弱的需要我照顾,一旦牵扯到什么问题,我老婆孩子极有可能会被牵连进去,这对我来说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姬文这话确实很有道理,我也能理解和尊重他为了自己的妻儿做出的决定,但我还是从他刚才的那番话中听出了一些端倪,疑惑的问道:“你刚才说这个案子有蹊跷?蹊跷在何处?”

姬文神秘的笑了笑道:“蹊跷在何处你去了就知道了,或许你能根据这个案子找回你失去的记忆也说不定呢?”

姬文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而我却一直在思考姬文刚才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知道我曾经在这里做过外卖员,也知道我给那个死者送过外卖,他的意思是让我深入调查,或许能够顺着这条线查清楚我将那样东西放在了什么地方。

只是现在看来,他并不知道我已经从九姐口中知道自己以前做过外卖员的事情了,但我却有点担心,若是这姬文知道我曾经做外卖员的事情,是否这一条线索他早就已经调查过了呢?

此时我没心思去考虑姬文曾经做过什么,我现在只想知道昨天晚上那个青年的死亡究竟跟九姐有没有关系,毕竟九姐的事情在我看来还是非常重要的。于是我立刻起身穿好了衣服,随便洗了把脸便准备按照姬文给的地址去现场看看。

可我还没有走到门口,门外却忽然传来了一道敲门声,紧接着九姐的声音便从门外传了进来:“还没睡醒呢?快开门,是不是昨天晚上我离开后你干了什么坏事啊?”

听到九姐的声音我先是一阵惊喜,但紧接着这股惊喜便被我强行压制了下去,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还没有彻底搞清楚,既然她这个时候过来了,就当面问个明白。

想到这里,我立刻上前将门打开,开门后看到九姐俏生生的站在门口,已经换上了一身稍微保守一些但依旧很青春性感的衣服,而我更是忍不住上下打量起了她。

九姐见我将门打开后,立刻怪笑着走进来探头探脑的说道:“这么半天才开门,里面是不是藏着姑娘啊?”

九姐这说话的语气神态十分的平常,似乎并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我刚将门关好准备询问九姐的时候,忽然间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低头看了看门口的地面,瞬间汗毛都竖了起来!

因为我看到门口靠近墙边的位置上,放着两个已经被踩扁了的空的可乐罐!

自从我得知了自己以前的身份后,我就明白如今的我处境十分危险,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小心提防,所以昨天晚上我在睡觉之前,特地准备了两个空的可乐罐垒起来放在了门口的位置,这样的话如果半夜有人偷偷潜入进来,可乐罐倒地后发出的声响也能让我第一时间苏醒过来。

可谁能想到这一夜我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门口被我放在屋内的可乐罐却都被踩扁了!也就是说,昨天晚上有人趁着我睡着进来过!更可怕的是,我竟然什么都没听到!

这种场景我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可怕,没有理会九姐诧异的眼神,直接冲到了房间中开始在房间中四处搜寻,看看昨天晚上偷偷进来的那人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九姐见我疯狂的在屋子里翻找,似乎也意识到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急忙问我怎么回事,我便将可乐罐的事情告诉了九姐。

九姐听后也是十分震惊,先是走到了门口看了看地上的两个可乐罐,然后皱着眉头问道:“这种空的可乐罐就算是掉落在地上也会发出很大的声响,更别说是被踩扁了,你睡觉这么沉的吗?这么大的声音都听不到?”

九姐这番话彻底提醒了我,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根源是什么,走到卫生间内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疑惑的说道:“是啊,这怎么回事?按理说我不应该会睡的这么沉啊?而且我睡了那么长时间,为什么今天的精神状态还是如此的不好?”

之前在无光医院的时候,我之所以白天会睡着是因为那刘医生每天都在给我注射定量的麻醉剂,但现在我已经离开了无光医院,而且那刘医生也被抓住了,昨天晚上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昨天晚上有人悄悄潜入进来,又给我注射了麻醉剂?

想到这里,我立刻将自己上身的衣服脱掉,对着镜子仔细的查看了一番,但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找到任何针孔。

九姐见我一脸慌张的表情,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说你冷静点好不好?你这不是好好的吗?昨天就算有人进来过,他也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事啊,再说了,门外不是有监控吗?出去查一查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听九姐这么一说,我才逐渐的冷静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啊,今天的我有点太紧张敏感了,确实有些不太冷静。”

九姐纳闷的说道:“你紧张什么啊?从我进来的时候你的状态似乎就有点不对劲,是不是昨天晚上你离开后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这才想起我要问九姐的正事,盯着九姐的双眼说道:“你昨天晚上跟那个青年去他家了吗?有没有问出什么线索来?”

九姐眨了眨眼镜说道:“去了啊,你是不是想问我是用什么办法从他口中套出话的?难不成你又把我想成那种女人了?”

我急忙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知道昨天晚上的一些细节而已。”

九姐这次并没有跟我生气,立刻将我昨天晚上离开后的事情仔细的跟我说了一遍。

昨天晚上我离开之后,九姐便回到了阿波罗夜店中,故意跟那青年套近乎,很快便将那青年迷得神魂颠倒。而九姐只是随口提了一句去那青年家看看,那青年立刻赶走了自己的几个跟班,屁颠屁颠的开车带着九姐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路上九姐也打听到这个青年名叫马俊,是本市一个很有名的富二代,之所以说他很有名,是因为这个马俊仗着自己家里有钱,经常胡作非为惹出一些事端,所以很快便将自己的名声在全市传开了,而他自己却恬不知耻的认为这是一种荣誉。

听着那马俊的吹嘘,九姐心中对那马俊更加的厌恶了起来,可为了问出她想要知道的问题,九姐只能耐着性子听着。终于二人来到了马俊的家中,一进门马俊就准备对九姐动手动脚,但九姐机智的躲开了马俊的攻势,说自己有些饿了,让马俊叫一份外卖过来,正好也可以就此打开话题询问关于我的事情。

马俊那啥虫上脑根本没有怀疑过九姐,为了彰显自己有钱,立刻点了一份很昂贵的好几个人都吃不完的套餐,而在他们等待外卖到来的这段时间里,九姐就让马俊拿出了几瓶高档洋酒,一边喝酒一边询问马俊所知道的关于我的事情。

听九姐说到这里,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急忙拦住了九姐问道:“那之后你们有没有吃到外卖?有没有见过那个外卖员?”

九姐一脸疑惑的点点头道:“当然吃到了啊,虽然说那马俊酒量差,但也不至于会在那么短的时间被我灌醉啊!我是等到外卖到了之后吃到一半才离开的,自然也是见过那个外卖员了。你为什么要问我见没见过那个外卖员啊?”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